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45章 淹死怪谁

第四十五章 淹死怪谁

现在这个社会,许多事情都说不清楚。

就拿怎么教育小孩不洗冷水澡的事情来说。许多人会想:小孩子玩个水,洗个冷水澡有什么稀奇的。小时候那个没有到河里,偷偷的游个几圈。

洗冷水澡不是什么大事,也不算做坏事。家长和社会上的人都认为,没有必要那么严厉。但是每年淹死的娃儿有那么多,家长难免也有些担心。

究竟要不要禁止小孩下水洗冷水澡,就是一个麻烦事了。

禁止的话。

有人又要责怪家长,说孩子玩水是天性,不应该压制他们。当然,这些论调,都是媒体和某些所谓专家的观点。他们的看法是孩子不会有错的,对孩子只能教育,不能惩罚。

不禁止的话。

孩子的安全怎么办?出了事那个负责。有些媒体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经常说,大人要照顾好孩子,不能让小孩单独的处于危险环境。

他们是不知道百姓的疾苦啊!

每天上班累得半死,才能勉强的养家糊口的屁民。那个有时间,专门去照顾小孩了,一家老小吃什么?

还有能够威胁到小孩生命的东西太多了。

城市里的窨井盖、各类车辆、开着的门窗、电线的插头。农村里的狗、路边的陡坡,星罗棋布的池塘。那个不是要命的东西,你防的了吗?更何况还有吃果冻、樱桃造成气管堵塞的事情,是防得了的吗?

曹方卓认为教育不重要,重要的是运气。

多少人都是这么过的,别人家的孩子就能欢蹦乱跳,你家的却出现意外。这怎么说,只能说运气霉。但是现在的人,可不是这么认为的。我的儿子在你那儿出事了,就该你负责。

丫丫的,你儿子跑到别人家去调皮,是被邀请的吗?

最过分的是一些小偷去偷东西出了事情,还怪失主没有怎么怎么做。曹方卓真想对哪些判失主赚钱的法官,说:‘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也去光顾一番。那个抓我都要小心点,我出了事情,你负有全责。’

曹方卓不知道自己运气霉不霉,所以就见到小孩在水库游戏,就打算直接撵走。不然小屁孩淹死了,自己就麻烦了,尤其是付家坝这样刁民众多的地方。

于是他就在岛上喊道:“你们几个洗冷水澡的,赶紧回去。不然,把你们的衣裳给抱走了。”

“嘁!你算老几啊!老子要在这儿洗,关你屁事儿。”曾洪嚷道。

这么嚣张的小屁孩,那个垃圾专家来教育一下啥。

曾五说:“我们还是走吧!要是把裤儿抱起跑了,打个光洞洞很丢人的。”(光洞洞,当地方言:是指没穿东西在身上的意思。)

“老幺说得对,我们跑吧!”曾四说道。

他们两个比较老实,家里管得也比较严。惹出事来,都要自己受苦。

付杰民没有说话,还在那里玩他的水。这个家伙不和别人犟嘴,就是有时候显得哈市。(哈市,就是指个别时候,脑袋不正常。)

“你们几个怕锤子啊!我们有没有做什么坏事?他凭什么收我们的衣裳。”曾洪说道。

曹方卓一看这个动静,心说:好嘛!我说了半天,你们根本不理我。老子不吓唬吓唬你们几个小屁孩儿,你们不知道好歹。

当他划着橡皮艇,赶到岸边的时候。曾四和曾五已经跑到岸上,把衣服穿起了;付杰民也开始朝岸上游;曾洪凶狠狠的盯着他,没有一丝上岸的意思。

曹方卓看着嚣张的几个人,说:“都起来,今天把你们一个个的送去见家长。”

“你个**!老子就不上去,你把我毛咬了。”曾洪大声的骂道。

付民杰脑袋短路了,穿上了衣服后。在哪里喊道:“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曾四和曾五低着头不敢看曹方卓,一看就是怕事的。

曹方卓盯着最后,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股凶悍的气势笼罩着曾洪。

曾洪还想骂人,却觉得后背发凉,最后没有出声。曹方卓也没有欺负他的意思,只是不想曾洪肆无忌惮的骂人。

心里想:这个黄毛就是一个滚刀肉,老子还没有做什么,就骂骂咧咧的。以后长大了,被弄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真他妈的不知天高地厚,非要挨上一顿打才知道改。人不大一点,脾气到不小。

这个胖子更扯,整个一根筋,脑袋有点发卡。没有和他较劲,他就能自己发疯。

曹方卓对曾四和曾五说:“回去把这两个人家长马上来,不然我把这两个他们脚杆打断,丢在水库里喂鱼。”

说完,不理会匆匆离开的俩人,然后回头对曾洪说:“你就在水里待着。老子看你,能不能在里面过夜。”

曾洪眼露凶光,一双小拳头捏的紧紧的,好像要跟曹方卓干一架的打算。不过,曹方卓刚来的时候,给他的心理压力太大了。让他敢怒而不敢言,如果他动手了,曹方卓才不管你成年了没有,一样胖揍。

没多久付玉华和曾三江就来了。

付民杰的家长没有来,但是付玉华是他的二爷爷。曾四和曾五也跟在后面。

付玉华老远的就说:“小曹,怎么回事?红娃儿他们是不是惹了什么事儿。”

“老付!这里面不会有你的孙子吧!”

“瞎说啥呢!这个胖小子是我叔伯兄弟(堂兄弟)的孙子,我也可以做主。曾老六是红娃儿他爷爷,红娃儿的事他做得到主。这俩个带信的也是他的叔伯兄弟的孙子。小家伙些惹什么事儿了?让你这么样的吓唬他们。”

“他们几个偷偷的在水库里洗冷水澡。这个家伙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着就指着曾洪说。

曾三江说:“你说话好心点要不得啊!老子是怎么教你的。”

“你打死我塞!你除了打,还会做啥子。”曾洪嚷道。

“小曹,你搞啥子东西哦!洗个冷水澡有什么稀奇的,我还以为是啥子大事呢!”付玉华说。

“你听话点要不得啊!不晓得你要咋子。”曾三江对着水里的曾洪念叨。

结果曾洪不买帐,还在继续犟嘴。曹方卓还没有说什么,爷孙俩倒先吵起来了。

曹方卓才不管他们的事。

家长教得好的话,就不会这么霸道了。才几岁就要翻天了,长大还得了。他只想把事情说清楚,把话带到就行了。

“老付,老曾。喊你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话说清楚。水库是我承包的,这些小娃儿本来不应该随便进来的。他们进来洗冷水澡,我有权力干涉没得?”

“啥子意思!”曾三江和付玉华异口同声的问道。

他们不会认为,曹方卓因为几个小娃儿进了水库,要收钱。但是,曹方卓问小娃儿有没有资格进水库,曹方卓可不可以管是什么意思呢!

“你们怎么没有点安全意识哦!我是说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曹方卓一看这俩个老头子,都没有想到小孩的安全问题,忍不住牢骚了几句。

“呸、呸、呸!说什么呢!我们付家坝不会出现意外,运气好得很。”

“就是、就是。怎么尽说丧气话呢!”曾三江连忙附和。

曹方卓说:“你们不看电视吗?那年没有意外溺亡的事故。先说好,出了事别找我的麻烦。”

几个小孩走了,没有道歉,也没有保证以后不在进水库洗冷水澡。

曾三江只有偶尔和曹方卓说说话,多数时间在和曾洪吵架,样子好像很严厉。曹方卓却能一眼看出,曾三江溺爱心理严重。

加之付玉华和曾三江,根本没把洗冷水澡,当个事儿来看。他们小时候那个不洗冷水澡,现在不一样好好的。

曹方卓又有什么话好说。

曹方卓这个家伙很懒,一个月都难得打一次电话回家。

亲戚朋友都知道他的性格,所以也很少骚扰他。因此,他的电话完全就是一个摆设。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起,确实有些突然。

拉起手机,曹方卓慢悠悠地问道:“请问你找谁?”

一句废话就出口了,找谁?当然找你了,不然打电话给你干吗?

“曹叔叔,我是付雪娟啊!今天有个同学到这里玩,想到你的水库耍一会儿。”

“哦!是你啊!没问题,我马上划出出来接你们。”曹方卓说道。

放了假,到处跑是学生的习惯,当初自己也是这个样的。不过,这岛上还真没什么玩的,除了四个鹅舍之外,就只有几间房,一片草。

他不知道,吸引小女孩的。

曹方卓这个宅男,没有什么大的追求。在玉泉这个强大敌人的压力下,按部就班的修炼着。

可是租下水库后,并没有什么事情,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鱼已经不需要他喂饲料和草料了。鹅粪和灵气让水库的生态系统,圆满的运转起来了。鲤鱼、鲢鱼、鲫鱼都可以食用鹅粪,草药也能消化雏鹅们没有吃掉的牧草。

每天曹方卓就只需要喂几次鹅,顺便冲洗一下鹅舍,就行了。

四小被灵气洗礼之后,能够依靠灵气生存。而且这些家伙跟他们主人一样懒,除了每天和曹方卓一起进餐之外,就待在聚灵阵中心的窝里。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睡觉有时长有时短。反正精神不好了就睡,精神不错就修炼,或做其它的事情。曹方卓的生物钟,早就乱得不成样子了。

但是每一天的时间,总有那么十多个小时是无事可做。让他修炼的话,精神又承受不住。因此,前不久曹方卓就找人,的宽带。

他也就听听音乐、看看小说消遣一下,打打游戏。让他看电视、电影他还没有那个耐心,而且电视的情节真的雷人啊。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