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梦幻庄园

第22章 赌局扩大

第二十二章赌局扩大

曹方卓不断的,交替使用真与假来混淆大家的视线。

现在没有人知道他是真的牌大,还是在耍手段。不过,丁自强几个人都知道,打牌主要还是看运气。技术好的人,可以少输,多赢。反之,亦然。

曹方卓已经换了好几副牌了,废牌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说明四个人都没有在牌面上,弄虚作假。

使用了神识的曹方卓,不知道算不算。但是外人是不知道的,这也让他更加的大胆。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曹方卓已经赢了两百多万。丁自强输得最多,脸色却没有变化。说明这个人钱多,气量也大,心态也很稳定。其他两个人表现也不错,尤其是那个女子,并非曹方卓想象中的刁蛮任性。

曹方卓不但在牌局上赢得了胜利,而且他的嘴,依然犀利。

“这个玩法我不熟,要不我们玩闷机吧!”曹方卓仿佛无意的说道。

丁自强淡淡的说:“只要金姐和云哥没有意见就好。”

曹方卓终于从丁自强这么知道了,两个牌友的姓氏。他也看向两个人,一副等待的模样。

“不改,我凭什么要玩你熟悉的游戏呢?”金姐一直对曹方卓有意见。虽然不至于和他针锋相对,但是不迁就他是很正常的。再说,闷机和梭哈不一样。闷机再小的底,都可能输上几亿。这种让牌决定一切的玩法,这个女子非常讨厌。

丁自强口中的云哥,也拒绝了曹方卓的提议。

他的理由很牛,嫌弃赌得小,可以加注。但是梭哈更能体现,他的牌技。

“哎!”曹方卓只能叹气。哪怕这一盘,他已经赢定了。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你看电视上,那个玩闷机的。”刘兰香不忘贬低曹方卓。这个男人虽然已经赢了几百万,但是在刘兰香心中,曹方卓已经是刘春强的穷亲戚。

丁自强用2w的价格,要了第二张牌。曹方卓选择了跟,同时调侃丁自强说:“丁总,你来的时候,服务员是看你的衣服让你进来的,还是看你的相貌同意你进来的?”

“这有什么说法吗?”金姐问道。

“如果是看小丁的衣服,才同意他进来。就是他没有面子,只要有一身好衣服就能进来。如果是看相貌,同意他进来的,就说明他靠脸蛋吃饭。这位朋友,是不是这个意思?”云哥猜测道。

“我可没有这么说。不过,我穿着普通就叫土包子,衣着华丽的叫……”曹方卓意味深长的说。

丁自强说道:“穿好的衣服,不叫奢侈,只是自然。穿得普通,叫做不讲究。兰香虽然说得不对,但是你一个男人,何必计较呢?”

刘兰香也知道自己的话,说得太肤浅了。没有开口,却更加的记恨曹方卓了。

“小打小闹干啥,大你10万。这位朋友,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较真了。女人嘛,要让着点。”云哥把大家的注意转移到牌上。

“哪个要你们这些臭男人让,我再大你50w。”女人生起气来,真的很恐怖。这个金姐就是明证,一定要和几人硬拼。

服务员好像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认真的发着牌。

和曹方卓用神识看到的一样,他是青一色的顺青。他对女子说:“再大你50w。云总,让着女子,也要看是什么货色。谋杀亲夫的难道也要让着,那只能说你太伟大了。”

“跟了,这位朋友说什么谋杀亲夫呢?”丁自强不认为刘兰香杀了人,一边说牌,一边反问曹方卓。

“举例子,云总说,女人都要让着,我问下谋杀亲夫的让不让。妈的,不知道哪个傻逼,居然说西门庆和潘金莲是真爱,谋杀武大郎是应该的。”曹方卓解释道。

云哥摇摇头,一脸被曹方卓打败了的表情,说脸:“这位朋友,真的被你打败了。人家唱歌,就图一个乐子。你那么认真干什么?跟!”

这一盘大家都是大牌,所以跟得也紧。

金姐说:“小气的男人就是这样的。我梭哈了。”

“金总,现在的男人还不大气吗?我听说一个女人,都要找十多个男人了。梭哈!”曹方卓调戏金姐说。

丁自强说:“怎么可能?偷情的还差不多,不然,那个男人愿意和别人的男人共用一个老婆。梭哈。”

“我看小说这样写的,女作者难道那么强。要十几个男人才能满足她,这个问题值得探讨。”曹方卓已经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了。造成几个人,每个人都出了两百万以上。

“哦卖糕的,大哥小说是假的好不好?都梭哈了,我也跟,不信你们能赢的了我。”云哥得意的说道。

服务员把牌发完,每人位置上都要两张别人不知道的牌。几人没有去看牌,反倒是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同时,三个人都对曹方卓表示了鄙夷,长期生活在虚拟世界,已经分不清虚拟与现实了。

刘兰香碰了碰丁自强,老丁也自觉的把牌翻了起来。刘兰香得意的笑了起来,因为丁自强的牌很大,是四条k。

云哥只能无奈的翻起牌,他是一把葫芦,结果还是输了。

金姐得意洋洋的对丁自强说:“貌似,我刚好比你大一点点。”

“四条a,怎么可能?”刘兰香被打击了。虽然丁自强有钱,但是一次性输掉一千万,他非被家扣押起来不可。刘兰香这个交往不久的女人,一定会被当成灾星。

“不知道,同花顺和四条,哪个大些。”曹方卓邪恶的声音,把其他五个人都惊动了。

云哥说:“不会吧!还出来同花顺。那只有四个机会,哪个小于百万分之一的机会。”

“狗屎运!”刘兰香恨恨的道。

“今天,上帝睡觉了,不然,怎么可能让这个怪物胜利。”金姐说。

丁自强说:“你有没有搞假?”

“为什么这么问?”曹方卓和其他两个牌友问道。

“先前大家都没有说话,你一说话,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就变成了千年难道一遇的牌。能不让你人怀疑吗?”丁自强说。

“切!你没睡醒吧!丁总,我除了我的牌,连扑克都没有摸,怎么搞假?”曹方卓说。

“要是没有搞假,那么现在每盘不封顶,你敢吗?”刘兰香说。

曹方卓直接打击道:“一个穷光蛋,还没有正是转正,就敢乱花钱。不知死活!!”

“你,你……”刘兰香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金姐和云哥也没有说话,毕竟刘兰香刚才做得有些过了。不是牌局中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多说的。

“我也想这么说的,不过兰香抢先说了。你敢吗?这位朋友。”丁自强觉得自己,该给自己的女人扎起。

曹方卓眼中精光一闪,也不示弱,朗声说:“我今天就是针对你来的。你不是说我表弟没有本事吗?如果你这个富二代,变成了穷光蛋,这个女人还会跟着你吗?你除了出生好之外,你还有什么本事?”

金姐和云哥这时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可能不是那么简单的。

“自不量力!”刘兰香继续讽刺道。

丁自强说:“你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了。虽然我喜欢赌,但是你要我压上全部资产,那是不可能的。”

“废话不多说,还敢来吗?”曹方卓说道。

“哼!谁怕谁?”几个人,同时反驳道。

但是他们现在已经更加的稳重了,不是大牌,绝不轻易出手。

牌发出来,曹方卓的底牌是黑桃q,面牌是黑桃a。丁自强的底牌是黑桃8,面牌是烟花8。金姐的是底牌红桃9,面牌黑桃9。云哥的底牌红桃q,面牌方块q。得到牌时,几人都有些愣了。这牌的局势都很好,虽然不知道最后结果,但是出现上盘的可能性很高。

和他们不同,按照发牌的规矩,曹方卓已经肯定了。自己还是和上盘一样是同花顺,其他的人也都是大牌。

在服务生的中规中矩的主持下,牌全部都发完了。

丁自强是三个8;金小姐是三个9;云哥是两个q和一个草花10;曹方卓是黑桃a、k、10三张牌。

这个牌不看底牌,真的不好说哪个的更大些。从牌面上讲,曹方卓的机会最小,除非拿到黑桃q和黑桃j。不然他的牌将是最垃圾的,没有之一。

其次,云哥的机会也不大,除非他剩余的两张牌都是q,或者q、10,又或者是两个10,不然也是稳输无赢。

“这位朋友,看来你机会不大啊!我还真不信你又是青顺。”丁自强骄傲的说。

金姐知道自己的牌,对丁自强说:“别人的情况,我不情况,你是肯定赢不了的。”

“金姐,不会吧!我是3q的葫芦哦,难道你是四条??”云哥问道。

本来觉得自己的牌不错了,可是却没有想到别人的更多。

“你都已经说了,还有什么疑问不成。”金姐说着把牌亮开了。

丁自强对曹方卓说:“我们两赌个外局如何?”

“好啊!我赌一个亿,你敢跟吗?”曹方卓面无表情的说。

“我真不怕你赌,云哥刚才说他是三个q的葫芦。我不信,你会有黑桃q。”丁自强掏出支票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