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92章 乡村喜宴

第九十三章 喜宴闹剧

吉时到了,婚礼仪式开始。先是放鞭炮,接着是传统的拜天地,亲朋好友这时又开些新人的小玩笑。

仪式结束后,小两口并没有被送往洞房。而是由新郎领着新娘为每一桌的客人敬酒。

余政在结婚仪式开始之前就到了,他在付家坝的熟人特别多。随便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并没有来到曹方卓他们这一桌。

农村的喜晏,菜肴还是很丰富的。

不过,许多菜都是平常都有的,如果说结婚特定的菜肴倒一个都没有。

其实,在婚礼仪式之前,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好几道菜。几十上百桌的酒席,端菜也是个累活。这些凉菜先拿出来,是为了端菜的人速度快一点。

不过,农村不讲规矩的人太多了,菜一出来,有些人就开始偷嘴。有些好吃的小孩,甚至哭闹撒娇要提前吃东西。这些明显的教育问题,却在家人的纵容下,愈演愈烈。

不知道是哪位,大神级的主人想出绝招。结婚仪式结束之前,饭碗、酒杯都摆放整齐,却独独少了吃饭必须用的筷子。当然,如果你非要用手偷嘴,那么就等等待和你同桌的宾客们的怒火吧!

曹方卓看着,已经摆放好的凉菜——牛肉。这不知道是卤牛肉,还是酱牛肉的菜是农村任何酒席都不会少的东西。

白斩鸡、麻辣兔、卤鸭、花生米等一系列的菜,但是主体还是荤菜为主。

仪式一结束,筷子就发到了每一张餐桌。

杨晓育都有些好笑,城市里这种场景可是难得一见的。结果曹方卓说盐都几年前,也已经这样做了。现在不讲理的人太多了,主人不得不防啊。

很快炒菜也上来了,什么蒜苔肉丝、木耳肉片、魔芋烧鸭都有。由于上菜的人不会报菜名,许多菜曹方卓也是叫不出名字来的。

曹方卓和杨晓育因为各种原因,都不能喝酒。同桌的村民都说他们娇气,看不起农村人。

酒是华夏的交际之媒,但是许多人已经把他错误的理解了。

曾胜利本来是在外地打工的,但是做为新郎的朋友。

他特意从粤省专门赶了回来,朋友义气应该算得上极品。

今天,他陪同新郎一起敬酒,当然还有一层意思。遇到酒量比较好,又喜欢无事找事的主儿,他就是新郎的盾牌。

先前敬酒都敬了二十来桌了,新郎的酒喝得比较少,毕竟他今天要哪个啥。曾胜利这块盾牌,却已经喝了至少一斤酒。要知道这里都是用的50多度的白酒,一斤下去,能不晕的没有几个。

新郎新娘先说了一些喜庆的话,然后让曾胜利和同行的女伴给各位宾客把酒都给满上。女客人愿意接白酒,就倒上小半杯,不愿意就算了。男客人一律是满杯,没有人管你能不能喝。

曹方卓和杨晓育都是外来人,不知道这农村的行情。早年杨晓育来的时候,结婚可不能办晏席的,加之他们各自的原因都很充分。

两人在曾胜利帮忙倒酒的时候,自然就拒绝了。城市里这种情况,就是改为葡萄酒或饮料就好了。可是曾胜利不干了,他坚持要曹方卓接他的酒。

他说:“兄弟,怎么不给面子呢!来,满上,结婚喜晏上不喝喜酒怎么说得过去。”

“我们真的不能喝白的,还是喝饮料意思意思一下。”曹方卓实话实说。他不能喝白酒,付家坝的人基本都知道这件事。而且在他看来,喝酒和喝饮料都是一个意思。

曾胜利,眉头皱了一下,然后爽朗的说:“我先干为敬,兄弟给个面子。”

新郎和新娘都对曹方卓不熟,他们是打工回来不久的。他们也认为喜晏上男人的都应该喝白酒,不然就是对主人家的不尊重。

如果曹方卓知道他们的想法,一定会问。为什么不喝白酒就叫不尊重呢?祝福只要真心就可以了,这些形式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

曾胜利把酒干了,然后把杯子晾出来。这是当地的一种习惯,表示着我的酒喝干了。然后盯着曹方卓,意思就是曹方卓主动拿酒杯接酒。

曹方卓可不管你这些。他的身体不能接受白酒,才不会因为曾胜利的姿态就改变观点。

曾胜利看曹方卓没有接他的酒,立马生气了。

“唰”的一下就把手中的酒杯砸向曹方卓,然后把手中的酒瓶也砸了过去。

新郎新娘一看这情况,连忙劝阻。

而曹方卓看到砸过来的酒杯只是轻轻的躲开,他不想在众人面前展现他的本事。随后一个侧身让过了,紧接着飞来的酒瓶。

他的一躲不要紧,后面一桌的人就遭殃了。

谁能想到喜晏上,会闹出这么一幕。

“啪!”

一个男青年被砸伤了额头,鲜血从他头上不断的流下。现在他满面红光,看来酒也喝了不少,这样的情况下,血会流得更快。

“砰!”

一声巨响,在人们没有反映过来之间在酒桌上想起。原来曾胜利用力砸出的酒瓶,在曹方卓后面那张桌子炸了开来。

一时间,玻璃碎片四处飞溅,多人都被划伤。

曹方卓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当时他只是自然的想到躲一下。不过,他随即发怒了。妈的,要是老子是坐着的,还不被你个垃圾暴头了。

还没有等曹方卓踢开板凳找曾胜利的麻烦,曾胜利已经冲了过来。曹方卓已经准备给这个家伙一个教训,却没有想到有人比他更生气。

受伤的男青年根本就没有去想,处理一下伤口之类的。踢飞自己身下的板凳,就朝着罪魁祸首冲去。

“妈的,一向是老子打人,什么时候被人打过。”男青年没有管被他踢飞的板凳砸中的客人,骂骂咧咧的找到曾胜利。

对,不是对曹方卓,而是对曾胜利。因为他发现是曾胜利丢的这些东西。

曾胜利的火气虽然大,但是也要看对象啊!这个男青年是唯一一个没有外出打工的人。他一直都在县城混,打架闹事简直是家常便饭。

他在整个郁关镇是天王一类的人物,那个都不敢惹他。曾胜利只是一个普通打工仔,怎么敢对这样的大佬放肆。

立刻道歉说:“五哥,我错了,刚才不是故意的。都是这小子惹的祸。”

虽然他把手指着曹方卓,这个叫五哥的人却没有理会。一脚把曾胜利踢倒在地,然后又提起脚要踢他。

周围几个五哥的朋友出面说:“五哥,算了。先把伤口处理一下,这是妹子的婚晏。让这小子给个几万的精神损失费就行了。”

原来他们是新娘的亲戚,看来这新郎的日子不好过啊。惹毛了老婆,会被这些社会上的混混打到住。

“走开,老子不教训教训他,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给老子下黑手。”五哥才不管那些,平时他还仗义得很,喝多了酒,就谁也不认识了。

说起来大家不会相信,其实曾胜利和五哥还算朋友,他们经常一起玩闹、喝酒。不然,五哥的朋友也不会劝他了,而是直接帮忙。

被五哥踢了几脚之后,曾胜利也忘了找曹方卓的麻烦了。对着五哥也是一顿拳脚相加,两人很快就打成一团。

曹方卓可以轻易的制止,但他却没有出手。

五哥这个人一看就是个不吃亏的主,他被打了自然会报复的。曹方卓不认为这样一个常期在街上混的人,会在这方面吃亏。

至于,曾胜利他没有援手的打算,被打了活该,随意的出手伤人。而且他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是新郎找来陪酒的。

两人打了几分钟后,曾胜利终于逃出了生天。他没有学灰太狼高喊‘我一定会回来的。’而是灰溜溜的走了,没有有带走一丝云彩。

他这一走,婚礼就有些搞笑了。

一桌的人全体带伤,就算想要处理一下,都要跑到镇上才行。附近没有正规的医院,只有几个个体医生,都还是那种离得比较远的。

五哥,偏偏倒倒的上自家的车,然后潇洒的走了。整个婚礼,算是交待给他们了。

曹方卓觉得新郎官,真是交友不慎啊!

却不知道,新郎官把他当成了惹事的人。酒也不敬了,到其他几桌去了。

杨晓育和曹方卓只能相互一笑,这都什么事儿吗?拒绝一杯酒,需要弄出这么大的场面。

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啊!

因为敬别人的酒,对方没有喝就砸酒杯、摔酒瓶的人,大家不去怨恨,却责怪不喝酒的。这个世道真***奇葩了。

杨晓育、曹方卓挑了几样菜,把肚子填饱,就立刻撤退了。不知道付家坝以后的晏席,还敢不敢请他们俩。不过,这些都没有什么?酒席对于两人来说,都是负担啊!

一个是要送礼,这种观点在华夏盛行。你做生日,我给多少。我有事,你又该给多少。这样,钱基本都没有变化。但是人们却必须这样做。这是为什么呢!

另外就是喝酒,别人是享受,他们喝酒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