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5章 起冲突 霸体宗

第五十五章 起冲突 霸体宗

“住手!”

一道中气十足话音在坊市中炸开,一名合体期的修真者出现了,却是灵木宗的人,主要负责坊市得安全。坊市中一直相安无事,刑冷也很高兴,最近一段时间,外来修真者太多了,人一多,就怕起冲突,动手。这可是灵木宗不愿看到的。

灵木宗只是一个三流门派,能来丹域参加拍卖会的,非富即贵,根本不是他灵木宗能够惹得起的。如果真有大门派的人死在他们灵木宗的坊市中,那么他灵木宗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所以灵木宗掌门凌云子下令让刑冷坐镇坊市,也就一个月的时间,眼看这时间就要过去了。今日有人突然来报说有人在打斗,吓得刑冷冒了一身虚汗,直接赶到坊市中。

“洪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刑冷将合体期的气势放出,虽说有些蛮横,但是此时却是没人说些什么?都想看看灵木宗怎么处理这件事,处理的让他们满意了。一切皆好说,不满意了将先前那两个出窍期的修真者杀了再说。很多修真者都是这么想的。

刑冷观察了下众人的表情,心中一沉,大多数人脸上冷笑着,显然没有将自己这个合体期的修真者放在眼中。此时停手了,却是想要看自己如何解决此事的,一时间,刑冷把肇事者骂了个狗血淋头,心中也是起了一丝杀意。

“怎么,洪峰你不知道?说我看看是哪个挑事的?”刑冷看到洪峰一脸的苦涩,哪里还不明白,肯定是知晓肇事者。但是心里却更加清楚,如果此次处理不好,灵木宗就没脸再见人了。

“是吴池与江恒!”果然,听到这两个名字,刑冷沉默了。红叶星虽说在丹域边缘,但是人气却很旺,因为靠近灵域,所以很多修真者都将红叶星都成一个中转站。而在红叶星上却是有两个门派,灵木宗与霸体宗。灵木宗只是一个三流门派,而霸体宗却是实实在在的二流门派,再加上是体修一脉,可以说在红叶星上横行直走,吴池与江恒便是霸体宗的一条狗,只是他们的主人却是霸体宗的核心弟子。

权衡利弊之后,刑冷心中便有了主意,瞬间转身,双手开弓,一掌打向两人,吴池与江恒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就被轰飞了,鲜血狂喷。观其形貌,却是重伤之作,其中的吴池却是朝着古玄飞来,古玄身子一动便躲了开来。看着如死狗一般的吴池,笑了笑没有说话。

“各位,不好意思,现在肇事者已经伏诛,诸位请自便!我就先告辞了!”刑冷说完,转身欲离去。

“等等,刑冷长老打伤了我霸体宗的人,只为了去讨好外来人,这么的没骨气。我若是你,早就自杀了!再说先动手的可不是我霸体宗的人,而是外来人,刑冷长老这么做就不怕寒了本土修真者的心?”一名面色阴柔的年轻人出现了,正是霸体宗的核心弟子权世飞。

权世飞的话刚说完,人群中就一些本土修真者的神情就是一变,刑冷也是冷着脸。权世飞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这时吴池与江恒也拖着重伤之躯朝着权世飞走了过来。

“废物!真是两个废物这点事也办不好!”权世飞骂了一声,继续道:“你们把先动手之人指出来就滚回去疗伤去吧!”两人脸上露出一丝喜意,急忙道谢,说了一大堆阿谀奉承的话。看到权世飞脸上的不悦才指着那汉子道:“主人,就是这汉子先动的手!”

“哦,是吗?”权世飞斜眼看着那汉子,眼中闪过一道阴霾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哈哈哈,老子就站到这,你敢杀吗?一个小小的霸体宗还真以为你是修真界霸主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称王作霸惯了,居然摆出这么一副样子,笑死老子了。”汉子说完,就站在原地,一脸挑衅的看着权世飞。

“就是,癞蛤蟆不知天有多大,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了!”又是一道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朝着说话之人看去,古玄一愣,发现说话的居然是飞仙门的公孙弘。

权世飞脸色阴沉,一言不发,他虽然嚣张跋扈但却不是傻子,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除了疯子,就是有大背景的人。他看的出来,眼前这两人都是有恃无恐,只是一直从未吃过亏的权世飞,心中别提有多窝囊了,想发作又不敢,不发作火气憋在心中很难受。

公孙弘看着权世飞的样子,毫无顾忌的大笑起来,还有很多人也是哄笑起来,权世飞心中尽是杀意,只是脸上还是一脸阴沉,低喝道:“我们走!”

“小子,想要报复,来荒域飞仙星找我!”公孙弘哈哈大笑道!权世飞听到公孙弘自报家门,身子一住,紧接着大步离去,古玄有些好笑的看着公孙弘,他虽然不了解公孙弘,但是经过那次拍卖会古玄也知道,其实公孙弘与权世飞一个样罢了,只不过前者后台比后者更强大罢了!

权世飞走到古玄身旁时,看到古玄满脸的笑意,满腔怒火瞬间爆发了,对着古玄道:“小子,你也敢笑我,给我死来!”说完身子一旋,左脚携带着万钧之力朝着古玄踢来。

古玄心中的怒火也是腾地就冒了上来,想都没想一拳轰出,拳脚相撞,古玄的身子微微一晃,而权世飞的左腿却是咔嚓一声断裂了,身子也倒飞了出去。

古玄身子一动,来到权世飞身旁,一脚踩在权世飞的胸口道:“怎么,合着你看我像好欺负的?你确定你能惹得起我?”

权世飞被古玄脚踩着,心中杀意再也不压抑了,全都释放了出来,血红的双眼盯着古玄,尽是杀意。古玄淡然一笑,心中也是杀心一起,看其权世飞的模样,这仇是结定了,与其以后再算,还不如一了百了。脸上闪过一抹杀意,脚上一用力,权世飞便化作一滩碎肉飞散开来,血水溅起,整个场面有些渗人。

古玄真元一震,沾染在身上的血肉,便全部落地,还在大笑的人,一时间都被呛住了,权世飞就这么死了。古玄看起来修为也就是元婴期,那权世飞可是元婴后期的修真者,还是一名体修,可是却被古玄一脚踩死了,显得有些滑稽,谁也没有想到一名名不见经的古玄也敢当着这么多人灭杀了权世飞。可是落在很多人眼中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刑冷心中暗叹一声,该来的终究会来,躲也躲不过,吴池两人反应过来便想要逃离而去,先前那汉子大喝一声,腰间飞出一条大蟒,将两人一口吞食。古玄一愣,对着大汉抱拳道谢了一声。

唉!刑冷长叹一声,带着灵木宗的几人离开了。

“兄弟,好身手,就是兄弟你不动手,我也会找个时机灭杀这狗日的!”大汉大笑着朝古玄走来。

“兄弟,我就拖个大,叫你一声兄弟,老哥我是驭兽宗的人,名叫项雄,不知兄弟你是妖族哪一族的?”

“哦,项雄老哥居然能够看出古玄是妖族之人?”古玄也是有些惊讶,自己的身份就是大乘期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够看的出来,没想到被项雄一口道出!

“哈哈,古玄兄弟不要忘了,老哥我的宗门是干什么的了?”项雄大笑一声,显得很是豪爽。古玄点点头,也有些理解了,驭兽宗可以说是出了妖族之外最了解妖兽一脉的人了。

“走,老哥请你喝酒,对了你等等,还有一人!”项雄说完朝着公孙弘走去,古玄也是跟着上前。

“兄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飞仙门的弟子!”

“公孙兄,别来无恙!”公孙弘与项雄都是一愣,没想到古玄居然认识自己。古玄看着两人疑惑的样子轻笑一声对着公孙弘道:“上次沅陵城城的拍卖会,我也在场,却是目睹过公孙兄的容颜。”

“上次让古兄见笑了,只是不摆出那副样子,恐怕最后的传送符就不会落入我的手中了!”公孙弘也是讪讪一笑,上次他可是得罪了很多人,比之被灭杀的权世飞还要让人厌恶。

古玄点点头,也没有再多问,三人就朝着一间酒楼赶去。

坊市中的修真者也是一哄而散,原本热闹的坊市,顷刻间人走鸟散,只剩下少许几人。还有一些外来修真者冷笑一声,也是离去,但是权世飞的那一堆碎肉却是留在那里,无人问津。

就在古玄等人离去不久之后,来了三人把权世飞的碎肉收拾一空,领头的老者看着坊市的人冷哼一声离开了。

古玄三人来到一处酒楼叫了三百斤灵酒,大口痛饮起来。

“对了,古玄兄弟还没有说是妖族哪一族呢?”项雄端起一碗灵酒正欲喝时,突然来了一句。

“我来自蛇族!怎么样,两位满意了吧!来,喝酒!”说罢把酒碗端了起来,与两人一碰。

“干!”三人碰了一下,便又是一碗灵酒下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