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57章 父母到来

第五十七章 父母到来

早晨,整个小岛被雾气笼罩着,四周都是一片白茫茫的。

屋子四周枯黄的杂草或杂物上,全是雪白的寒霜。把小岛染成黑白相间,即使加上斑驳的绿色和褐色,还是给人一种萧条的感觉。牧草和蔬菜的叶子上,都覆盖着一层透明的薄冰,晶莹剔透,绿色菜叶的色泽也黯淡不少。

水库上雾气的形状变幻莫测,跟电视里描绘的仙境一模一样,曹方卓一下就想起孙大圣到天宫见玉帝那副场景。

小岛若是建成宫殿、修起亭阁,不是跟那个场景相同了么。自己再施展一点法术,用摄像机录下来。如果一传到网上,一定把网友们的钛合金眼刺瞎。

冰凉的空气,让每个深处其中的人,不由自主的打上几个激灵。这样一来,人也好像清醒不少,更加精神抖擞。

聚灵阵的作用让空气更加清新,曹方卓都有种,不得不长啸一声的感觉。

今天的天气就很冷了。

找了块空地,把全身的法力当初真气使用,打了一套虎虎生威的少林拳。发泄完的曹方卓,觉得神清气爽,心里也舒服多了。

曹方卓随即换上羽绒服,把自己打扮得跟普通人一样。虽然他穿上衬衣都不会觉得冷,但是让他的父母看到穿成那样,一定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去。有些时候,随大众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曹方卓估计现在的能见度,也就只有20来米。这个天气上高速坐车,简直就是自己去找麻烦。

偏偏曹方卓的父母,就是预订了今天的车票。

现在是春运期间,各大汽车站都疯狂涨价,却依然阻止不了人们的出行热情。所以,进出川省的车票都有提前一两天预订。

曹方卓把戒指里的东西整理了一遍,应该拿出来的东西都放在储物间里。尤其是客房的摆设要布置好,父母难得来一趟,自己不尽心照料真的说不过去。

曹方卓其实也很无奈。

现在这个地区是偏远的地方,用一般电器还好一点。

电炒锅耗电量大,岛上的电力已经有些供应不上了。空调更是不可能安装了,那个东西的耗电量,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还好滇南省的气温,不比川省低,不然这个冬天,曹天友两口子,还真的不好过。

父母的年龄也不小了,这里的天气,不知道她们能不能适应。

要知道川省的气温,要比同纬度的其他省份高上好几度。常年生活在哪里的父母,初来乍到很容易患上呼吸道疾病。这些事情,都让曹方卓担心不已。

把家里收拾一番,曹方卓就划着橡皮艇出去,等父母的到来。

到了熟悉的堤坝,早已物是人非了,余政也被儿子接到城里去过年了。他每年都要就去他儿子那里,呆上那么一个来月。毕竟春节是华夏最重要的节日嘛,余政这个年龄的人似乎是最在意的。

还好因为曹方卓蔬菜的销售,政府把郁关镇到红云水库的道路进行了硬化。所有的泥坑都用大石头填起来,路面也都是用的碎石块铺了一层。

这样的乡村小道若是修建水泥路的话,是要被人腹诽的。就连这样的路,都引起其他村镇的不平。有句话叫,不患贫,而患不均。这话已经完美的表达了,多数华夏人的心理。

现在公共汽车能够来到红云水库,付家坝的人到县城赶集的人也有大幅度增加。

一辆破旧的客车,从远处的山凹中,进入曹方卓的视野。

漆黑的橡胶大包,至少有半米高,长四米以上。下面的车窗玻璃也是东缺一块,西少一块,怎么看都是废品站的东西。整个车子外面都是油漆脱落的痕迹,车体更是伤痕累累。

这种车子早就2003年左右,就退出了历史舞台。

可是在这偏僻的地方,交通警察什么的,也一样绝迹了。所以它还能堂而皇之的行驶在公路上,充当马路杀手。

曹天友在县城的时候,就打了曹方卓的电话,说他们已经上车了。

不用说也能肯定,这就是搭载着曹方卓的父母的那一辆车。县城到红云水库的车,一天也只有两趟。上午和下午各一次。

今天不赶集,所以这一趟车没有多少人,大概就有七八个人。

难怪都用这种报废车,来跑这一条线路。每天乘客就只有那么几个,车票又只有一元钱。跑这一段路的司机,没有那个能赚到钱。要不是政府强行安排,没有人会跑这条路。

年关将至,外出务工人员回来不少。

这些找钱或没有找到钱的人,经常坐车去看望一年都没见过的朋友,联络下感情。

当然,生活不如意的人,就会调戏下妇女,欺负下学生。这也是年前社会治安恶化的一个原因。

看到头发苍白,精神抖擞,衣着整洁的特殊形象。跟其他追求时髦的年轻泾渭分明,曹方卓一样就找到了父母的位置。

“妈、老汉儿,东西放着,我来拿。”曹方卓说道。

曹天友说:“老子还没有那么娇气,几件衣裳都要让人帮忙。”

“就是!二娃,没得人要你帮忙。”龚秀也说道。

“给我吧!你们坐了几天的车,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曹方卓把曹天友手里的包拿了过来,扛在肩上,大步的朝橡皮艇走去。

曹天友两口子也没辩解,他们的确累了。

从川省出发到这里,他们都没有睡个安稳觉。再说了,他们就带几件衣服,没有买别的东西。儿子提东西也累不着,自己俩人也享受一下儿子伺候的待遇。

一同下车的人都在那里嘀咕。

“这是那家的,怎么这么陌生。去年回来的时候,都没有见过。”

“是不是三叔说的那个包水库的人噢,一家人都不像农村人。”

……

这些人没见过曹方卓很正常,毕竟曹方卓是今年夏天才来的。曹方卓当然也不会认识他们的,加之外出打工的人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有了往日的纯朴,所以曹方卓也不大和他们交往。

可以说,曹方卓和他们是素不相识,自然就不会打招呼了。

坐上橡皮艇,看到雾气散去后,清澈的碧波。

龚秀高兴的说:“二娃,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吗?以后,没得事就到你这儿来耍。”

“好啊!这里空气清新,鱼也是现成的。蔬菜也有不少,还可以逮鹅来杀。绝对不比城里差。”

曹天友说:“吹得再凶,有个屁用。你这样子,一辈子都不要想找到婆娘。”

“妈,你马上就要退休了,干脆就到这儿来住算了。”曹方卓不愿意接父亲的话茬,连忙转变话题。

“二娃,你也老大不小的咯。看到合适的女人就把婚结了,这样拖起也不是办法。”曹天友却没有改变话题的想法。

“就是,二娃你要抓紧哦。你这儿我是来不成的,你老汉儿退休还有好几年。我走了,他咋子干。”龚秀说。

曹方卓就想,人不结婚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父母的不知道为什么急得很。要知道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死寂的围城。他不想让自己成为这样的活死人。

曹方卓再次使出‘乾坤大挪移’,对曹天友和龚秀说:“妈,老汉儿,你们不知道,我这儿的蔬菜和鱼都有人专门来收购。今天,又找了几千块钱,厉害吧!”

“不错吗?他们好久来收一次。”曹天友被曹方卓的烟雾弹击中。终于跟着曹方卓的话题跑了,看来钱的重要性,曹天友很有体会。

“每天都要来收一次。想不到吧!”曹方卓得瑟的说道。

龚秀说:“是不是真的哦,那个地方生意那么好。”

“不晓得!反正那个妹子(本地方言:对年青女性的一种称呼。)还主动涨价了。”

说实话,曹方卓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蔬菜,在温馨会所的销售有多么火爆。也不知道聚灵阵的效果那么显著,不然早就给父母和姐姐送去了。毕竟家人的健康,比钱财之类的身外之物重要。

龚秀听到曹方卓的话,眼睛眉毛都要笑到一起了。

要知道现在买东西主动涨价的事,没有那个老板会干。这个妹子这样做一定有什么想法。所以,她立刻展开了对曹方卓的问询,“哦,那个妹子不会是看上了你吧!”

曹天友不算理智,他说道:“应该是二娃的蔬菜质量不错。人家一个城里的妹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喜欢他一个土老坎。(对农民的鄙视说法,曹天友一样不满意儿子当农民,才会这么说。)”

“管他什么原因,反正能来钱就行。这个生意做起来,今年的收入可不少。租水库的钱基本都回本了。”

“啥子!这么多。你卖了好多鱼哦。”曹天友两口子异口同声的说。

曹方卓有在父母前显摆的迹象。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找了多少钱,而是为了让父母放心他在这里落户。所以对于自己的发展也是实话实说。

“真的。现在我卖的鱼要比市场的贵一半,蔬菜更是几块钱一斤。”

龚秀说:“你这样子做,会不会有人告诉哄抬物价哦。”

“应该不会,毕竟我们是签了合同的。”曹方卓不确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