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80章 意外来客

第八十一章 老杨康复

曹方卓对聂兴轻轻地说道:“我教一教你,该怎么认识现状。”

从戒指中拿出一颗还没有刻画符文的珍珠,颠一颠份量,然后运功弹出。

“啪”!

一声轻响从聂兴身上传来,这叫不叫隔空点穴呢。

聂兴终于知道,什么样的感觉叫生不如死。自从被曹方卓用那颗美丽的珍珠攻击到以后,就有那么一股,蚂蚁啃咬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断在体内上窜下跳,全身的各个器官都被光顾过。让聂兴有一种要大喊一声,发泄一下的冲动。可是他做不到。曹方卓已经点了他的哑穴,现在他想动下嘴皮都难。

汗水不断的从额头往下滴,面部的肌肉也开始**了,那种讨厌的感觉却没有消散。

他只能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曹方卓,希望这位高人放自己一马。只要把这种感觉停止了,问什么他都愿意回答。

曹方卓看到他的样子并没有停止,直到三分钟以后,他才解开了刚才点住的穴位。

“你是谁?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曹方卓再次问道。

“我叫聂兴,来这里主要的是想知道,半年前人们的人员,为什么会消失了。”

曹方卓一想半年前,不就是黄毛他们吗?至于为什么消失,那是他们自找的。

“原来是那两个人。你为什么会找到我呢?”曹方卓说。

他当然知道黄毛两为什么失踪,但是别人是不会知道的。这个家伙怎么想到找自己,难道就只是怀疑。

聂兴说:“他们的失踪,真的和你有关。”

原来他没有把曹方卓,当成这次事件的主角。只是想到长毛两人是因他而死,想要问一下具体情况后再杀掉。对于聂兴来说,杀一个普通人不算什么事。

什么同情心之类的,在他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他一向认为强者才能生存,那些弱小都应该无偿的为强者服务,一切反抗的不服者一律干掉。

却没有想到这次的对手虽然无名,却是隐世的高手。自己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还是钢钛合金那种。

问清了聂兴只是调查的时候,为朋友来报复他,并没有通知组织。曹方卓很高兴,一个爆炎术把聂兴烧成了灰烬。曹方卓以为这样,就可以相安无事了。却不知道,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

他问的问题,聂兴都老实回答了。但是聂兴却隐瞒了最后进入阵法以后,他把宝藏的消息发回总部的事情。曹方卓也没有想到,一个进入幻阵的人,居然还有一点聪明,叫了后勤人员。

曹方卓把聂兴身上的钱留下,手机和银行卡、和衣服都跟着聂兴一起烧毁。曹方卓不想留下后患,也幸好他这样做,不然越国人会很快的找到他。聂兴的手机上是安装了统一的定位系统的。

现在越国的情报部门,一个脑袋有两个头那么大。

他们派出的王牌特工消失了,而且之前还发来一个宝藏内部的图片。若是聂兴想私吞这笔宝物,就不会发回图片。在他发回图片后,很快就失去联络。那么事情只有一种可能,他被华夏的警方发现了。

最麻烦的是,他们只知道宝藏是在滇南境内。红云水库的具体地点,谁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既担心,华夏特殊部门的反扑,又担心聂兴发现的宝藏被华夏得去。

且不说他们如何着急,曹方卓的火焰虽然还不是三昧真火,但是聂兴被完全汽化的同时,地面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处理好一切的曹方卓撤掉阵法,夸奖了四小一番,然后就让它们回去好好的休息。

曹方卓回到屋内顺便把杨晓育房间的隔音阵给撤掉了。免得老杨起床的时候,发现异常。

日子过得飞快,小岛上的葡萄已经开满了花朵,桃林也成了绿色的海洋。清幽的小岛上杨晓育身体越来越好,曹方卓还是如往常一样的修炼,生活。

杨晓育在红云水库待了,快一个月了,完全超过了医生预估的最后期限。现在杨晓育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全身都是活力,一点患病的感觉都没有。

曹方卓对于杨晓育的身体变化,到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已经听黎明博说过了,他们的蔬菜和鱼都有缓解疾病的效果。而杨晓育一来的时候,曹方卓就认为他应该是患有疾病的人。长期跟曹方卓一起生活,疾病得到缓解或治愈都不稀奇。

杨晓育的儿女在几天以前就来了,他们也是按医生的估计来计算的。看到父亲的面色红润,精神抖擞都认为医生估计得不错。这就应该是回光返照了,看来父亲在世的日子不多了。

可是几天过了之后,杨晓育的儿女犯嘀咕了。父亲这几天都是这样精神很好,难道上次检查的结果出了问题,不是癌症?

说起来杨晓育的做法也是欠妥。

作为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到处走,儿女能不担心吗?而且若是发生意外,亲戚朋友都会说是儿女不孝造成的。而且为了来看杨晓育,他的儿女多次请假,工作单位很不满意。

至于有人说工作单位不对。

大家不想一想,人家办工厂是为了找钱,不是搞慈善的。你凭什么请假,难道因为你的长辈生病了,工厂就能够延期交付货物吗?有些人,特别是某些砖家,都***不考虑一下实际情况。

想杨晓育儿女这种事情,其实工作单位都会以事假处理。有一定的处罚,若是杨晓育在城里,根本就不会耽误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这次老人的做法,虽然有些无理取闹,但是却让他找到了一线生机。

三天前,杨晓育被儿女接走了。不是要把他拉回城里,而是要去医院做次检查。

大儿子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的父亲现在应该不是癌症。如果自己父亲的病情是误诊,那么那么长一段时间痛苦的化疗,那不是就白做了。自己父亲的痛苦不能白受,要医院赔偿。

如果是在这里面治疗好的,那么父亲就可以长期在这里,大不了自己几兄妹出些钱。老人在这里生活得愉快,身体又好,他们做子女的也放心不是。

最怕的就是父亲的病情是癌症,只是隐藏起来,那个就麻烦了。你不知道老人能活多久,也不知道病情怎么样发展。毕竟华夏有个传统,人死的时候,需要有人送终。也就是老人死的时候,能有儿女在身旁,看他最后一眼。杨晓育虽然感觉身体好了,但是只有医生检查后,才能做出正确的诊断。

曹方卓不知道杨晓育病情,不然他一定会劝阻他们体检。

毕竟已经快要死亡的患者,在一个月时间内极度好转或者说完全康复,是多么重大的事件。

茫然不知的曹方卓继续着他悠闲的生活。夜里修炼,白天做点农活,打会游戏。

却不知道国内外都因为他,**不已。

越国派出调查去年失踪事件的王牌高手,在传回去一个发现宝藏就失去了联系,让越国情报部门头痛不已。他们没有获得一点有效的信息,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他们估计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华夏的特殊部门,发现他们派出的人,并直接将其控制起来。那样的话,自己国家的安排就全部暴露了。

另一种情况,就是华夏的隐藏势力,也可以说是黑社会或世家,黑吃黑把人杀了,财宝据为己有。也有可能把自己等人准备的,贩毒通道给阻断。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事件会是那么简单。就是寻仇的那个人没有成功,反而搭上了性命。别人根本就不知道它们的存在,更不会影响它们的布局。

除了这越国的人,为了他的事烦恼之外,省城的人更加的激动。

杨晓育在省城最大的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复查。

结果前后两份检查结果的答案截然不同。两个月前那份报告是胰腺癌晚期,乐观估计还有寿命两个月。这次检测结果是,胰腺有病变倾向,其他各项身体指标都属于正常。杨晓育不是一般人,他的检查结果,每次都会经过多次论证才得出的。没有那个人敢,在一位部长级官员的病历上出现失误。

那么医院可以肯定一个结果,就是前后两份报告都是正确的。也就是说杨晓育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被人治好了癌症,并对身体做了调理。

医院由此推测,是不是这个治疗的机构或个人有治愈癌症的办法。

医院的院长和杨晓育算得上熟人,在说话方就不会在乎那么多。

“老杨,你给我老实说,这几个月去找了那位高人,给你治疗,居然对我们这些老朋友都不讲。”

杨晓育说:“没有啊!自从知道自己在这世上活不了多久之后,就感觉更思念以前的事件。尤其是那些年生活过的地方。”

“不要跟我扯那些没有用的事情。想想过去就能治疗癌症,那么还要医生做什么啊!”院长说。

“你急什么?我不是马上就要说了嘛!”杨晓育不慌不忙的说。知道自己的病好了,当然开心了,以后还要去岛上玩。反正家里也没有自己什么事情。孙子、孙女都要成家立业了,这个老古董还是自己找乐子好些。

院长老头怒了:“杨老头,你他***怎么变得这么啰嗦了。”

杨晓育好似没有听出院长着急的心情一样,还是那么慢悠悠的。

“我不是说了么?我想从前了,尤其是下乡时住了几年的地方。我本来是打算把自己最后的时间,消耗在这里面,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