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79章 爱好钓鱼

第八十章 意外来客

他们终于在第二天,等到了前来收购的黎明博。

几人就偷偷的,向黎明博打听价格。黎明博以为是哪个公司来劫胡的,说道:“我们和曹老板是签订了合同的,就算你出三百块。曹老板都不会卖给你们的。”

“可是曹老板说,两百块一斤就卖给我们啊。”

“什么?怎么能这样,我要找曹老板问个明白。不是说好我们独家销售吗?居然两百块就卖给外人了。”

“啊!”几人一听就懂了,这位爷认为,鱼卖两百块一斤太便宜了。怎么有这么傻的人呢?

当然,也有人猜测,曹方卓的鱼也和水果一样。味道很好,吃了对身体有好处。但是,这种鱼不对外销售,难道你强迫人家便宜卖给你吗?

“曹老板,你不会真卖鱼给别人的餐馆吧!”黎明博气喘吁吁的找到曹方卓,想问个清楚。

曹方卓笑了,对黎明博说:“老杨来了这么多天了,你也认识了。他每天钓鱼,想让我和他打牙祭。不曾想,其他的人也要钓鱼。钓到鱼的人,当然想带回去一些。他们问我怎么卖,我就告诉他们一斤两百。当场把所有人都吓住了,现在没有一个人买过。”

“这个口子可不能开,不然,鱼都被钓走了。”黎明博说。

“他们能钓多少啊!老杨自称技术精湛,一个多星期,就钓了两条鱼。其他的人,我还真的不担心。”

“鱼有这么难钓吗?”黎明博说。

“我这里的鱼都不怎么吃食,你怎么钓?再说了,这水库里面鱼在哪里,你知道吗?这么大的面积,想要找个钓鱼的好地方,难啊!”曹方卓把实情说出来了。

但是他没有告诉黎明博,这鱼就只有在聚灵阵附近才有。其他的地方想都不要想。

“这样我就放心了,先前我怕你让人把鱼都弄走了,我们会所可就不好经营了。”

曹方卓当即给黎明博表示,不会把东西卖给别人。

一天的时光匆匆而过,夜幕再次降临人间。

杨晓育做为一个老人,加之身体又不好,他已经早早的睡下了。

小岛上静悄悄的,只有正在游戏中闲逛泡妞的曹方卓,还没有丝毫睡意。

而四小依旧懒散,它们待在小窝里面,慢慢的吸收着灵气。

在这个宁静的夜里,一切显得那么的和谐。

小岛上,真的是静得一丝声音也没有。一个美好的夜晚,似乎已经开始了。

“哗啦”、“哗啦”。

水库里面,隐隐的传来人类在水里游动的声音。这时候,可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人们早就休息了。

四小立刻一个激灵,搜索着目标。很快皇者小黄发现了目标,一个人类,穿着一身奇形怪状的衣服,偷偷的向岛上潜入。

“什么?有人闯岛,这是什么情况。”

曹方卓在第一时间接道小黄传来的信息,当然喊出声来。这个小岛,会有什么人要来,更何况是暗夜潜入。这其中必有阴谋啊!

有句古话说:‘善者不来,来者肯定不善’。

既然有人这个时候来,做主人的当然要好好的招待他一番。曹方卓立刻用神识启动岛上的幻阵,困阵。同时他也在老杨睡觉的房间设置上,不需要阵眼的隔音阵。让外界的一切声音都不会渗透进去,以免对老人家产生干扰。

水库里的人影,很快就到了岸上。从背上的包里面,拿出衣物换上。然后从包里面拿出手枪,把子弹上好,插在腰上。

从一系列动作中看得出来,这是一名专业人士。

这个人的确很专业,他叫聂兴,是从事毒品走私的主要武装人员。

本来他是华夏国的人。

因为杀人被警方追捕,逃到了越国,后来得到越国情报组织的收买。之后,他开始用贩毒的方式,为组织建立后勤支持。同时,用这样的贩毒行为,来破坏华夏国的治安,让华夏没有精力去打击越国。

越国这种行为是以小人之以度君子之腹。

华夏根本就没有把它放在眼里,也没有想过,要把这个贫穷又战乱不断的国家纳入版图。只要它不惹事,华夏其实不会把它怎么样的?偏偏它们这些生存在华夏周围的小国,总会把华夏当成敌对目标。它们总认为华夏强大后,一定会对它们进行征服。

聂兴是越国能派出来的最大王牌。

一方面,他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情报人员,能够完成政府交给他的一切任务。另一方面,他的战斗力很强,而且为人极为狡猾。

他主要是探查半年前,两个贩毒人员消失的具体原因。

半年前被曹方卓干掉的黄毛、长毛就是他组织的贩毒人员。之所以找他们俩,那是因为聂兴犯案之前和他们关系好。尤其是长毛曾经救过他的命,所以他才把这个,自以为是肥差的事情交给他们。

两人也多次圆满的完成货物交接工作,赚了不少的票子。正当他们以为,自己能再赚一笔的时候,却出了意外。

境外组织对两人的失踪也很留心,他们主要是担心贩毒通道被华夏的警方知晓。不利于他们长期的贩卖毒品,至于那两个人的死活,他们一点都不在意。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聂兴知道,曹方卓是最后一个和长毛他们接触的人。自然,曹方卓就被他列为第一怀疑目标。

但是在华夏,他没有权力对曹方卓进行调查,更不能明目张胆的绑架。这次他偷偷的潜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曹方卓绑走,问清楚情况。

刚上岛的他,很快就走进了曹方卓为他准备的幻阵之路。

本来做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情报人员,他是不会轻易被催眠的。

可是,自身贪婪的本性,却让他很快陷入幻境之中。作好战斗准备的他,在前行时突然摔倒,掉进了一个很长的地道之中。当他站起来的时候发现,眼前有十几个布满灰尘的大箱子,箱子破损的缝隙中,还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芒。聂兴立马冲上去,把所有的箱子打开,箱子里面有的是金条的,有装满金银珠宝的。

他现在已经感觉自己被财富浸泡着,自己会成为世界上有名的大富翁。可能是感觉这些东西,不是他一个人能消化完的,他悄悄的发了一条短信。‘滇南红云水库有宝藏。’

这个幻阵,并不仅仅是让人产生幻觉那么简单的。

比如这一次聂兴进入幻阵后,因为他是贪财的人。他脑子里想的是钱,幻阵就把他脑子里的这种意念无限放大。并在他面前出现地道,山洞,宝藏等海市蜃楼现象。就算他拿出手机拍摄的图片,也是和他看到的景象一致。

曹方卓也没有想到,聂兴会这样做。

他在阵外,看到景象和聂兴看到的并不一样。只有聂兴那个角度,才能看到他的幻境。所以曹方卓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他只能看到聂兴一个人,一会在地上打滚,一会疯狂前冲,当然这些都是原地做出的动作,他的位置还是没有改变的。最后,他看到聂兴仿佛在吃力的搬动东西,直到他汗流夹背,浑身衣服湿透。

这时曹方卓才体会到阵法的强大,比电视里看到的幻阵刺激多了。

你想想,一个人在你面前无聊的做着各种动作。并且最终累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震撼感觉。有没有一种背后冒凉气的感觉,这***跟看恐惧片有什么区别?

曹方卓看着昏睡过去的聂兴,一个隔空摄物,把枪从他身上拿了过来。

让已经在一旁看热闹的虎仔,去看看这个家伙的情况。曹方卓准备好了随时出手,制止可能发生的意外。虎仔把聂兴翻了一个身,发现这个家伙是真的晕了。

曹方卓把聂兴扒得只有剩下一条内裤,其他的东西全被收缴。

虎仔得到命令,用他纯正的童子尿,把聂兴给浇醒了。而与此同时,曹方卓使用隐形阵法,把四小和他以及聂兴都掩藏起来。

聂兴再傻都知道出事了,立刻用手机发出求救信号。

他的动作虽然都被曹方卓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曹方卓却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只是在旁边看着他,好像欣赏一个傻瓜表演的哑剧一样。

这时候,聂兴才发现所谓的全球通,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通信。

隐形阵可以隔断一个电波、电磁波、声波、光波等,当然什么手机都无法进行通讯了。

“你是谁?来这里打算做什么?”曹方卓对已经坐起来的聂兴问道。

聂兴连自己怎么被抓的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这里面是哪儿。他无法判断自己昏迷了久,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未知的。他只能用无声的来对抗曹方卓的审问,他已经发现刚才发的信息一点反映都没有,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

“我这个人一向比较喜欢硬汉,这样我就可以尽情的发挥我的特长。”曹方卓对于聂兴的态度觉得无所谓。毕竟现在华夏的小孩犯错了,都是这样和家长、老师对抗的。

不过,对于一个对曹方卓产生威胁的人物来说,曹方卓从来不会讲什么仁慈。老夫子有句话说的好,那就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你是谁,这是哪里?”聂兴用他深具男性魅力的嗓音低沉的问着。

可惜他对面没有女子,当然不会为他着迷,更重要的是对面这位是他准备偷袭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