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05章 无奈之举

第一百零五章 无奈之举

曹方卓正在和黄文婷说付家坝事情,温馨会所外面来了一辆宝马。

冯贵是玉河有名的能人。

这些年他不断的在建筑业上扩张,玉河多数城区的住房修建,都是他搞起来的。对于这个二十多岁年轻人来说,本事真的不小。

许多人嫉妒冯贵,说如果自己的运气有那么好,也能成为冯贵一样的大富翁。

说实话,冯贵要不是自己有点本事,他也到不了今天的地步。二十来岁的年青人,几年时间靠自己的力量成为千万富翁,哪个能说他无能。

不过,年青人发财之后,难道有些暴发户的表现。至少有钱后找老婆的事,就让他麻烦不已。

找个普通的吧!又觉得没有口味,那怕许多年青的女子愿意投怀送抱。

想找一个漂亮的,这玉河地区,还真留不住美女。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冯贵结识了黄文婷,惊为天人。追求的步伐就逐渐的跟了上来,虽不说每天都要报道一次,一周至少要找黄文婷五次以上。

不管男人、女人到了年龄,结婚还是头等大事。

黄文婷也老大不小了,虽然有些喜欢曹方卓,但是她发现曹方卓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

和黄家关系密切的官二代、富二代不少,可是大家也不是傻瓜。

许多青年已经解决了个人问题,没有解决问题的有三类。

品行不行的。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这些人倒是想娶黄文婷,可以黄家会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吗?

另外就是长相不行的。

虽然其他方面不错,但是长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容貌,让黄家下不了手。当然黄文婷也看不上眼,整容后和天生的区别不是挺大的。

剩下的一类,各方面不错,就是思想有点问题。不是说他们有神经病,而且他们追求自由,不希望家里干涉。

黄文婷这些年也相过几次亲,不过,Xing格不和的人,总是走不到一起。

冯贵除了死皮赖脸之外,倒没有什么让黄文婷讨厌的地方。黄文婷对于这种有眼光,又有点本事的人,还是算认可的。

冯贵一进会所就发现不一样的地方了。

他们这些经常跑业务的人,对于表情是十分了解的。会所员工的表情,明确告诉冯贵,今天有问题。

这也不能怪这些员工,毕竟黄文婷和曹方卓的表现有问题,加之黄文婷对冯贵态度又不明确。员工们都有些老板偷腥被抓的感觉,脸上当然就不自然了。

曹方卓和黄文婷出来的时候,冯贵愣住了。

黄文婷除了漂亮之外,品Xing一样都很好。不然冯贵也不会花大力气追求,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忍受绿帽的。当然,现在有许多人爱给别人戴绿帽,自己有了几顶也无所谓。

“文婷,这位是?”冯贵对黄文婷问道,好像打算跟曹方卓交朋友似的。

黄文婷还没有说什么,曹方卓先开口了。

“美女,记住我给你说的。我有事儿,先走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你。”

一句普通的话,可是听在不同人的耳朵里,那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黄文婷知道曹方卓的意思,是让她保守葡萄酒的秘密。并且曹方卓的确有事,加之曹方卓又愿意和陌生人交往,当然想离开。至于后面那句话,黄文婷不用想就知道,那是曹方卓说的客气话。这么多年的生意交往,曹方卓才第一次来。

冯贵听了曹方卓的话,当场就抓狂了。

光“美女”这个称呼,就让人觉得有些亲昵。幸好不是叫的婷婷或者文婷,不然冯贵更无法接受。后面的话在冯贵听来,更是那种特殊的男女关系才说的话。

“这位朋友,难道不做个介绍吗?”冯贵对曹方卓说。

曹方卓平就不喜欢交朋友,更何况冯贵一进来,就对他带有敌意。这种情况下,曹方卓当然选择无视对方了。其实,也难怪冯贵,网上不是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吗?为了女人,大打出手的不在少数。冯贵把曹方卓当情敌了,难免有些敌意。

黄文婷对曹方卓说:“不留下来吃个饭吗?你知道我这儿的菜,味道不错的。”

“不了,我早点回去,把事情处理一下。”曹方卓对黄文婷说道。

冯贵本来岁数不大,这些年找了钱以后,许多人和他交往都放低了身段。这也让他认为,每个人都必须给他面子。这个男人不光对他心仪的女人下手,而且一点面子都不给。

看到黄文婷亲自把曹方卓送出去,冯贵更是生气了。

拿出手机,给牛二娃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曹方卓教训一顿。

现在搞什么行业,都会遇到无懒的人,不认识点混混怎么行。牛二娃打架不行,但是一般人还都怕他。因为这个家伙吸毒,染上了爱滋,所以明知道要死的人,做起事情来就更加疯狂了。他的口头禅就是‘不要惹老子,不然把血洒你一身’。这也是普通人知识缺乏的原因,不然那个会怕他到处洒血啊。

冯贵和黄文婷聊了一会,就离开了。他在会所里面总是感觉气愤,想要亲自动手收拾曹方卓。

黄文婷也看出冯贵的态度变化,提醒他不要惹事。不过,她还以为冯贵看到她和曹方卓在一起生气了,并没有太在意。她和曹方卓是生意来往,并不需要解释。

————————————————————————

曹方卓出门后不久,就发现有人跟踪。不过,他却一定都不在意,不惹我就啥子事都没有,惹了我就别怪我不客气。

曹方卓很快找到上次那个公司,把木桶买好。老板也很热情,说亲自把东西送到红云水库。

跟踪的人还在继续,曹方卓心里不爽了。妈的,找刺激是不?老子万全你。曹方卓虽然对城里地形不熟,但是往偏僻的地方走,他还是会的。

在县城的城乡结合部,地方最为偏僻,而且治安也不好。主要原因是建筑不规范,有许多死巷子。

牛二娃叫上了几个平时跟自己一起混的杂痞,他认为收拾曹方卓这样的文弱书生没有什么问题。冯贵先前电话说了,他要亲自过来。所以牛二娃只想,把曹方卓围在这里。

“小子,看你挺有钱的,借点给哥花花!”牛二娃说道。

曹方卓看着牛二娃苍白的脸,心说:现在怎么骷髅架子都敢出来抢劫了。打量一下牛二娃身后的人,全***一脸凶相,外强中干的假把式。

就对牛二娃说:“跟了我这么久,不要扯这些虚的。有什么道,画出来。”

“没有什么,就是找你借钱。”牛二娃还想嘴硬。

曹方卓火了,妈的,不给你点颜色,你不知道爷们的厉害。

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除牛二娃这个头之外,其余的人全趴地上了。

曹方卓刚只踢了四脚,但是他的速度太快了,被攻击的人都只是短暂的丧失行动能力。

“大哥,我错了,不要打我。”

“别打了,会死人的。”

地上趴着的人,一片哀嚎,今天是怎么了,遇到这样一个煞星。

牛二娃虽然有些心惊,但是他不害怕,他有绝招。

“我有爱滋病,你要敢过来,我就把血洒你身上。”一句老套的话,虽然吓退了无数人,但这次他遇到的人却一点都不怕。

当冯贵进入巷子的时候,他愣住了。

本来就想教训下曹方卓,没有想到几个人都躺地上了,对方屁事都没有。

“原来是你找的人!”曹方卓对冯贵说。

“你不要过分。反正老子都随时会死,把老子惹毛了,跟你拼命。”牛二娃发现他的招术失灵了,再次恐吓倒。

曹方卓说:“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你命不好。”

对于这种吸毒,又有爱滋的坏人,国家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不采取强制措施。但是曹方卓不会管什么人道主义,只要是明显危害社会的人,他都会下狠手。

冯贵也看出不对了,连忙说:“兄弟误会,我见到你在这里,想帮你的忙。”

“对不起!虽然你们都罪不致死,但是为了我,也为了随时可能受伤害的人,你们都得死。”曹方卓也觉得无奈。

这个白得和吸血鬼差不多的家伙,太恐怖了。如果他乱出手,不知道让多少人受害。要知道爱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播开,并不会比核弹的威力小。

自己出手,另外的人自然也不能留。这个会所见到的男人,本来打一顿就行了,现在却不得不永远的留下。

冯贵一听,就知道事大条了,对曹方卓劝说道:“兄弟,杀人是犯法的,你不要冲动。”

曹方卓脚尖一点地,从冯贵头上飞越而过。一下就把所有人,都堵在了巷子里面。

牛二娃知道要拼命了,一刀割皮自己的手指,冲向曹方卓。

他根本就不知道,爱滋传播要有伤口。

曹方卓本来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这些人处理掉。现在看着飞过来的血液,他立刻运气控制住这些血滴。

“神仙?妖怪?”地上刚爬起来,拿刀准备冲的人,刀掉地上,嘴里下意识的念叨着。

冯贵知道麻烦了,对方不知道是特异功能,还是其他的什么?但是明显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高人,你不要和我们见识,把我们放了吧!”

“唰!”

血滴被分成几十滴,分别冲向众人。

这就是隔空驭物,“噗”的一声,冯贵几个人,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唉!曹方卓叹息一声,悄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