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6章 山中野餐

第二十六章 山中野餐

一条巴掌宽的小路,蜿蜒而上直接插入密林深处。泥褐色的路面在绿色的丛林中若隐若现。树上掉下的枯枝连同路旁的杂草,不断的侵占着它的地盘。

各种鸟雀和平的栖息于密林中,时不时的发出几声清脆的鸣叫。

付玉华和余政并没有开枪,这点倒是出乎曹方卓的意料。

曹方卓知道进入山林中,吃的都要靠自己弄。这么多的鸟儿,不是很好的目标吗?密林中除了鸟儿,也没有其他的动物。难道打算挨饿吗?他不明白付玉华和余政的意图。他又没有带枪,并且给他枪,他也使用不来。

余政告诉曹方卓,鸟虽然很多,但大多都是以虫为食,对森林起保护作用。若是大量射杀的话,容易造成森林虫害。而且一般鸟类都不大,没有什么吃头。要把肚子填饱,要杀掉几十只才行。

付玉华给曹方卓解释说,村民进山的目的。

曹方卓才知道,村民偶尔进山捕猎,但都是针对很值钱的动物。当然大型的动物,也可能因为一些人的满足口腹之欲而被猎杀。但是,只有小孩才会把这类小鸟,当成攻击的目标。

在林中鸟儿们悦耳的欢送声中,三人进入密林深处。

玉河是滇南省少有的亚热带地区,气候是以温热为主。水的充沛,也造成了这一地区植物茂盛。植物多了,里面就有许多动物,一个复杂的生物链就这样形成。

独特气候环境当中,各种各样的生物,对进山的人都造成困扰。其中最为猖獗的就是成群结队的蚊虫。不论晚上,还是白天,都在丛林中飞舞。

一路上没有曹方卓想像中,密集的中药或野生植物。林子里都是些常见的草本植物,偶尔还有有一两棵他从来没见过的植物,也不是玉真玉简中介绍过的中药。

有许多人以为,老百姓拿来治病的药草就是中药。

其实不然,中药是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已经确定疗效的药物。老百姓用那种的叫草药,有一定疗效,但不是许多人都知道、都会用,不具有通用性。草药和中药有共同的部分,也有各自特殊的部分。而玉真留下的玉简,记载的都是中药,有动物、植物、矿物,却不能包括所有的草药。

在林子中行走的曹方卓,听到远处隐隐的传来水流声。树木也变得稀疏了,看样子河边的树木并不多。终于走出林子了,心里也高兴不少。

想想林中铺天盖地的花蚊,曹方卓身上都还有鸡皮疙瘩。

付玉华在前边走得并不快。

别看都是常进山的老人,这深山老林里的路必需要小心才行。山路有时在林中穿过,有时紧贴山崖,有时从溪水中趟过。每个地方注意的重点不一样,若是只顾速度。很可能进得来,走不出去。

“小曹、老余你们两个很少进山,要加强警惕。从林中小道的时候,要用脚尖先踩,以防陷进树木腐烂留下的洞穴中去。走溪水时,每一步要踏实,不然石头上的青苔会让你跌个跟头。走山山崖时,要用手抓稳石壁,眼睛尽量不往下看。”付玉华刚才进林子,就对两人说过。

曹方卓对这样的东西很快就记住了。

他不会认为自己有修真本领,就不用掌握这些技巧。的确,就像他从洞府出来的路上,就没有掌握这些技巧。虽然出来了,但路上自己多次施展修真者的本领,才能艰难的出来。

若有这些技巧,不光可以隐藏修真的本领,还能保留体力以防意外。生活跟艺术中不一样,惊险和刺激不适合日常生活。

余政别看岁数大了,体力不错,而且对这些忠告是认真对待。若是不喝酒,余政爬个山什么的不成问题。

“哗”、“哗”的流水声越来越响,曹方卓他们三个,终于从林子中出来。

小溪有些地段水流湍急,水流“哗哗”作响;有的地方流得缓慢,河水好像没有流动似的。河面的宽度也是变化无常,整条溪水没有一个规整的形状。

这大概就是地理环境的影响,水对于泥土的冲刷作用大于对石头的冲刷。

在竹林的映衬下,小溪更加的显得自然幽雅。各色的鹅卵石,被溪水冲刷得光滑无比。在清澈无比的溪水之下,一块块石头成了五彩的宝石。难怪有人喜欢收藏,曹方卓都想弄几块石头回去。这些自然环境融合下形成的美景,真的是难得一见。

在溪流缓慢的地方,长满了纤细、碧绿水草。随着水流走的方向轻轻起伏摇摆,跟一个快乐的舞者一样。可能这些地方营养丰富,水草长得特别茂盛。甚至有些已经漂浮在浅浅的水面之上。

付玉华找溪边一块干燥的大石头,把背上的包放下。招呼曹方卓和余政,说在这里修整一番。

曹方卓也放下背包,享受着溪水带来的舒爽。

不知不觉已经在林子中,穿行了几个小时了。太阳也已经升起很久了,只因为他们是在林子中,才没有炎热的感觉。

余政也放下背包,一屁股坐在溪水边的一块大圆石上。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好像累坏了似的。

付玉华走到溪水中,在一个角落围起了一个堰。然后走到远处四处张望,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曹方卓发现这一个情况后,连忙跟过去看热闹。他的身体被灵气洗礼过,已经不能用强悍来形容了,那是极其强悍。就算让他去nba打篮球,他都能在那种激烈对抗中,玩上半天。

这种爬山的小儿科更不用说了。

仔细一看,原来付玉华在水中找鱼。鱼不大,两指宽,七八厘米长,头部尖尖的,身上鱼鳞极其细小。银白色的鳞片紧紧贴于身上,整个鱼呈现出上面青色,下面银白色。

如果要是不注意的话,根本就没法从水流当中发现它的行踪。同时水里的动物也不易发现它,因为他的肚皮和天空的颜色相近。

这就是生物适应大自然的神奇之处。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付玉华就轻易的发现它们。并且在只有二十厘米左右深的水里,围追打尽。

余政也跑过来看热闹了。

在这样的溪水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抓到鱼的。这些鱼的速度都接近音速了,眨眼功夫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没一会儿,付玉华就弄了近百条小鱼。

付玉华这是才给他们说:“这鱼叫夺杆鲹,速度极快,刚才要是说上句话。它们立马就跑到下流的深水里去了,想抓都没办法。”

曹方卓说:“怎么没看见过,这种鱼卖啊!”

余政一边显摆说:“虽然这种鱼味道还行,不过速度太快,被抓住的机会不大。也就是说,这种鱼数量不足以到市场上销售。还有就是老百姓看他太小,一向是弄来喂鸭子的。”

“原来我们还是鸭嘴夺食啊!!”曹方卓感叹。

付玉华看了余政几眼,说:“老余啊!你的身体真是差劲!!是不是经常到县城里去消费。”

农村人说话一向都很粗糙,老男人之间更是如此。不过,付玉华做了这么多年队长,说话委婉了不少。但是几个男人在一起,不说点带色儿的,就好像不正常似的。

余政当场反驳:“瞎说什么呢?我们这种人,一向都洁身自好,不去哪些乌漆八糟的地方。俗话说得好,一滴精,十滴血。老付,你和你老婆少做点,不然哪天挂了都不知道。”

“嘁!!明显嫉妒了。谁让你老婆死后,你不去找一个呢。”付玉华一点都没顾及,直接揭余政的伤疤。他知道余政什么事都看得开,不会在意这些。

曹方卓想转移注意力,他还不清楚两的脾气,怕两人斗起气来。说:“这鱼怎么做?”

那两个老家伙一个都不理他,继续说他们的。

余政反击说:“以前就是挂个酒壶都能走几间屋,现在许多时候有心无力了。老付,老子不相信,你还有以前那么猛。不会是用手解决问题吧!”

“只有你这体格,才需要用手解决问题。老子一夜一次郎,从晚到天亮。”看来付玉华接触的新式东西也不少嘛,居然知道一夜n次郎的典故。不过,明显吹牛,从晚到天亮,以为他是永动机啊!

“听你吹,牛逼都要飞。”余政听付玉华说了没边了,马上转换话题。“不说了,肚子都饿了。我和小曹没有弄过,全靠你了。”

付玉华说:“你和小曹都不行啊!还是得看我的吧!”表面是说他们的厨艺,实际却别有所指。

曹方卓也不和他扯。难道自己找个人,给他证明自己行。

再次转移话题,问:“老付,你带锅了没有。”

“当然带了。不过,你看河边的竹子,都是楠竹。那么大一节,可以用来当锅。你们两个,用石头,把灶垒起。我去弄点竹子,等下煮汤喝。”付玉华说着,扛着火铳,彆着刀,向竹林走去。

余政和曹方卓分别从溪水边,移来几块大小基本一致和的石头,围成一个弧形。余政告诉曹方卓,周围要留出几个口,以便于通风。

“砰”!

竹林里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曹方卓想:从进林子到现在,余政和付玉华的枪都从来没有开过。现在突然有枪声,难道付玉华遇到了什么危险吗?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