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9章 入丹城 凡心动

第五十九章 入丹城 凡心动

路青看了一眼众人,也不敢打马虎眼,毕竟这是两尊散仙,身后还站着两大势力,路青也不敢胡言乱语,把自己所知道全部说了一遍。泰文听着路青把所有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后,脸色一变再变,最后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片刻后泰文睁开了眼看着宫世雄与江淮沉声道:“两位道友,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你们看这样成不成?既然是我霸体宗有错在先,还不知收敛,死了也是活该!我宗愿意给三位小道友每人一百万灵晶的赔偿!不知何如?”

“一百万灵晶少了?”宫世雄淡淡地说道!

“不如这样好了,你们的宗门宝库对三人开放一次,没人进去选一件,至于选择的是宝物,还是废物就看他们的造化吧!”江淮也是淡淡的说道!

泰文脸上脸上闪过一抹怒意,不过却是没有发作,沉吟了片刻,一咬牙道:“好,就此说定了,路青你去准备三百万灵晶一会交给受惊的三位小道友,不知是那三位小道友,还请跟我来吧!”泰文说完起身便朝着霸体宗的藏宝密室行去!

“还请道友在此稍候片刻,我随着过去!”江淮起身对着宫世雄说道,宫世雄点点头,便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泰文前边带路,古玄三人随后,江淮跟在最后首。很快几人便来到一处大殿中,泰文打出数百道手印,大殿中的一堵墙,扎扎扎响了起来,古铜色的墙面挪移了开来,露出一道黑色的通道。泰文手中多了一柄钥匙,交到项雄手上道:“你们去吧!进去后把钥匙插入密室的们便会自动开启,记住每人只能选一件宝物!”

项雄拿着钥匙一个闪身进入到漆黑的通道内,一入其中通道变亮了起来,古玄与公孙弘也相继尾随而去,很快三人便来到了一堵光门前,光门上有一个亮白色的钥匙孔。项雄把钥匙插入其中之内,光门便消失了,出现了一扇银色金属门,项雄一推门便开了,三人直接朝里边走去。

三人一入内,便被满室的灵光宝气惊呆了,他们虽是宗内核心弟子,但是也没有权力进入宗门藏宝密室。此时猛地见到这么多宝物,心都不由得跳了起来。古玄心中一动,神识探入天地书内,发现小毛猴还是没有醒来,暗叹一声只能靠自己了。

三人很快就把心收了回来,各自分开挑选了起来。霸体宗的藏宝实在是太多了,那可是历经几代人的收藏。古玄闭上眼放出神识,开始感应起来,可是片刻之后,有些无奈的把神识收回,因为每件物品都是宝物,都是精品,不然都不可能被霸体宗收藏了。

宝物太多了也是麻烦,只能选择一件,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首先便是要战胜心中的贪欲。只有欲望消除,心才不会受到迷惑,只有心无杂念,才能感知自己所需的宝物。

足足一炷香时间,古玄才将心中的贪欲驱逐而去,便开始挑选起宝物来。丹药自己不需要,灵药自己也有,法宝自己不需要,炼器材料也不需要。功法秘籍也不需要,古玄来到一处杂物架之时,血脉深处传来一丝异样。便顺着这股异样的感觉挑选起来,最后发现是一个石盒,将其打开是一对金色的珠子。珠子一到手古玄便感到血脉中传出一阵欢愉,既然选择好了,古玄便不欲多待,只身出了藏宝密室。

江淮看到古玄归来,点点头也不多言,泰文看到古玄手中的金色珠子,略松了口气,古玄却是毫不在意,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宝物。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项雄出来了,手中多了一柄石斧,对着古玄咧嘴一笑,泰文脸色又是一轻,显然项雄选的石斧对霸体宗来说不是多么重要,没一会公孙弘也出来了,手中拿着一副弓箭,泰文脸一抽,却是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是在滴血,公孙弘选的这副弓箭叫作追魂弓,是霸体宗的前辈在伐天宫内得到的,是上古法宝,威力比之一般的仙器还要强上几分。只因霸体宗走的是体修一脉,厮杀对战都是近身战,弓箭对其作用不大,便闲隔在藏宝密室中,内想到此次却是便宜了外人。

泰文手一挥,钥匙便飞了出来,古铜色的墙壁再次回归原位,几人便回到了阁楼之中。

“路青,灵晶可是准备妥当?”泰文心中有些不爽,现在只希望这帮人拿到赔偿赶快离去。路青拿出三个储物手镯给了古玄三人,三人神识一扫,发现无误后,朝着宫世雄与江淮点点头,一行人便起身告辞。

离开了霸体宗,天色便暗了下来,一众人的速度加快了几分,就在天色完全黑暗时,他们已经回到了天木城。项雄与公孙弘便随着自家的势力离去,一再劝说古玄与他们通行,最后古玄告知自己与天野在一起时,江淮便带着项雄直接离去。显然是认识天野!

古玄穿梭在天木城,望着漆黑的夜空,心中却是很兴奋。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古玄身旁,正是天野,把古玄一裹便消失在大街上!

“小子,你走到哪都不安生啊!”刚坐定,天野便揶揄起古玄来了!

“前辈,小子倒想安安稳稳的,可是有人硬是不让,然后就成这样了?”古玄也是一脸的郁闷,显得这些事情都是被逼无奈的。天野冷哼一声,也不再多说,叮嘱了几声,告诉他明日便要离开天木城去往丹城了。心中也有些期待,丹城那可是化丹门的地盘,热闹非凡,高手多如云,有些高手为求一粒丹药,常年驻守在丹城。前世的自己都没有去过丹城,不过前世的自己去过器城,那是炼器阁的地盘,据说是与丹城其名之地。

一夜无话,眨眼即过!翌日初阳升起之时,天木城早就人声鼎沸,刚到的,欲离开的,不一而足。

传送阵一闪,古玄与天野便出现在丹城,一出传送阵,天野交代了古玄几句,便一个瞬移不见了。古玄只好独自一人在丹城转悠起来,丹城实在是太大了,半个时辰过去了,古玄还没有将一条街道转完。就在古玄感慨之际,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心中一动,会是她吗?

一段被封存在最深处的记忆浮现在古玄的心中,那时候的古玄还是一名渡劫期的高手,还未渡过天劫。古玄与几人正在雷域中探索一个遗迹,可是不知为何触动了隐藏的禁制,同行的几人都被禁止轰杀,古玄也将毙命于禁制之下。这时,突然出现一道人影,却是一名女子,宛若仙女下凡,面带轻纱,无法看清楚女子容貌。挥手间便将古玄就出,古玄还欲问其姓名,以便答谢,才发现仙子早就进入遗迹深处。

古玄在遗迹之外等了三年还是没有见到仙子出现,加上血域即将开启,古玄不敢错过,只等以后再来一趟,可是当血域结束后,古玄发现自己的雷劫即将到来,便来到了雷域渡劫,天劫渡过之后,还未来得及到遗迹探索一番,便得知父母被归元宗灭杀的消息。最终还是身死道消。

古玄一时间愣在大街中,眼前的女子与前世的仙子何其相似,只是眼前的女子明显不是前世的仙子。一是观其修为就可以知晓,二是前世的仙子身上有一股气息,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自卑的感觉,眼前的女子却是笑容如花,让人如沐春风,看到她时,古玄的心一颤,为何自己的心跳动的如此之快呢?

难道自己动了凡心?古玄自问道,心中虽然不甚明白,但是却是知道有时候机会错过了便是无法抓住,修真,修真,修的是真我,是本心,既然心已动,为何要压制呢?遵循本心,明悟本心,为何不是一种修行呢?古玄已经有了一丝明悟,那就是万事万物所作所为,遵循本心即可,心一动,情愫生,情一动,却是要行动,只要自己行动过,努力过,哪怕不成又有何妨?

古玄的心一变化,身上的气质也多了几分变化,身上多些洒脱,自然。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和谐,自然,没有一丝的掩饰,完全是意随心变,身随心动!

古玄上前几步,来到女子身旁,女子似乎感受到了古玄的目光,转过头来微微一笑,古玄也是略一点头道:“不知仙子是否有空,可否带我到丹城转转?”

女子脸上一阵惊愕,显然没有想到古玄会这么直接,古玄似乎也感觉自己有些唐突,面上有些发热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女子轻笑一声道:“道友第一次来丹城?”古玄点点头,女子沉吟片刻便点了点头,古玄知道第一步成功了。

两人便在丹城转悠起来,女子一边转悠一边给古玄解释,很快临近中午,古玄想要邀请女子吃饭以示感谢之情,却是不知哪个酒楼最好。只好开口道:“仙子可知在丹城哪个酒楼最好,我也好感谢仙子一番!”

“古玄,你就不要叫我仙子了,叫我玉婷就好了!我知道一处地方很不错,我们就到那里休息片刻!”玉婷说完,盈盈一笑,便在前边带路,古玄与之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