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91章 复杂人性

第九十一章 复杂人性

这一嗓子,把整个付家坝都惊动了。大家立马跑出家,过来看动静。朱明华连屋子都没有敢进,直接打电话给付玉华。

其实,不用打付玉华也会去的。

朱明华的哪一嗓子,让为孙女难过的付玉华一个激灵。杀人,这次词语对于普通人来说,太遥远了,太陌生了。但是如果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话,那么会把不少人都给吓死。

警察的办案效率很高,首先是两名死者的伤口做好了鉴定。其次,案件基本定性为熟人做案。主要依据是朱明华及周围领居没有听到喊救命或者其他声音。

另外,把现在付家坝应有的人员和实际在的人员,都登记造册。还对报案前一个小时每个人的具体行踪做了记载。

其中,大家都疑惑的是,刚回家不久的曾洪并不在家。难道他去学校上课了,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可能性真的太小了。

案子很快出了结果。

但是这个结果是大家都想不到,也不愿意接受的。杀害曾三江两口子的杀手,居然是他们的亲生孙子——曾洪。

曾胜利还没有到家,案子就破了。主要是因为曾洪在现在上网的时候被警察抓获。对于弑杀自己的爷爷奶奶这个事情,曾洪一口承认。

至于为什么杀人,他回答很简单,却让人伤心。

“我想上网,他们却不给钱,所以就把在堂屋的爷爷杀了。后来怕奶奶报案,就进里屋把奶奶杀了。”

警察问道:“你杀了人,不知道我们会去抓你吗?”

“没有想到那么多,把他们杀了以后,就搜了钱来上网了。”

对于付家坝来说,曾三江的被杀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孙子杀爷爷奶奶的人间惨剧,简直震惊了所有知道消息的人。

曹方卓和许多人一样都在思索。

首先,想到的是为什么曾洪会杀老人?这个根结在哪里,到底以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件。

其次,就是能不能避免,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

曹方卓认为教育是这件事件发生的关键。

不论是当父母的或者是当爷爷和奶奶的,他们的性格和平常的行为都是造成这一结果的重要因素。

古话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这件命案的发生,曾胜利的教育方法是最主要的因素。曾胜利的溺爱和曾三江的严厉形成鲜明的对比。曾洪在父母的呵护下,形成了骄纵的性格。曾三江这个爷爷,就跟曾洪的敌人一样。

还有就是社会风气的巨大变化。

孩子都是家长的手中宝。

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这成为流行的作法。这个本身就是个错误的行为,却是现在许多人的行为方式,尤其是那些年青人的家长。

人们常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有人却偏偏让子女成为温室里的花朵,他们怎么能经得起社会的风雨。

现在大学同学之间因为一点小矛盾,害死对方的事情时常发生。高中、初中的学生因为恋爱啊、交友之类的问题,也发生过不少伤害事件。

社会上都以未成年人为借口保护起来,执法机构也是以教育为主,来处理这些杀人、打架的暴力事件。根本对这些人起不了威慑作用,让现在的校园暴力不断。难道非要等到所有的校园里,学生都随意拿刀砍人,才会引起重视吗?

曹方卓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片面的保护。没有健全的管理部门监督,青少年犯罪得不到遏制,结果将会很严惩的。

更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家长的教育。

有不少人生怕自己的子女吃亏,总是教育他们要善于反抗。

小孩子不懂事,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话。

既然他们无法判断是非曲直,那么教育的时候,就要告诉他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那种不管对错,都让儿女反抗的行为,只能造成恶劣的结果。

这些当家长的应该想到,如果只有告诉他们保护自己的利益。结果就会是被人骂了一句就动刀,别人不愿意和他们交往就动手等等。

曹方卓一直认为,教育子女首要任务是告诉他们什么是对错。从小有个是非观念在心头,不去做违法的事情,可以给家里减少许多压力。

曾胜利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有哪个敢欺负你,就给老子说,我去收拾他。”这句话说出来简单,但是他告诉孩子两个不好的信息。

第一个信息,你不能受委曲。哪个让你受委曲,都应该使用报复手段。

这就是曾洪杀人的主要动机之一。爷爷奶奶没有给钱,在曾洪看来,就是不给他面子。他受委曲了,报复爷爷奶奶就成为必然了。

加之在省城的时候,所谓的女朋友靠做那种事帮他找车费钱。让他恼火,最近心情相当的差。

报复就转变为杀人了,还一点感觉都没有。

第二个信息,可以使用武力教育别人。

一句‘我去收拾他’,明白的表达,我武力高,谁不服就整谁的观念。

当曾洪长大以后,他比爷爷奶奶更灵活,他就可以欺负他们。平时同村那些的人,哪个打不赢他,无论有没有理,都被他武力说服。

这次动刀就是他直接用武力表达,对爷爷奶奶不给钱的不满。

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爷爷奶奶曾经辛勤的照顾他,也没有考虑过,杀人是违法行为。他自身没有法律是非观念,行动当然就不受约束。

思考的人很多,但是曹方卓看了一下,他们都没有想到教育的问题。

“洪娃儿怎么这么不孝顺啊!”

“老曾,当初就该把他丢了,这种儿子要来有屁用。”

“小明,你要是跟洪娃儿学,老子把你整倒住。(方言:就是把人弄得惨兮兮的。)”

曹方卓听到人们小说的说着,心里更担心了,尤其,是那个威胁娃儿的。

妈的,你怎么教娃儿啊!他跟洪娃儿学的话,你就要狠狠的整治他。他已经把你砍掉了,你怎么收拾得了他。并且这种恐吓教育,往往让孩子也会把威胁和暴力当成普通日常手段。

曹方卓见到了付雪娟,这个丫头变了。

不再是那么的活泼,更加的害羞了。除了爷爷之外,对于所有男性都保持戒备状态。曹方卓连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付雪娟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开朗的精神。

警察虽然把事件处理得差不多了,但是关于调查还是要进行。

付家坝的人对曾洪的态度,也将影响法律对他的处罚。匆匆赶回来的曾胜利,没有伤心的样子。好像父亲母亲死了,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曹方卓猜测,曾胜利是否在暗地里感谢儿子把父母给杀了。这样他就不用为老家伙养老送终了,而浪费金钱了。

曹方卓也不年青了,他见过的人很多。亲人离世之后,许多人都会悲伤欲绝。但是他看到过几次,父亲死了,女儿、儿子一点不伤心的。曾胜利只是其中之一。

难道华夏人,已经沦丧到这个地步了吗?

如果一个个都学奸雄,那么弑父母、杀儿卖女的人间悲剧,就会不断上演。还有人能够安稳的生活在这世界上吗。

杨晓育和曾三江也有交往,虽然没有他和付玉华的关系那么好,但是他们也相处了四五年。

杨晓育作为经历过生死的人,他看得更开。

他这种老人对于人的观察是很仔细的,要不然怎么在官场混下去。

曾胜利对父母的死亡没有一点伤心,他当然看到了。对于曹方卓看一眼曾胜利就摇头,就知道他的想法。

“小曹,这世间不论老少,总有一些人是自私自利的。你根本就不用管他们,只要按自己的标准行事就好了。”

曹方卓感叹的说:“老杨,这种事不管的话,以后国家会出问题的。”

“呵呵,你发现问题又怎样?不要说你,就是总书记都没有办法。现在的贪官、庸官少吗?官商勾结、黑恶势力和官员勾结、地方保护主义哪一件事的影响不重。但是这些问题能完全整治好吗?”

“是啊!当官的人已经这人样子了。百姓也只顾自己,不考虑国家,这样的华夏还能撑多久。不知道遇到外国人入侵,能否生存下去。”曹方卓说。

杨晓育说:“华夏没有大家猜想的那么强,但是其他国家呢。真的那么强大的话,早就统一全世界了。要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回岛上去了,这里我待着感觉很窝心。”

“一起吧!”杨晓育说道。

两人跟付玉华告别一声就走了。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