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61章 人生无奈

第六十一章 人生无奈

结婚,算了吧!

想想现在的女人,曹方卓就感觉头痛。

不是女人长得不漂亮,也不是她们不愿意结婚。

而且现在的女人,许多看重的是男方的钱和权利。结婚以后,许多女人都要把家里的经济大权掌握在自己手,男人的工资必须上交。

当丈夫的想用点钱,或丈夫的家人急需用钱,都得经过她批准。当然这种提议通过的可能性,不比老虎嘴上拔毛容易。

反过来,女方要做某件事,或者娘家的亲人要钱的时候,基本不通知一声,就直接把钱拿出去了。

难道结个婚,还要附带养活老婆全家,她娘家的人不能自力更生吗?

若是遇到初恋那种家庭,‘你必须怎么怎么样,不然我就死’,这种理论下,离婚就是必然的生的。

曹方卓不会忘记那个电视的内容。

一个丈母娘要女儿女婿给她买10万多的一个枕头。当然这个枕头是骗子吹得神乎其神的,丈母娘要求也简单。你想和我女儿过就买,不然就离婚。

曹方卓很想问这些老女人一句,你女儿镶了钻石吗?你让你女儿去找一个愿意为她无限付出的男人吧!不知道当今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这种白痴,想来应该有的。

结婚,曹方卓脑海中永远无法忘记,却觉得不可能实现的词语。

要是能出生在其他国家多好。听说某些国家的女人温柔又贤惠,至于是什么国家,宅男都懂的。找老婆当然只看对方漂亮与否,主要看她对你是不是真心。

今天在酒桌上,曹方卓终于体会了唐僧的威力,喋喋不休的唠叨,真是烦躁啊!

为什么喝了酒就这么多话呢。

唉!

全国怎么只禁烟不禁酒呢?曹方卓暗想,要是禁酒了多好。那样就可以吃个清静饭,不会有那么多人念唠了。

曹天友磨磨蹭蹭的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年夜饭吃好。曹方卓见母亲还没有出来,就自己去把碗洗了。

反正,怎么喊都不听,不吃饭也只能算了。等收拾好时,电视都直播早就开始了。现在的春节直播好像都是几十个小时,而不是只播春节联欢晚会。

“吱呀!”

客房的门开了,龚秀从里面出来,沉着脸冷冰冰的样子,自己去厨房热饭菜了。

曹方卓跟她打招呼,她也没有理会。

曹方卓看着父亲坐椅子上大声的说话,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在听。母亲又好像全世界人民都得罪了她一样。他也不自讨没趣,回屋里去上网了。

那个说的家有老,犹如得宝。

丫的,要都是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的感受,日子可难过了。

若是都像曹方卓家里的两位,会把儿女逼上绝路的。和得了老年痴呆症的人相比,他们都好不了哪儿去。

挂上企鹅号,打开春晚直播的视频,曹方卓也想轻松一下。

“嘀嘀嘀!”好友来信的提示音响起。

点开一开,是姐姐来的新年祝福。

曹方卓也了一些祝福语,表达自己的感。可是几分钟过后,他就现自己和姐姐没什么可以聊的了。正打算关闭窗口时,姐姐又消息来问,为什么父母没有来和她视频聊天。

曹方卓只好据实回答。

“老年人就是这样,象小孩一样,你要安慰他们。不然,就是你这个儿子不称职。”很快他就接到了新消息。

姐姐过来的字深深的刺痛曹方卓的心,他愤怒的把自己的感受写成文字,传了过去。

“饭我做好了,叫她们吃饭,都不理我。打个小牌,就怄气了。我怎么劝都没有用。要怎么做?真的想把我逼死才成吗?”

“不要生气嘛!老年人有点固执是正常的。”姐姐的消息还是要劝解。但却没有给出治病的良方,反倒替父母辩解,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曹方卓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些‘砖家’。

他们每天都说,社会要怎么对待弱势群众,应该怎么对待公众。丫的,说了半天,连一个具有可行性的方案没有。真的想给他一个城市,让‘砖家们’好好的治理治理,别没事‘站着说话不嫌腰痛’。

“算了,惹不起,我躲不起吗?老姐,你有本事,就去把事调平。我是无能为力了,上网看电视算吧。”回了个消息,就关掉聊天窗口。

曹方卓就把视频窗口化。又在下面打开一本网游的小说看了起来。

现在的小说,其实有些设定不合理。

说简单点,就是从文中找不到,生这件事的可能性来。曹方卓认为,小说可以假,可以yy,但是小说里表达出的隐藏观点,不能互相矛盾。

许多人描绘的主角,可以不顾法律乱来。别人一做违法的事,主角就代表正义消灭对方。给人的感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不就是米国的现行政策吗?

不过他,最喜欢的就是主角得到宝物,当然是他这个修真者都眼红的宝物。

其他的内容,曹方卓都不怎么在乎。更过分的是,许多节都会被他忽视。经常是前面生过的事,他都没有一点印象。

春晚也开始了,曹方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

舞蹈看不懂;小品还过得去,就是觉得有些作品矫揉造作;相声他觉得好听,就是没有什么新段子;歌曲能欣赏一些,不过又经常被网上的雷歌给震住。

欣赏春晚的兴趣不浓,但不看这个频道,又觉得缺点什么。

要知道,他是看着春晚长大的。

春晚上的内容许多,接近现实生活。但是现实中的结局,跟电视中却往往是相反的。

曹方卓看累了,一会看电视,一会,脑袋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最后干脆关掉电脑睡觉了。本来开着电脑昏昏欲睡,关掉电脑却怎么也睡不着。想来,这也是许多宅男的心声吧!

曹方卓只能修炼起心法来,反正睡不着,电脑也不好耍得。心烦意乱的曹方卓用了半个小时才入定,这是从进入第二层心法修炼以来,最长的一次静心了。

曹天友老两口的冷战还在继续。

可能曹方卓的姐姐,也分别给他们打了电话。曹天友和龚秀每次吃饭都按时到了,一家人静静的过了三四天。

这个‘最令人难忘’的春节,也是曹方卓印象中,唯一一次在吵闹中度过的春节。

本来欢欢喜喜的一个假期,因为打麻将而烟消云散,最可气的就是麻将还只打了大半盘。一盘麻将都没打完,时间最多只有20分钟,一个家庭就濒临解体。

看来赌博害人的话,真是人间至理啊!

假期一过,曹天友和龚秀离开了红云水库。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老人从那次事件后,就再也没有笑过,相互之间也没有说过话。

曹方卓感叹,什么爱,都他妈的是狗屎。

如果两个倔强的人走到一起,就是一场错误。自己明明就没有做什么坏事,还非得过一个这么郁闷的春节。

天理何在啊!!

曹方卓没有想到,父母都一起生活了快40年了。要是都这个脾气的话,早就离婚了,还要等到现在吗?

就是岁数大了,认为别人都必须以她或他为中心,不能有一点反对意见。但是过几天,还不是一样生活,纯粹就是找罪受。

当然,也有可能两个人中,有一个人突然妥协。不过,这样的可能性很小。

曹天友和龚秀都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儿子居然不闻不问。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做儿女的难处。

不要说他们这种为小事的无理取闹,就算有一个人不对,做儿女的能大声斥责父母吗?

以他们的脾气,还不把这样的儿子骂个半死。

老年人吵架,后辈除了劝双方冷静之外,还能怎么办。

难怪他们不理曹方卓,原来把一切原因都推到曹方卓身上了。尤其,是听到女儿打回来的电话,更觉得儿子白养了。

曹方卓若是知道他们这种想法,一定会跳起脚来说,自己是冤枉的。

不过,曹天友两人的记性并不好,经常把东西忘记的表现就能说明一切。吵架的事,没准过几天就忘了。

冷战半个月后,两人又开始说话了,日子又恢复到了原来的轨迹。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耍的这一出闹剧,让儿子断了找个女人,把终身大事解决的想法。

时间过得飞快,当曹天友两口子,恢复心开始上班的时候。春天的脚步已经一脚踩进了,整个盐都大地,草长莺飞。

曹方卓一面专心修炼,一面刻苦的划着符文。

说起来,曹方卓用珍珠做的符文都快有上百颗了。各种符文都可以刻画,也能留下美丽的图案。但是如果符文的属性和珍珠不一致,那小型的炸弹就制造出来了。

所以曹方卓主要是刻画的水属性、木属性、金属性的符文,当然更多的是聚灵符文。

这些东西主要还是布阵所用的材料,但是曹方卓对于聚灵符的期待很大。并专门做了两根手链,说送给父母,对他们的身体有滋养作用。

本来打算春节作为礼物,送给父母每人一串做手链的,经过那一场吵闹,曹方卓就把事件给忘了。一直去想怎么弥合两人的感,根本无暇他顾。

不过,这些东西送给父母并不一定能得到使用。他们不会带贵重的首饰在身上,另外他们也不一定能保护好手链。

尤其是万一有修真者看到了手链,那就是天大的麻烦了。要知道修真小说里说过,修真界的资源都是紧缺的,修真界的人都是心狠手辣的。曹方卓也庆幸自己没有送出去,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