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6章 离火星 端倪现

第二十六章 离火星 端倪现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说到底还是匹夫的拳头不够硬,如果他有冠绝天下的实力,谁敢太岁头上动土。↑,

如果前世的古家也是一个可以比拟归元宗的大势力,哪怕他归元宗再眼馋古家的祖传仙器,也不敢有丝毫的不轨,说来说去还是拳头不硬。宝物一外泄,就会惹来众人的惦记,躲得了初一,却是躲不过十五。

一瞬间,古玄似乎明悟了什么,对着星奎点了点头,随后就朝着家族后边的山谷走去。前世他在家族时,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在那里逗留,那里也可以说是他的修炼之地。既然回到这里,他肯定要去转一圈。

这个山谷不大,只有方圆三百丈之大,四面都是陡峭的山壁,谷内没有生长什么灵药之类的,除了非常安静之外,再没有了其他,他在峭壁上开辟了一个修炼洞室,儿时的时间,几乎都是在那里度过的,父亲对他的期望很大,以至于儿时的他也只能在修炼中渡过。

刚来到山谷内,他就发现了整个山谷中都是坑坑洼洼的,明显是被人挖成这样,这些坑洞有三丈之深,仔细观察了一番,他才发现这人似乎在寻找什么似地,几乎整个山谷都被他给翻了一遍,这些坑洞明显是没有找到所寻的东西,气愤之下轰出来的。

他也很是疑惑,要知道他在这里居住了将近三十年,直到凝出金丹才离开这里。整个山谷内的一切他都一清二楚,能算得上是宝物的,根本就没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山谷灵气虽然很是浓郁。唯独没有丝毫的灵药之类生存,前世也没有多想。此刻见到山谷这番模样,想感到有些不正常。

要知道,这里是修真界,不是凡人界,一些最是普通的灵草,只要灵气稍好点的地方都有生长,虽说不如同凡人界的野草一样,随地可见,却也是很寻常就能见到的。而眼下的这个山谷却是无一根灵草生长,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明显来人也没有找到,也就是说如果真有宝物,肯定还在山谷内。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也是一动,难道这里的宝物也是先祖说流传下来的,否则不会让这人动心,要知道族中丢失的两件东西。都是传承自先祖那个时代的,很明显寻常的东西他是看不上眼的,既然来人没有寻到先祖遗留下的东西,那么他还有一线可能。要知道对于这个山谷绝对没有人比他还要熟悉了。

先祖遗留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古玄回忆起来,可是当他把整个山谷内的东西回忆了一遍后,才发现所有的东西都太过普通了。根本不是先祖所留的,想不通后。他便不再想了,先去自己所开辟的石室中看看吧。也许这一次就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光临此地。

以后或许他便不会在来了,毕竟这些事都过去了,他也又重新开始了,不能还被前世的记忆给羁绊!

手一伸,一个漩涡就出现在他手中,一股吸力就对着石壁吸去,只听到轰隆一声,石壁破碎了,化作一片碎石,被他吸附到一起扔向峭壁的边缘之处。一道灵光在他脑中一闪而逝,却是没有被他抓住,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便朝着洞室走去。

洞室有三丈见方,一丈之高,室内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一张石床,一个修炼的石平台,洞室顶部有两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散发着柔亮的光,恍惚间,他又到感觉自己盘坐在石台上修炼呢?这个洞室是他亲手开辟的,足足用了三天时间,那时候的他刚突破到练气期。

一幕幕画面时不时从他心中闪过,回忆的不是画面,而是缅怀过往的岁月,有些记忆,有些岁月,哪怕重生千百次,依然铭刻于心。回忆那是一种经历一种成长,还有一分坚持。

人这一生,最难忘怀的便是情,能够停留在你的记忆深处,经久不忘,那更是一份深情!

唉!他长叹一声,往事如烟,本该随风飘逝,但是总有一些记忆牵挂,让人无法释怀,看不开,放不下,忘不了。睹物思旧,这是人之常情,可是看开与否,却是一种境界。

他明显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既然如此,那就让它常驻心间吧!

转身离去之际,他的目光扫在峭壁边缘处,他的心一动,先前没有抓住的那道灵光,这次却是被他给抓住了,望着那座贴着峭壁的小山头,一抹记忆也浮现在他的心头,那是一个小水池,有些干枯,错落在峭壁边上,被他用开辟洞室的碎石给掩埋了。

难道,来人就是为了这个水池而来的,要知道这个山谷除了这口枯水池颇显的有几分怪异外,余者之物皆是太过平常了。当下他将仙识放出朝着小山底部探去,可是却一无所获,难道---这个枯水池真的是一件宝物,不然为何连他的仙识也没有感觉到。

当下,他便不再犹豫,真元透体而出化作一只巨手,对着小山一巴掌拍去,轰隆一声,小山就被拍成一堆碎屑,倾洒到一旁,一阵灰尘过后,地面却是无一物,真元巨手对着地面一抓,又是一片碎石飞起,片刻后一个三尺大小的枯水池出现在他的眼前。

见到水池后,他的眼一缩,心中掀起一片狂澜,数万年过去了,水池内的水居然还是那么多,几乎没有减少,也没有增加。初看时,水池有些干枯,可是当你仔细观察后,便会发现这汪池水似乎蕴含着一方世界。他的心中一惊,便感到水池还是水池,水也还是普通的水。

定了定神,他将仙识朝着水池扫去,发现水池周围三尺内,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干涉,仙识根本就无法探查到,在他的仙识感应中这一片地面完全都是泥土,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东西,可是水池此时明明就在他的眼前,这一幕让他的内心震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