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19章 小胜一盘

第十九章 小胜一盘

打牌的规矩,老板已经说清楚了。曹方卓也就随意的把钱放倒桌子上,表示自己占的位置。拿一张10块的放在中间的钱堆上,曹方卓开始仔细的打量着众人。

抓机并不是牌大,就能赢更多的钱。赢钱的多少,要根据大家的牌来看。同时,也要看大家的表现。如果你每次都乱跟,别人可能把你当成小牌。那么这一盘的人,可能就更多。如果你每次都是好牌才跟,那么你一跟许多人就放弃了。当然,也有人根据你胆小的毛病,突然涨价把你吓走。

曹方卓就是在看,哪些人跟的时候,可以把价给高点。哪些人,只能一点点的往上涨。

这些打牌的人,都是普通人。

教书的老师,卖衣服的小贩,农贸市场的屠夫,企业的职工,政府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是有钱的大老板,没有一个是有权势的。

说起来,可能没人相信。除了小贩和屠夫,收入可能多一些之外。其他人的工资,不会超过每个月5000。但是他们打的牌有多大?

别看,底只有10元,一个小时下来,运气不好,光底钱就要输几百。一晚上,输赢几十万,几百万都有可能。基本上抓机的输赢在几万,他们的工资根本就不够。

曹方卓知道,自己的几个初中同学,都是栽在这个赌博上面。有人被迫出来做妓,有些人违法犯罪。更有一名女同学,弄得家离子散,自己被上几十万的债务。要知道蜀都的工资才三四千,几十万要找几十年才行。

虽然都有自己不坚定的因素,但是赌博真的很害人。

这些白天上班,晚上出来打牌的人不少。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输成烂帐,但是过几年紧日子很正常。

这就是人性,贪婪和一夜暴富的思想是原罪。

不过,曹方卓不会这样,他的水平,别人想赢太多,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不会考虑,别人输了钱该怎么办。打牌,本来就是要赢别人的钱,考虑对方的生活,还上什么赌场。

当然,也有一打牌就找钱的。据曹方卓知道,每个牌场都有几个这样的人。

前几盘,曹方卓都没有专心打牌,而是在观察这些人。

这十个人,有四个女的,样子还很年轻。长得到一般,但是化妆的技术真差。打完牌出门,一定会吓倒几名路人。不用说,就不是聪明之辈,不然弄把自己弄这么难看吗?

其他的六个男的,有两个五六十岁的老人;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三个中年人。

有一个老人,属于愣头青,从来不关别人的牌。自己的牌好,就猛涨。自己牌差,就不跟,一点都不老练。

另外一个老头,别看总是笑咪咪的。但是城府可深着呢!几盘下来,他的表情就没有变过。这个家伙,就是靠赢钱,来养家糊口的。

小青年和年龄相符,冲动得很。

几盘的时间,曹方卓把其他人的性格摸透了。

这几盘,曹方卓没有用神识看牌,钱也没有输多少。毕竟他也拿到一次青一色,这种几率不大的牌,让他赢了不少。

曹方卓的表现,也让某些人放下心来。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人,整个打牌的过程,都是小心翼翼的。

这次轮到曹方卓第一个发言,上一盘的赢家在他上手。

“闷20!”曹方卓仿佛是输慌了的赌徒,在发泄自己的愤怒。

这个表现正好符合,输了一两百块的农民小青年的身份份。因为农民总喜欢斤斤计较,又想占别人的便宜。曹方卓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小农民,他如果表现得稳重无比。大家可能就会猜测,他来打牌是为了什么。

实际上曹方在已经看里大家的牌,都是垃圾牌。

这是必然的。

一共52张牌,想要拿到像样的牌,真的不容易。这次连一个对子都没有,全是烂牌,最大的是ak3。这种牌,真的少有。

曹方卓的牌虽然是kq9,但是他一点都不担心。闷20,看里牌之后就要跟50。凭ak3这样的垃圾牌,不知道哪个有胆量跟。而且,曹方卓只要不看牌,就可以一直闷下去。除非只有两个人,另外一个人才可以看牌。

下手的小青年,不甘示弱,喊里一声:“跟闷20。”

愣头青的老头,看里一下牌ak3。“啪”的一声,把牌扔到中间,最里嘟嘟囔囔:“妈的,a大的一副烂牌。”

紧邻着的老者,慢悠悠的拿起牌,仍然一脸笑意。拿里一张50的票子往桌子中间一推,说:“跟50!”

曹方卓却知道,他的牌只是a83的烂牌。

他身旁的女人,看了看牌。把牌轻轻的丢到中间,她放弃了。

一圈下来,就只剩曹方卓上手的中年男子、曹方卓、下手的小青年、老谋深算的老头四个人。

“再闷20。”曹方卓乐坏了。

除了老头之外,数他的牌最大。不过,看样子,老头又是第一个表态的。就凭他的那把ak3,他叫牌的可能性不大。先前他喊牌,是因为牌后面没人,让曹方卓两人占里便宜。现在有中年男子跟了,他多半会放弃。

“跟闷20。”小青年的动作,让曹方卓愣里一下。这个家伙,看来是杠上了。也好,老头就算跟里也不怕。三个人是不能开牌的,老头的牌没有继续的理由。

“呵呵!钱这东西,没有什么大不了。80。”老头大声的说道。

这老头蔫坏,他出80,曹方卓就必须闷50。他的目的就是让曹方卓开牌,看他有胆量跟没有。

中年人,把牌看错了,以为自己是青一色。他看牌时非常小心,没有让周围的人看到牌。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把黑桃和红桃看成一种颜色。

“跟80。”所以,中年人跟得很淡定。

曹方卓再次用神识,看了一下中年人的牌。中年人的态度,让他产生了疑惑。结果,中年人没有变牌,还是烂牌一把。

“闷50。”曹方卓,心中比较安心了。

小青年拿起牌,看了看,大声说道:“100!”

这到不是小青年涨价了,而是曹方卓闷50,后面的必须出100以上。不过,这个小青年的牌不值100,他一方面是和曹方卓斗气,一方面是舍不得。毕竟他已经走了50块,就这样放弃有些不甘。

“年轻人有魄力,我就不跟了。”老头把牌丢了,轻轻的说。

本来可以击败曹方卓的。但是小青年这次出手,让老头判断失误。他认为小青年的牌应该不小,所以就放弃了。还有就是中年人的坚持,也是一个因素。至于曹方卓,所有人都不在乎他。因为他都没有看牌,别人当然敢赌一把。

“200。”中年人认为该涨价了。这两个年轻人,一定会有人看自己的牌。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赢了。

曹方卓假意的拿起牌,没有一丝表情的说:“400。”

“操!”小青年坚持不下去了。

自己虽然跟了150块,但是如果再跟就是傻瓜了。kj6,这样的牌,没有人敢出400。而且后面是两家人,所以他才会骂人。

“800。”中年人看只剩一家了,离开涨价,想捞最后一把。

“跟上。”曹方卓淡淡的说道。他稳吃的牌,怕啥。

中年人,有喊了几手,曹方卓一点看牌的意思也没有。中年人已经跟了好几千了,因此,他在看牌确认一下。当他把牌看清楚时,大骂:“我日!怎么可能?”

手中的牌,掉到桌子上,黑桃j、红桃6、黑桃5。

大家也愣住了,跟了几千的牌,就这么垃圾。

“把红桃6看成了黑桃6,这是啥眼神。”笑咪咪的老头肯定的说。

曹方卓才不管这些呢!把所有的钱捡了回来,然后把牌合到一起。

“诶!我出了一百多,你给我看下牌啥。”小青年说道。

不过,曹方卓没有理他,迅速的洗好牌。

所有人都知道,曹方卓刚才是在‘抓机’。所谓的‘抓机’,是抓机中,手拿一副小牌,却拼命的涨价,吓退其他人的一种手段。每次抓机的过程中,都会出现好几次。

“年轻人,有前途!!”笑咪咪的老头说道。

他虽然没有看出来,但是如果单独留他和曹方卓的话。曹方卓的阴谋,根本不能得逞。只是有连个人打乱了他的计划,而且他的牌实在是太差了。

小青年在想:要不要,下盘我也‘抓机’呢!

其实,经过这一盘,大家根本不会给人留下这种机会。

曹方卓把牌一发完,他就乐了。

他手里的牌3个q,下手的小青年a打头的青一色,冲动的老头是kqj的顺子,阴险老头更是akj的黑桃青一色。剩下几个人的牌也不小。曹方卓对面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女子,居然拿到的同花顺。她下手的中年人,更好3个9。曹方卓上手是3个6。其他人的牌也不小,看来这一盘是一场龙争虎斗。

虽然,这一盘其他的两个三花,和那个同花顺的女人可以不出喜钱。但是,他们会在争夺过程中,付出更高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