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5章 离火星 端倪现

第二十五章 离火星 端倪现

当下,他就朝着传承室而去,这传承室内只有一副浮雕,画面是一条白色的蛇,最为显眼,立在一座祭坛上,下边是无数人族在朝拜,画面栩栩如生,前世的他也来过几次,根据他父亲的推断这应该是一部功法的观想图,可是到底是什么功法就不得而知了。

前世他所修炼的功法名唤离火啸天诀,据说是他们家的传承功法,可是在他修为达到渡劫期时,他父亲在交给他道法玄碑时也把离火啸天诀的真相告诉了他,原来真正的离火啸天诀早就遗失了,后来古家也没落了下来,只好重新购买了一部功法,不过名字还是叫做离火啸天诀。

按照他父亲所说,古家辉煌时,那时流传着两部顶级功法,一部就是离火啸天诀,还有一部叫做厚土地藏功,可惜早就遗失了,幸亏无数年后还出了古玄这么一个天才,仅凭借着一部还不入高级的功法,硬生生地在千年内就渡过了天劫,不可谓是一个奇迹。

可惜最后却是功亏一篑,也不知道是老天爷见其可怜,还是祖宗保佑,最终却是转世重生,不但如此还化作了妖族。出奇的是重生后他的资质天赋比之前世有过之而无不及,机缘运气也是前世无法比拟的。更是寻找了一个大靠山,非但如此,自己还开创了自己的功法。

◎,??如果父母还活着,得知他有如此大的成就,肯定会很高兴的,父亲前世经常念叨的就是自己的资质不好。不足以重振家族,而是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可惜他们还没有看到就被归元宗灭杀。这也是古玄心中唯一的遗憾。

一炷香过后,他就来到传承室的外边。深深吸一口气,上前将石门一推,只听到轰隆一声,石门直接朝着传承室倒去,他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仙识直接放出,朝着传承室探去,可惜传承室却是不翼而飞,只留下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室。

古玄脸色有些难看。心中却是更加扑朔迷离,古家到底隐藏着什么,为何前世数百年也没有一丝异象,而偏偏等到他渡过了天劫,却是家破人亡,他们古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莫非他们为的是道法玄碑?可是问题又来了,道法玄碑也是自己今生才得知的,那么前世的那些人又是如何知晓的呢?一切的变化使得整件事更复杂了。古玄感到自己不知从何下手,但是有一点他却是隐隐有些猜测,那就是道法玄碑。所有的谋划,为的就是寻找到道法玄碑。

就是不知谋划这一切的人到底是谁?如果不是归元宗与古寒。那背后的那只黑手就更可怕了?

此刻的他,心中很乱,家族传承最为久远的两件宝物不见踪影。想要弄清楚这一切,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归元宗,古寒早就消失。隐藏起来,万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飞升了没有,而归元宗却是家大业大根基在那里摆着,想跑也无处跑。

祖殿内的石像,传承室,都是传承久远的老物件,此刻均已不见,也不知道族内还丢失了何种东西?

他将心中的杂念驱除干净后,就朝着剩余的房屋一间一间地查探起来,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可惜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他却是一无所获,沉默片刻后,他就离开了传承室,开始朝着最近的一间房屋走去,他在蛇族祖地见识过那种青色石壁,以及墨色泥潭后,他才知晓了有时候神识,仙识也会有观察不到的地方,说不定家族中就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前世的他一直就认为自己的家族哪怕传承的再久远,也不过是一个小家族罢了,祖上最多也就是飞升成仙罢了,可是自从他得知道法玄碑时一件先天宝物后,他就发觉自己错了,先入住的思想让他进入了误区。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明白了,古家绝对不简单,但是到底有何神秘之处,他却是不知而知了。

探查百十间房屋对他来说,那是极其简单的事情,不过他却是用了三个时辰才将所有的房屋尽数检查完毕,哪怕是地下一丈之内也被他查探了一遍,可惜一无收获。

夜幕中,他坐在一处残破的亭台处,拿着一个酒葫芦不断地喝着,心中却是不断地回想着前世家族的一切,希望能够发现一丝蛛丝马迹。

一夜时间,悄悄地过去了,天色泛白之际,古玄也没有发现,还是在沉思着,时不时灌上一口灵酒,如果不是他的面容冷静,外人只当是一个酒鬼。星奎一直站到他的身后,默默地注视着古玄,自从经历过蓝晶一族的事后,星奎整个人变得沉默起来。如果换在以前,他一定会让古玄把心中的烦杂之事说出来,可是如今他却是没有开口。

红日升起,紫气东来,一股勃勃地生机席卷了整个天地,古玄也是将酒葫芦收起,回转过身来看着星奎问道:“如果,你碰到一些比较复杂的事,你会如何处理?”

星奎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古玄会问他,不过眨眼间就回过神来想都没想就说道:“很简单,用拳头解决!”

听到这个回答后,古玄也是一愣,随后又说道:“可是这件事又牵扯到整个修真界最大的势力呢?”

“还是拳头解决,不管多么复杂的事,都是人为的,与其花费那么多心思去思考它,还不如直接打上门去,一切的阴谋诡计,在拳头之下都是渣渣,我们噬星兽行事,一切都是以拳头大小说话,我拳头大,我直接将你吞噬,那只能怨你拳头不硬,如果我拳头不硬,我肯定不回去招惹你!”星奎性格虽然沉默寡言了,可是行事上还是按照他们噬星兽的那一套来。

“你拳头没有别人硬,别人却又去招惹你了,你怎么办?”

“简单,惹不起还躲不起,等哪天我拳头硬了,自然会找回场子,找不到他了,便找他的后代,总要将心中的那口恶气出了才行!”

听到星奎的话后,他沉默了下来,猛然间一听,感觉星奎就是一个莽汉,可是当你仔细回想时才发现星奎的方法最直接最有效,也是天地间最接近本质的道理,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可是真正地理解了这话的人却不多,遵守这法则的人更是几乎没有。

弱小就是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