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8章 神秘天坑

第二十八章 神秘天坑

余政终于把鱼弄好了,交给付玉华。

这种小鱼,以前余政他们都是用油,直接炸成焦鱼来吃。若是要做成汤,他就不知道怎么处理了。当然交给老手付玉华,这些东西一般都是在这种交流传播开的。

比如,现在余政、曹方卓都能从付玉华的学到这种烹饪方法。其实,付玉华也是和其他人进山时候,跟别人学的。

把烧开的盐水用杯子装好,等凉了可以喝,补充体力就只能喝盐水。在锅里放入猪油烧化,再把姜丝爆一下,重新加入溪水。把鱼放入锅里,加盐。

付玉华说:“这个做法就是鱼不用油煎,而是生的入汤锅,这样的鱼汤颜色雪白,味道很鲜。”

时间悄悄的流走,阳光从竹林间穿过,留下一道道金黄色的光影。从光线的角度看应该中午了,曹方卓没有掏出手机验证的打算。

竹筒中的鱼已经熟了,咕噜,咕噜的沸腾着。鱼汤乳白色,鱼肉和骨头明显分开了。付玉华用竹筒做成碗,一人一个,再加上自己弄出来的竹筷。把锅里面的鱼汤分了出来,这样冷却会快点,而且更加卫生。

曹方卓泯了一小口汤,很鲜,也很烫。

夏天吃东西就要等待啊。

火堆里面的泥团已经被烧成灰白色,表面的水分基本已经干涸了。付玉华觉得应该熟了,就用木棍把泥团拔拉出来。并没有冷却,而是直接用木棍把它敲破。一股香味从泥团里面飘散出来。

付玉华用力一分,滚烫的泥团就和鸡肉分开了。鸡毛被裹在泥里面,并且相当稳固。只有少量的鸡肉,粘附在鸡毛上面。

叫花鸡,味道真的不错。

白嫩的鸡脊肉散着诱人的香味,芳香扑鼻。一口咬下去,板酥肉嫩,就连一向都是硬郝邦的胸脯肉,居然也松软带汁。混合在其中的佐料,居然把鸡肉的原始味道彻底的激了出来,感觉味道奇美。吃得曹方卓三人,满嘴都是油腻。两只有鸡被曹方卓一人,就抢去了两个鸡腿。

吃完曹方卓心想:只能用不错来形容,这味道跟想像中的美味不同。调味品用得不足,加之肉的厚度,让味道不是那么统一。不能用绝佳来形容,但吃起来很爽,就给了个不错的评价。

喝了点鱼汤,曹方卓他们继续踏上征途。

山林里面,温度并不高。几人是来玩耍的,只须闲庭信步的穿越山林就行了。跟作战的士兵不同。士兵要急行军,食物也无法友上传)当然,就不会有远征军的难受感觉了。

山林中不时有微风吹过,让人顿感神清气爽。地形这个东西真怪,前面还是高山林立,后面可能就是绝谷深渊。不进入视野,你不会发现他的神奇。

曹方卓已经爬过了一座座高大的山峰,当他以为前面又是一座高山时。树林后景象,真的把他征服了,使他惊讶的站在原地。

前面一片平坦的谷地,被高大的群山围绕,这都不稀奇。山谷比较平顺,没有什么起伏,也可以理解。

可是那位天使姐姐,可以告诉他曹方卓。平坦的谷地中间两个几乎成半圆形的山是怎么回事?七八米高,宽十多米的山峰,距离两三米。这一景象,曹方卓邪恶的想:是不是天使姐姐,在仰躺着看上帝呢。

前面的付玉华已经看过许多次了,他没有什么惊讶的。看到张大嘴巴的曹方卓和眼睛都直的余政说:“这就是本地最矮的山——双峰山。另看它矮,但知名度很高。”

余政说:“我理解,这个山的知名度小得了吗?对了!老付你做梦的时候,梦见过这里没有。”

“这两座山很奇怪,从来没长过树。都是杂草和藤蔓植物为主,一年四季都这样。”付玉华没接余政的话。他当年初次见到这两座山的反应,怎么能告诉别人呢。佛曰:不可说。

曹方卓想:自己是否会梦前这两座山呢!还真说不好,那个男人都会不经意的想起这里的特殊景色的。这地球究竟怎么想的,弄一个这种造型。不怕强大的天朝,给它打上马赛克。

三个男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山。上面的确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连杂草都只有一种。说不是人工弄出来的都没人信,而且上面也没有鸟儿之类的动物,真是怪异。

恋恋不舍的几人沿着峡谷前进,走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前面再现奇景。

一个不知道有多宽,也不知道有多深的大坑,出现在群山之中。曹方卓感到自己在坑边,就如同一只趴在铁锅上的蚂蚁。

这就是付玉华说的天坑。

这个在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天坑,不会比国内其他天坑小。但它不会被政府画上地图,除非科学家失踪的谜题彻底被解开。

现在的人,都以为自己很行,实际上一点能耐都没有。若是发现这种奇特的天坑,肯定会违反禁令,去冒险一探究竟。

众所周知,如果走在西南连绵的群山之中。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些都是喀斯特地貌的特点。

“小曹,怎么样?是不是很神奇。”付玉华十分满意。因为曹方卓和余政两人,再次被眼前的景观惊呆了。

“老付,这里应该开发出来做旅游区啊。不管是浮想联翩的双峰上,还是这巨型天坑都能吸引不少游客。”余政说。

他自己都喜欢上了这里,何况那些热衷于旅游的人。他想不明白,政府为什么有钱都不赚。

付玉华一听,唉了口气。无奈的说:“是啊,旅游许多人来,然后就全部失踪,再让国家派飞机来救。大量浪费财力不说,甚至还要搭上武警、特警的性命。”

曹方卓听付玉华说的话。真心体会到了,一个老人对中国的了解。

有些人因为探险出了意外,为了救他飞机寻找,组织人员援救。曹方卓就在想,国家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大的力量来救这些人。耗费上百万,这些一天到晚就知道东游西逛的人,他一辈子都不能创造这么多财富吧。

对于那种自杀的也要救,甚至是为此牺牲忠诚的战士。他曹方卓就想不明白,他们想死,你就他们做什么。让他们去死算了,为点小事都想不开的人,能为社会做出什么贡献呢。

当然国家这样处理的话,大家都要说领导人冷血了。不过,国家就算这样爱护百姓,还是有许多人都说国外怎么怎么好!国家这事处理得不公平,那事处理得不公平。

曹方卓不认为外国生活能比国内好多少。米国严重歧视国人,但许多人还要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甚至有人说,国外的东西再贵也要买,比国内的好多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反正有些事,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

余政在一边说:“不会吧!这么危险?我们一样屁事没有。”

曹方卓收回遐想,打量着天坑。

他们在天坑的东北方,这个方向的崖壁呈斜坡状。坡地上草木丛生,野花烂漫,坑壁上还有几处泉水,不断的往下流淌。在这个方向的峭壁上,有一条羊肠小道,在倾斜角近八十几度的石壁上,呈s形盘旋环绕直至地心深处。

天坑南面、西面、北面的石壁,陡直得跟斧砍刀削一般。绝壁中间坑洞犹如一张大嘴,似乎要吞噬苍天一样。

换句话说,就是除了东北方这条要命的小道外,根本无法下到坑底。

因为距离的原因,坑的树木看起来都跟秧苗似的。这大太阳的时候,下面都还有白色的雾气把树木缠绕。

这样危险的地方,要不要下去呢?

曹方卓一点都不怕,自己好歹也是修真者,怎么会为这种地方担心。他主要是怕付玉华和余政两个人出问题。

对于余政的话,曹方卓不会同意的。要没有付玉华这个老手指引,路上都已经出事了。若是游客来玩,他们会听导游的话。现在的人,有几个是循规蹈矩的,说不定还没到天坑就挂了几个呢!

曹方卓问余政:“老余,你可要想清楚,现在我是一点危险都没有。但要下去的话就不一定了,到底要不要,下坑底去呢?”

“当然要下去了。你以为我的枪是吃素的!!”余政本来是陪曹方卓来散心的,但现在他那颗玩乐的心,已经无法控制了。他一边说,一边晃晃自己的气枪。

曹方卓转头问付玉华:“老付,你知不知道,那队科学家究竟怎么回事?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付玉华说:“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当时村里带队的向导,一个也失踪了。另一个回去后神智不清,经常喊‘快跑啊,妖怪来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会有什么妖怪呢!”

曹方卓一听,立刻感到后背冷汗直冒。

丫的,别的还好说。妖怪这事,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老子一定,以及肯定的相信。因为老子就是和妖怪作对的神仙啊。

怎么办?

一定要劝阻余政和付玉华,别以为有两把破枪就无敌了。老子戒指里还有两把五四呢。

怎么劝呢?

曹方卓烦恼啊!总不可能说,我就是神仙,会法术。里面的妖怪,还不是我能镇压的,我们暂时性撤退吧!

这样说,不被当成神经病才怪呢!

“走,我开路!”付玉华说。他本来就是带曹方卓来玩的,怎么可能不下去呢。

曹方卓看到余政,已经跟在付玉华后面,向坑底出发了。看来自己也得走一趟了。为了小心一点,他连忙用神识往坑底探测过去。可是坑太大了,离得又远。神识只捕捉到坑底有猴子,飞鼠之类的小型动物。具体情况他也弄不太清楚。

收回神识,他还是继续保持警惕,却没有把神识发散出去探测。那样太耗费精神了,以他目前的水平还无法维持多久。

他却不知道。

他刚收回神识不久,正北方的一个溶洞中,两道深邃的幽光一闪而过。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