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8章 初入赌场

第十八章初入赌场

“哥们,忙着走干嘛!”曹方卓对着丁自强说道。

对于两个老人,曹方卓也点头示意。至于哪个女人,曹方卓仿佛没有看到似的。

丁自强打量着这个样貌普通,衣着一般的陌生人。心想:我见过这个人吗?怎么一点影响都没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曹方卓打招呼的动作太自然了。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没有一点陌生人的自觉。

“你哪位?我们认识吗?”丁自强一脸茫然的问道。

曹方卓好像老熟人一样,把手搭在丁自强的肩上。丁自强表现出来的不自在,他一点都没有放在眼里。淡淡的说:“我是谁,并不重要。只是有些事情,我要问清楚而已。”

丁自强心说:不会是兰香的追求者吧!难道要上演,痴情男为爱血拼。

“有事直接说。在这之前你把手拿下去,我不习惯和陌生人,这么亲密。”丁自强脸色有一些怒容了。

曹方卓点点头,把手放倒自己口袋中。没有在乎自己的形象,仿佛一个小混混。还是风清云淡的说:“你们什么时候交往的?你知道这个女人的感情生活吗?”

两个老人脸上都有些不自在,因为他们知道。曹方卓一出现,他们就知道,对方是为胡春强出面。女儿虽然做得不地道,但是这样直接揭老底的事情,也有些过了。

刘兰香并不知道曹方卓是什么人,也不在乎曹方卓做什么。现在的社会,女人永远是对的。如果哪个人在公众场合,不尊重女人,周围的人一定会加以谴责的。她也不怕曹方卓说她坏话,她相信自己的手段,没有男人能拒绝自己。

丁自强对于曹方卓质问的口气有些不满,不过看对方严肃的表情。还是打算说清楚,毕竟被一个人记恨,那是很严重的事情。

“我们是前几天相遇的。但是我们真心相爱,希望你不要阻止我们。”丁自强也老实的把情况说来。

曹方卓把心情放轻松了。

要知道,如果这个女人,是在自己表弟交往的同时勾搭别人的话。曹方卓可能就不会那么好说话来,而且这个男人也会被收拾。

“她前男友因为她成来植物人,到今天也就一个星期左右。她就找了一个新男朋友,而且重来没有去看望过。刚才我还听到这个女人,在说我表弟的坏话。”曹方卓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却没有想到,这些人都觉得理所当然。丁自强没有觉得,刘兰香做错来什么。女人耍耍性子,在他看来很正常。

“我表弟会很快清醒,他将来的女朋友会更好。人一旦做出来错误的选择,就要付出代价。呵呵!”曹方卓无厘头的话,把丁自强和刘兰香及家人说得一愣。

这位不会是发神经来吧!?

先不说植物人能不能清醒,就算清醒过来,也会留下残疾。哪个愿意,和这样的男人结婚。尤其是他那句,做了错误的选择,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丁自强作为富二代,钱从来不缺,各方面的关系也很到位。找他的麻烦,和找死没什么区别。而且丁自强自认为,他又没有做错什么。

至于刘兰香的事情,丁自强也觉得有些过分。虽然不必继续交往,至少应该去看望一下。但是丁自强觉得,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刘兰香也不认为自己不对,更不怕一个土老坎。曹方卓的身份,她虽然不知道。但胡春强的亲戚中,有没有权高势重的人,她是非常清楚的。

要是他们知道曹方卓真实的身份,就不会在这样想来。

现在这个社会太发达了。

曹方卓回去给表弟再次按摩之后,就去网吧差资料。很快他就从相关网站中,找到丁自强的信息。

曹方卓觉得,刘兰香之所以抛弃自己的表弟,就是因为丁自强有钱。把丁自强变成穷光蛋,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好炫耀的。而且丁自强也应该知道,有些女人就是祸害。

曹方卓发现,不用从商业和政府方面打压丁家。因为丁自强喜欢赌博,而且赌得不小。对于赌博很有心得的丁自强,据说是蜀都无敌手。而曹方卓觉得自己有神识后,也算赌场能人一个。

在对方最强的方面,把对方击败,他才会有挫折感。

再说,曹方卓最近也缺钱,去赌场找点外快也不错。至于蜀都有哪些赌场,曹方卓一点都不知道。但是这个社会上,有些人天生就是包打听。什么事情,他们都会知道。比如:出租车司机。

曹方卓就是找的这些人。

“找个大些的场子。”曹方卓对司机说。

出租车司机,先是一愣,然后说道:“什么场子,蜀都没有这个地名啊!”

“操!装什么呢?哥们我想去玩几把,你至于吗?我会是警察,还是能把场子给挑来。”曹方卓看司机的表情,就知道他怎么想的。一连串的问题,丢来过去。也彻底的打消了,司机的疑虑。

出租车司机,并不是开来一辆车,就能够称职的。对于附近的知名场所,必须了如指掌。就连一些隐蔽的地方,也要找得到。现在的人,做什么的都有滥竽充数的。连出租行业也不例外,有些人连乘客是好是坏都分不清楚。被人抢劫,甚至是杀害。

曹方卓找的这辆车,就是个老手。

“兄弟,你有钱吗?哪种地方,不是我们小老百姓能去的。”看到曹方卓情绪激动,司机也说实话了。

就你丫的样子,人家赌场也不敢让你进去。玩上一把就得出来,简直是浪费资源。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曹方卓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司机也没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一个中型的场子。

其实,赌场有不同的类型。

一个是赌场派人出来,和所有的参与者对赌。另外还有一种,就是大家借赌场的地方对赌,赌场只负责收水钱。

中小赌场,都是靠收水钱维持的。水钱,就是分红的一种说法。不管是庄家还是闲家只要大胜,就要交水钱。当然,这也要看当地是怎么规定的。

曹方卓虽然是个宅男,但是还是为赌场做过贡献的。想当初,拿着几千块,想要博一个大的。结果,钱输光来不说,还欠下一些熟人的帐。

现在的曹方卓明显的比以前稳重了。

首先,他不会想当初那样,拿到好牌就眉飞色舞。拿到差一些的牌,就垂头丧气。当初就是因为自己的情绪,把自己的情况暴露在众人面前。使得自己赢的时候,没有多少人跟。输的时候,却又大输一笔。

其次,他现在不怕任何人,而且有查看牌的本事。虽然不是稳操胜券,但是赢多输少是鄙人的。

曹方卓发现司机带他来的这个场子不大。有压色子的,有玩麻将的,有赌扑克的。当然,和一般的茶馆不同,这里都是赌博性质的。如果,一个牌桌的输赢小于一千,那么这叫娱乐,跟赌博挂不上钩。

俩个人无聊的时候,压色子,每次压一分钱。玩上一天,也没有什么输赢,这就是为了消遣时间的娱乐。

当每一次赌注斗在几百甚至成千上万,这就叫赌博。是赌运气,是博人生。一旦输了,那么就是人生轨迹的改变了。

曹方卓要参加的项目,把运气成分降到最低。要选择技术性最强,要把他的优势无限放大的项目。

压色子,运气成分就太重了。

至于用真气控制色子,曹方卓没有练习过。而且,控制色子风险很高,因为对方可以在桌子地下设置机关。轻轻的一碰,就能在最后改变色子的点数。

麻将和扑克,都可以在自己牌差的时候放弃。加上,偶尔耍上一次诈,不管成功与否,都能够让别人摸不清头绪。

曹方卓选择的叫做抓机。

抓机和电视里的梭哈有些类似,但是只有三张牌。而且这种形式的赌博,不会得罪老板。就算出老千,赌场也不会干涉。他们只是负责收水钱就行,当然如果出来老千,必须另外给些好处。

抓机的人很多。

有大概三张桌子,每张桌子都有十多个人。

曹方卓选择的是人数最少的一张。有10个人,抓机最多可以有17个人玩。

“加一个,好吗?”曹方卓站到桌子边上,没有掏钱。只是对着桌子旁的众人问道。

这个是必须的。有些人很在意加入一个,会退出一个的情况。他觉得这样会影响他的运气,有时还会做出过激的事情。

“呵呵!”两边的人都让来让。看来这一桌人,还是不错的。当然,他们都以为曹方卓是来送钱的,结果刚好相反。

边上负责收水钱的老板,也没有反对。他低声的对曹方卓说:“同花顺,每个人给10块,三花给20,三个a给50,水钱也是一样。打底10,可以闷牌。”

这些规矩一说,曹方卓就明白了。

这桌人,以10块起步,如果赢来,相当于直接进100块。如果运气好拿到同花顺,并且是最多的牌。每个玩家斗要给10块,另外,交10块给老板最水钱。相当于进190块。

但是,这个牌赌起来并非只有这么点钱。每跟一手,就是10,一盘下来,一千多,很正常。走上几万,也没有什么特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