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9章 闲聊瞎想

第一卷 山村修炼 第十九章 闲聊瞎想

曹方卓和余政坐在堂屋,天南海北的闲扯。

付玉华拿出一个小碗放在地上,往里面倒了半碗白酒。就开始处理蛇了,先用刀把蛇头剁了,用手抓住七寸,让血流到碗里。

这东西听说有壮阳的作用,许多人都爱喝。付玉华喝了一口,就递给余政。余政很喜欢这种药酒,喝着小酒,吃着花生。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曹方卓闲聊,很是潇洒。

曹方卓可不会羡慕余政。一方面,他的身体根本不需要补,另一方面蛇血酒补身的说法可信度不高。

他把注意力放在付玉华的身上。谁让他从来没有见过杀蛇呢!

把蛇血酒递给余政后,付玉华把蛇颈部的皮和肉体分开。然后翻过蛇皮,用手紧紧的捏住,用力往下拉。

只听一连串“呲”“呲”的声响,蛇皮就被拉到了蛇尾巴上,一个筒状的蛇皮出笼了。蛇肉雪白雪白的,只有少许略显深色的骨头。

付玉华,把刀从蛇的肛门开始,向往上划过整个蛇身。

从里面拉出内脏,里面什么都有,这些东西是不能吃的。等下有空要把内脏和蛇头,找个偏僻的地方埋起来。不能让人踩到,那是会出问题的。

付玉华问曹方卓,“小曹,老余,吃不吃蛇胆,清热明目的。”

蛇胆有什么作用,曹方卓不知道。但生吃蛇胆的事他晓得一些,不过也有人吃蛇胆出现意外。想到那种又腥又苦的味道,他彻底的放弃了,说:“算了,我不习惯。”

余政说:“这是好东西!不过,老付你自己吃吧,这个味我也受不了。”

付玉华把蛇胆直接丢嘴里,吞了下去。然后把蛇身往菜板上一放,用刀迅速的把它,宰成一寸长短的蛇段。

这蛇的做法是多种多样的。

煎、沌、烧都可以,农村都喜欢清沌。

据说,做蛇的时候,要是房屋里的灰尘(俗称的阳春)掉到锅里,就会毒死人。许多人习惯在外面的空地上,架起锅来沌蛇。还有个说法,吃蛇时出的汗水有粘性,怎么洗都洗不掉。所以吃的时候,最好不要穿高级的衣服。

火虽然已经烧起来了,但要做好还要等一段时间。付玉华要守在旁边,照顾灶里的情况。曹方卓只能坐在那里,看余政喝酒。

今天是星期六,付玉华的孙女也回来了。

小丫头十四五岁,头发拉得笔直的。穿着还挺时尚的,白色的圆领体恤,一条蓝色短裤,连大腿都露了一半出来。

曹方卓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女性衣服,穿得越来越暴露了。

这种青涩的小丫头,有什么身材,居然穿成这样。胸部就一旺仔,不故意挺着胸的话,就只能是飞机场。前不突,后不翘,却要穿这种短裙。一点美感都没有,更没有吸引人的魅力。

不过,喜欢萝莉的人和十多岁的小男孩,他们的看法应该不同了。

听余政说,这丫头叫付雪娟,学校成绩不错,全镇前几名的角色。

小丫头看到自己的爷爷在做饭,余老头和一个青年大叔却坐着耍,她心理很不平衡。

“小娟啊!学习还跟得上吧??”余政和付雪娟见过几面,算是熟人。见小丫头回来,不自觉的就问上了。

在各地,长辈们都很关心后辈,通常的问话就是这样的。后辈是学生的,第一句就是问学习。后辈已经开始工作或上大学的,第一句就是问处对象没。后辈已经处对象的,第一句问什么时候结婚。

唉!!

曹方卓都是深受其害的人啊!

他有时就想问:各位亲爱的长辈,你们能不能不要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啊!结果,前些日子和侄子通电话,他自己都习惯性的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啊!’

看来,这种根深蒂固的关怀方式,是不容易改变的。

付雪娟虽然生气,可是她不能带在脸上。这余老头是爷爷的熟人,当然说成酒肉朋友更恰当。以前也来过几次,若是她发脾气,只能让人觉得她没礼貌,还让爷爷没面子。

她只能说:“学习还行吧!余爷爷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耍啊?”

“小娟,你这次弄错了。小曹在岛上修了新房,想庆祝下。不过他没有地方,我就带他,来你家了。对了,你应该叫他曹叔叔。”余政说道,顺便把曹方卓介绍给付雪娟认识。

“曹叔叔,你不是我们这儿的人吧!”知道曹方卓是庆祝新房建成,付雪娟也不那么生气了。

她知道,这次修建房子,不光她爷爷得了几百块。其他的乡亲们,也都有不错的收入。她们这里一年,有一千多的收入都不错了。农村有什么东西,可以换钱?

曹方卓都不知道怎么说,叫妹妹,自己岁数太大了;叫侄女,自己岁数又小了点。干脆就不称呼了,直接回答问题。

“我是川省的。你帮着做家务,作业能完成吗?”曹方卓不知道,怎么和付雪娟说话。

“作业!?我在学校都做完了。”

“听说现在的作业负担很重,以为你们作业多,原来不是这样的!”

“作业当然多了,两天发了三张试卷。我在学校用了两个小时才做完。”

曹方卓心想:两天的作业只用两个小时做完都算多,可能不做作业才能满足吧!也是,那个不想耍啊!不过,三张卷子只要两个小时,这丫头的成绩应该不错啊!

余政说:“你们班的人都能做完吗?”

“怎么可能?我们班上有个女生,外语试卷做了一天都没做完。还有曾洪他们几个,根本就不做作业。好多同学都是在家里耍够了,在星期天晚自习找别人的抄。”付雪娟说。

余政:“曾洪他们不怕老师惩罚他们吗?”

他可知道,自己儿子读书时,没做完作业的学生是怎么过的。

曹方卓想到网上看到的,要老师根据学生实际,布置作业的报道。于是问:“你们老师,没有分阶段布置作业吗?”

付雪娟看白痴似的看着两个人。

鄙夷的说:“曹叔叔,你开什么玩笑?分阶段,只布置简单的,你能让初中的去做一加一,这对学生有用吗?至于加点难度,上课老师说的什么,他们都不知道,能做出来吗?”

曹方卓笑笑,想想也是。

有的人外语只认识几个单词,其他的根本就不会。连题的意思都看不懂,让他怎么做题。数学对某些人来说也是难题,连粉笔是用几分米和几米都分不清,他怎么完成作业。

专家说培养素质,学校又不能更改学科的设置,怎么改变教育现状。

余政心想:分什么阶段?作业布置好,能做多少就多少?不能做起的说明原因,不然就教训。

他们这个年代的人认为,不听话的人就是收拾好。看到付雪娟说曹方卓,他乐坏了。一个大人被小女孩教育,想想就搞笑。

付雪娟又说:“余爷爷,不做完作业怎么了。老师敢惩罚曾洪吗?”

余政一看,自己也要被批评,连忙反驳。说:“怎么不敢?曾洪不就是曾胜利的儿子吗?他爷爷曾老六,我都认识。他小子不听话,我一样收拾他。”

付雪娟说:“拉倒吧!曾洪不找老师的麻烦就不错了,老师还敢惹他????”

接着,骄傲的说:“有一次,曾洪上课的时候,睡醒了。他无识老师,摸出手机就开始上网聊天。老师说他违纪,要收他的手机。他一把推开老师,用电话拨到报社。报社的工作人员都说,老师没有收手机的权利。还建议他直接打电话,给教育局举报那个老师。哼哼!!”

余政和曹方卓都震惊了。

学生上课玩手机,老师不能制止,还要被举报。学生到学校做什么,去玩的??还是把学校当托儿所。要是学生拿刀砍人,老师有权利制止吗?阻止肯定就是变相的体罚了。不阻止,别的学生受伤了找谁?

曹方卓问道:“曾洪上课这么调皮,家长不管吗?你们不觉得他影响你们学习吗?”

付雪娟说:“曾叔叔可好了。他给曾洪说,‘若是哪个老师打了你,你就回来跟我说,老子去把他打一顿。’再说了,曾叔叔在外面混得很开的。说曾洪不读书了,就给他找个工作。曾洪可是反抗这些老顽固老师的英雄,是我们班上的开心果。给你们说吧!我们班上有一半的女生都喜欢他。”

余政想起自己儿子读书的时候,家长听到子女恋爱的话,多数都会转校。现在的家长都不在乎,子女是否恋爱吗?

余政问:“学校,家长都不管恋爱吗?”

“我们不说,哪个知道,谁在谈恋爱。再说了家长多数在外面打工,那么远怎么管啊!”

曹方卓的脑子被弄晕了。

曾洪在学校调皮,跟老师做对,成为学生心目中的英雄。这样一个不爱学习的人,将来怎么养家糊口,他会有照顾家人的本领和责任感吗?

前几天,看新闻说学校有少女妈妈,他还奇怪。现在听到付雪娟的话,他一点都不奇怪了。

前不久,听一个老太太说,她在学校围墙外做农活。天色也暗下来不就,看见一男一女在地上,抱着滚来滚去的。她以为出什么事,就多看了一眼。

那个女孩居然说:“看什么看?你没跟你男人干过啊?”

老太太当时就怒了。

虽然没有和小女娃儿吵,但心里却想:看见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下流无耻的女人。

回到家中,这个老太太就开始四处讲这事儿。本来就是发泄下自己的怒气,不曾想这样一说,这个事情传得到处都是。不过,人家女孩都不在乎,谁又会在意呢。要是女孩在乎的话,要做那个啥,找个房间就搞定了,何必现场直播呢?

曹方卓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女子,难道没有羞耻心吗。不管她年龄大,还是年龄小,既然选择了这样做。希望她以后不要回悔,更不应该怪别人,没有人强迫你。

曹方卓了想起了某位明星的名言:“都怪我太傻,太天真!”不只到这些人将来会这样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