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59章 除夕打牌

第五十九章 除夕打牌

曹方卓倒上饮料,开始敬父母的酒,不对,应该说是敬饮料。说着祝福的话语,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正喝着呢!

曹天友的电话,滴滴的响了起来。

“喂,大娃儿啊!”曹天友接起电话,一听是女儿的声音,立刻大声的问道。

随后他仔细的听着电话,脸上充满了幸福的表情。不用说就是曹方卓的姐姐,在电话里送上祝福,让老人感到满足。

养了儿女一场,逢年过节的能听到一声问候,当父母的也算心满意足了。

带着笑意的曹天友,对着电话又说了起来:“是!是!是!我在你们幺弟哪儿。好!你也过个闹热年哦。”

看来,曹方卓的姐姐在电话那头,问起了这边过年的情况。

曹方卓不得不感叹,姐姐的人际交往手段比自己好。那像他这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人际交往淡漠。

曹天友把电话挂了,对龚秀说:“大娃说,祝你身体健康,万跟她视频聊天。”

曹方卓在一边,暗暗的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别看姐姐都都快做奶奶的人了,在父母嘴里依旧是‘大娃儿’。让人情何以堪,难道就不能叫全名吗?

其实,不论城市还是农村都一样。

有些人注重称呼,他们对亲人朋友用的称谓,都让人无法找到破绽。但是无论农村还是城市都有另外一种可能,有些人他们不在乎称呼,经常喊小名,甚至是外号。

曹方卓记得有一次,在付家坝的听到一个当妹妹的叫她哥哥为‘付大娃儿’的。既不喊哥,也不叫名字,真是有点奇怪。

曹方卓正在那里想呢,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脚上擦了一下。

低头一看,小黄用可惜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四个小家伙都在午饭前回来了,曹方卓也给它们准备了四碗大米饭。

其中虎仔、小花、小黄能啃骨头,就放了排骨和鹅骨头给当菜,当然也有其他的一些肉食。他不知道小飞能不能吃骨头,所以就只有放的肉食。

现在低头一看,四个小家伙都已经把东西吃完了。因为菜有盐味,所以它们吃得很开心,自然就想要再来一点。

曹方卓又给它们加了量。心想:这才是它们原来的食量嘛!以前每天一点点牛奶就搞定的现象,跟修身养性的老道士差不多。那里配得上,飞禽猛兽的称呼。

一家三口吃得很高兴。不,应该称为一家七口才对。

四小吃完了,在曹方卓三人的腿上一一蹭过,仿佛是向他们做再见。然后,就跑出去了。应该是跑回去修炼了吧!曹方卓猜想到。

吃完饭,挺着肚子,跟父母一起把桌子收拾好。

虽然吃得有些饱,但是还没有到他的极限。坐在桌子的边上,一家人就摆起了龙门阵。老两口对于四个小东西今天的行为,感到很满意,言语中不断的夸赞着。说它们通灵性,而且不调皮捣蛋的。

川省人最大的爱好,非麻将莫属。

打麻将是他们的最爱,而且基本上都会赌上点钱。关于打牌这个事儿,川省的人一向被其他省的瞧不起。

川省人和其他的省份不同,打麻将不分场合。

其他省份只有高兴的时候,才打上几圈,以示庆祝。

川省的不光在结婚和寿宴上打牌,就连老人去世了,后辈依然聚在一起打牌。甚至于,平时你到处看看,不管大街还是小巷,到处都是人在打麻将。

禁赌要在川省搞起来,真的很难。

警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抓起来吧!但是在川省要找到,一个不打牌的人,真的不容易。

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变样了,人们在交往之中,除了一起打牌之外,就不知道怎么相处了。

曹方卓对此感慨最多。

他见到昔日的朋友异常兴奋,可是几句话过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朋友们的生活经历不同,感兴趣的话题不一样,摆龙门阵是行不通的。现在的电视剧又雷剧不断,看电视也不行。因此,就造成了曹方卓看到的现象。朋友们在一起,要么去外面喝酒,要么一起打牌。

也有一些年青人爱去吼上几曲,跳跳舞。

但曹方卓对于那些地方,是敬而远之。歌厅、舞厅是什么人汇聚的地方,大家心里都有数。只要你选择了那里,就要负责人身财产安全,出了事也只能怪自己。

看到父母都显得无聊,曹方卓提出打麻将。

麻将的历史也是很久远的,同其他流传下来的文化不同。麻将总被人们用在歧途之上。

麻将发展到今天,其实,也是紧跟时代潮流的。

现在的快节奏,也让麻将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别的地方曹方卓不清楚,他是不怎么出门的宅男。但是川省的麻将演化,他却很清楚。

最早接触麻将是外公在世的时候。

那时的麻将还是竹板做的,有筒条万三放牌,并且加入春夏秋冬、梅兰竹菊、中发白、东南西北都花色牌。规则是什么,曹方卓也不清楚,毕竟那个时候他才几岁。

上学后,他在街看到人们打的牌又变化了。只有筒条万三种,基本都是塑料制品,规则也简单多了。

等他们开始玩牌的时候,麻将就只有剩下筒、条两种牌了,打起来更加简单明了。一共只有72张牌,当然这也是川省最流行的打法。

现在还有一种新的打法,应该是为赌博准备的。那就是所谓的血战,一人只有拿七张牌,和了牌的的就坐在一边等着收钱,没和的几个人继续战斗,直到只剩一个人或牌全部摸完为止。

曹方卓他们是为了消磨时间,当然选择72张牌的最流行打法。

麻将、扑克等物品,曹方卓都已经准备好了。

他戒指里的娱乐工具不少,什么象棋、围棋、篮球、羽毛球、乒乓球都有。不过这个年代,能静下心和他一齐下棋、打篮球的人,简直少得可怜。

扑克牌的打法最多,但川省的人最喜欢斗地主。这种简单的打法,也很流行,尤其是在年青人中间。不过,女性很少玩这种牌,加之打牌的时候,要花费许多时间去计算,曹方卓把它排除在外。

其实,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曹天友两口子都不会玩差斗地主。

三人把战场摆好。

选定方向,正式开战,真的是上阵父子兵啊。曹方卓的运气不错,手里的牌就差一张,就有叫(一种麻将术语,指来一张合适的牌就能和牌的状态)了。

曹方卓坐在龚秀下手位置,而这盘开头的是曹天友。

不知道是牌好,还是选择方式太多了。

曹天友,这张牌抓起来看看,那张提一提,好象很难选择的模样。打麻将是没有时间的限制的,所以别人不出牌,下家就没有办法继续。

磨蹭了半天,曹天友打了一张二筒出来。

龚秀看了一眼,没有碰牌,就伸手摸牌,然后慢调丝理的把新拿那张放进自己的牌组里。又东瞅瞅西看看,到处找要放弃的牌。等她把牌打出去的时候,时间都快过去五分钟了。

曹方卓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年人打麻将的输赢不大了。

就这个速度,一个下午能打几盘。年青人都不愿意和老年人打牌,慢悠悠的进度,多数年青人都等不及吧?

曹方卓换起牌一看,好嘛!

自己已经有叫了,就坐等和牌。迅速的打出一张七条,曹方卓就开始等鱼上钩了。

有句俗话说得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曹方卓以为自己这一盘是赢定了,却没有想到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

三圈后,曹天友骄傲的宣布自己下叫了,五圈后龚秀也宣布有叫了。其实打牌这些话都不应该说的,只不过都是自己人,习惯了没事唠叨几句。

曹方卓却手手摸到无用的牌,真是让他无话可说。

而且明明有叫了的,曹天友和龚秀摸到任何的牌,都会在手里停个一两分钟再打。纯属浪费时间,曹方卓只能这样认为。他根本就忘了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浪费时间。

“五条!”龚秀终于把牌打出来了。打牌的时候,基本上每个人都会喊一声,自己打的牌,以免别人没有注意到。

“站住!”曹方卓刚准备伸手,下手的曹天友,大声的喊道。

看来老爸可能要和牌了,曹方卓想。

“杠!”曹天友的话,击破了曹方卓的猜想。原来还没有和牌,只是要杠牌而已。

曹天友开始丢骰子,出现一个6点。曹天友很快就从后面拿了牌,一看没有和,就打出去了。

“五筒!”

“别忙!”龚秀喊道。

她又仔细的看了一下牌,说道:“老头子,你读了幼儿园没有?你怎么拿的是第四张牌,你丢的是六点。”

“啊!”

曹方卓和父亲异口同声的惊呼。

这怎么会?刚才都没怎么注意,原来曹天友的牌居然拿错了。

曹天友嚣张的说:“我说怎么没有杠上开花呢,原来拿错了。”

“作梦吧!还想杠上开花。自己拿错了牌,就是和了也不能倒。”龚秀说道。

其实,这是打牌的规矩,类似的还有倒牌不和,也算花房子(麻将术语,指没有和牌,却自认为和牌了,要给其他两家开三番的钱)。

“凭什么?不就拿错了牌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曹天友说道。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