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93章 喜宴闹剧

第九十四章 春天降临

修真无岁月,曹方卓自身功力在不断提升。

春天的脚步已经踏上华夏大陆,付家坝更是被绿色的春天围绕着。不听安排的村民们,把周围的田地都变成了葡萄园。在春的气息里,葡萄发出了嫩芽,却并不表示葡萄丰收,更不能说今年的收成将很好。

但是付家坝的风景却超出人们的想象,整齐的葡萄架,统一规划好的房屋。

付家坝俨然是欧洲风格的庄园,但是在这偏偏的山区又有何用呢。

记得一个老板找了大钱,在家乡修建了村里第一幢别墅。可是啊!当村里人都出去打工,交通不太便利的乡村,更是没有了人烟。

老板虽然把路修通了,可是他的别墅却逐渐的败落。

他要在城市中做生意,一年难得回家一趟。家里的老人根本就没有力气,打整那么宽阔的别墅。说要请工人更不用说了,没有人愿意去。人没有几个,老年人又唠叨,就算大老板出每月几万的工资,都没有去干活。

最后,几百万的别墅成了摆设,无人问津。

何况付家坝这种风景好看,却不出名的地方。一句话“酒香也怕巷子深”。

村民的大人、小孩都不太和外界接触,付家坝名声带来的影响已经初现端倪。

不过,这桃花又要盛开的季节,让去年曾经来过的人们再次出发。叶友山已经在网上发起了号召,要再一次占领桃花岛。

关于红云水库的照片,在去年春天的时候,就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对于有桃花岛一般的景色,许多人都产生了前往一游的想法。

现在的都市白领,那怕普通工人时间其实都很多的。

国家要求工作单位实行双休制,一个星期两天的时间,玩的时间肯定充足。加上现在的交通,省内的任何地方几个小时就能到。

红云水库虽然比较偏僻,但是从省城过来,也就是一百多千米,小车过来一个小时搞定。当然,郁关镇到红云水库不是高速,时间要长一点,但是来红云看风景的人却可以早上七点出发,九点左右就能到红云水库。

付玉华看到桃花把小岛点缀成粉红色,就开始安排接待游客的事情了。

杀人事件、孩子的伤痛已经被时间抚平,至少表面看是这样的。去年不少村民都在来看桃花的人们身上找了钱,以后的钓鱼、游玩者都在付家坝留下了资金。村民的房屋现在都已经改造了,这是老百姓的习惯。

华夏人找了钱有两种习惯,一是存起来做为以后备用资金,另一种就是修建房屋。

付家坝的人修建房屋都在大家的计划之内,把整个付家坝都规划得跟城市的小区一样。并且有统一的地方作为旅馆,让游客住宿。

不过,今年的村民要求付玉华改变方法,不能和去年一样,每家每户都按自己的方式接待游客。现在的村民没有了去年的劳累,所有的田地都种上了葡萄。这样管理就是每天都有,但是没有以往种庄稼那样有集中的高强度劳动。

每天的时间都有大量空闲,如果不找点事给他们做,难免要惹事生非。

而且去年来耍的人,还提出一个要求,要是能租麻将或者扑克给他们,就不用看完风景后无聊了。

真不知道他们出来是欣赏风景,还是来打牌的。如果要打牌,在城里不是一样的。跑到这里面来打牌,纯粹没事找事。

说实话,来看风景的人不少,去年桃花开的时候,每天都有几百人。可是桃花谢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来呢。主要还是他们感觉在红云水库很舒服,这种舒服不是精神上的,而是身体上真实的感觉。坐在岛上,整个人都和城里待着的时候不同了。

前些天,付玉华专门找到曹方卓,和他商量此事。

他不会忘记当时他们的谈话,他认为曹方卓真的耿直,对于付家坝的人都不错。却根本不知道,曹方卓就是太懒而已。

“小曹,眼看桃花又要开放了,我估摸着那些城里人又要来了。”付玉华直接了当的对曹方卓说。

曹方卓点点头,他已经接到叶友山的电话了。知道他们在桃花开放期间,会来上两三次。对于付玉华的观点,他当然同意了。说:“嗯,老付,你们要准备好,就是这几天的事儿。”

“呵呵!这次来主要的是问下,他们进岛,你去接,还是我找人去送?”付玉华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这本来就是一个捞钱的好机会,如果他绝对不会放过。

游客来了,进岛必须要船,但是水管站的余政在曾三江被杀后,就离开了。水管站太艰苦了,虽然知道有钱找,年青人也不愿意来。哪个愿意离开老婆一个人长期住这个,而且买个东西什么的都不方便。最后,镇上干脆把水管站交给红林五队,让他们自己管理。

那么运客人能收费,他要看一看曹方卓的态度。如果曹方卓愿意划船去接客人,那么曹方卓就把这事给接过去。如果曹方卓和去年一样,那么付玉华就会让付家坝的人专门接手。

“你们接吧!我懒得搞,钱那玩意儿不需要太多,够用就行。”曹方卓淡淡的说道。他现在每月的收入就是几十万,对于这些小钱,他不在乎。如果要让那么亿万富翁知道了,一定会笑他,不知天高地厚。曹方卓还是老百姓的想法,我一辈子能花多少钱,有个百十来万就差不多了。

“小曹,我统一安排人员来接送客人,要不每来一个客人你收五块?”付玉华觉得有人来游玩,都是曹方卓的功劳,他应该得到一定的利益。

“不用,有付出才能有收获。我又不付出什么,你安排人运送,就你把钱统一安排吧!”

付玉华看曹方卓那个神情,就知道曹方卓不会改变决定。他有些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为了村民,他还是要把事件安排好。

于是对曹方卓说:“那好吧!还有个事,我想在这岛放些凳子和桌子,让游客休息。你看行不行?”

付玉华希望曹方卓能让他在岛上安排遮阳伞,这样游客可以休息,当然也可以找副牌玩玩。付玉华他们还可以卖点东西,找点外快。

“可以的,去年就有人找我说这事。我可不会为他们准备这些东西,我又不在乎他们来不来。”曹方卓说。

他知道去年有些人走累了,连休息的地方都没有。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人来,屋子里本来就没有几张凳子,拿出来,更容易引起矛盾。

付玉华说:“小曹,你说我们把遮阳伞弄起,再卖点小吃和饮料,怎么样?游客可在累了的时候,打会牌,吃点东西。”

“老付,这可不行。卖东西,弄得到处是垃圾,我在岛上怎么生活啊!还有他们打牌,万一有人报警,还不把我抓起来,说我组织大家赌博啊!”曹方卓一听付玉华的话,激动了。连连摇头,并且强烈的反对此事。

“小曹,你放心吧!我安排人专门打扫,现在付家坝已经不种地了。他们都闲得很,安排几个人卖东西,让他们自己处理摊点周围的垃圾。至于抓赌,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收取费用,而且多数人都来玩的,能打多大。”

曹方卓说:“老付啊!反正工具不是我提供的。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付玉华得意洋洋的说:“小曹,不是我说你,现在警察会管这些。再说了,我是这里的地头蛇,那个敢在红云找麻烦。”

“也是,你和镇上领导都熟悉,那些派出所的警察同志,也不会故意为难你。”曹方卓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表示对付玉华话语的赞同。毕竟是干了那么多年的队长,镇上的干部基本都没有他干得长。

“现在社会赌和嫖基本都摆在明面上来了。只要你不对社会造成危害,那个管你。而且我知道,你们川省到处都是打牌的,可没有见警察抓过。对了,上岛来耍的人,你还是收点费吧!”

曹方卓摆着手,说:“收费就算了。我这个人,小富既安,没有什么追求。要不是因为这里的风景和气候,我都要在这个承包期结束离开了。”

“小曹,你一点都不像年青人。你的钱,我不知道有多少。但是看你和那个黄老板交易,就不会少。可是你怎么不找个女人,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男人。”

“老付,你怎么这样呢!现在周围有什么女人,你让我怎么找。难道我没有找到女朋友,我就不是男人了。”曹方卓说。

现在的他是一脸激动,眼神中透露着点点的无奈,却又含着一些坚持。他曹方卓现在的收入,不会比白领少,可是又怎么样呢!现在他周围根本就没有年龄相仿的女人,而且现在这个社会,找个女人当老婆。和找一个领导是一样的,她们除了欺压你之外,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曹方卓有自己的底线,自己找的女人必须是爱自己。样貌和家世都不需要,但是性格不能太差。要是找个有事无事就要闹的女人,或者野蛮女友那种女人,他曹方卓还真的宁愿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