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90章 小村血案

第九十章 小村血案

她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农村人有什么钱?自己偷的几千块钱,都是家里唯一的存款了。要让家里来接自己,他们都要跟邻居和亲戚借钱才行。

两人几乎同时变成女人的女孩,都为自己当初不听家人的劝告而是后悔。但是造成这一切的结果,虽然都是直接因素都是男人,但是自己的任性难道不是一个因素吗?以前常听人说,不当家不知道油盐柴米贵。现在她们知道,就是没有到一定的经历,就不会明白父母家人的苦心。

杨晓育很恼火。

自己虽然有些权势,但是对于这种,不要命,不怕死又无知的少年,他真的没有办法。如果要像某些官员,动用混混弄死这个小屁孩子。简直是易如反掌,但是那不是自己的作风。一向遵纪守法的他,怎么也不明白,这个坏到骨头里的人。怎么就会得到法律的保护,而且这种无法无天,又死不悔改的人留着有什么用。

付玉华没有说话。

当他得知那个禽兽因为年纪,可能被从轻处罚的时候。他就不打算用什么法律手段了。妈的,年纪小就可以乱来,是那个王八蛋制定的法律。保护未成年人,你要保护那种能改的啊!这种打不湿,揪不干的老油条,就该人道毁灭。

余政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殴打警察只有关10天,恐吓航班导致几百万的损失就关一年,未成年人杀人不犯法,群众可以公然冲击政府机构。这些是怎么了。

为什么不严惩?

难道一定要学所谓的米国吗?

大家都知道米国何时尊重过人权,国家领导人是**吗?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现在每个人都只顾自己的利益,还怎么搞法制建设。

曹方卓听说付雪娟回来了,只不过现在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对于发生这种事情,看来她也有些伤心。

这些天,付家坝还是很热闹的。

不为别的,两个小孩离家出走的事情,给许多老年人敲响了警钟。他们都在抓紧教育自己的后辈,不管什么事情,不能往外跑。

付雪娟的事情大家都不知道,以为是付玉华到省城把她抓回来的呢。

曾洪的事情倒闹得沸沸扬扬的。

原来,曾三江的老婆到处说自己的孙儿厉害,才读初中就搞到一个老婆。

曹方卓听到后,哭笑不得。

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样?但是在这个地方,两人小孩发生那种关系,大家都觉得是男方占了便宜。而且都会说女的不知羞耻,没有说男人的不对。

曾三江老婆这种做法,不光让那个女孩的家长没有了面子。而且让许多小男孩认为,初中找个女孩做老婆是非常正确的事情。这种影响很恶劣,让人感叹不已。

曹方卓没有去劝说的打算。

因为现在的人,八卦精神太强了。曾洪的事情到处都在传,曹方卓相信以后万一曾洪真的和那个女孩在一起,那么曾洪的奶奶和这个女孩的关系绝对要出问题。如果两人没有在一起的话,曾洪奶奶也要成为女孩怨恨的对象。

曾三江他们都以为曾洪拿了一万多块钱,在省城能生活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却没有想到,才几天时间,曾洪两人已经分文皆无。

现在这个社会坏人多,而且他们分布在各个角落,没有人能清除干净。

兰颜容和曾洪已经被有心人注意上了。

陈梦琪,名字很好听,人也长得不错。只不过她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可以算得上是人老珠黄。

这样的人却没有结婚,许多人都为她不值。

按说她怎么也可以轻易的找一个小老板,过着比较幸福的日子。但是她却没有结婚,没有儿女。

说起原因大家都不会同情她吧!

这个出生农村普通家庭的女人,不愿意读书,不愿意劳累打工,却偏偏要追求高档的生活。为此,她在八十年代末,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出卖身体。

改革开放初的那些年,钱并不是那么好找。做她们这一行也是这样的,但是比起一般人来,要好上一些。

这一做就是二十多年,她却并没有什么存款。因为她太会花钱了,她根本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却连找的皮肉钱都满足不了生活。

到了这几年,找她的人少了。她就开始做起了老鸨,专门挑选哪些年龄小,又喜欢追求享受的女孩。这些年她接过的客不少,其中有许多是喜欢小女孩的。

现在她手中就有几个中级职业学校的在校生,十来个在校的大学生。

至于为什么这些人会坠落。很简单,没有本事,又好逸恶劳。

陈梦琪首先就让这些女孩开始学会享受,然后把她们拉下水。她从来不强迫,因为没有必要。贞操观念已经落伍的现代社会,不少人都笑贫不笑娼。

从初中就开始恋爱的人不少,陈梦琪就会劝说自己手的女孩。

让喜欢的男人睡有什么好处,还不如把第一次卖给那些老板。这些有些变态的老板,最喜欢学生妹了。如果是处的话,可能给几千块。

陈梦琪喜欢享受,但是她不傻。这么多自愿的,我牵个线收点钱就好了。如果强迫她们出来做,万一那个不怕死的告到政府,自己怎么办。

许多人都说她们这些人和当官的有勾结,其实不然。现在不管事的官员多,但是那个是傻子。她们这种人能找多少钱,自己花费都差不多了,还有钱孝敬别人吗?

陈梦琪知道有些人是混黑社会的,但是这些小地方还真没有。

黑社会性质是什么?

第一,要有当官的做保护伞。有了官员的庇护,他们做起事情来,才可以不择手段。找的钱自己就多了,上交的也少不了。

第二,他们必须能打,能镇得住场面。这些人一般都是在当地有影响的人,还有一定就是他们必须能拼命。

第三,必须有充足的资金。没有钱,哪个愿意跟你混,跟你拼命。黑社会每年的收入不会比小型的企业收入少。

有这些条件的地方,全国有几个。有些人看到年轻的混混,在街上抢东西,或者吓唬小孩子交钱就以为是黑社会。

那就错了,这些人顶天了,也就是混混而已。他们中不怕死的人,可以威胁当官的,取得一定的好处。但是没有官员真的会护着他,要是能够把这些混混整进监狱判死刑的话,没有人会出手保护他们。

没有钱的兰颜容和曾洪很快就在陈梦琪的引诱下,走上了哪条道路。现在的变态不少,高大的曾洪还是可以做男性的那种职业。

曾洪不晓得是怎么想的,结果有了车费后就跑回了红云。

不得不说,小孩子之间的爱情真他妈的如浮云。没有车费后,曾洪就跟兰颜容吵过几次。两人开始做那个行业以后,关系更加紧张。如果这时候问兰颜容,她一定会说,不该跟着曾洪出来。

现在的兰颜容并不是喜欢做这种行业的人,她并不太追求享受。她只是天真的以为爱情可以包容一切,却没有想到物质才是爱情的基础。

曹方卓听说这三个小孩的遭遇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三人不论是付雪娟、兰颜容还是曾洪。他们都有可怜之处,值得大家同情。

同时他们也有可恨之处,国家免费教育,却不在学校读书,非要自以为是的闯天下,结果弄得满头是包。

此外,曹方卓为他们感到可惜。三人的人生从离开家乡之后,就已经改变了。他们的家庭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

尤其是两人女生她们都会受到社会影响,心理阴影是难免的。这些都还是大家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条件下,要是两个女生的遭遇彻底暴露出来。可是只有坠落一条道路。现在的人喜欢发表议论,千夫所指之下,许多人都会被压力逼疯。

当大家都以为事情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事情却刚刚开始。

曹方卓正在上网,就听到付家坝一阵喧哗。虽然离得较远,但曹方卓对于这种大声的哭闹,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老付,你们付家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曹方卓拿出手机,给付玉华拨了一个电话。

“是啊!曾三江两口子被人杀了,满屋子都是血。”付玉华的语气里透露出一种悲伤、震惊、无奈交杂的味道。

在付家坝来说,他们是团结的。他们生活虽然比较贫困,但是他们生活得一样的快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灾难已经接踵而至了。

遭遇劫持、车祸、洪灾、泥石流、小孩子离家出走,现在更是出现杀人血案。付玉华作为队长心情可想而知。

曹方卓担心的说:“怎么会这样?你们可要保护好现场啊!”

农村人的这种意识不强,万一他们进屋子去查看,很可能就破坏了案发现场的环境。让两位老人死得不明不白。

“晓得!我让他们给曾胜利打电话了,让他们两口子回来。”付玉华说。

“我也出来看一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儿呢。”

“是啊!这是怎么了。现在我们这几年怎么尽出大事啊!”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当曹方卓到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开始拍照了。现场是朱明华发现的,他们两家住得最近。而且当朱明华因为借东西去曾三江家里的时候,曾三江两口子身上的血还在流。

吓得朱明华不由自主的大喊一声:“杀人啦!”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