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8章 大涅盘 大出血

第五十八章 大涅盘 大出血

霸体宗的两名渡劫高手从未想过他们的大长老会是他人假扮的,一瞬间就着了古玄的道。两人的识海中万千钟鸣响动,声若惊雷,彻响识海。霸体宗的两名渡劫高手口吐鲜血,气息虚弱,满脸惊恐的看着古玄,想要与古玄拉开距离。可惜他们忽略了先前的七彩雾气,真元刚一运转,便发现真元多了一丝异样,很快便席卷了全身,瘫痪在地。

噗哧!就在此时,一刀一枪分别刺入两人的体内,两人还在努力地往外逼人。虽然谨防着古玄的毒手,但是哪能防得住,肉身瞬间崩溃,两道元婴朝着灵木宗的外边飞去,一边逼毒一边逃遁。只是万毒之源所衍生的毒雾是何等霸道,他们的修为只有渡劫期,古玄丝毫不担心他们解了毒。

眼见两个元婴将要逃出灵木宗,古玄冷笑一声,再次发动了落魂秘术,古玄的神识化作一方巨钟,将两名元婴笼罩,外界之人听不到任何响动,但是落魂钟里边的两人却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一道道神秘的钟声回荡在他们的识海。两人的气息越来越弱,最后消失不见。

古玄心念一动,神识收回,两名元婴也被带了回来,只是双眼无神,却是神魂被灭。两个元婴呈金红色,色若琉璃,无一丝杂质,感受着其中那澎湃的能量。古玄满意地点点头,两名渡劫期的高手被灭只是数个呼吸的事,看着还在发愣的灵木宗四人轻咳一声,便朝着涂新与凌云子交战的地方而去。

渡劫期的修真者,可以说是修真界顶级的高手了,他们的交战可以说是地动山摇。涂新是霸体宗的大长老,对灵木宗没有一丝好感,出手毫不留情,凌云子也是不再保留,心存破釜沉舟之志,两人战力全开,灵木宗的山峰被两人的交战余波损毁不少。

古玄来到两人交战的地方,才发现根本插不上手,便悄悄地来到项雄与公孙弘身旁。打过一声招呼,三人便悄然离去。却是不知霸体宗的人正朝着灵木宗赶来。

三人刚离开不久,便听到一声怒吼,正是霸体宗的涂新,他与凌云子在交战,突然间感受到他带来的两人气息不见了。刚开始还没在意,片刻后灵木宗的四人出现了,他要是再不明白,就真的不配为渡劫期的高手了。于是涂新爆发了,一股怒火从心头升起,灵木宗的几人都成了他的发泄对象。

霸体宗两人的死对涂新的刺激太大了,致使涂新陷入了疯狂中,一副攻击完全是不要命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凌云子见此,便加快了攻击,趁着涂新神智不清之时,送他上路。

“我先拖住他,你们协助玄空赶快布置一个困阵,不求困其多久只要几个呼吸便可?”凌云子对着几人传音道!圆木三人立即退出了战圈,准备布阵!

“我们现在一人先炼制两面阵旗,不求完美,只求实用就好!”玄空说完,便拿出一堆材料,唤出本命之火开始炼制阵旗,剩余的三人见状,也是炼制了起来。一大堆材料在本命之火的煅烧下,很快便化作了一滩**,玄空急忙开始向其中打入手印,几个呼吸过后,一个银黑色的阵旗便成型了。

不到一炷香时间,玄空便布置了一个大阵,“八方迷空阵”有着困敌惑人之效,布置好之后,立即通知了凌云子,凌云子只让玄空留下,其余的人招急弟子赶快离开,便没有了下文。他们也知道事情的紧迫,也没有质疑,急速着急弟子撤离而去。

凌云子见感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便朝着八方迷空阵的方向退去,涂新陷入了疯狂,哪会让其离去,攻击更加凌厉了。凌云子也是一狠,硬接了几道攻击,但是身子却是出现在八方迷空阵里边,涂新见此立刻追了上来,一见涂新入阵,凌云子立即出了大阵,对着玄空道:“启阵!”

玄空见此,立刻激活了大阵,凌云子眼中闪过一道狠辣,手一翻手中多了两颗珠子,正是雷劫珠。真元一裹便将其送入了大阵之中,玄空见到凌云子拿出雷劫珠便急速撤离了,他可是认得雷劫珠,此时也明白了凌云子的主意。

凌云子与玄空离开数个呼吸,便听到一声惊天巨响,一股雷火气息传来,相隔数千米远,两人还是感到一股炎热袭人。

正在赶来的霸体宗宗主臧乾感受到灵木宗传来的惊人波动,脸色一变,速度提升到最快,心里的那股不好预感越来越强烈,很快数百人便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正是灵木宗的弟子,前边是三个长老,及执事等人。后边全是清一色弟子,脸上闪过一道杀意,正欲动手,一道声音响起。

“你敢出手,今日就葬身此地吧!”灵木宗上空出现一道人影,正是灵木宗的太上长老穆成坤,背上斜插着一柄大剑,如果不是眼中的那股沧桑破坏了他的形象,没人会把此人认成是一个三劫散仙。

臧乾眼中尽是忌惮之色,冷哼一声,看着灵木宗的人走了,才沉着脸朝着灵木宗赶去。臧乾一到灵木宗,看到的只有一片火海,其中还夹杂着丝丝雷电之力,可是他霸体宗的人却是无一丝感应。难道他们都陨落了,臧乾脸色阴沉的吓人,就在此时传讯珠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便宛若五雷轰顶一般,三名长老居然全部陨落,四十三名弟子也是无一活口,霸体宗的实力一下子损失了三分之一。

“走,回去!”臧乾低喝一声,手一挥拿出一件飞行灵器,迎风便涨,化作三张大小,脚下一踏便进入到飞舟里边,其余的人也是急忙上去,飞舟直接破空而去。

“此次我灵木宗遭此大劫,山门毁坏,现在留下来的弟子都是我宗的根本,大浪淘沙,只有经过血与火的灌浇,你们才能更好的成长,这就是修真界的残酷与现实,灵木宗却是可以借此涅槃重生,我以前游历之际曾经发现过一颗星球,那里灵气充裕,是个开山立派的好去处,却是在荒域,正好可以修生养息一番。”穆成坤说完看了一眼灵木宗的弟子,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凌云子就不必去了,去修真界游历一段时间,或许能够得到一些机缘。什么时候感到自己可以回归宗门了,就回来吧!现在我们先去灵域,圆木你带几人去天木城把宗门的产业尽数出售,完了就到灵域的巨鲲星找我们!”穆成坤说完,放出一件飞行灵器,带着灵木宗的剩余弟子便朝着灵域赶去。

天木城的修真者感到灵木宗那股毁灭般地波动后,好多人也朝着那里赶去,可惜到了之后一个人也没有发现,只有一火焰山在那燃烧着。

古玄三人却是随着一大拨人,朝着霸体宗赶去,正是驭兽宗与飞仙门的人,驭兽宗的是一名五劫散仙江淮带队,渡劫期的修真者三人,合体期的五人,飞仙门也是一名五劫散仙宫世雄带队,渡劫期的五人,合体期的八人,古玄却是独自一人,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着霸体宗赶去。

传送阵闪过一道光芒,一行人出现在盘体城,正是古玄等人,盘体城正是霸体宗的地盘,离霸体宗所在的宗门不远,霸体宗的宗门在盘龙山脉之上,有一百零八峰,错落其间,最中间的一座山峰便是霸体宗的根基所在,这里有一条巨型灵脉。

“宫道友,是我们两人出力的时候了!”驭兽宗的散仙江淮朝着飞仙门的散仙说道!江淮点点头,眼中精光一闪而逝,两股完全突破修真者桎梏的气息冲天而起。紧接着霸体宗内也出现了一股气势,三股气势遥遥相对。

“不知何方道友驾临我霸体宗,泰文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话音刚落,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众人面前。宫世雄与江淮二人把气势一收。斜眼打量着泰文,泰文心中有些发怒,却也没有发作,只是眉头皱了起来。

“这位是驭兽宗的江淮前辈,旁边这位是飞仙门的宫世雄前辈!”古玄上前一步指着两人说道!

泰文脸色微变,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头,却是不知不对在哪般,只好一抱拳道:“两位道友到此却是不知所谓何事?”

“哦!难道道友的晚辈没有跟你说起?”宫世雄面无表情的说道,可是这话传到泰文耳中,就是又一层意思了,意思是说,你霸体宗的人威风真大,惹了三大超级势力,你居然还不知道。泰文虽然没有明白宫世雄的话语,但是也知道是宗门的人惹到了两大势力的头上了。心中对臧乾有些不满,却是知道孰重孰轻,两大势力既然来了,没有攻击,就说明问题还有转机,只是要大出血了。

“两位道友请,门下弟子不长眼,还望两位道友高抬贵手,我宗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说完手一伸,请宫世雄与江淮两人到霸体宗内详谈。

三名散仙走在前边,一众人跟在身后,很快便来到一个广场之上,广场后边却是横拦着一条山脉,一个数十丈高的山门矗立在山脉半腰上,上书着三个古朴沧桑的符文,却是上古文字霸体宗。

所有人都是御空而行,速度也不快,但是比之金丹期修真者的速度却是快了几分。一炷香时间过去了,众人穿过了几座大殿,来到一处阁楼中。霸体宗的执法长老早就发现了,随着众人来到了阁楼上。

泰文将宫世雄与江淮安顿好了,便拿出一个葫芦三个杯子来,给两人分别倒满,酒呈金绿色,香气迷人却是又略带一丝苦涩。闻之使人精神一振,所有人肚里的酒虫都被**了出来。

“两位道友请了,这可是我宗前辈留下来的美酒,不可多得!适合我们这个境界喝!”泰文端起酒杯一请,便先干为敬!宫世雄二人也不矫情,端起来一口饮尽,眼睛一亮,都是一点头,表示认同了此酒的珍惜。

“好了,道友,酒就不喝了,眼见天色已晚,我等此来还有要事,却是要道友给个说法!”宫世雄见泰文还要倒酒,一挥手制止了,开门见山的说道!

泰文心中暗叹一声,该来的终究躲不过,看了一眼霸体宗的执法长老道:“路青,宗门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我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