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7章 叫花子鸡

第二十七章 叫花子鸡

曹方卓问余政:“老余,不会是老付出了什么事吧!我们去看看??”

“这里不会出现大型动物,可能是老付发现猎物。”余政说。

余政说得没错,付玉华的确是发现猎物才开的枪。

竹林并不茂密,里面的各类动物却有不少。付玉华刚进林里,就发现有三只野鸡在那里觅食。

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野鸡正忙着找食,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被猎杀的对象。

一声枪响过后,三只野鸡不同程度的受伤。两只在地上不断扑腾,一只跌跌撞撞跑进竹林深处。

付玉华用的这种火铳是大面积杀伤性武器。致命的威胁到是没有,但是被轰上一枪,全身就别想有一处好的。

记得曾经有人在打猎时,被别人当成动物,轰了一枪。医生在他背上,取出近百颗的铁沙子。那个人躺在病**,动都不能动。

痛啊!

当然这种非致命性,是对人而言。动物的身体挨上一下,铁沙可能就要从它的身体穿过去造成死亡。

刚才的那一枪,让地上两只野鸡的腿和翅膀都受了重伤。而跑掉那只野鸡的翅膀也受伤了,就算跑掉了,也会被其他动物吃掉。跑掉的那只就算了,付玉华都懒得去找。要知道林子里找东西,是很困难得一件事。

四周的竹子上,都留下了不少的铁沙子。走过去拎起两只快要挂掉的野鸡,仔细一看,好嘛!就连没拳头大的鸡脑袋上,都有好几颗铁沙子。身上的伤口更多,现在也不好取出来。等下吃的时候可要小心点,别把牙给磕着了。

看到这两只野鸡已经要死了,就随手放在一边。付玉华抽出刀,把一根从半腰折断的楠竹,砍下几节。这些楠竹可比一般的竹子粗多了,直径比一般的小碗都大,有十多厘米的直径。这样大的面积,完成可以用来做锅。

曹方卓他们把灶垒好,就去树林里找了些干枯的树枝。

周围有许多竹叶,笋壳之类的,曹方卓想弄来做燃料。余政却告诉他,要不得!虽然这些东西很容易燃烧,但是热量小,形成的灰烬多。一般都不能做燃料,只有引火的时候才用到。

树林中只要没有下雨,到处都是干燥的树枝,这也是森林容易引发火灾的原因之一。

曹方卓他们两个,几分钟的时间,就弄到一大堆树枝。树枝做饭用不了多少,这些东西很经烧。大点的树枝,一根就能把饭煮好。

他们回来的时候,付玉华已经在那里忙碌了。两只野鸡放在石头边,他却在溪水中洗竹筒。竹筒是打算做碗和筷子的,必须要洗干净,里面的绒毛一点都不能留。

洗好竹子的付玉华看到曹方卓两人回来了,就把竹子放在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袋子,里面有几个瓶子。

他打开瓶子,里面传出来的味道,让曹方卓明白,这就是佐料。把瓶子一放,好嘛!盐、油、八角、大料、酱油、豆瓣等等,厨房里面用到的,什么都有。

付玉华让余政和曹方卓把树枝放远一点,避免被烧着了。

然后抓起几根树枝,架成“井”字格,然后放两个笋壳在下面。直接用打火机,引燃笋壳。两个笋壳也就用烧了几秒钟的时间就熄灭了,但树枝却已经燃烧起来。

付玉华又从背包里取出锅,去溪里取了些水,放上一些盐。搁在石头垒成的灶上,烧起水来。让曹方卓看着火,若是树枝烧得差不多了,就加几根进去。

余政也有任务,就是去把夺杆鲹挤了。(方言,把鱼的内脏清除干净的动作。)

他则去处理野鸡。

曹方卓的活最轻松,时不时的看一下火就好。于是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付玉华那边去了。中国弄菜的方法多得很。他就想看看,付玉华怎么弄?是煎、炸、沌、煮、烧、蒸、烤中的一种吗?

付玉华的动作真的让他出乎意料。没有拔毛,没有开膛破肚,直接从肛门入手。

曹方卓没见过这种整理方式,心说:什么情况?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付玉华的意图。不就是留下完整的形状吗?以前吃的炖鸡应该就是这样的整鸡。曹方卓认为付玉华要炖鸡,心想:炖鸡要几个小时,我们不喝点鱼汤的话,都要饿死吧。

付玉华的确是要保持野鸡的完整性,但他不是炖整鸡。把鸡菌子剖开,取出菌壳(鸡内金),其他的内脏都扔进溪水里面。然后把鸡菌子塞进鸡肚子里面去。同时把作料也放进去。

不用担心环境,溪水时有许多肉食性的动物。

看了一半,曹方卓就想起金庸先生的小说。这不就是小说里的叫花鸡的作法吗?

叫花鸡是我国的一个精典菜肴,有很长的历史了。不过,金老先生让这道菜,更加的出名。据曹方卓了解这菜,是苏省的一种做法。不知道付玉华这个地道的滇南省人,怎么会这种方法呢。

不懂就问是曹方卓的习惯。他认为问题憋在心里很难受,问出来好些。不管能不能知道结果,反正自己不用那么郁闷了。

“老付,你难道要整叫花鸡?”

付玉华在溪水里面扣出一块黑泥,把两只野鸡全糊上。

听到曹方卓的问题,他笑了。

说:“是的。想不到吧!八几年的时候,看武侠电视。队里的人都觉得好看,还都想尝尝这叫花鸡的味道。前几年央视二套教了一次,我全部记下来。后来偷偷的练了好久,才学会的这手艺。”

“你居然藏有这种绝招,太没道理了。以前都没有弄过,我一次口福都没享受到。”余政在旁边嘀咕着。

相交多年,他也不知道付玉华有这个手艺。叫花鸡的做法多数人都知道,若是作出那种味来,要实践很多次才行的。

“嘁!!!农村吃个鸡都是少有的事,那个还弄叫花鸡。再说我一个大老爷们,有老婆弄饭菜,自己主动去整菜,犯傻啊!”付玉华说。

在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看来,女人做饭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个付玉华也不能免俗,居然宁肯吃差点,也不愿动手。

曹方卓有点好奇了,八几年都有电视了,在当时经济应该算不错了。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的经济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成就。

于是就问付玉华:“老付,你们这儿也不算偏僻,怎么经济没什么发展啊!”

付玉华说:“我们这儿地理位置不是很好,没有矿产、没有特产,那个老板愿意到这儿来办厂啊!”

“小曹,这个经济发展不是想像的那么简单。交通、原料、劳力都要衡量,我们这儿什么优势都没有,当然经济不好了。”余政也补充说。

曹方卓说:“生产行业不行,办加工。加工企业办不起来,办旅游。总有办法把经济搞上来的。”

“拉倒吧!你以为当官的是傻子啊!经济发展好了,他又得政绩,又可以捞实惠。他们能不积极吗?就说小黄他们的招商办吧!那么多办事员,每个人一年都有任务,要拉多少资金来投资。可是,一年到头能拉到多少投资?主要还是我们这里,真没什么工厂可以搞得起来的。”

“这里的山这么多,搞旅游啊!”

付玉华说:“小曹,你不知道。前些年,有科学家来考察,就在前面的天坑哪儿出事了。十几个人生死不详,援救的人也没发现蛛丝马迹。这些年,在山里失踪的人也不少,最后政府下令,禁止一切人员到天坑去。本地人都不敢到处跑,哪里还敢搞旅游啊。”

付玉华已经在谈话的过程中把泥团裹好了。

曹方卓一看,火烧得还挺旺的,没有因为说话而熄灭。水也烧响了,过不了多久就会烧开。

余政的鱼太多了,看样子短时间内是无法弄完的。

付玉华把已经烧过的树枝刨到一边,这些通红通红的木炭还是很热的。泥团放进灶里,再用木炭把泥团下面部分围起来。并在泥团的上部堆起树枝,他说这样烤起来,受热更均匀。

曹方卓一边看付玉华弄叫花鸡,一边想经济的问题。

国家对老百姓算是尽力帮助,可有些地方是没有太好的办法。看着国内的百姓受苦,却没有办法,是每个执政者的悲哀。但有几个人能有改变这种面貌的本领呢!

付玉华倒是看得更开。说:“虽然经济不是很发达,可以比以前好多了。不说别的,现在队里的小孩基本都有手机,家家都有电视。最重要的是,只要你愿意干活,不会被饿死。你听过饿死的人吗?现在哪些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人,都不想想自身的原因。”

“手机不是好东西啊!你们给孩子买手机不怕他们影响学习吗?”曹方卓问,他在新闻里看到不少学生,玩游戏、看小说、聊天成瘾。难道家长不害怕自己的孩子,玩物丧志吗?问问作为家长的付玉华,是最好的办法。

“手机是为了方便,孩子跟父母联系。比如我孙女,她父母都想她,一个星期不听下她的声音,就安不下心工作。再说了,只要加强教育,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曹方卓心想:加强教育,当年自己上课的。没少被教育,可是能改吗?你说道理,我当风吹过。就算被打了,也只能管一络发达,什么骗子啊,不良信息什么的,简直是防不胜防啊!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