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0章 一把整跨

第二十章 一把整跨

这盘,小青年是第一家。他当然没有放过,这个让别人出双倍的机会,大声喊道:“闷20!”

曹方卓很感激他,因为,这是帮他曹方卓谋福利。前面的人闷得越多,那么后面的人,就必须多出些钱。而曹方在这一盘的胜率,在百分之一百。

但是曹方卓想到了开头,没有想到整个事件的过程。

“你妈的,老子闷50。反正上盘赢了好几千。”前面的十个人,全部选择了闷牌。而且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等着曹方卓发言。曹方卓不高兴了,你们什么意思。都不拿牌起来,难道我就一定会拿牌。老子不光不提牌,还有加价。反正结果都知道了,他高声的吼道。

听到曹方卓赌气的大喝声,大家都能理解。换谁来都一样,凭什么要我做。这是许多人的口头禅,也是人们最切实的想法。不患穷,就患不均。

曹方卓下手的小青年,更是不愿意输那口气。看到大家的目光对着他,脑袋一横,四十五度看天花板。嘟囔着:“跟了。老子绝对不第一个看牌。哪个提牌,哪个是龟孙。”

本来打算提牌的暴脾气老头,也不提牌了。

他这个人一直以来,打牌受到的情绪影响的问题很严重。再说了,几十百把块钱,大家还真不太在意。也就是这种想法,让打牌的人,钱越输越多。

见上家赌气了,狡猾的哪个老头,并没有受言语的挤兑。

老家伙拿起牌,看了一眼。a青,大牌!毫无疑问,在全牌的情况下,十分难得。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曹方卓从他的动作也能猜出,老头激动了。但是他掩饰得很不错,其他人都没有发现。要不是一直盯着他,还真看不出来。曹方卓能判断出来,主要原因还是他知道对方的牌。

“120。”老头一如既往的,总要憋屈几个喜欢闷牌的。他想撵跑几个,然后就可以仔细观察对手。人多了,他也把握不住别人的态度。

后面的女士和中年人都跟了。

本来11个人全上的话,有对子和小顺子的人,都会放弃。但是曹方卓上一盘耍诈,抓了大家的‘机’。这盘,许多人都有想法了。比如:上盘小青年也乱叫了价,曹方卓的上家更是看错了牌。那么这次还会不会出现呢?

在第二轮结束时,曹方卓、小青年、愣头青的老头、同花顺的妹子、曹方卓的上家都是在闷牌。拿三个9的中年人,眼中闪烁着精光。他怎么会放弃,这么一个赚钱机会呢!稳住,不涨价,不看别人的牌。

一千多的钞票很诱人,小青年把牌抓起来。还没有等他看到牌,下手的老头一句话彻底打消了他看牌的想法。

“我们俩个,哪个先看,哪个是龟孙。”这是小青年先前的说法,现在老头还给他。却把杀伤范围局限在他们两人之间,没有让其他人生气。

“120跟了,我想和你比下大小。”狡猾的老头,看出中年人的牌不小。他打算比一下,好安心一些。中年人无奈,这是规矩。别人先出钱,在看大小。中年人的牌小的话,就直接铺牌。牌更大的话,就把老头的牌扑掉。

中年人可以拒绝,但是那样一来,谁都知道你有打牌。中年人结果老头的牌,其他的人继续。看到对方a的青一色,中年人感叹,高手啊!

才两手,最大的青一色,就开始瞧牌了。却不知道,是他自己泄露了机密。

老头看到对方轻轻的把他的牌,藏到了中间的牌里,嘴角一阵抽搐。妈的,看那表情,我就知道对方是大牌,果然没有猜错。

可惜老子一幅青一色啊!不过,也好!要是不看的话,这盘几千还是好丢进去的。看来喜钱,是跑不掉了。

曹方卓也佩服老头,最大的青一色,这么早就放弃了。老子少赢了,好几千。

这一圈,对子、顺子重于发现不对劲,放弃了。

曹方卓对面那个女的可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牌,还是没有看牌。虽然以前同花顺很大,但是这个一盘什么都不是。两个拿三花的中年人,最希望有人闷牌。大家投入的越多,他赢得越多。就算是狡猾的老头子,也不知道这盘的牌会这么大。

曹方卓知道底牌,他要一路闷到底,因为他的钱并不多。

小青年和老头斗气,更不可能看牌。

一圈、两圈、三圈……

曹方卓上盘赢的钱,基本全部投了进去,结果还没有人退缩。

堂子里面的钱,(也就是牌桌中央的钱。)曹方卓没有算,估计有几万了。周围几桌的牌友,都停下来了,围在一旁看热闹。

最后,曹方卓考虑到自己的资金问题,说:“我们三个也提牌吧!不然,一两个小时都结束不了。”

其他俩人也点头,他们早就希望有人劝说了。牌都没有看,都丢进去几千,心里真的不踏实。不过,曹方卓、老头、小青年三人,一看牌,都说了一个字:“操!”

老头和小青年,都没有注意其他人跟得紧。都认为自己的牌大,不改提牌。曹方卓是为了不让人知道,自己可以预先知道牌,假装的。

曹方卓绝对有必要加点火,于是喊了一声:“200!”

“400!”青年觉得自己的牌值400块,立马加价。

老头,不知道前面倆家和后面的情况,但是他希望吓走一家。喊道:“跟!”

唯一的女性顶不住压力了,对下手的中年男子说:“跟,我想和你比一下。”

中年男子也感到亚历山大,结果女子的牌一看,还好只是顺青。把女子的牌一扑,他知道最后的时刻要来了。

“1000!”他想赌最后一把,看哪个来看他。

曹方卓上手的男子,并不认为一盘能出几个三花。喊道:“跟!”

不甘示弱的曹方卓,又加价了。想当初,县城里有一个拿三个a的人,因为没有钱,最后没有赢到3个k。他必须表现强势,吓退几个人才性。

“2000!”

“操!老子a青不要了。”小青年说道。

他这样的行为,其实算违规。不过,没有人说他违规,反而骂道:“操,你个傻逼,这一盘绝对有顺青和三花。你个青一色,留下来搞毛啊!”

“妈逼的,这一盘的东西多了,怎么老子没有拿过这样的牌。”有人嘀咕道。

冲动的老头,没有说话,把牌藏到了中间。但是还是被眼尖的人看到了,小声的念叨:“这个更二,一个顺子,居然跟了400。”

“2500!”中年人的三个9,已经击败了两个人。他相信,自己是最后的获胜者。

“3000!”好嘛!没有一个人愿意让。

曹方卓继续加价,“4000块!”

两个中年男子没有退缩的迹象,周围的人也不说话了。这个时候,那个人出了差错,别人会找麻烦的。

几圈下来,场子里的钱已经有十万了。

对于别的人不算什么,但是作为工薪阶层,这个钱要赚好几年。这两个中年人,刚好就是普通的职工,不知道回家以后,会不会闹离婚。

最后,一个中年人没有钱了,曹方卓也差不多。另外一个中年人,稍微好一点,有个千多。

没钱的中年人说道:“我们平开吧!”

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对方是三花,究竟是哪个的大。两个中年大叔不知道,但是曹方卓却很明白。

三个人的牌一亮,大家就知道为什么?一盘的输赢那么大了。大家的牌相差不多,而且都是三花。

“赶礼赶礼!两位三花的朋友就算了。”老板在一边喊到。

“操!太他妈的刺激了!”这是看热闹的人说的。

受伤不重,却大有损失的小青年说道:“有没有出老千,三个三花。”

“操!我有那个技术,早去澳门混了。还为弄几万块钱拼什么命?”曹方卓反问道。

狡猾的老头,有深意的看了曹方卓一眼。这个家伙居然在看牌之后,没有激动,不合理啊!而且运气也太好了,两盘就把牌局给打散了。其实,他不知道,曹方卓还真没搞假,只是知道牌局的结果而已。

曹方卓收好了钱,给了老板800,然后就离开了。

没有办法,他们哪一桌都被他打散了。两个中年男子两目无光,呆呆的坐在哪里。

曹方卓没有,把钱还给他们的打算。就算曹方卓同情他们,可是过不了多久,他们又会再次上赌桌。

赌钱的瘾,是一种精神疾病,并不比吸毒弱多少。难怪国家要治理,这种事情不管的话,刑事案件不知道要增加多少。

可是黄赌毒,真的没有从华夏消失过。

曹方卓离开的时候,天色尚早,才九点过。资金已经够了,可以去找丁自强玩玩了。

幸好曹方卓是大人,不用亲戚朋友担心。不然,他一晚上到外面耍,也让人着急。现在的成年人泡网吧很正常,所以亲戚朋友也没有担心。

要是让他们知道,曹方卓是去赌博的话。一定会把曹方卓,批评得体无完肤。打小牌亲戚都会支持,但是如果输赢几千上万的赌博,却没有人会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