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30章 巨蛇凶猛

第三十章 巨蛇凶猛

看到曹方卓采到中药,几人又开扯了。

付玉华认同中药的疗效。若生病了,他们一般都是自己弄点草药吃。他说:“这中药治病是治根,是最好的选择。西药不能治本,还有很强的副作用。”

“中药,吃了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已经没有人愿意看中医了。”余政这些职工,每年都要去体检。若是有病,也是以西药为主,他不看好中药。

曹方卓说:“我觉中医、西医其他差别先不说。但这药物却是很大的差别。”

余政说:“什么差别?”

“中药生长的环境要求很高,现在那些人工种出来的药物,根本无法和以前的药材相比。还有,气候的转变,采收时节的不对,都可能让中药的效用减低。中医在用药上却没有多大的改变,效果当然差了。反观西药,都是流水线生产,规格一样,药效自然稳定多了。”

付玉华说:“是这个道理,煎中药有各种禁忌,有不同的服用要求。病人不按要求做,疗效就差多了。比如老余这种不听话的。”

付玉华说事情的时候,还不忘埋汰余政一番。

“中药本来就苦嘛!还有,酒是能入药的,医生却让我少喝点。一看就是不懂医术的傻瓜医生。”余政立马反驳,不过说的内容却没有反击力度。不过,还是表达出了,他爱酒如命。

“主要还是培养一个中医要比西医难。一个中医要独立的看病,要十几年的时间来培养,西医有个几年就可以了。加之现代的人急功近利,那个受得了漫长冷清的等待呢。”付玉华说。

所有人都知道学中医的,要背成千上万的药物名称,特性,治疗作用。检查病因也要经验丰富才行,主观因素的作用比较大。上可是看过不少类似的讨论。发起言来更加流利。

“是啊!西医能及时发现病变的位置,治疗更准确些。中医是整体性很强的医术,经验不足的人在看病时,容易发生误诊。这样就让年青医生,对自己的医术都有点不信任了。从学中医逐渐改到学西医,真正能懂中医的人不多了。”

余政说:“说哪些干嘛!东西吃好了休息下,等会去看看溶洞。”

付玉华说:“老余说得对,这些东西关我们鸟事。还是说说下午的安排。”

“听说溶洞可是有许多好东西的,石钟乳很漂亮,等下多照几张照片。”曹方卓说。他留在身边的中药是要种植的,其它成熟的药材早就放戒指里了。

不想引起大家对中医的话题,还说了半天了。放开无聊的话题,安排下午的活动才是关键。

付玉华说:“这溶洞地形复杂。我们说好了,不管里面多么好看、吸引人,都不能超过了一个小时的距离。三点之前要出来,今天离开天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堵得慌。”

曹方卓和余政误解了付玉华的意思。他们都以为付玉华怕他们两人乱跑。其实,有些人在危险发生前,总有些异常的感觉。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说的第六感。

余政说:“老付,今天听你的,溶洞若好走,就看远点。不好走,就退回来。我们是来玩了,又不是科学考察。”

“对、对、对!大家都是来玩了,开心最重要。冒险什么的都见鬼去吧!”曹方卓也做出保证。

几个人收拾好东西,十几分钟就走到了北方的溶洞。

曹方卓在洞口说:“枪和背包都放在外面吧,带这么多东西很累的。反正这里又没有人,不用担心丢失。”

“嘁!我们一点都不累。枪带在身上还可以防身,我才不放在外面呢。”余政说道。

付玉华说:“都带上吧!万一迷路了,才有食物。”

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鹰唳。

一个翼展三米多的巨型大鸟从西南方飞进天坑,好像对树林里的鸟儿们产生了兴趣。

曹方卓立马跑到一个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想仔细看看这鸟是什么?他以前可从来没在现实中,见过这么大的鸟。

付玉华和余政都跟了过来,也想看看是什么种类的鸟。

付玉华不愧是老江湖,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说:“这是金雕,比里的雕可大多了。这只金雕应该是我所晓得的最大的一只了。”

“这家伙会不会攻击我们啊?!”余政问。

“嘁!就你那二两肉,人家不一定能看上。金雕一般不攻击人的,这只好象是擎天峰下来的。这个季节正是金雕哺育后代的时候,擎天峰上肯定有幼雕。”付玉华说。

曹方卓和余政都在欣赏金雕的威猛,这雕的攻击速度、力量、准确度都没话说。难怪被称为猛禽中的战士呢。

溶洞中的那抹绿光,又突然亮了起来。原本金雕是它的天敌,它应该躲避。不过现在已经完全成长起来的它,好象有反击天敌的打算了。

金雕在追逐一个体长30厘米的鸟儿时用力较猛,一下就冲到了溶洞的洞口上方。这时,洞外乌光闪过,威猛异常的金雕连反应都没有,就消失在曹方卓他们的视野里。

“操!”曹方卓忍不住骂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溶洞里居然有这么恐怖的东西。

在金雕消失的时候,他发出神识,却只感觉到一个直径至少二米的蛇形怪物,一闪而过。出现在洞外的长度,有十来米,里面有多长,根本都不知道。

难怪一直坚挺的神识,会突然失去作用。这种怪物的颜色和岩石没有区别,身体又没有温度,就连一般蛇类的腥臭味都没有。这让他情何以堪,他的神识连这么危险的东西也无法发现,要来有何用。

付玉华这同时骂了句:“日他娘哦!”

老人经常在山中打猎,也不曾想到过会有一口吞掉金雕的怪物。而且这金雕还是他知道的最大的一只,这怪物该有多大。不用说,村里那些消失了的人,都已经成了这家伙的食物了。

“妈逼的,吓死老子了。”余政也几乎在同时骂道。

大家都忘了什么叫文雅,好像不骂几句就不能平熄自己的心情。

付玉华说:“跑!赶紧跑!!难怪当年,六爷回去后,一直叫着妖怪。他妈的,这不是妖怪是什么?”他口中所说的六爷,就是当年给科考队做向导的村民。

余政握了握手中的枪,思考了一下。问付玉华:“老付,你说我们两个,用枪能不能干掉它?”

“不可能!!我们看都看不到它,怎么打?这东西平时藏在洞,攻击时候才出来,速度又快了,根本伤不了它。还有,我们两的枪,也不知道能不能打穿它那身皮。”付玉华说。

“老付,老余,我们马上就走吧!要不然”曹方卓立刻劝两人离开,他怕余政再说出打动付玉华的话。其实大家都不敢停留了,余政只是想用枪防御一下。

可是世事难料,那道乌光又从洞中射出来。

三人话都没来得及说,只是本能的滚离原地。在附近原本有的几棵碗口粗的小树,被怪物撞断了。在发出一阵短暂的“吱、吱”声后,向南方缓缓的倒下。

幸亏三人都离开了原地,不然就算没被咬走,也被撞得死翘翘了。

怪物虽然只是迅雷一击,然后迅速退回洞里去了。但三人还是发现了它的真容,应该是条蛇。不过世界上,还没有发现过这么大条的。

付玉华说:“是鸡冠蛇!!!小曹和老余快跑。”

鸡冠蛇是什么?

余政和曹方卓没听过,可是一样不防碍他们对这东西的恐惧。

其实,鸡冠蛇是民间传说中的一种动物。据说,龙是蛇变的,蛇一百年不死,就可以修道。开始修道的蛇,头顶鸡冠,会使用法术。再变就成蛟,最后化龙。

“小曹、老付你们跑,我有枪。”余政说着,端起手中的枪,对准洞口。刚才,事发突然,没有人想到用枪。

曹方卓说:“你们身上的东西多,你们先跑。那东西短时间不会出来了,我会很快跟上的。”他认为自己的身体强度,还可以和那东西对抗一下。

先前没看清,现在曹方卓明显感觉到,这东西没有修炼。也就是说,没有成为灵兽,没有智慧。只是有些动物的本能,加之皮粗肉厚,威力不可小觑。

“听小曹的!老余,你那‘鸟枪’,给它扣痒都不配。你先走,我用火铳防御。小曹做好准备,我们依次向外跑。”付玉华说。

无声无息的那东西又飞出来了。

“砰!”

付玉华扣响了火铳,子弹一发出去,转身就跑。他和余政都没有丢下枪,这是他们以后在林子保命的最后手段。

余政已经跑出去几百米了,他相信付玉华会牵制住怪物。只要曹方卓和付玉华及时撤退,他们都能跑掉。就是不知道那东西,会不会追出天坑。

曹方卓没能跑开。

鸡冠蛇被付玉华开了一枪后,铁沙子连它皮上的鱼鳞都没有打掉一片,反到击怒了它。不过付玉华跑开后,它没有追击,只是把目光对准了曹方卓。看来这个东西真的不能离开溶洞太远。

谁都没想到,鸡冠蛇太大、太长了,身体的主要部分卡在洞里。不能快速的出来,刚才的几次出击,又让他的身体卡得更紧了。所以,就只能对付不太远的曹方卓了。

曹方卓发现鸡冠蛇,好像要发起攻击。灵机一动,立刻把黄毛的尸体转移出来,自己向东北方向滚了出去。鸡冠蛇张开的大嘴,没有咬到曹方卓,反而一口把黄毛的尸体吞下去了。

鸡冠蛇没有放弃攻击,继续把目光转向曹方卓。

曹方卓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迟早会被蛇抓住空隙的,那样就难以逃脱攻击了。

怎么办呢??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