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31章 医治金雕

第三十一章 医治金雕

鸡冠蛇的头转向了曹方卓,两只眼睛发出慑人心魄的幽光。从那蓄势待发的状态看,它随时都可能发起攻击。

曹方卓若是和它硬拼,蛇类独有的缠绕式窒息攻击,会把他困在这里。最终结果,肯定是他的真气消耗殆尽,被当成食物吃掉。

危急关头,曹方卓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主意。

从戒指把长毛的尸体扔出来,而且扔在鸡冠蛇头部的上方。利用重力作用攻击一下,看它有什么反应,说不定能趁机逃脱。

被动防御哪里有主动进攻好,想到这里,曹方卓立刻采取行动。

鸡冠蛇被突然出现的攻击,打断了节奏。本来已经要开始攻击的它,感觉上面有东西快速击向它的身体。立刻刹住身形,反击下落的物体。

当它感觉到眼前的东西没有危险时,竟然一口把攻击它的东西吞了下去。然后又做好了准备,想要再一次发动攻击。可是曹方卓早就利用这个时间,麻溜的跑开了。

鸡冠蛇最后没有追击。

它已经吞了三次食物,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最主要的是它的身体被卡洞里了,还要花些时间它才能舒展开。在外面越久,只会卡得越紧。现在食物已经跑远,反正追不上,索性就退回溶洞之中。

鸡冠蛇在洞中,曹方卓的神识无法发现他。因为它的色泽跟洞里的石头相似。在外面,它和周围的树木形成显明的对比,它的一举一动都被曹方卓锁定。

看到鸡冠蛇退回洞,曹方卓终于松了口气。丫的,总算逃脱了,差点交待在这里。不过也好,原本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两具尸体,被无害化处理了。

急跑几步,曹方卓就赶上付玉华两人。这两个老人正在天坑的出口,一边全神戒备的防御着,一边等待曹方卓。看来俩人都没有只顾自己,把自己给抛弃了。

好样的!!!没有让哥寒心。

“快,我们撤退,那个鬼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追来。”曹方卓说道。他认为只有大家撤离这里,才能感到安全,可以完全放松心情。

付玉华说:“小曹,你没事就好。刚才开了枪就跑出来了,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肯定能让那东西受重伤。”余政说。他认为曹方卓能跑掉,应该是鸡冠蛇受伤了。再说,他对火铳还是很有信心的。那么近的距离,威力小得了吗?

“老余,我只能打击你的自信了。他丫的,那怪物身如钢铁,铁沙子连鳞片都没打掉一块。不过,因为那一枪,让那个怪物愣了一下,我才趁机跑出来的。”曹方卓说。

这事必须说清楚,要是付玉华和余政有了侥幸心理,再过去一次,他们肯定要被吃掉的。自己都没有办法,何况他们两个呢。自己出来时间和付玉华相差不远。

付玉华说:“我认为小曹说得对。应该伤不了那东西,毕竟是修过道的。”付玉华看到那东西后,就坚信这是传说中的鸡冠蛇。

世界上能有这么大的蛇吗?头部的直径都有两米,就算不是蛇是其他动物,也能一口吞下一个人。

“什么时代了,还相信封建迷信。蛇的鳞片能抗得住枪,肯定是你打歪了。”余政,他可不相信这些。他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自然觉得不会怕鬼敲门。加之对党的无神论又比较信服。对于这些传说,都以为是迷信活动。

“老余,我给你说。不管这次老付打没打上那东西。记住,千万不能再去那个该死的天坑了。那东西的速度,就是给你枪,你能打得准吗?”曹方卓不想余政出事,连忙劝解道。

余政说:“我晓得!说真的,那东西的速度太快了。我们马上爬上去,万一又追来上怎么办?我可没打算死在这里。”

曹方卓和付玉华当即表示支持,几人边说边往上爬。

在半山腰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能照着他们了。付玉华却依然感到浑身发凉,生怕那东西追来。余政和曹方卓也好不了哪去,即便曹方卓这个修真者,对于无法抗衡的力量也有恐惧感。

到了山顶,余政立刻抖擞起来了。

“妈的,要是那东西现在追来,老子让它知道厉害。”

曹方卓说:“是啊,这么陡的地方,一脚就能把它踢飞。”

付玉华说:“这是肯定的。不过老余你敢保证,不是你自己先掉下去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劫后余生的三人,终于笑成一片,为自己还能活着而开心。

压抑的心情终于好多了,三人都从背包里拿出水来,喝了几口。

曹方卓三个人,平时都喝煮开河水或泉水。其实,他们身上是带了水的,但这些水都是关键时候用的。比如现在,几个小时的奔波,加之心里的恐惧,必须补充点水分了。

修整了一番,曹方卓在付玉华的带领下,走向第二个神秘的地方——唤雨崖。

走了近一个小时,曹方卓又见到一个奇特的山峰。

这座山和周围山比起来,不算最高的,却最能吸引目光。

下半部分是个普通地山坡。有二三十米高,方圆有有几千米。却不是什么规则的形状,就是乱石包。上面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树木,还有各类花草。

上半部分就特殊了。

从这个山坡的三十米高的地方开始,只剩面积几百平方的柱状山峰。山峰崖壁和地面成九十度垂直,而且四面的石壁变得光滑无比。没有一棵树木,也长不了树木。你可以想像一下,周长为百米的山峰,高有几百米,却上下一样大。

也就是说跟电视里的金箍棒,在被孙悟空得到之前的模样,跟这座山峰差不多一个模样。

若是想爬上去,真的很困难,当然飞机除外。

到了山顶,又是满山的树木,跟四周的绝壁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环境,就是上面有宝藏,也没有人能拿到吧!

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里,曹方卓见到了这么多,他以前作梦也想像不到的奇怪山峰。

不得不感叹,地球真的是鬼斧神工啊!

付玉华说:“这就是擎天峰,金雕就生活在上面。那只金雕死了,不知道它的小雕能活下来吗?”

“怎么?老付,金雕被吃掉一只,另外还有一只啊。小雕怎么活不下来。”曹方卓好奇的问道。

余政也不明白,看着付玉华,想听他怎么回答。

“金雕一般都是生三个左右的蛋,现在小雕还有二十来天就可以自己生存了。可这也是食量最大的时候。一只成年雕根本就无法养活三只小雕,两只都很困难。”付玉华说道。

他对于附近的各种动物了解比较多,尤其是这些被誉为战士的金雕。觉得金雕就这样夭折了,真的很可惜,但是他却没有一点办法。

原来,金雕的巢就筑在峰顶的树林中。

他们都有些担心小雕的生命。虽然大自然就是这样优胜劣汰,但人们却时常对自己喜欢的动物,抱以同情之心。

曹方卓突然发现,峰顶的山崖边有几个黑点。

付玉华和余政也看到了。付玉华说这些都是金雕,出生得比他估计的时间要早几天。

小雕被父母逼迫着,从山崖上往下跳,逐渐学会飞翔。这是鹰类独有的养育方式,也是现在称呼对儿女苛刻的父母为鹰爸的原因。

这些小金雕在母雕的威逼之下,开始它们的第一次起飞。第一只掉到半空,最终扇动翅膀,飞了起来。第二只更厉害,直接就在跨出悬崖里,就飞起来了。最终两只小雕飞回了山顶。

第三只小雕却怎么也不肯飞。

母雕可能是等得不高兴了,一个前冲,就飞出山崖。当然,它前面的小雕就自然的掉下来,在空中凄厉的叫着。这个无可救药的小雕,竟然一直没有扇动着翅膀。只是张开双翅,从上面滑翔下来。

母金雕也没有落下来的意思,完全体现了铁血无情。这是鹰成长的必要进程,若是不学会飞翔将来也会被自然淘汰。

最后,只剩下小金雕身上多处受伤,在地上呼叫着。

付玉华说:“这只金雕算是废了。”

“怎么这样说!”余政问道。不就是一次试飞失败吗?大不了,伤好了再飞。

“金雕的生活是严厉的,向这种初次试飞中,不扇动翅膀的雏雕是会抛弃的。”付玉华解释说。

曹方卓发现小雕很可怜,说:“把这小雕带走行吗?”

“应该可以,它已经被放弃了。而且据说这种雕,最后也不可能飞起来。”付玉华说。

小金雕被曹方卓抱起来,小家伙比一般的成年斑鸠都要大。这个胆小的金雕,可能正需要安慰。对异类的救助,居然没有拒绝。看到它身上的伤痕,三人也没有办法。

曹方卓用灵气悄悄滋润着金雕的伤口,同时想到在家里的虎仔。

这次进山,曹方卓考虑再三,最终把虎仔留在外面。临行前,曹方卓让朱明全每天按时喂它。

曹方卓一边给金雕疗伤,一边思念起虎仔来。

两个小家伙,好象都对灵气很敏感。在灵气的滋润下,总喜欢闭上眼睛睡觉。虎仔自从跟着曹方卓,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长的时间。虽然只有一天多的时间,曹方卓还是有些相念。

余政说:“老付,这还是路吗?满地都是杂草和藤蔓,怎么走啊!”余政的话,打断了曹方卓的思念。

“不然,你以为是逛大街啊!唤雨崖是山里人修炼的地方,现在能找到的都没有几个。你以为会有路吗?要是个个都能去,神仙早跑了。”付玉华说。

曹方卓对神仙之流的故事很感兴趣,于是就问付玉华:“老付,这神仙是怎么回事。”

付玉华立刻长篇大论的说起来,把余政和曹方卓唬得一愣一愣的。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