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1章 针锋相对

第二十一章 针锋相对

曹方卓终于从一个赌客的口中得知,最大的赌场是邱哥的永胜娱乐会所。里面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不是老板就是官员。接待的人也会严格要求,很多项目都是模仿的澳门赌场风格。

从这个简要的消息里,曹方卓就找到了去耍一耍的理由。

打听到具体的地址,曹方卓也利用今天赚到的钱,好生的收拾了一番。

曹方卓虽然长得普通,但是他有气势。这个气势,也是在他修真以后才有的。并非是什么虚幻的,而是曹方卓心态的变化的表现。

以前一天到晚都要考虑工作会不会丢,工资能不能养活自己。又要考虑买房,交女朋友等等。心情不轻松,脸上也不经意带着愁容。见到领导必须礼貌,不敢表现出反感的表情。见到同事,要虚情假意的交往,避免被人孤立。碰到政府的工作人员,不论警察,城管都有些恐惧感。他们代表的是国家,要给你弄个罪名,其实很简单。

现在修真了,女朋友不能想了。哪个受得了老婆儿孙都死掉,而自己却依然活在世界上。没有找女朋友的想法,就没有了必须迁就女人的所有行为。女人对曹方卓的态度过分了,曹方卓依然会反击。在他心中男女都是平等的,男人只要不惹到他,他不会整别人。

见到其他人,曹方卓也不会感到恐惧了。对于茫茫耕耘的众生,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也是x二代的心理,人家不惹事,也不怕别人去惹事。大家辛辛苦苦累了一辈子才取得的成绩,人家只要点个头,就要许多人帮他做出来。曹方卓也是这样,一件法宝卖出去,绝对可以让人过完幸福的一生。别人辛苦的劳作取得的成就,还当不了他无聊中弄出的垃圾玩意儿。

衣服穿好,迈着轻松的步伐,走进永胜。

虽然没有保镖,但是没人拦阻。看他的气势,保安都认为他是x二代。

赌场其实也分等级。

平时街头巷尾打牌,旁边的人都习惯出点子。小打小闹的赌场,一般情况都安静,但是一出大牌,就在一边吵闹了。甚至关系好一些的,会递眼色。大赌场不说清风雅静,但是大家都不能谈论牌局。

永胜这里的牌局就是这样。

大家都规规矩矩的,只有结果出来后,有短暂的狂欢、或垂头丧气的哀叹之声。人们谈论的话题,都不会是刺探对方牌局的。多是打击对方信心,让对方猜不透的迷局。

玩牌的种类很多,但是曹方卓并不愿意随意加入游戏中。而且他的动作也引起了,后台老板的关注。来这儿的人,一般都是打牌的。而曹方卓从进来到现在,根本就没有进入牌局的打算。这样的人不是找麻烦的,就可能是条子。

赌场中有服务小姐,随时为需要帮助的客人提供服务。曹方卓就找了这么一位,把身上多几十万,全部换成了筹码。

捏着一把筹码,拒绝了服务小姐的介绍,曹方卓开始寻找目标。

别说,曹方卓还真看到了丁自强,还有哪个烂货刘兰香。曹方卓直接走了过去,才发现这桌正差一个人。

“呵呵!又见面了,不介意我加一个吧!”曹方卓很自然的对丁自强说。

丁自强也知道一句话,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对方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但是对方有挑战的实力吗?

“这地方是你能来的地方吗?”刘兰香在丁自强说话之前,就抢先说道。

曹方卓没有理会刘兰香,反倒是对丁自强说:“你真没有,一个女人都摆不平,而且还是别人用过的垃圾。就这惹事的水平,你以后要小心了。”

“兄弟,此言差矣!一个大男人和女人较什么真?”坐在丁自强上手的男子说道。

曹方卓打量了一番,这个家伙,一米七左右。五官匀称,身材略显单薄,算得上小帅。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样子,一看就是个交友广阔的人。

丁自强也说:“女人是用来爱的,没有本事就别找女人。”

剩下的那个女士也说话了:“难道,你没有母亲和姐妹,怎么歧视妇女呢?现在可是新时代。”

看着刘兰香那副骄傲的模样,还有丁自强两人的卑躬屈膝,那个女子想当然的摸样。曹方卓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理了理衣领。终于把几人的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他才缓缓的说:“女人和男人都是人,男人没有必须让着女人的义务。所以,女人做错了事,也必须较真。至于丁老弟的话,我不敢苟同。没有本事别找女人,那么丁兄有本事,多找几个。不知丁兄能一夜几次狼,剩下的女人怎么办?还有这位姑娘,我什么时候歧视妇女了?刚才我问丁兄是否有位置,这个女人怎么说的。她不是嘴贱是什么?”

丁自强和那个男子想要说话,不过看到牌桌上女子很激动。他们连忙发扬风格,让女士优先。

女子激动的说:“你还说没有歧视妇女,刚才谁说的‘别人用过的垃圾’。难道女人被甩了,就成了垃圾了。”

“姑娘,淡定!别人我不会用垃圾来形容,不过,对于在男友重伤昏迷期间,另寻新欢的人确实很垃圾。无端诋毁前男友,很垃圾。对了,我是打牌的,别说其他,愿意接收不?”曹方卓一连串的话,根本就不给人插话的机会。

刘兰香还想说什么,不过却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牌桌上的女子,和那个男子都一愣,看来有隐情。丁自强对曹方卓说道:“你不要在这里坏别人名声。”

“呵呵!不知道丁兄万一成了穷光蛋,别人还会不会跟着你呢?玩笑,打牌打牌!”曹方卓的话,如同一根刺,插入丁自强心中。

几人都发现,曹方卓看来是针对丁自强的,而且好像还有下狠手。

牌局开始,本来大家打得不到,是用的一百块一个的筹码做底。但是丁自强在刘兰香的示意下,把底改成了1000,每手封顶100w。

曹方卓本来不在乎大小的。但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把每手封顶改为100w,真让他为难。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只有对方走一手一百万,他就根本赢不了。

幸好,没有人突然出一百万,只是在1w左右徘徊。

因为曹方卓能够看到底牌,他倒没有输,小赢几万块。

他也打算耍一次诈,把大家忽悠一下。

“梅花a说话。”发牌的小姐说道。

丁自强从前几盘中发现,只要是大牌,曹方卓就跟。只有牌小于三条,就不会跟。所以,丢了筹码后,他挑衅的看了曹方卓一眼,说:“1w。”

“跟!”曹方卓仿佛拿了大牌,手有些抖动。

大家都有些猜测,曹方卓拿了大牌。

一圈过后,那个女人的牌最大,是同花顺。她继续走一万,因为她的底牌是另一种花色,现在她的牌最多形成顺子。

丁自强一对k,一张a,盘面优势很明显,他选择了,大1w。曹方卓又是简单的跟上,没有其他话,手却不断的相互揉搓着。

最后的男士放弃了。一张黑桃八,一张梅花k,一张梅花9。堂子中也出了一张k,他最多即能得三条,放弃是最明智的选择。

女子摇摇头,把牌抛弃了。她得到的牌,太小了。一把散牌,a大而已。

丁自强也是垃圾牌对子k而已,其他的都不成样。他依然喊:“跟。”

曹方卓见只有两个人,刚好符合计划。扔下一摞筹码,喊到:“大你40w。”

“什么?”三个人一愣,搞不清楚曹方卓想干什么。

如果是牌大的话,也应该少加点,让丁自强多给些钱。如果是小牌的话,可以再涨一些。这样不多不少,丁自强完全可以跟。

“强哥,别跟了。刚才他手一直在抖,一定是大牌。等着我们去看牌,不跟了,有钱也不这样便宜他。”刘兰香低声的对丁自强说道。

在丁自强犹豫的时候,曹方卓又阴阳怪气的说:“打牌的时候,旁边有人说话,算不算违规呢?”

“哼!我才不上你的当。我放弃。”丁自强洋洋得意的说。

曹方卓不说最后一句的话,他还会跟。但是曹方卓的话,好像是阻止丁自强不跟。实际上,他这样明显的表示,就是告诉别人,他的牌很小,开来看吧!丁自强才不会上当呢?你一副好牌,真以为我们不知道。

“红颜祸水,说得真的不错。”曹方卓感叹道。

曹方卓的牌被丢在中央,筹码也被他收拢道身前。结果,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曹方卓的牌被碰翻了,一副散牌暴露出来。刘兰香绝对脸火辣辣的,曹方卓的话太有杀伤力了。

要不是她去多嘴,说不定丁自强就赢了。

其他的人也发现,这个家伙并非表现的那么老实。尤其是最后这次,明明告诉你们。真的假的,我都在耍。

这样让所有的人在以后的牌局中,都不能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