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06章 再酿美酒

第一百零七章 红云变革

玉河杀人案就如同其他案件一样,逐渐的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对于这种超出常人理解的事情,政府一般都会尽量遮掩。

加之这次没有半点头绪,最终案件定性为流窜人员作案了事。

春节又来了,自从哪一年春节闹了矛盾之后。曹方卓的父母都再也没有要求,他一定要回去过年。当然,也没有到岛上过年的意思。

简单的说,曹方卓本来就爱静。

以前当然宅男,每天都在屋里上网,不大出门,朋友也没交几个。现在修真了,更是没有回城里住的打算。

曹天友和龚秀两人和他不同。

喜欢在宽阔的街上走一走,美其名曰锻炼。

其实,就是两人喜欢热闹,每天都要和人摆龙门阵。那个嘴巴一天不说,好像就过不得似的。不知道你发现没有,现在的人基本都是这副德性。上次之所以闹矛盾,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喜欢热闹。而且曹方卓这儿,除了他们仨之外,就再也没有人了。

所以曹方卓没有时间回家,他父母一样不愿意来过春节,太孤单了。

加之,曹方卓也给姐姐发过牢骚,说父母现在越来越娇气。他姐姐可能也说了曹天友两口子,所以曹天友也知道儿子不满,大家都各顾各的生活吧!

杨晓育也走了,而且还带走了好几坛“英雄血”。说什么看老战友,没有好东西怎么行。

曹方卓也无奈,只能提醒杨晓育。自个的葡萄酒数量少,而且也不想出名。让杨晓育少到外面吹嘘。

付家坝再次迎来了人潮的高峰。

各家各户的年青人都回来了,就连几年不回家的这次都回付家坝了。

现在有几件大事要讨论。

第一个最为重要的是葡萄的种植问题。

今年葡萄卖得太便宜了,才3块钱斤,更有一部分卖到县城才一块钱斤。但是总收入也是几十万,数目太大了。

年青人见识多,让他们考虑下。葡萄继续种,还是挖掉。

第二个就是付家坝变成强盗窝的问题。

怎么样找到这个根源,消除这个恶名,是当前迫切要求解决的事件。不然,以后付家坝如何发展得起来。

第三个就是在家乡都能找钱了,外出打工有没有必要。

毕竟付雪娟的事情,村民都知道离家出走。虽然对于她被奸的事不知道,但是村民对自己的管教更重视了。曾洪的事,更是让所有付家坝的人冒冷汗,没有人愿意自己出现不孝子。

几个老年人跟付玉华讨论,是这些年的规矩。

但是今年不同了,年青人回来后,一是羡慕家里的收入,二是不满付玉华卖的葡萄那么便宜。他们认为应该用沿海地区的价格卖给曹方卓。

付玉华最终和几个老人商量,葡萄继续种植,至少能找几十万。却根本没有想到,明年曹方卓还会收他们的葡萄吗?

外出打工的事情,也解决了,自愿原则。愿意外出就外出,不愿意的搞特色种植。曹方卓搞的那一套东西,付玉华基本也会。他要山寨曹方卓的模式,搞葡萄园下养家禽。这笔收入算起来可不少,至少一年可以帮队里找个几万块。

最麻烦的就是付家坝的名声问题。

看来只能上曹方卓的桃花岛上,去给游人做工作。

他们商量得到很详细,却不知道年青人已经开始了‘倒付工作’了。

原来曾胜利把年青人都拉到自己家里。

只有夫妻两人的他们,准备了丰盛的菜肴。曾胜利清楚如果取得了付家坝的领导权,或者说是红林五队的队长职务。那么他的收入,将会是以前打工收入的几十倍。

首先,他会收回曹方卓租用的水库,把桃花岛变成收费观赏的景点。并且把现在曹方卓经营的东西全部盘下来,这种收入简直是海了去。

其次,把水库开放,让游客可以在水库中开冲锋舟。

最后,队里的人办事,还不给点好处费什么的。政府还会有工资进,多好的事情。

当然,这些事情不能让其他年青人知道。

曾胜利知道自己名声不好。但是现在这个年代,只要有好处,没有人在乎这些。人们关系的是自己,他们只有在乎自己的利益。

曾胜利就是利用这一点。

“真没有想到,付队长能够让我们付家坝一年收入几十万。”曾胜利开始引导大家了。

他堂弟说:“是啊!我老汉儿他们在屋里做旅店生意,居然比我在外面打工找的钱都更多。”

“而且今年开始在岛上卖杂货,看来明年的收入会更好。”付玉华的一个侄子说。

“你们知道个屁,真正找钱的是那个曹方卓。”一个了解内情的人说,他就是朱明全的儿子。听到父亲说曹方卓光卖桃子就是上百万,这家伙当时就嫉妒了。

曾胜利一听乐了,还是有些人出头,免得自己暴露目标。当下插嘴说:“老朱,你听谁说的。”

其他的人也立马专注的看着叫老朱的人,希望从他嘴里得出答案。

“你们不要出去说,不然我就要挨骂了。我老汉儿和付队长闲聊的时候听说的。付队长说,曹方卓找了大钱。鱼卖了一百多一斤,天天有人上门来买。妈的,你们想想,这是什么概念,至少几百万啊!”

曾胜利和所有人一样,他们都没有想到曹方卓这么找钱。

有人问:“哪个笨蛋来买的啊!一百多一斤的鱼,他怎么不去抢啊!”

曾胜利不管‘老朱’说得对不对,他必须支持才行,要不然他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只见曾胜利装腔作势的说:“老朱说得对,我看见过那个买鱼的。听说是城里的大老板,说不定曹方卓还是富二代呢。”

曾胜利说谎一点都不脸红,虽然是他胡诌的,但是广大群众最恨的就是富二代。这比嘲讽什么的都有效,这不屋里的人全部都对曹方卓产生了不满。

‘老朱’更是爆猛料了,说:“这只有他的一部分收入,他还喂了鹅,也卖得很好。就连桃子这两年时间,就找了几百万。”

付玉华的侄子说道:“不可能吧!桃子卖几百万,你以为是蟠桃啊!”

‘老朱’一听有人不信,当场就生气了。现在的人就怕别人不信自己的话,那怕他说的是假的,他也希望别人信。他说:“我妈今年在那个桃花岛上卖杂货。亲眼看见那个曹方卓卖桃子。一斤桃子是一百块,去年有一万斤,今年的桃子可能有一万二的样子。你自己算算。”

屋里的人,都暗暗的摸了把汗,太***吓人了。

就十来亩的桃子,一年居然一百万,比抢人都快。加上千亩的水库,至少喂了几十万斤鱼,这个曹方卓的收入,还不接近千万啊。

曾胜利看差不多了,立刻站起来吼道:“妈的,不公平啊!水库是我们的,桃花岛也是我们的。凭什么他曹方卓出点钱,就租去发财。一年近千万的收入,怎么也得给我们几十万不是。”

“对啊!我们应该收回水库。”有人说道。

也有人说:“妈的,应该给我们付家坝至少一百万。”

“这是签了合同的,再说葡萄也是他收的,不然去年也不会有几十万的收入。”有人也从曹方卓的角度考虑,不过很快被人骂得抬不起头。

曾胜利很满意现在的结果,他把自己的最后目的拿了出来。

他说:“付队长跟曹方卓关系太好了,许多事不好说,我们应该换个队长。而且队里的规划也不好,要不然也不会有葡萄过剩的现象。”

“对,就该让年青人来当然队长。”曾胜利关系好的几个人,立马知道曾胜利的意思,连忙附和道。

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只要自己关系好的得了官职。那么自己的好处,也是少不掉的。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把力,以后自己的好处会更多。

很快年青人都勾结在一起,拟好了行动方案。

曾胜利亲自到镇政府,给各位领导报告群众对付玉华的不满。并且提出队长要年青化,实行村民选举。

其他年青人各自回家后,都给家里的老人做工作,让他们支持行动。付玉华的小儿子这次没有回家,大儿子需要照顾女儿,并没有参与。当然,曾胜利也不会请他过来。

几年的时间,郁关镇的领导就坐不住了。

曾胜利反映的情况太严重了。

付玉华瞎指挥,废农田种植葡萄,造成供需关系不平衡,农民损失惨重。付玉华勾结曹方卓低价收购农民的葡萄,损人利己。并且,付玉华还不适宜的大肆修建旅馆,劳民伤财。

最后,镇政府的一了解,许多事是真的。虽然不是付玉华的失误,但是付玉华当然的队长也不太称职。

加之紧急召开的村民委员会,大多数人都选举曾胜利当然队长。

所以镇政府的人快刀斩乱麻,把付玉华撤掉,让曾胜利当上了队长。

当了队长的曾胜利在镇政府立下军令状,说他能在一年内让付家坝变成百万元社。让红林五队成为郁关镇最富裕的地方,成为玉河地区有名的景点。

曹方卓根本没有想到,一终于黑色的网正朝他袭来。

付玉华丢了官,却还是把队里的利益看得最重。虽然他也听说,有人要收回曹方卓的水库使用权,但是他没有去给曹方卓通气。

地方保护主义之重,自私之心泛滥。如果曹方卓知道,一定后悔,为什么要帮付玉华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