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60章 除夕之夜

第六十章 除夕之夜

曹天友把牌换过来,一看是张没用的二条,直接丢在桌子中间。并喊了一声:“二条。”

“哈哈!杠上炮,正宗喀二条(麻将术语,指手里的牌能出现一条和三条的空牌,刚好和二条组成一局牌,和牌后,钱加倍)。”

曹天友不乐意了,一把就掀掉了自己的牌。

他认为自己原来那张都没有放炮,这张牌就放炮了,肯定是龚秀故意整他的。于是大声的说:“不算,明明先我就不是摸的这张牌。是你强迫我拿的那张牌。”

其实,也没多少,整个牌算下来也就两番牌,一块钱的四倍,也就四块钱的事儿。

“不打就不打,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人。打牌都耍无赖。”龚秀说道。龚秀也不是善茬,当场就发飙了。

难怪说赌博不好。

有些人在牌桌上是不讲道理的,他们自己才是对的,其他的人都是无理取闹。因打牌而引起的打架事件,在每年都会发生不少起。

好好的一个春节就这样,弄得不欢而散。

无论曹方卓怎么劝,曹天友和龚秀都不退步。

唉!

曹方卓心想:你们究竟要让我这个做儿子的,怎么办好呢?

春节是喜庆的节日,一般国人都想在年初和年终里,都能开开心心。这也被称为从头高兴到尾,是人们的习惯。

曹方卓从来没有想到,只是因为四块钱的问题。自己家里就能在过年的时候,闹成这样。

丫的,四块钱也就是两瓶矿泉水的事儿,买面包都只能玩两小时。

这事儿给闹的,好像几万、几十万的损失一样。

尤其是父亲的作法,明明是自己拿错了牌,还要坚持自己是对的。脑袋里想的什么问题,就算你不给钱,不玩了,也不用生气啊。

曹方卓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头晕,倔脾气的父亲不妥协就算了。老妈就因为四块钱,居然跑到屋里大哭一场。

要命啊!

这个当儿子的,也不是没劝,就算是自己掏钱也可以啊。可是老妈却一定要父亲道歉,还要他给钱。

这是闹那一出啊,真是老而弥坚。

两个人都发脾气,曹方卓还真的无奈。要不是现在是过年,曹方卓就要向姐姐求援了。

也许有人认为,父母遇到不听话、不讲理的儿女,真的无计可施,一步步被儿女逼迫到生活的悬崖上。

现在曹方卓觉得,遇到蛮不讲理的父母,做儿女的更加无奈。他不由想起了那个记忆深处的初恋。

高中的他们从陌生到相识,再到后来的相亲相爱,历经了整整三年。当两人快乐的商量,如何告诉家长,得到他们的祝福后就结婚。可是见到女方家长后,才知道事情并不想像的那么简单。

女孩的母亲只有说了一句话,就让女孩含泪的离开了他。

曹方卓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但是女孩母亲的话,却让世间所有做子女的不能抗拒。

“你只要敢和他交往,我立马从楼上跳下去。”

这是什么心理下,才能说出的话。不管你多么有能耐,不管你家世再好,我都不听。摆明了,我就是耍无赖,你把我怎么样。

逼迫女儿做出选择,要么选择心爱的男人,看着母亲自杀。要么选择家庭,看着心爱的人伤心离去。

没错,世界上就有这么一些人,不讲道理,也不顾他人的感受。我就是无耻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当听到女孩最后在父母的逼迫下,嫁给一个暴发户时,曹方卓知道这是必须。

法律对于这样的人,都只能说无奈,何况她的女儿。不过,那怕女孩被暴发户逼死,做父母的都认为自己做得没错。只是女儿的命不好,所遇非人。

曹方卓只能把前两天准备好的电视打开,让父母去消遣时间。虽然他们一个都没出来看,但是曹方卓觉得自己心里能平静一点。

不管怎么劝都没有,还劝他们做什么,让他们自己慢慢的消消气吧!进入游戏里,曹方卓的号还是那个垃圾号。送刀狂人的杀伤力,谁都可以想到的。

但是今天他想pk一下。输赢无所谓了,就是专门去发泄心情。

“洛阳223,115有人找刺激,有愿意pk的人尽管来。过路的小心,本人开启无差别攻击。”连续三次世界信息传遍了游戏。

“操!送刀狂人上线,各位朋友赶快撤退。”

“甚么情况,狂哥,过年来找刺激??”

“真的?假的?不会有埋伏吧!”

游戏中都对曹方卓的id很熟悉,只要有个头顶着‘孤独三少’的出现,普通人都会选择离开。

杀人会红名,只要红名被杀了,都有严重的惩罚。最恐怖的是杀人的次数越多,被杀了损失越重。而且就算用华夏币消红名,都要费不少的钱。

一个不怕损失,不怕游戏公告的鄙视,多次主动送上门来让你杀的无耻之徒,哪个玩家愿意赔上自己的一切。

华夏币玩家倒无所谓。

他们认为垃圾就是垃圾,杀就杀了,难道他们还能反抗吗?

不过,他们也就偶尔抽风才会四处杀人,平时没有人愿意会乱杀的。也有人推测,是不是游戏公司故意找人到处砍玩家。这样,就可以让多数人,都花钱做装备,然后再来报仇。

职业玩家的目的是找钱,对于送刀狂人这种死缠烂打的人,也必须退让。

不然,你带小号练级,他就过来杀小号。虽然杀不死,但是也会浪费时间不是。你打boss的时候,他直接给帮倒忙,你也麻烦。

今天,这信息发布以后,大家都以为他要做任务,无关人员立刻撤退了。

半天过后,公屏上不断有人骂‘孤独三少’无故杀人。甚至有他已经红名的消息传来,大家才相信这是事实。

不过,却没有人去砍他。

只是纷纷猜想这家伙,不会发神经吧!难道,过年花钱做了极品装备,想要做华夏币玩家了。

正大家猜测的时候,游戏公告又来了,“作恶多端的‘孤独三少’被少侠‘西门催血’就地正法,江湖得以宁静。”

大家一看‘西门催血’的等级,10级的小号,怎么回事?

原来,曹方卓对周围玩家的疯狂屠杀引起不满。

别看他比较高,但是被几十个小号围攻,也只有趴窝的命。再加上,他本来就只顾砍人,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意思。很快就被一个幸运的小号杀了,并关进了监狱。

曹方卓可没有坐在监狱等出狱的闲情,这个号就放弃了。本来也是玩玩的垃圾号,东西什么没有。如果以后要玩,建个新号就是了。

但今天上线的玩家却沸腾了。

他们的,现在过年没有人管,玩得更加的人要比平时少许多,有些人还要陪家人,有的人要打牌。

今天,打架从不还手的送刀狂人‘孤独三少’尽然开了pk模式,这可是大新闻。

许多人都猜测感情受挫,被女友抛弃。也有些人说,‘孤独三少’心理变态,用自杀的方式庆祝春节。

不管怎么说,虽然他下了线,但关于他的讨论却持续了好几天。说穿了就是许多人闲得蛋痛,总喜欢找些事儿做。

曹方卓下线一看时间,过得真快,都要到下午6点了。

他在地图上到处找人砍都花了不少时间,别人找他再围殴也用了不少时间。虽然先前他发了坐标,但没有人去,所以后来他的坐标已经变了。

客厅里曹天友正看电视,看来气也消了。

曹方卓没有看到龚秀,他知道母亲生气的事情,不好办了。因为他母亲的气性更大,要生起气来,几天都不理人。

为了讨好父母,曹方卓主动的把饭菜热好,电视也调到中央台。每年的春晚是大戏,虽然曹方卓觉得它越办越差。

“妈,吃饭了。”曹方卓在外面对龚秀喊道。

然后,又提醒看电视的父亲吃饭了。等他把饭菜和酒水摆放好以后,龚秀依旧没出来。曹天友自顾自的倒起了白酒,一边喝一边吃菜。根本就没有曹方卓,更不在意龚秀是否出现了。

曹方卓也没有办法了。心说:你们都牛!我怎么劝都没用,怎么讨好都不起作用。算了,我也不管了,你们爱咋样就咋样吧!

四小都回来了,曹方卓把它们喜欢的东西都给放上,让它们自己吃。自己也开始默默的吃饭了。

曹方卓心里却有些害怕了。

要是四小那天也像小孩一样,发起脾气来,自己怎么办。要知道他们的杀害力可非同一般。难度要跟马戏团的人一样,对他们上提倡的那样保护动物,对四小放任自流。

曹天友喝了两杯酒之后,就开始酒话连篇了。

“二娃儿,你要抓紧找个媳妇啊!都三十多了,再不找个婆娘,就没机会了。”

“看看你这儿,啥子都没得。房子也像茅房,要让人家姑娘看到那个还嫁给你。”

“还有,你要多收拾一下自己。人家别个都是一身名牌,你娃儿就像一个土老砍。又不是没得钱,要舍得花。”

……

曹方卓一律以“恩”应付。

虽然曹天友说的话,都是为他曹方卓好,但是曹方卓却一点都不想那么办。

曹方卓对自己的衣食住行,都感到满意,不想改变。

衣服穿在身上舒服就行,名不名牌又何妨。房子住着也不错,没有必要搞那么多装饰。曹方卓人懒,对这些生活的追求也不高。

至于结婚,算了吧!

想想现在的女人,就感觉头痛。

父母关系还算可以吧!

现在隔三差五的闹一次,都还是那种不妥协的。曹方卓可没有那个精力去哄女孩,自己修炼的事还忙着呢。修仙之梦幻庄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