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01章 互算计 自找死

第201章 互算计 自找死

太山一脸坚定的盯着众人,发现大多数人都不敢看他,心中也是有些黯然,能够让堂堂地仙君高手失去了信心,可见他们对血魔的畏惧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

“血河,温权,你们两个是最先活下来的人,难道你们两个也愿意在血魔的逼迫下一直到死?”太山说完,就把目光放到他们两人身上。

血河眼中有些不甘,愤怒,可是最后还是长叹一声,选择了沉默,而温权却像是没有听到太山的话一般,仍然无动于衷。

太山有些失望,沉默片刻后,他把目光看下了愿意与他一样用命拼一把的四人。

“今日,我们五人就趁着血魔不再全力拼一把,成功了,我等将会从获自由,失败了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

太山的话音刚落,一道张狂的笑声就回荡在他们所在地世界中。

听到这道笑声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这道声音他们太熟悉了,正是让他们提心吊胆血魔的声音。

紧随着,一张虚幻的人脸出现在众人眼前,大部分人眼中都是闪过一抹恐惧,只有少部分人脸色平静地盯着虚幻人脸。

“你们这些蝼蚁也妄想逃脱本尊的牢笼,真是可笑,你们如果好好在这里待着,等到本尊的计划成功后,自然不会再镇压你们,可是你

们真的打算反抗本尊,本尊也不介意那你们其中的一些人开刀!”

虚幻人脸的眼中闪过一道血光,整个面孔都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不知大人的计划还有多少岁月成功?”温权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不动声色的开口问道!

“哈哈哈。本尊的计划谋划了这么多年,也快要成功了。最多千万年,最少百万年就会彻底成功。到时候,你们这些蝼蚁本尊也不会放在眼中。

不让你们离开这里,是因为本尊不想自己的计划出现一丝纰漏,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本尊会对你们这些蝼蚁感兴趣,真是痴人说梦!”

闻听此言,所有人眼中都是闪过一道精光,就连太山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疑惑。似乎有些想不通血魔为什么会告诉他们这么多?难道在他的眼中,自己等人真的连蝼蚁都不如?

“言尽于此,如果谁还想在逃离此地。本尊定会让你们知晓什么是生不如死!”血魔说完,虚空中的虚幻人脸也是消失一空。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都在心中揣摩着血魔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可是,不管怎么样,没有人再嚷嚷着离开此地了,哪怕太山也是如此,他们这么多年都忍受过来了,为何不能在多等一些岁月呢?

既然可以活着出去。那就没有人愿意冒着被血魔灭杀的威胁逃逃得离开。不要说他们办不到,哪怕真办到了,他们也不会铤而走险。

无尽血海深处,血魔睁开眼冷笑一声。就继续闭关修炼去了,似乎血域中发生的事情根本与他无关一般。

古玄躺在蓝虎背上,喝着美酒。哼着小曲,一路慢悠悠地赶着路。仙识却是时不时探出查探一番。

可惜,自从碰到龙鬼子后。自己的好运气就不见了,连行数日,都没有发现什么实力逆天的血兽,让自己与其交手的想法破灭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却是吊着一道人影,却是龙鬼子此人。

只是他也不知道为何血河与温权两人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让他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看来自己离开此地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此人的身后。

一晃眼,血域开启已经过了八十多年,距离血域关闭还剩下二十年的时间。

所有的修真者也是慌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刚进入这里的修真者,他们一无所获,距离远了,危险很大,距离近了根本就无法收获。

这不由得使更多的人朝着天血山脉赶来。这么多年来,古玄几乎都是在杀戮中度过的,他也忘记了到底经历了多少次的战斗,每次战斗,他都是空着手,朝着血兽冲去。

这么多年夏利,他收集到的血兽尸体,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此刻他的周身都笼罩了了一层血红色的煞气,煞气都将要凝成实质状了,尤其是头顶悬浮着那一朵血云,更是杀气冲天。

不管是修真者也好,血兽也罢,只要远远看到他,都会躲起来,不敢与他照面。

古玄的大肆屠杀让暗中观察的龙鬼子也是有些心寒,心中也是有些忐忑,到底自己这么做是对的还是错的?

不过,这些却是没有人告诉他,以前他还可以与被镇压的那些幸存者沟通一番,可是此刻,他发现不管是灵识还是秘法,都无法再与那些镇压者联系了。

让他的内心也是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只是不管怎么猜想,他都无法得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么多年来的杀戮,让他也是对身体彻底熟悉了,现在他的每一寸身体都是杀戮利器,拳,肘,膝盖,发丝,甚至是血液,只要是他身体中的东西,都可以化成杀戮利器。

连续数十年的杀戮,虽然让他对自己的身体更加熟悉,可是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神魂上他都感到一阵疲倦,此刻的他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心中一动,盘蛇枪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周身煞气,头顶的杀戮血云都不由自主的朝着盘蛇枪钻去。

盘蛇枪是自己的本命法宝,更是一件杀戮之器,天生就对这些东西有着致命的吸引。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煞气,杀气血云都被盘蛇枪吞噬一空,这些杀戮产生的东西一消失,他发觉自己的神魂似乎越发的敏感了。

只是,此刻的他已经没心思钻研这些东西,他的心中只想着痛痛快快的睡一觉。

心念一动,土之本源就释放出一道本源之力覆盖了他的全身,他也是朝着地底深处遁去。

足足遁了一炷香的时间,他才停了下来,挥手开辟出一个地底密室,他就闪身进入到天地书内。

这次,他连元蛇经都没有运转就沉睡过去,很快,天地书中就响起一阵鼾声,这鼾声震耳欲聋,惊天动地,可见他这次累到什么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