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0章 突发意外

第二十章 突发意外

曹方卓和余政两人都感觉,自己真的跟不上时代了。

两人年龄不同,想到的事也不一样。

余政担忧整个国家。若是下一代只知道享乐,国家怎么强大。会不会被人别的国家欺辱,甚至是灭国。这些让人看起来危言耸听的情况,仔细想想却很有可能发生。前辈们造成保家卫国的武器,后辈学不会使用,国家怎么存活下去。

曹方卓想的是,现在的教育系统出大事了。学生肆无忌惮的横行于世,老师又放任自流,将来的孩子怎么成才。还好自己没有结婚,不用担心后代的问题。

付玉华打断了他们的思考。

“娟儿,去拿碗筷,准备开饭咯!”

曹方卓和余政也不再瞎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先把嘴巴照顾好,都要上去帮忙。

付玉华笑着说:“你们俩想些什么啊!就这几双碗筷,用得着你们动手。坐在哪儿,马上就上菜了。”

俩人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菜到不多,就是花生米、清炖蛇段、凉拌侧耳根三道菜。一人拿一样菜,自己加进去也没有必要。

农村一般就做一两道菜,但每一道菜都用大家伙才能装完。光这条几斤重量的蛇,就够吃几顿好的。生花生一个人面前都放了几斤,让你敞开了吃。这就是滇南省农村的特点。

酒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家也坐好开整。付玉华和余政一边喝酒,还一边说着天南海北的事情。曹方卓和俩个女士一样,静静的听,埋头吃饭。

听说曹方卓不会喝酒,付玉华对他的评价是没前途。

付玉华说:“在外面打工要应付老板,会喝才会被尊重;在政府上班要应付领导,会喝才会被重视;朋友交往,要会喝才会认同。不喝酒,领导说你不给面子;老板说你过于奸滑;朋友说你过于孤傲。”

“唉!老付你说得非常到位,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我酒精过敏,无奈啊!”曹方卓当然知道,他一个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喝不了酒也是一个原因。

付雪娟和她奶奶舀好饭,吃了几段蛇肉。半个小时不到,两娘孙就下桌离开了。

剩下三个男人,更是肆无忌惮。衣服也在不知不觉中,脱下来放板凳上。

付玉华和余政两一边喝,一边划拳。

喝酒划拳,都是大声的喊,激烈的争论,热闹异常。两人聊的内容就是专家来了,都没有办法解答了。从秦始皇的打火机,到孙悟空的小皮裙。

说起来真是好笑,道听途说的内容被俩人传得神乎其神。这那是喝酒休闲,这简直就是说书大赛。比什么演唱会都热闹精彩,当然说的内容大多都是纯属虚构。

一顿饭吃得天黑,余政和付玉华才结束。

付玉华已经喝躺下了,老嫂子听到动静,出来把他扶去休息。

曹方卓两人告别老嫂子,和余政踏上回去的路。余政也没要他扶,两人一起慢步在夜幕中。余政走起路来,已经是‘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滔’,

但是他神志有些不清醒了,而且话特别多。不宽的路上,曹方卓怕他摔倒,就走在草丛中。他居然说曹方卓:“小曹!走的响声很牛啊!我也来试试。”

“老余,这条路你走了几十回了。跟我抢什么,明天你再来走。”曹方卓说道。

余政还是不依,最终曹方卓费了半天的劲才把他劝住。

水管站没多远,他们已经能看到那几间破房了。终于可以轻松了,曹方卓心里暗想。喝酒的人真的不好照顾啊!

看到房子前面停着一辆摩托车,曹方卓感觉不对劲。

这里平时很少有车的,而且先前出去付家坝的时候也没有车。这天黑了竟然停了辆摩托,不正常啊!

车前的有两个年轻人在嘀嘀咕咕商量着什么。一个黄毛碎发,嘻哈打扮;一个长发跟女人似的。这可不是善良之辈的打扮,曹方卓不愿意惹事,想避让他们。

有时候,你不找事儿,事儿总要找你。

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很温和的余政,这时候发起脾气来。在接近两个男子三米左右的时候。余政突然骂道:“你两个小屁孩,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想抢劫不成?”

这两个人是毒贩,每个人都有背有人命在身。前天,在带货的路上,碰到警察巡检。两个毒贩做贼心虚以为事发了,冲破路障就跑。

被警察追了好几天,刚才是商量怎么办,上山去躲藏,还是去找几个人质跟警察对峙。

听到有人骂他们,这还得了。平时他们不找别人的麻烦就不错了,现在尽然有人挑事儿。现在两个毒贩不商量了,就冲余政的一句话,就一定要收拾他一顿。

黄毛从腰上拔下一把手枪,指着余政,说他说:“死老头儿,老子就是打劫。而且要劫你的命。”

长发男子也拿出一把枪,在那里震慑曹方卓。曹方卓考虑到,两个毒贩的目的还不明确,加之不想暴露自己修真的事情,没有出手的打算。

正在这时,郁关镇的方向传来警笛声,离水库有千多米远。

曹方卓心说:警察同志,你们响起警笛不等于告诉罪犯你们来了吗?现在还不知道这些警察是路过,还是追捕的。自己俩人倒是真的有危险了。

长发男说:“黄毛,就拿这两人做人质,我们退到山里去。”他们没有跟警察对峙的打算。

想想也是,只要跟警察发生对峙,多半会被特警之类的盯上。那个日子,真的是不太平了。

“好的!长毛,要是警察强来就弄死这两个。反正已经杀过几个人了,不在乎再杀几个。反正这个死老头儿想找死,我们成全他。”

曹方卓说:“两位大哥!你看这老头儿,都醉成这样了。带着是拖累你们的行动,放了算了。”

“妈逼的,你以为你是谁啊!就算带不走,老子也要杀了他。”黄毛骂道。黄毛这个人说话冲,做事也嚣张。看来没有被人收拾过,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余政脑袋已经清醒了。知道自己惹祸了,头上已经开始渗出汗水来。可他却毫无办法,让他干活还可以拼把力气。让他跟持枪劫匪斗,他没那个胆量。

曹方卓已经做好打算。若是两个毒贩有人开枪,自己就只能暴露修真的身份了。和老余相处了这么久,人是必须要救的。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也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

不过,能劝到两个毒贩放弃动武,那自然是更好的选择。现在自己的修炼水平太低了,要让昆仑派的知道了,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那时候自己的结局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两位大哥!你们以前的事,警察不一定知道。现在只要不出人命,他们不会下死心追。若是死了人,警察就算不愿意也必须全力搜索啊。现在,警察还远,你们可以先进山。”

长毛为人聪明,是两个毒贩个的首脑。他想了一下说:“黄毛,这小子说得有点道理,就拿他当人质,先进山。那个死老头命好,今天就放他一马。”

黄毛也不想和警察拼命,一脚把余政踢倒在地。狠狠的说:“死老头,算你运气好。今天老子不要你的命,以后再遇到你,绝对把你干掉。走!”

余政趴在地上,没有任何动作。只能看着两个毒贩,把曹方卓带走。他全身已经被酒精麻痹了,没有力气动。

曹方卓,知道后面的警察会从余政的口里得到消息,自己被救的可能性很大。

两个毒贩把曹方卓押在中间,仓皇的朝山里逃去。

和大多数电视剧地情节差不多,警察同志每次都是姗姗来迟。当曹方卓三人的背影被树林淹没得时候,警察赶到了。他们坐着一辆警用吉普,挂着警报一路开来。

看到路上倒着一个老人,连忙停下车来。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老人是自己到在这里,还是被前面的俩个逃跑的嫌疑人撞倒。但是他们都必须救治,不然他们就麻烦了。

也幸好他们停下来,要不然他们无法掌握到俩个嫌疑人的具体情况。

“警察同志,快去救人啊!那俩个人抓走了小曹。”余政看到警察,立刻对警察喊道。

从车上下来的警察听到余政的话,脑袋一阵发麻。这次意外发现俩人行迹可以,前去查看,居然遇到了真的亡命之徒。自己三人都是普通巡警,就带一把枪,怎么追。还好已经上报了,不知道增援的人什么时候能到。

同时,他也做好了余政的安抚工作。“老乡,你先说一下具体情况。”

余政的酒已经醒来一大半了,说话也清楚多了。但是警察对他的话不太相信,因为他明显处于醉酒状态。

不过,警察也做好了笔录,尤其是两个重要信息。

第一,犯罪嫌疑人有枪支。根据目击者的描述,发现很有可能是自制的五四式手枪。而且有两把,子弹数量不详。

第二,犯罪嫌疑人手里有人质。这个人质是租红云水库的外乡人。也就是说几个人对这里的环境不熟悉,有利于抓捕。

这么巡警立刻拨通局长的电话。

“张局,犯罪嫌疑人已经逃进山里。而且俩名犯罪嫌疑人都有枪支,还抓了一名群众做人质。”

“什么??你们搞什么名堂?居然让犯罪嫌疑人,劫持到了人质。”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