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58章 年终岁尾

第五十八章 年终岁尾

曹方卓早早的就起友上传)

今天是除夕,要做的事,可不少。

农村过年不比城里。

人虽然要过年过节,但是家禽和家畜不会管这些。它们会同往常一样要吃要喝的,必须要主人细心的照料。

现在曹方卓要管理的动物还真不少。

鹅是主要喂养的家禽,因为冬天的青饲料很少,所以要加大谷物的投放量。

其实,因为聚灵阵的原因,牧草长得很好,完全能满足白鹅的需要。

曹方卓只是担心,这个气温让白鹅吃冰冷的牧草,对它们生长发育不好。中午以前都是喂粮,下午天气暖和了,才加入青饲料。

父母到来以后,曹方卓都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直接动用功夫做农活。关于他修真的事情,必须要守口如瓶。

若是外人知道了他的做法,也许会说他冷血,连父母都不说。

曹方卓这样也是无奈之举,一般的老年人,没事就爱在外面瞎咧咧。那怕许多不该让别人知道了事情,他们也会到处乱讲。

这也是人们常说老小孩的原因。他们就像小孩一样,容易和你斗气,有时候还要撒娇卖萌。不过他们好像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尤其麻烦的是,他们的嘴经常会说过不停。

常见婆媳关系不好的原因,其中就有这一因素。

老婆婆(当地的方言,对丈夫的母亲的叫法,但多数还是叫妈。)经常在街上遇到熟人,就摆自己的儿子怎么怎么样?自己的媳妇怎么怎么样?

当然这些内容多半都是讲的缺点,甚至有些人无中生有的猜测。

儿媳妇当然就不满了,这样就造成婆媳之间的恩怨逐渐加深。

至于女婿和老丈人也会有矛盾,但是他们要么直接打起来,要么就大肚的原谅对方。

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好像就要和谐多了。具体是什么原因,曹方卓不明白,但是他冷眼旁观这么多年。

他可以肯定的说老年人的嘴,是最不牢实的。一个是他们爱到处讲,另一个原因是别人稍微引诱一下,他们就露馅了。

曹方卓估计自己已经进入了,里的结丹期,可能不久就能进入金丹期。

不过,和老牌的昆仑派比起来了,那简直连做挡车的螳臂,他都没有那个资格。保护自己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能泄露,自己是修真者这一身份。

这样一来,每天的工作,他就只能一步步手动了。

龚秀和曹天友这些日子,每天没事就在岛上四处逛逛。有时还要驾着小船,到水库里划上几圈。

老两口也经常大声的争吵,无非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争上几句就完了,也不需要曹方卓去劝。

但是他们都觉得水库的环境很好,曹方卓选择在这里养鱼的事,做得还可以。他们不是因为曹方卓养鱼找了多少钱,而是觉得在这种地方,能够让曹方卓放开心事,活得舒心,无病无痛。

由于父母经常神出鬼没的,曹方卓又不喜欢用神识监视父母,所以连喂四小都是正儿八经的。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这几个傲娇的小家伙。

小黄已经取代了虎仔坐上了老大的宝座,但在灵动的同时,也发扬了它们种族的优势——忠诚。

当然,其他三个也不傻,自然有样学样。特别是当曹方卓给它们介绍了曹天友和龚秀后,都亲腻的用头在曹天友两口子的裤腿上擦了几下。

对于已经长得和成年狗差不多的老虎和豹子,曹天友老两口也有些担心。

一个是怕它们野性未驯,突然伤人。另外就是现在国家重视野生动物保护,万一有人找麻烦,就有点说不清了。

曹方卓只能说,小时候不知道它们是猛兽。等它们长大以后,又因为他照顾惯了。这几个家伙,没有在野外养活自己的本事。最重要的是它们不走,曹方卓也不敢撵啊!万一它们真的发狂,就没有办法了。

曹天友老两口也认同这种说法。

他们还告诉曹方卓,不能用强。它们不走,就每天按时供应食物,避免受到伤害,反正也不缺那几个钱。万一有人要来执法,让执法的人自己动手。

曹天友他们本来在睡眠方面表现不好,经常半夜就醒了。醒了就再也睡不着,白天做事儿又经常打瞌睡。

但自从到了红云水库以后,每天都能睡上六七个小时。更加特殊的是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半夜基本上不会惊醒。

曹方卓知道后,告诉他们说,这是因为他们心情舒畅,没有烦恼造成的。

心里却清楚,聚灵阵对老年人,延缓衰老有巨大的作用,对身体各个器官都有修复作用。这样一来睡眠自然就好,又使得身体更加健康。

以后,每年都要接父母来红云水库,让他们多耍一段时间。

实际上,这个想法是行不通的。

曹天友每年的假期并不充分,这种坐车都要两天的旅途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加之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两位老人还不如在城里开心。

要不是因为儿子回不了老家,他们才不会来呢!

曹方卓把鹅舍里的都喂好了,当然也不会忘掉给四个小家伙准备牛奶。说它们小,其实是从年龄来看的。它们的身形可一点都不小,加之它们的智慧,不是其他动物能比的。

作为把它们当儿子看的曹方卓来说,今天过节,必须把它们也带回去一起过。

四小虽然没有听明白,曹方卓说的那个节日是什么意思。却理解到曹方卓的意思,希望它们到屋里去吃午饭。就算它们再喜欢待在聚灵阵的中心,也不忍拒绝曹方卓这个主人的请求。

早上起来的时候,并没有起雾,太阳却一样出来了。

看来这个雾气和太阳并没有必然关系,当然也有可能是云层遮住了太阳,因为空气流动太阳又露出来了。

曹方卓把杂事做完,就已经九点了。

曹天友也早就起来了,开始在菜地边上散起步来。

龚秀也忙开了。

曹方卓昨天也去了一次县城,买了些凉菜、猪肉、羊肉。至于蔬菜和鱼当然要用自己的,至于鸡就免了,用鹅代替了。

凉菜并不卫生,但却是请客必备的。

曹方卓买的多数是卤菜,龚秀说必须放到锅里去蒸一下。一个是能把菜整得更熟,另外一个功能就是杀菌消毒。

以前农村每个队,都会有那么一两家杀猪。附近的乡亲们,也都会去买点肉来过年。

现在因为各种条件的变化,农村养猪几乎绝迹了。反倒是城里大规模养猪的不少,这些猪场一养就是上百头。

所以曹方卓买肉,都还得跑县城一趟,买到的肉究竟有没有问题就说不清楚了。要知道现在的黑心商贩太多了,而且一个个的傲得很。

农村和城里过年的菜肴,倒是差不多。

过年川省多半会做酥肉、原子。炒菜也会准备一两个,至于炒什么那就很随便了。不过,曹方卓他们家每年都要炒一份回锅肉,这从曹方卓那胖乎乎的身材就能看得出来。

凉菜一般都会有卤牛肉、麻辣兔、利子(当地方言,是指一种猪舌头做成的凉菜。)等等。

现在到了滇南省,曹方卓他们也没有改变这个习惯。

把凉菜放到锅去蒸的时候,龚秀也开始炸酥肉了。

酥肉就是把排骨或肉块砍成大小不一的小块,加入豆粉然后用油炸个七成熟。

曹天友就在一边用两把菜刀宰原子。

原子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跟香港的‘丸子’是同宗的。这两道菜都是用刀把肉剁成肉糜,然后加工而成。

原子必须有一定厚度,通常就是三厘米左右。这时它的外形,看起来就是一张大饼。用打散的鸡蛋在肉糜上面刷上一层。再放到锅蒸一会,有个十来分钟就行了。

其实,这时候的原子还是没有熟透的,把八成熟的大饼切成一厘米宽,三厘米厚,五厘米长度的方块,再放到锅时和酥肉一起煮段时间,就算大功告成。

曹方卓已经把鱼都整理好了,过年的时候,一家人都要忙,没有那个能偷懒。

他一样不喜欢这种节日,弄那么多菜做什么?一天整一个菜多好,每天都能吃到新鲜菜,还不会有剩余的冷菜。重要的每天吃的菜,花样不同能增加食欲。

人少做起来事儿来,速度就是慢上不少。

曹方卓三人从早上开始整,到12点钟才把菜全部弄好。三道凉菜、两道炒菜、另外还烧了两个菜,煮了一个汤。其实,真的算起来是9个菜。原子和酥肉都放在汤里了,这本来是蒸菜的,却被老百姓改良了。

其他的人家过年饭,可能要快上不少。

不然付家坝的人,怎么会现在就开始放鞭炮了。

曹方卓他们家,一直以来就没有在过年放鞭炮的习惯。就连曹方卓小的时候,曹天友也没有给他买过一次鞭炮来放。

12点正的时候,他们一家也把菜都端上桌子,把红酒、饮料、白酒都准备好了。

曹方卓继续无耻的喝饮料。

那怕多年来,因此被人戏称为假男人,也不知道悔改。

红酒是给龚秀准备,做为教师的她,每年还是会因为应酬喝些酒。

曹天友必须是白酒,那怕他知道儿子不能喝酒,甚至闻不得白酒的味道。

就跟曹方卓一个朋友,打牌的时候烟瘾来了。直接钻桌子下面去找烟屁股,然后拼命的吸上一口。本来一个帅气小伙的形象,瞬间转化成传说中的乞丐哥。

这是为什么呢?一个字“瘾”!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