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4章 宝猴伤 落魂成

第五十四章 宝猴伤 落魂成

望着悬浮在道法玄碑内的天晶木,古玄内心激动不已,宝物有灵,尘蒙世间这么久,也不知道是否憋屈。可惜草木经内对于天晶木的描述也不多,药灵子是上古之际的大能,而天晶木却是太初之际的宝物,经过了太古,远古,可以说是最古老的存在。

到了上古之际,虽然还在流传,但是也成了传说中的圣物。如果不是药灵子在一处远古遗迹之中得到过世界树的消息,恐怕他也不知晓天晶木这种圣物了。也就是说古玄虽然获得了天晶木这种太初宝物,但是还得自己摸索这宝物的功能。毕竟像天晶木这种宝物已经很久没有人见过了,一直都是存在传说中。

天晶木只生长在玉脉中,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之处。古玄神识把天晶木一寸一寸的检查了一遍,可惜没有丝毫发现。对了,不知小毛猴知晓不?

古玄把小毛猴叫来,小毛猴一看到天晶木,就上蹿下跳,兴奋的叫了起来。额头上出现一只金色的竖眼,睁了开来,一道金光朝着天晶木射去。就在快要碰到天晶木时候,天晶木整个树身发出一道柔光,把自己护了起来,只听到小毛猴尖叫一声,金色竖眼闭了起来,额头多了一道血迹。

小毛猴满脸恐惧地看着天晶木,双眼暗淡,没有了往日的灵动。古玄把小毛猴抱在怀中,小毛猴还是一脸后怕,虚弱地叫了几声,古玄虽然不知道小毛猴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知道是遭受到秘法的反噬了,不知是伤到神魂,还是肉身。

古玄内心焦急,心念一动带着小毛猴来到天地书中,指着灵药山谷对小毛猴道:“小家伙,你看这里的灵药,哪种可以帮到你?”小毛猴这时才反应了过来,对着他吱吱地叫了几声,摇摇小脑袋,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一时间,古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心念一动,一个碧玉葫芦出现在古玄手中,里面却是紫睛战猿的精血,也不知道对小毛猴有没有帮助。

碧玉葫芦一出现,小毛猴便有了感应,可令兮兮的望着古玄手中的碧玉葫芦。古玄也没有吝啬,直接将葫芦递给了小家伙,小毛猴眼中闪现出一丝亮光,抱着葫芦歪着脑袋好似在考虑什么,最后又把葫芦还给了古玄。

“紫睛战猿的精血,对你有没有作用?”古玄疑惑地看着小毛猴问道!小毛猴吱吱的叫了几声,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对你以后的蜕变有帮助?”听到古玄的话,小毛猴不住的点头,只是看着小家伙暗淡的毛发,心中有些心疼,对了,除了精血,还有普通的血液,想来也可以使得小毛猴恢复伤势。这一次古玄手中多了一个大葫芦,递给了小毛猴。

小毛猴抱着一个大葫芦,有些滑稽,把塞子打开,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才把葫芦放到地上,对着古玄眨了眨小眼睛,就睡了过去,只是这次身上没有包裹血茧。古玄松了一口气,心中的烦闷也一扫而空,把小家伙放到碧落泉边上,又把两个葫芦收了起来,紧接着手中多了一块玉简。

这玉简正是古玄兑换的神魂攻击秘术“落魂”!可是想要修炼却是要观想上古神器落魂钟。那可是上古神器早就在祖源世界破碎之际,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修炼,见都没见过,人如何观想。

突然道法玄碑出现在古玄的识海,其中的一幅壁图亮了起来,古玄的心神瞬间被吸入其中,古玄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天地中,虚空中漂浮着一座巨大的战场。有两个人在驻足其中,一人身着白袍,背着一柄大剑,一人身披紫袍,手中拿着一个铜钟,难道这个铜钟就是落魂钟。

古玄心中一震,仔细观察起来,战场上突然刮起一阵大风,两人的身影在大风中忽闪忽现,只见一道剑光闪过,大风被劈成两截,古玄眼一缩,内心深处尽是震惊之色,一剑将无形的风劈成两截,这是何等的修为。就在此时,一道钟声响起,战场上的大风突然被禁止了,一个三丈之大的铜钟悬浮在空中,上面立着一人,正是身披紫色衣袍之人。

两人很快大战在一起,剑光闪现之间,空间破碎,钟声回荡之际,天地寂静,古玄就像一个局外人对战场上的两人无动于衷,所关注的只有那个巨大的铜钟。

或许是道法玄碑之故吧!古玄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铜钟的每一丝变化,铜钟上的符文道痕都出现在古玄的眼中。一时间古玄眼中只有铜钟,再无一物。天地破碎,万物枯荣,似乎都与古玄没有关系,紫色衣袍之人每拍一下铜钟,古玄就对铜钟的感悟更深。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玄逐渐闭上了眼,不再关注战场上的局势,因为在古玄的识海中出现了一个铜钟,起初还有些虚幻,古玄不断回想着先前所看到的铜钟,最后一个拳头的铜钟出现在古玄的识海,上边的每一丝纹路都与先前观察的铜钟一模一样。

铜钟一完善,古玄的识海中响过一道钟声,这钟声宛若天籁之音。让人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这时道法玄碑也浮现在识海中,上面的符文闪过一道亮光,把古玄观想的铜钟罩了起来,铜钟多了一些变化,上边的符文道痕似乎更加玄妙了。

古玄睁开了双眼,眼中有些迷茫,有些困惑,现在落魂钟的观想已经圆满了,可是怎么利用落魂钟攻击呢?落魂钟有着落魂之威,钟声一响,魂飞魄散,也就是说落魂钟的攻击就是音波攻击。可是音波攻击与神识有什么关系呢?古玄再次陷入了沉思中。

心神全部沉入到识海中,古玄对着观想出来的铜钟就是一拍,只见一道肉眼无法看到的音波朝着识海四周散去,神识却是可以清晰的感受的到。音波与神识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关系呢?唉!古玄长叹一声,就在此时古玄好似感受到什么似地,灵光一闪而逝,却是没有抓住,古玄陷入了苦思冥想之中。

突然,古玄大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笑声彻响整个天地书。

古玄满脸带笑,神魂攻击之术落魂终于弄明白了。不管钟声攻击也好,音波攻击也罢,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震动的频率。频率平缓时声音传入人的识海中,没有太大的反应,当频率超出人体的承受时,神魂自然而然就起了一些烦躁之感。再大到一定程度时,就不单单是烦躁,而是神魂受创。轻则神魂萎缩,重则魂飞魄散。

一直以来神魂攻击是仙人的手段,修真者很少有人掌握神魂攻击之道,修真者的神识在渡过天劫后就朝着灵识方向蜕变,当神识完全蜕变为灵识时,神识就有了一缕灵性,可以独立长存,灵识已经发生了质变,肉眼也可以发现,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一些仙人遗迹开启后,还有一些仙人的神念停留其中,或是为了留下传承,或是为了其他。

此次机缘巧合之下,修成了神魂攻击之术,可谓又多了一道底牌。行走在外又多了一道保命手段,此时的识海中,铜钟早已消失一空,落魂钟的符文道痕攻击之道,自己都已明了,聚散都在一念之间。

古玄运转落魂秘术,对着灵药山谷边上的一块巨石攻去,一道无形的攻击闪过,巨石一分为二,古玄明白了神魂攻击之术,发现神识越是凝聚,发动时的攻击威力就越大。

看见小毛猴还在沉睡中,古玄便没有打扰,悄悄地退出了天地书。发现已经过了一天时间了,感觉再待在洞府已经无事可干,还不如去城中转转。

天木城中的修真者越来越多,都是为了此次的拍卖会,而来的修真者修为也是越来越高了。古玄一个人游荡在城中,发现很多修真者朝着一处走去,便也跟着过去了,才发现是一处坊市。摆摊的,呐喊的,吵闹的应有尽有,显得整个坊市有些杂乱。

“闪开,我家主人马上就要降临此地,闲杂人等赶快闪到一边去!”两名出窍期的修真者满脸傲气的出现在坊市中,浑身散发着一股出窍期的气势,很多本土修真者看到来人时,悄悄的躲到路边上,但是一些外来的修真者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

其中一名大汉,也是有着出窍期的修为,冷哼一声,全身气势凝聚在一起,朝着两名驱赶众人的修真者压去。大汉一出手,许多外来修真者也是纷纷效仿,顿时整个场面充释着一股压抑的气息,大战也是一触即发。

“呦喝!还真有人吃了熊心豹胆,想要出手啊,那汉子,你动手看看,爷不活撕了你就是你孙子!”其中一名出窍期的修真者,鼻孔朝天,很是嚣张的说道!

话音刚落,身子就被那大汉一拳轰飞,剩余的那名出窍期的修真者,脸色一变,骂了一声,脸上闪过一道狰狞之色,祭出一把鬼头大刀,朝着大汉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