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00章 互算计 自找死

第200章 互算计 自找死

一路疾驰,狂奔出数万里后,他才让蓝虎把速度放慢,感觉到那股暗中窥视自己的力量消失后,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暗中窥视自己,但是心中也是大致有些猜测。

虽说自己灭掉了一名仙君级别的高手,可是他自己知晓,一是此人太过于自大,小瞧了自己,二是自己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加上尸瘟毒气的霸道,这才一举将其灭掉。

准确的说,此人被镇压在血域无数年,心智早已经脱离了仙君的范畴,潜意识的认为在血域中,除了幕后人他就是天,常年的自大使得此人也成了井底之蛙。

不管怎么说,能够灭掉此人,侥幸的成分占据很大一部分。

唯一让他意外的是,为何自己离开之际,没有人出来拦截?难道他们真的没有出去的想法?很快他就把这个想法排除在外,被镇压这么多年,他们不可能不想出去。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他们没有拦截自己呢?按理说,他们也应该愿意与自己接触才是,到底哪个环节出问题呢?

他皱着眉头盘算起来,良久,他才暗叹一口气,看来那些被镇压的幸存者已经对他抱有敌意,所以宁愿再被镇压着,也不愿与自己有所接触。

心中冷冷一笑,他也不再回想此事,既然他们愿意被镇压,那就多镇压一段时间好了,本来自己还打算多了解一些关于幕后人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将他们救出去。此刻看来,这只是自己空想罢了。

反正自己没有什么损失。他们的死活又与自己有何干系。

当下,他就招呼蓝虎一声。一捏手印,就朝着幽冥海的方向前进着,不过速度并不快。

………..

一处血色空间内,盘坐着百十来人,此刻他们分成两派,相互争执着,不过,在他们的上方却是有一面血色八棱镜,里面有一道人影。正是龙鬼子。

“好了,你们到底决定了没有,我不是来听你们废话的,这么多年过去,你们还是没有长进,怪不得会被镇压于此!”

龙鬼子不耐烦的声音从八棱镜内传出,所有人都能听出龙鬼子口中的奚落,不过,哪怕他们心中愤怒。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看到他们阴沉的脸色,就知晓他们心中也是憋了一股气。

“血河,温权。你们两个到底考虑好了没有?本尊可没有时间陪你们在这里耗着,谁知道血魔何时醒来,有什么事赶紧说。不然后悔的只会是你们这些人!”

“哼,龙鬼子。你可不要忘了,要不是本座。你此刻也会在这里,吃里爬外的东西,早知如此,本座当初就不该提醒于你!”

“血河,你也无需如此说,说到底,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只不过本尊比你聪明而已。好了,我也不废话了,三天后,我再来一趟,如果到时候你们还不能作出决定,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

龙鬼子的话音刚落罢,八棱镜就闪过一道光芒,再次飞回到血河手中,血河脸色阴沉的可怕,身上的气息也是不由自主的释放出来。

“血河,你逾越了,不要忘记我们当初的约定!”温权说完,眼睛也是眯了起来,身上也是发出一股滔天气势,朝着血河碾压过去。

血河冷哼一声,浑身气势也是一收,眼中欲喷火,可是一想到大局为重,他只有忍了。

温权见此,微微一笑,也是把气势收起,然后开口道:“你们都说说自己的看法,我们到底要不要与先前的那小子合作?”

“我同意与那小子合作,先不说他的实力,但是那份心性,就比彦术此人强了无数倍,如果真要说,那也是彦术自己找死,我们这么多人合力送他出去,为的是给我们找一条出路。

可是他的表现却是如此不堪,此刻更是让我们陷入两难之境,当初我就不同意让彦术出去,可是你们都不听,现在我们除了通过龙鬼子牵桥搭线,找到先前的那小子,否则只能被镇压在这里。”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们先说说各自的观点,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可行,我们就让龙鬼子去找此人,到时候再以宝物相赠,此人肯定会同意!”

温权说完,刚才开口的人,嘴巴张了几张,还是没有开口,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失望。

眼见无人开口,温权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不过他也知晓其中的原因,只好把目光看向了血河。

“我的意思是很明确,那就是不相信那小子,也不相信龙鬼子,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依旧活的好好地,虽说没有了自由,可是其他的与身在血域有何区别?”

血河抬头扫视了众人一眼后,继续道:“你们想要离开这里,我知道,可是你们不要忘了血魔的恐怖之处,逃离出去还好说,可是一旦失败,就不再是被镇压,而是丧命。”

“如果这次被杀了,那可就是真正的死了,老天不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所以一切还是你们自己做决定。”

听到血河的话,许多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他们都是与血魔有过接触的人,血魔的恐怖他们都知晓,一直以来,他们都想着逃离这里,却是忘记了血魔的可怕。

此刻被血河提及,大多数人都是退缩了。

“我太山却是愿意拿这条命拼一把,这种失去自由的岁月,我真的过够了,本来就死过一次的人,老天爷垂怜才给了一次新生的机会,可惜,这不是我期盼的,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一名粗壮的大汉深吸口气,满脸果决的说道,还有几人也是被此人的话给唤醒了,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决断,与其生不如死,还不如拿命拼一次,生了,固然可喜,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反正他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以前总是幻想着出去后,从新开始自己的修炼之路,可是随着时间的变迁,他们心中已经想通了,不成功便成仁。

可惜,如同他们这般敢拿性命拼搏的人,只有寥寥四人,绝大多数的人心中早已经没有斗志,他们只求自己存活着就好,哪怕真的被镇压也比失去性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