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6章 开杀戒 大屠杀

第五十六章 开杀戒 大屠杀

多谢完美兄的打赏支持!天木城掀起一股暗潮,霸体宗的修真者,不断朝着天木城赶来,外来的修真者没有在意,但是本土修真者与灵木宗却是知道,霸体宗的修真者来此所谓的真正目的。

灵木宗的议事厅内,长老执事等人都到了,掌门人凌云子环视了一圈,沉声道:“各位长老执事应该都知晓了,此次叫大家来的原因就是霸体宗的核心弟子死在了我灵木宗的地盘上。虽说不是我灵木宗所为,但是想来霸体宗肯定不会轻易揭过。对此各位有何妙策?”

听完凌云子的话,所有的人都是一阵沉默,说到底还是自身实力不够强,如果灵木宗的实力堪比十大门派的话,霸体宗算个屁,可惜事实就是事实。

议事厅一片沉寂,就在众人压抑之际,大厅内多出一条人影。正是灵木宗的太上长老穆成坤,三劫散仙。

“参见老祖!”所有人都是起身对着穆成坤行了一礼!穆成坤冷哼一声,瞪了掌门凌云子一眼,走到上首端坐在凌云子旁边。挥了挥手道:“都坐下,屁大点事,就成了这样,还有没有一点修真者的风度。”

“师叔教训的是!”凌云子陪着笑脸道!

“天木城的事,我知晓了,不就是死了一个霸体宗的核心弟子吗?多大点事,他们死人了,又不是我灵木宗的人杀的,怕个屁,大不了就干一场就是了,他们霸体宗敢吗?凌云子你当了掌门人之后,居然窝囊成这样!做事瞻前顾后,怪不得你的修为这么多年无一丝长进!”穆成坤教训完凌云子之后,把目光放到了下边长老等人身上。

“圆木,你说此事该怎么办?”穆成坤把矛头指向了大长老圆木。

“师叔,躲不过大不了就干他娘的一场,大不了鱼死网破而已!”圆木一拍桌子,大声喝道!这么多年下来,灵木宗与霸体宗不断起摩擦,灵木宗步步紧退,而霸体宗却是变本加厉,致使所有的灵木宗弟子都是憋了一口气。此时经过穆成坤一提,圆木再也不想忍受了。

“对,大不了鱼死网破,死也要让霸体宗伤筋动骨!”剩余的长老执事也均是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

“凌云子,你看到了吗?这就是大势所趋,你本以为处处忍让,可以使得他人感恩,可是你却是忘了,霸体宗那是一群畜生,你与畜生让步,那不是得不偿失?等这件事结束后,灵木宗还在的话,你就把掌门人之位让出,出去闯荡一番,由圆木接替掌门之位,此时没得议论,我的第四次散仙之劫也快要到来,就剩百十多年,如果那时我灵木宗还没有大乘期的高手,或是散仙坐镇的话,结果你们可以想得到!”穆成坤说完,扫了所有人一眼,最后停留在刑冷身上。

“刑冷你是我灵木宗近百年来天赋最好的弟子,现在是合体中期,争取百年之内达到渡劫期,到时候我会护你渡过大劫,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太上长老放心,刑冷绝对不会让您失望!”刑冷地话说的斩钉截铁!有股不成功便成仁的感觉,穆成坤点了点头对着凌云子道:“去让人敲响灵木钟,全宗集合!”

其中的一名执事领了命令后,便去敲击灵木钟,很快灵木宗上空便传出九道钟声,钟声低沉,悠扬彻响,传遍了整个灵木宗。灵木宗的弟子听到后都朝着广场奔去。

天木城中突然出现十四人带头的两人是出窍期中期的修为,剩余的十二人都是元婴中后期的修为,脸上都是一片冷漠,十四人的气势融合在一起,颇具气势。

来往的修真者看到这等架势,都是驻足观察起来,很快十四人朝着一处酒楼赶去,正是古玄三人喝酒的地方。有些消息灵通的修真者,早已知晓先前的事情,所以都朝着酒楼附近赶去看热闹。

三人谈天地,论古今,喝的甚是高兴。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出现在酒楼上空。

“杀我霸体宗弟子的人滚出来受死!”。三人一听,脸上都是一沉,心中泛起了一股杀意。也没有了喝酒的兴致。

“古玄兄弟,今日我们三人就让他人见识下大势力的传人不是好惹的!”项雄虎目一瞪,冷笑一声对着古玄二人说道!公孙弘本就是嚣张跋扈之人,如果不是有古玄二人,早就下去大杀一场了。哪能按耐到此时。脸上也是一副活跃试试的样子。

“喝完这碗酒,杀他个天翻地覆!”古玄也一改往日的做法,不再藏拙,也是锋芒外露!

“干!”三人酒碗一碰,仰首便将灵酒干了,一扔酒碗,三人散发着杀气朝着酒楼外边出去。

霸体宗的十四人,停留在酒楼外边,为首的两人满脸杀意的盯着酒楼大门,只要古玄三人出现,就大开杀戒,为权世飞报仇。

酒楼外边的修真者越聚越多,霸体宗为首的两人眉头一皱,对视了一眼后,无动于衷,他们此次出动却是私自出动,如果替权世飞报了仇还好说,如果报不了仇的话,唯有一死以谢宗门了。他们十四人此次驾临天木城都是怀着一颗破釜沉舟的心。

突然,十四人的目光都朝着酒楼大门看去,三人出现在酒楼门口,冷笑地看着他们。

“杀!”十四人齐喝一声,也不管江湖道义,一起出手了!十四人气势合一,每人手中一柄青色巨斧,挥动如风,十四道斧影化作一柄十丈大小的劈天巨斧,朝着古玄三人攻来。速度快若闪电,瞬息来到三人身前,古玄手一挥万兽碑化作数丈大小,挡在三人前面。

咔嚓一声,万兽碑变成一堆碎片,劈天巨斧携着万钧威力,继续朝着三人劈来。三人面色一变,公孙弘祭出一个漆黑色的葫芦,眨眼间化作一丈大小,葫芦口上多了一道漩涡,朝着巨斧笼罩而去。

一时间,漩涡与巨斧僵持在一起,古玄跟项雄见此机会,冲向霸体宗的修真者。

“落魂!”古玄心中默道一声,神识化作一道无形的神钟,对着霸体宗的十四人敲了起来。原本气势合一的十四人,只感到识海中传来一声钟鸣,彻响识海,所有人的气息一顿,合在一起的气势便被破除。

项雄头顶盘旋着一条巨蟒,张嘴喷出一股毒雾,手中挥舞着一柄狼牙棒,攻向十四人。十四人急忙躲避,古玄手中盘蛇枪挥舞,七杀域场启动,瞬间笼罩了三人,三人一入七杀域场便被杀气入侵,眼神逐渐迷离起来,古玄眼中一亮,对着最近一人一枪刺去。

扑哧一声,盘蛇枪刺入体内,此人就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全身血肉在不断流失,眼中尽是恐惧,还没来得及反抗。此人就化作一张人皮,血肉已被盘蛇枪吞噬一空,剩余的两人还沉迷在幻境中,嘴里喊杀着,手中巨斧朝着虚空一阵乱劈。古玄冷笑一声,又是一枪刺出,直入体内,这人比先前那人反应快,身子一退,也不管自己的身子,对着还在幻境中的人大喝一声,声音中多了一丝真元。陷入幻境中的人,便被惊醒。

古玄暗道一声不妙,长枪由刺变成横扫,数百万斤巨力直接扫下两人,两人把巨斧一横,还想抵挡一下,可惜太小看盘蛇枪的威力了,斧柄应声而断,两人发出一声惨叫,便化作一滩碎肉。

就在此时古玄感到一股致命的危险,身子刚想闪避,便被一柄巨斧劈在后背,一阵金铁撞击之声响起,古玄便被巨斧劈出数十丈远,才轰然落地,后背多了道一尺长一寸深身口子,血肉外翻,极为渗人。古玄感到身上传来一阵剧痛,起身擦去嘴角血迹。全身气血涌动,伤口快速恢复起来。

眼见古玄受伤,项雄双眼一红,全身冒出一股煞气,手中狼牙棒一阵急攻,一人刚露出一丝破绽,便被伺机而动的巨蟒近身,巨蟒喷出一口毒液,只听到一阵骇人地惨叫,这名霸体宗的修真者便被巨蟒的毒液化成一滩乌黑色的血水。

杀到此时,霸体宗的十四人只剩下八人,已经有六人身死魂消。

三人趁着古玄疗伤之际,朝着古玄包抄过去,杀!三人大喝一声,三柄巨斧朝着古玄头顶落下,这时吞天瓶出现在古玄头顶,特殊的空间意境也被古玄放出,三人一瞬间便感到深陷泥潭,不可自拔。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力向三人袭来。

三人正在拼命的抵挡吞天瓶的吸力,那里还能顾得上古玄,古玄脸上冷冷一笑。趁着冷哼一声之际,发动了了落魂之术,冷哼之声陡然在三人识海中响起,三人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反抗,便被吞天瓶吞噬一空。

心念一动,吞天瓶便飞入战场中,公孙弘正在与一名出窍期的修真者厮杀着,突然此人身子一停,高手过招,稍不留神,瞬息之间便可丧命。公孙弘哪会放过如此良机,手中长剑立即脱手而出,化作飞剑一旋,一颗人头便飞了起来,元婴刚想逃遁,便被葫芦吞噬。

战场上就剩下霸体宗的四人,公孙弘狞笑一声便加入战场,项雄一人独战四人,显得有些吃力,此时被公孙弘分担一人,感到一阵轻松,这时围攻他的三人,攻击突然一顿,被项雄瞅到了时机,狼牙棒翻飞间,一声惨叫传出,便又送一人上路。

剩余的两人感到身上的那股晦涩力量消失一空,正准备攻击,便见一杆数十丈长,三尺多粗的撑天神柱扫来,在满脸惊骇中,化作了一滩碎肉。

最后一名霸体宗的人见只剩自己一人便是想要自保,被一柄从天而降的狼牙棒砸的四分五裂,至此霸体宗的十四人已经全部别灭杀,从开始到结束不到半个时辰。

三人相视一笑,便朝着酒楼而去,观战的人群看着三人消失在酒楼门口,才转醒了过来,看着满地碎肉横溅,血如红锦,都是吸了一口冷气,丝毫没有感受到空气中那浓郁的血腥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