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7章 祭祀鼎 闻辛密

第二十七章 祭祀鼎 闻辛密

古玄皱着眉头,心中尽是苦涩,一切变得太快了,他发现此刻的他对古家居然有些陌生,到底先祖有何来历,这些遗留下来的东西,到底是没有告诉后人还是说曾经的古家经历了不可预测的劫难,导致先祖遗留的这些东西来历都没有及时告诉后人或是记录,以至后来的古家才没落了下来

突然间,他感到云里来雾里去,所有的一切都是谜,他有种感觉,古家绝对不简单,以后他肯定还会遇到古家的人,也许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弄清楚古家到底经历了什么隐藏着何种秘密这一切对于眼下的他来说太过遥远了,或许就如星奎所说的,拳头才是解决一切事情的唯一办法。

原本他只想调查清楚归元宗为何要灭杀自己整个家族的人,可是眼下所发生的事,让他进入到一个更大的谜团中。他原来很熟悉的家族一下子变得陌生了起来,陌生的有些可怕,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巧合也就罢了,如果真是有人在预谋,那么到底是何人在谋划这一切,何人在推波助澜

心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一切的一切,让他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为何事情到了他手上就变得这么复杂呢一切变故都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心中暗自安慰了一下自己,他便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枯水池身上,他的心中一动,或许枯水池会告诉他一些秘闻。

紫蛇瞳一动,两道金光就射下了枯水池,既然神识仙识无法探查到,唯有肉眼可以看到,那么自己的紫蛇瞳想来更能够直观将整个水池的底细查探出来,心中也是多了一丝期待。

片刻后,古玄将紫蛇瞳一收,这哪是什么枯水池,分明是一方宝鼎,遗落在这里。被地面遮掩,从外边看就像是一方水池,可是当他看清楚水池的本质后,就开始挖了起来。手中多了一并飞剑,仙识一裹,飞剑便没入地面,围绕着宝鼎转了一圈,仙识一将其一裹。一方土黄色的宝鼎出现在他面前。

鼎高三尺,三足两耳,呈滚圆形,整个鼎散发着一股沧桑感,这只有经历了无尽岁月才独有的气息,鼎壁上篆刻着一副人族祭祀图,而祭坛上的神像赫然就是古家祖殿内供奉的石像,人头蛇身,神像女子,脸色庄严。眼中神还透露着一丝关爱之色,下方人族为首的是一名帝王,身披龙袍,对着神像在祭拜,无数人族也是各自捧着贡品满脸虔诚地望着祭坛上的女子。

又是这名人首蛇身的女子,难道家族的剧变与这名女子有关他有中心乱如麻的感觉,前世在祖殿中见到这名女子还没有什么感觉,此刻看到鼎壁上的图案,他才发现,先祖将这名人首蛇身的女子石像立在祖殿。似乎也是为了让后人不断祭拜此人。

不管怎么说,先炼化了此鼎方为正理,说不定这方宝鼎还会给他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呢当下他就逼出一滴精血,滴落到这方宝鼎之上。没想到血液刚碰到鼎壁,就被宝鼎吸收,一股微弱的联系也产生了,当下就把宝鼎收入体内用真元温养起来。

为了保险起见,他带着星奎直接进入到天地书内,之后他就全心全意的炼化起这方宝鼎来。一晃眼十天时间过去了。这方宝鼎也是被他炼化了三成,他也得知这方宝鼎名唤祭祀鼎。是太古之际人族祭祀巳蛇所用之物。

太古之际,人族成了天地间的主角,得天独厚,更有智者将明悟天地规则,将一年定做三百六十五天,推演出天干地支之法,用以计算时间,天干是以五行本源为主,而十二地支却是用十二种神兽为载体象征,时时刻刻为天地间演化时间的变化,而巳蛇就是出自蛇族。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地间逐渐形成了一种习性,将十二地支分别代表一年不断轮回,于是每一年人族都要祭祀一次相对应的本命神兽,人族出生后,所对应这一年的地支神兽也成了这个人的生肖,而相对应的地支神兽在感应到有人族出生后,也会在其体内给一道印记,可救其一名。

可是无尽岁月过去了,时间的概念也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十二地支神兽就很少在出现,他们隐藏在天地间,而人族也是一变再变,又经过太古末期的天地剧变,自此之后,十二地支以及生肖之说便消失在人族的传承中。

只有那些世代供奉地支神兽的家族还在继续延伸着这项古老的传承,每逢到了他们所供奉的地支神兽之年时,到了祭祀的那一日,他们还会继续祭祀。而古家所供奉的地支神兽就是巳蛇。

望着手中拳头大小的祭祀鼎,心中一阵翻滚,也就是说这只祭祀鼎是从太古之际就流传下来的,还是太古之际人族帝王亲自命人所铸造的,专门为了祭祀巳蛇所用的,最后赐予了古家。可惜也不知道到底是从哪一代先祖手上断了这个传承。

前世自己的家族供奉着蛇族地支神兽巳蛇,没想到今生自己却是化成了蛇族,难道这是冥冥中注定的这个想法在他的心中一闪而逝,不管是注定的也好巧合也罢,我自己的命运自己来掌控,谁也不能主宰,哪怕那人是他的先祖也是没有资格。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想而已。

得知了祭祀鼎的来历后,他也有些明白了古家为何会招如此灾难了,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弱小,身怀宝物焉有不被他人窥伺之理。只是能够得知古家有重宝的人又是谁呢是古寒还是说古寒身后还有人亦或是说另有其人似乎谜团有绕回了原点。

祭祀鼎经过太古人族的祭祀供奉,鼎内也是汇聚了一鼎纯净的念力,这可是凝练神魂,淬炼肉身的宝物,可惜以他此时的修为却是不敢用,哪怕一丝念力入体也会被撑爆。

已经知晓了陷害古家之人的目的,他也不虚此行了,前世的归元宗也不过是被人利用了,或许古寒也是至于是谁在暗中谋划这一切,等他的渡过天劫后,便可以引蛇出洞。到时候,也就是归元宗该还债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古寒此时又在何处否则想到这里古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出了天地书后,他与星奎便直接离开了这里,再在这里多做停留也只是徒增伤感而已。散仙城在过二十天就会举办一次拍卖会,他也正好去太虚商会搜寻几种灵药,好炼制养神丹与蕴魂丹,以便提升荒兽王的实力,要知道他收复的那些荒兽王才是他以后毁灭归元宗的臂膀。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古家驻地,便头也不回的御空离去,也不知道这次离开后,还有没有机会重返这里了,这个地方有自己太多的回忆。可惜牵挂却是不在这里了,而今生的他又多了一个牵挂的地方,那就是蛇族,人不能忘本,有时候也不能两全,总要做出决定,割舍其中的一部分。

所以,他只能割舍掉前世的那份牵挂了,过去的终究已成过去,而他的人生还要继续。或许心中会有一些感伤,但是总有一天他会想明白的,修行亦是修心,他虽然明知道这个,可是有时候事情落在自身上时,他才发现选择有时候比决定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