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60章 天心阁 起争执

第六十章 天心阁 起争执

古玄与玉婷说说笑笑的来到了一个茶楼,上书着“天心阁”三个字!茶楼有三层,都是单独的包间,来这里品茶的人很多。这里没有酒楼的喧哗热闹,却是多了几分出尘清静的气息。

“这地方怎么样?”玉婷微笑地看着古玄,古玄对此没什么要求,只要玉婷喜欢就是了。

“走吧!这地方我经常来!”玉婷带着古玄直接朝着三层走去,到了第三层,玉婷带着古玄直接来到一个包间内,立刻就有一名金丹期的女子进来。玉婷让其来一壶乌月茶,侍女便出去了。

一会过去了,侍女端来一壶茶,两个杯子,玉婷将茶壶端起,给古玄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呈青色,散发着一股清香,闻之使人神清气爽,古玄攒了一声好茶,端起茶杯小喝一口,茶水一入腹古玄便感到全身都处在严寒中,精神格外清新。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这种感觉才消失了,如果在悟道时刻饮一口此茶,绝对是事半功倍。

“这茶哪里有卖的?”

“感到与众不同了吧!这可是上品灵茶,外界很少见,只有天心阁才有,不对外出售!”玉婷对着古玄眨了眨眼,显得有些调皮。

古玄一时间看呆了,看着玉婷的手不断在自己眼前晃荡,古玄才醒了过来,才感觉这样看一个女孩子是很不礼貌的,玉婷见古玄醒了,把玉手一收,脸上有些泛红,拿起茶杯轻啜一口,闭上了眼,仔细品味其中的神趣。古玄望着眼前的佳人,心跳加快,怎么也静不下来。

片刻之后,玉婷睁开了眼,发现古玄还在盯着她,轻咳一声,古玄回过了神,闹了一个大红脸,玉婷轻声问道:“你看什么呢?”

“看你好看!”古玄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玉婷脸色一红,轻笑起来,白了古玄一眼道:“没想到你也不是什么老实人!”

“对了,玉婷你是哪个宗派的?”古玄轻声问道!

“秘密!”玉婷思衬了片刻说道,见玉婷不愿意说,古玄也不再追问,便开始谈论起修真界的趣事来,两人整整谈论一个时辰,这时,玉婷的传讯珠动了起来,看过之后,有些歉意的看着古玄道:“接下来你自己逛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需不需要帮忙?”玉婷摇了摇头,便欲离去,古玄也不在挽留,相互在传讯珠内留下了一缕对方气息,玉婷便走了。古玄便一个人在丹城逛了起来,经过上午的谈论,古玄得知,丹城还分为内城与外城,外城比较大些,但是没有执法人员,而在内城,却是有着化丹门的执法小队。

内城中禁止一切争斗,如有发现,格杀勿论,不管你是哪个势力的人。但是外城就松了很多,没有这一条,但是来往的修真者还是很少起争执,毕竟要给化丹门一个面子不是?

古玄打听好了一下坊市的位置,便朝着坊市而去,刚到坊市,古玄的脸就沉了下来,因为有三人拦在古玄的身前,正是归元宗的人。

归元宗的三人都是出窍期的修为,满脸冷笑地看着古玄,古玄满脸嘲讽,直接朝着坊市进去,丝毫不把归元宗的三人放在眼中。眼见古玄就要撞到其中一人,那人不禁没有躲,反而迎了上去,其余的两人见此,脸上布满了微笑,可惜,很快归元宗的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只听到咔嚓一声响,归元宗的人倒飞了出去,口吐鲜血,怨毒的看着古玄,剩余的两人见此,狞笑一声,便祭出飞剑,朝着古玄杀来。古玄左手一探,把杀来的飞剑握在手中,一用力,中品灵器级别的飞剑便碎成两截,飞剑一毁,其主人狂喷一口鲜血,满脸恐惧的望着古玄。古玄左脚踏地,身子瞬间出现在其身旁,双手狠狠地朝着此人抓去。

古玄将此人抓在手中,双手一撕,此人边碎成两半,鲜血溅了古玄一身,古玄丝毫不在意,脚一跺地,地面上的断剑便飞到古玄手中,对着逃离而去的元婴刺去。逃离的元婴此刻再也没有了报复之心,有的是无穷的害怕,就在这时,感到一阵剧痛,发现元婴的胸口多出一截剑刃,意识便是消失一空。

剩余的两人想要逃离,古玄冷哼一声,身子一顿,便见一杆巨枪扫来,眨眼间两人便是魂归天地。古玄将其储物戒指一收,真元在身上循环一圈,身上的鲜血便消失一空。

坊市中的人在此看古玄时,眼中多了一丝尊敬,是对强者的认可。灭杀了三人,古玄心中的戾气便消失了。突然身子一怔,却是小毛猴醒了过来。古玄嘴角多出来一丝笑意,心念一动,小毛猴便出现在古玄的怀中,眨着小眼睛看着古玄。

“小家伙,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古玄弹了弹小毛猴的脑袋说道。小毛猴叫了两声,挺了挺小胸脯,拍着爪子一副包你满意的模样。

一人一猴就在坊市中逛了起来,只要小毛猴看上的东西,古玄尽数买下,不一会古玄身上的灵晶就花了将近三十万,储物戒指内也是多了一大堆东西。

刚走到一个地摊前,小毛猴便再次叫了起来,古玄停下了身子,尊在地摊前开始观察起来,地毯上摆放着数十件东西。有残器,法宝,炼器材料,还有一块破损的城砖。小毛猴将城砖抱在怀中,生怕别人跟古玄抢夺,摊主一见,高兴的笑了起来,古玄无奈的叹口气道:“老板多少灵石?”

“道友给一千灵石就好了!”古玄扔给一个灵晶,一把提起小毛猴便离开了地摊前。没走几步,便被人叫住。

“道友,刚才的那块城砖,出不出手?”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把古玄叫住,对着古玄说道!

“不卖!”古玄直接堵死。

“哦,那么打扰道友了!”男子说完便继续逛了起来。

古玄正欲离开,又是一人上前开口了,后边跟着五人,把古玄围在中间。古玄眼一眯,寒声道:“不知几位道友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家主人看上了你刚才买得破砖头,给你一百灵晶,把那块砖头拿出来,否则定要你好看?”其中的一名出窍期的修真者开口了,看其尖嘴猴腮的模样,便知不是什么好鸟,古玄冷冷一笑,看着为首的年轻男子道:“这也是你的意思?”

“你可以这样认为?给你一千灵晶,把砖头交出来,本公子现在心情还不错!”年轻男子瞥了古玄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

“哼!”古玄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五人立即围了上来,古玄把小毛猴一收,盘蛇枪便现于手中,直接朝着最前边的一名修真者砸去,古玄身前的修真者显然没有想到古玄敢出手,没有丝毫防备,被古玄一枪砸的血肉满天飞,连元婴也是碎成一对。

杀!古玄冷喝一声,直接抡着盘蛇枪横扫起来,剩余的四人急忙躲闪起来,其中有一人稍微慢了一拍,就被古玄一枪砸死。剩余的三人与古玄拉开了距离,祭出三件宝物,开始围攻古玄,古玄毫不在意,任由法宝攻击在身上,瞄准了其中一人,身子一动,长枪一挑,便将此人一枪刺死。

“给我死来!”为首观战的那名年轻男子出手了,祭出一尊铜炉,直接朝着古玄罩向,古玄的神识一直留意着此人,眼见铜炉笼罩而来,古玄面不改色,深吸口气,盘蛇枪瞬间变大,古玄抡着盘蛇枪狠狠一砸,铜炉便被砸飞,也不知飞去哪般,年轻男子吐出一口血,满脸惊骇,拿出一张玉符一把捏碎,便欲逃离。

古玄哪会让其逃跑,长枪立即脱手,顺着年轻男子飞去,年轻男子正在逃离中,忽然感到身后冷风袭来,刚想躲避,便被盘蛇枪穿了葫芦,男子脸上闪过一抹狠戾,元婴便是出窍而逃。速度极快,古玄脸色不变,落魂秘术使出,元婴在虚空一停,便被古玄抓在手中。就在此时坊市上空多了一股毁灭般地气息,一道喊声也是隔空传来:“住手,你敢杀他,老夫灭你满门!”

声音刚落罢,一个身着青袍的老者出现了在古玄面前。脸上尽是杀意,发现元婴还未死,才松了一口气,冷哼一声道:“小子,赶快将我家少主放了,然后自裁谢罪,不然老夫让你生不如死,搜你魂,灭你满门!”

“哈哈哈---”古玄仰首大笑起来,好似听到最好笑的事一般,笑罢,脸色一沉尽是杀意寒声道:“老东西,你想灭我满门,谁给你的胆子!”

“说得好,是谁给你的胆子,想要灭我蛇族满门,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老夫不介意搜你的魂,灭你的满门!”声音彻响丹城,一股杀气出现了,似乎都快凝固了。古玄看着全是血袍的血屠夫,心中闪过一股温馨,朝着血屠夫点点头。

血屠夫咧嘴一笑,看向古玄的目光多了一丝赞赏与期待。然后才回转过身来,对着青袍老者道:“你今天说不出个一二三,老夫不介意灭你满门!”

血屠夫的话霸气十足,可是没有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