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44章 夏日杂事

第四十四章 夏日杂事

当曹方卓在考虑,要不要老实交代自己具体情况的时候。

消防队的队长说话了。

“小兄弟,谢谢你!我以为这次会壮烈呢!”

一个战士也说:“是啊!兄弟,谢谢你。当时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好兄弟你及时出手。”

“兄弟,你运气真好!看到你也在往下掉,我可担心死了。”另外一个战士插嘴说。

队长不满意了,指着后面说话的那位战士说:“什么叫运气好?难道,你希望我掉下去啊!”

“怎么会希望你掉下去呢!今天的事本来就很幸运。队长你先是被崖壁挡了一下,要不然这位兄弟也抓不到你的手。接着,这位兄弟在下落的时候,刚好抓到了石缝。不然的话,我们都来不及帮忙。”

见到众人都点头,曹方卓明白了。

自己使用修真手段的事儿,应该没有暴露了。而且这些战士都已帮自己找好了理由,不管他们知道还是不知道。只要他们不把这个消息外传就好。

实际上,这些人只要去看一下曹方卓的手抓过的位置,就能发现问题所在。不过,大家都庆幸没有人员伤亡,哪个还会去管其它的事情。

短暂的休息了几分钟,大家又往上爬。毕竟危险还没有解除,泥石流随时可能把山坡冲毁。

村民们是知道了有人差点牺牲的事情,担心消防战士生气。付家坝的村民,在接下来的行进过程中,表现得异常配合,基本都不需要人去催促。

曹方卓认为这就是欺软怕硬的真实体现。当你对他好的时候,他如同猛虎。当你凶恶的时候,他就如同绵羊。

要知道中国最快的,非小道消息莫属。消防被他们挡在后面,差点出人命的消息一传来,那些妇女就傻了。因为她们的原因出了事,当兵的会做出什么事来,谁也说不好。

有了规矩和秩序后,救灾工作顺利不少。

雨很快就停了。

但是付玉华和余政说,估计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回去。洪峰到红云水库要一两个小时,然后,泄洪有需要一段时间。

消防队队长和余政都不断的和县镇领导联系,报告红云地区现在的具体的情况。

曹方卓觉得几个词就总结了,说那么多干什么?

平安无事,这个词就完全可以把一切都讲清楚。不过,当官的要了解细节也是必然的,安慰也是必要的。

观察的战士很快传来消息,洪水比大家想到来得快,来得猛。当然也走的更快,下午5点钟,洪水可以完全退去。

得到消息的村民,带着东西也各自回家了。

一场消耗人力、物力来预防的灾难并没有来临。

虽然浪费时间、精力,但是曹方卓觉得值得。毕竟村民、领导、水利专家都只能预测,万一出了问题,谁也来负责,谁又负得起责。

就比如:飞机接到炸弹警报,明知道多半是假的。但是必须重新检查,这就是以防万一,这两件事都是一个道理。

消防队的全体指战员在离开的时候,都对曹方卓的援手表示感谢,并邀请他去消防队耍。

曹方卓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跟当兵的有什么好耍的。不是喝酒,就是训练,都不是他喜欢的活动。

洪灾后,余政也来看过几回曹方卓。

余政还多次邀他出去耍,都被曹方卓拒绝了。余政也没有多说,毕竟曹方卓是来养鱼的,照顾鱼塘是应该的。

不过,他也笑说付家坝的洪水,连坝子都没有淹到。搞得大家鸡飞狗跳的,却屁事都没有。一副全是政府的责任,只知道在那里乱指挥的感慨模样。

时光匆匆,暑假很快就到来了。

学生都已经放了假,就像牢房里出来的逃犯一下。

叽叽喳喳,漫山遍野的四处撒欢。

说起现在的学生,没有几个把老师的教导放在心里,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把老师放在眼里。

他们的话里面,从来就没有自己错了之类的。全是‘你凭什么?你敢做啥子吗?你有本事开除我啥?’一类的语言。现在的孩子才是一群正宗的小皇帝,比八十年代的小皇帝狠多了。

但是在学校里始终没有家里自在。

因为家长基本都是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不怎么管。就算做错了事情,撒个娇就行了。甚至有些学坏了的学生,已经不把长辈放在眼里。偷自己长辈的钱,抢钱都算小意思,对家长一顿暴打都有可能。

付家坝的小孩很多。

读初中的半大小子却只有几个,他们都还是一个年级的。

其中只有一个女生付雪娟,其他的都是男孩子。付雪娟没有和男孩子玩的习惯,通常都是找同班的女同学耍。或者在家里做作业,看电视。

她有个叔伯兄弟(当地就是这样称呼堂兄弟、堂姐妹)——叫付民杰。

付民杰,外号付胖。长大胖乎乎的,前些年得了非典,家里没有及时医治,脑袋就有点不灵光。家里也感到对不起他,难免就有点放纵了。经常在和同伴玩的时候,冲动起来打人,甚至动刀。

当然,因为反应的问题,经常被人利用。

曾四,外号竹竿儿,是曾三江哥哥的孙子。一家人都出去打工了,就留他一个人在家。虽然比较活泼,但是父母要求比较严格,胆子比较小。简单来说就是守规矩,不闹事。

曾五,外号老幺,曾四的叔伯兄弟。身材一般,家庭条件也一般。老妈要求很严,和曾四住在一起。都比较听话,但是天性好玩。

曾洪,外号红娃儿,曾三江的亲孙子。父母长年在外打工,但是经常和父亲通电话。

在曾胜利有‘那个欺负你就给我说’的教导下,已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包括他认为对他比较可恶的爷爷,经常对曾三江说,你打死我啥。

其实,曾三江只打过他一次,就是曾洪8岁那一年。因为偷家里。

曾洪是整个付家坝的老大,所有小孩都听他的。加之大家都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好耍的。就只能跟在曾洪一起到处调皮捣蛋。按农村的说法就是‘跟在洋人,学造反。’

他们的联络方式不是电话和手机,还是最原始的口哨。

因为曾洪可以吹出不同的口哨,远超过其他人,他也以此为自豪。

用双手合抱,吹出低沉委婉的哨声。表示今天继续玩昨天的内容,这是他们的约定。

用拇指和中指合拢,放到嘴里,吹出高亢,婉转的哨声。表示今天,没有相好怎么耍,不出去了。

用一个手指吹出高亢,响亮的哨声。表示今天有新节目,速度集合。因为曾洪能够用双手的8个手指吹出口哨,而其它人只能用两个手指。他感到非常骄傲,其它人也很佩服他。

曾洪顶着炎炎的烈日,跑到小竹林,用手指吹响了特有的口哨。

没有过多久,胖乎乎的付民杰就找了一个借口,就从家里消失了。

老年人都喜欢睡个午觉,小孩子都会悄悄的跑。其实,这根本没有办法管,总不可能让老人不睡觉吧。

不过,当付民杰看到已经站在一起的曾洪三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迎接他的是三根竖起的中指。

曾洪骂道:“付胖,**的,就不能快一点啊!每次都是你最后一个到,螺丝儿都比你快。”

“红娃儿,你奶奶的说撒子。老子又不是故意的。”付民杰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付胖,你娃儿操涨了。在老子面前冲老子,是不是想挨捶了。”曾洪一向嚣张惯了,怎么能够容忍有人在他面前犟嘴。

付民杰也是个脑壳发卡的家伙。

如果付民杰敢动手的话,曾洪三个是兄弟肯定要帮忙。他这样被打了不知道好多会,却始终不长记性。

还好曾四开始插嘴了,不然说不定又是一顿暴打。

“红娃儿,闹个锤子哦。天天一起耍的,脾气不要那么大。”

“就是,说那些搞锤子。今天好热,等哈而咋子耍。”曾五附和道。

曾洪虽然脾气火爆,但是也不好和三人闹过分了,吵几哈就过去了。现在的小孩都是这样,冒起火来,直接开打,甚至动刀。但是过去没有几分钟,就烟消云散。

曾洪说:“天气热,正好去洗冷水澡,还可以摸点盘海(螃蟹)。”

“洗冷水澡到没得啥子,就是不能去当门(方言:指对着房子的地方)的河沟。”曾四说。

付民杰说:“为啥子,近点好!”

“竹竿儿,说得对。去当门洗冷水澡,被我妈看到了,又要着打。”曾五说。

“老幺说得对,我觉得去水库不错。又安静,水又深。”曾四说。

曾洪说:“你们怕个锤子。哪儿洗冷水澡都一样,老子才不害怕呢!”

曾五说:“红娃儿,那个敢跟你比。要是我妈晓得了,要被打惨。就去水库,只有余老头和包水库的俩个人。”

“就是,好像包水库的那个人很少出来。那些人认都认不到我们,哪个会管我们哦。”

其实,大家都晓得洗冷水澡会挨骂,但是小孩就要去洗。

老师说,家长劝都没有一点效果。再加上家长也没有太重视,只是提一两次,很少严厉得惩罚。

就算这样,孩子还是往偏僻的地方跑。因为那样的话,大人发现的机率会很小。当然这样的结果,就是出了事被救起来的机会也小了。

别看平时交往还可以。一旦洗冷水澡出了事,这些小孩都会隐瞒洗冷水澡的事情。

华夏每年溺水死亡的人不在少数,却没有人重视。

一出了事故,又要这个负责,那个负责。其实,父母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种监护人才该负责。

曾洪带着村里的几个学生,就悄悄的进入红云水库。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