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29章 九彩劫 造化雷

第29章 九彩劫 造化雷

九彩天劫第三劫湮灭之风成功渡过。⊙,

感受了一番体内的变化,他也是有些激动,经过第二劫赤红色火焰的烧灼与湮灭之风的消融,使他的肉身再度凝练了不少。

要知道此刻的他肉身强度堪比极品仙器,想要提升一丝谈何容易,他的肉身卡在极品灵器级别数百年,对此可是深有体会。

仅仅渡过三道天劫,他的肉身便提升这么多,焉有不激动之情。

九彩天劫,一劫一造化!

果然如此!

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劫?还有那种赤红色的火焰到底是何种火焰,居然能够引动太初紫火,想来不会是无名之火。

可惜,此刻的太初紫火似乎再次进入蜕变中,想要了解那种火焰的来历,只能等太初紫火彻底蜕变完才行。

时间缓缓流逝而去。

转眼间,一天时间就过去了。

红日西移,虽然天还没有黑,但是他所在之地,已经暗了下来。

望着头顶橙色的劫云,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复杂,害怕中带着一丝期待,期待中却含着一丝激动。

不多久,整个天地都是暗了下来,却是夜幕降临。

周身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往日这时,天空中还有无数星光闪烁,而今日却是黯淡无光,圆月也是隐匿起来,不敢见人。

感受了一下劫云的变化,他便知晓天劫又将是明日降临了。

当下,他就闭上眼睛。默默地修炼起来。

元蛇经第一重筑体篇已经修炼圆满,从大乘期开始就进入下一个阶段凝窍!

人体周天有三百六十个窍穴。这些窍穴隐藏在人体中,蕴含着无上潜能。而之后的修炼就是凝练周身窍穴。

此刻的已经凝练了一处窍穴,就是丹田气海,此时气海早已不复存在,而是转化成紫府。

虽说不是刻意为之,却也是彻底凝练出来。其他的窍穴还是最原始状态,等着他去开辟。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这是佛宗修炼的根本,而凝练窍穴与此也是有着共通之处。

人体周身的窍穴宛若须弥芥子,看似衍生在人体中。其实这些窍穴内部都含有各自的须弥芥子。

凝窍篇就是为了将周身窍穴尽数开辟出来,将其演化成紫府般的存在,这样一来,肉身中就可以吸收承载更多的灵气。

寻常的修炼之人,不修炼窍穴,修炼时只专注丹田气海,吸收的灵气都存储在气海中,可是这样一来丹田气海虽然有所凝练,但是与真正凝练出来的窍穴有着极大的区别。

这也是修真界为什么流传着开辟出紫府的人。定会修炼成仙。

原因就在此,等到丹田气海中的真元凝练成金丹后,他们就把修炼的重心转入到金丹内,却是忽略了气海本身。最后丹破成婴后,更是不在关注气海。

这也是为什么凝婴时,开辟出紫府的修真者会那么稀少。

这个辛密在大势力中也是不传之秘。除了那些真传弟子,哪怕就是核心弟子也无法知晓。

除非是那种最纯粹的体修者。否者即便是仙王级别的高手也无法领悟到这个秘密。

开辟紫府这个秘密也是在他开创出元蛇经的大乘期功法后才领悟到的。

怪不得当初的大日魔祖会说,人体的各个部位都有它的用意。以后自会知晓,现在的他已经明白了大日魔祖当初所说之话的意思。

希望自己能够借助九彩天劫的独特性,开辟几处窍穴,不然就是白白浪费机缘。

想到这里,他越发的对接下来的天劫期待起来。

一夜转瞬间就过去了。

翌日,艳阳高照,劫云还是在不停地吞噬着天地灵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正午即将来临之际,劫云终于开始变了。

没多久,劫云就变成了金黄色,就像黄金锻造的一般,闪闪发光。

轰隆隆!

劫云中传来一道洪流咆哮声,就像堤坝开掘,洪水泛滥一般,无尽洪流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敢有阻拦尽皆碾压过去。

光是这股隐隐的气势,就使他的心一沉。

天劫越往后,威力越大,更不用说这种未知的九彩天劫了。

哧啦!

劫云就被一股幽蓝色的洪流给撑开,朝着古玄与分身席卷而来。

幽蓝色的河水中似乎带着一丝迷幻的功效,望之就让人有种深陷进去的感觉,尽管他知道这是假的,可是心中还是有些心惊胆战。

砰砰砰!

哪怕他做足了准备,在河流来临之际,还是被卷入水中,他的身子被河水给打翻,想要挣扎着起来,却是发现有些困难。

这哪里是河水,分明是一座座山峦,河水的重量太过于恐怖,还有河水有些特殊,沾身后让人产生一股幻境,端的是阴险无比。

这是天地书中记载的天阴之河,水若幽蓝,重如山峦,身陷其中,幻境自生!

最可怕的那就是河水中蕴含的重量以及那种无孔不入的幻境。

那些身死与天阴之河的人,大多数都是陷入幻境后,被天阴之河的河水给生生压死。

在天阴之河中呆的时间越长,河水的重量就会越大,而幻境也是越来越危险。

他的识海中有着元蛇经以及功德之力的镇压,幻境对他来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唯一要担心的就是眼前的河水。

他也不知道被天阴之河给卷到哪里了?重重幻境纷沓至来,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是漏洞百出,没有丝毫威胁。

他的身子一直被河水镇压着。发觉挣扎无用后,就顺其自然。寻找着机会。

突然,他感觉背部一痛。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他却是没有在意,反而趁着这个机会,身子瞬间站立起来。

空间奥义也是竖放出去,把周身笼罩起来,虽然身子还在天阴之河中,但是他已经多少可以活动下。

不知漂流了多久,他发现不远处居然出现了石壁,眼中一亮,机会终于来了。

就在天阴之河流至石壁之处时。他就运转着周身气血,借着河流冲击石壁之际,一脚踏在石壁上,然后就借着这个巨力,如爆弹一般冲出了天阴之河。

他的脸上也是露出一抹喜色,望着天阴之河远去,他发现自己还在无回星上,感受了一下,就发现天劫也是随他移动着。

终于渡过了第四道天劫。天阴之河的流去,却是让他有些失望。

可惜了这么好的凝窍宝物。

突然,体内的道法玄碑一震,他的眼前也是一变。他发现自己还在天阴之河中,难道刚才的一切均是幻境?

想到这里,全身都被冷汗沁湿。果然,天阴之河的幻境无孔不入。自己心中刚想过有着功德之力与元蛇经的镇压,幻境对自己没有用。没想到就被幻境给利用了。致使自己陷入了幻境,天阴之河当真是恐怖异常。

当即,他也不敢再胡思乱想,肾脏本源内的玄冥寒气瞬间出动,只见整条天阴之河都被冰封起来。

这时,他才松口气,急忙破冰而出。

这回应该不是幻觉了吧?想到这里他也是有些哑然失笑。

望着头顶的劫云,他发现自己还在原地,发现脚下多了一道三尺多长的幽蓝色冰柱。三名分身俱在其内,当即就把分身给释放出来。

他发现三名分身似乎陷入了幻境,当即就把玄冥寒气放出,一股刺骨寒意弥漫在三名分身周围,被寒意一激,分身也是清醒过来。

见到古玄后,也明白他们刚才肯定是被幻境给迷惑了,脸上均是有些不敢置信。

发现分身没事后,他就放出一股真元,想要将天阴之河给卷起,只是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天阴之河纹丝不动,而真元幻化的大手却是消散了。

心中一动,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就蹲下身子,右手朝着被冰冻的天阴之河一抓,想要拿起来。结果身子却是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的眼中尽是不敢置信,天阴之河的重量却是太出乎他的意料。

三名分身脸上也是浮现起一抹惊骇,相视一眼后,仙王分身就来到天阴之河前,双手抓住天阴之河,猛地一用力,就欲将其提起来。

结果,天阴之河只是微微一晃,便纹丝不动了,仙王分身脸色潮红,涨成了猴屁股,足足过了数个呼吸,才上出一口气,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苦笑。

古玄也不再试验,世界之力放出,将天阴之河一裹,然后就将其送入到道法玄碑内,镇压起来。

这可是一件宝物,如果将其炼化,然后用其凝练窍穴,想想都让人振奋不用。

第四道天劫,天阴之河终于渡过去了。

果然越往后的天劫越不可思议,威力是其次,主要还是太诡异了。

天阴之河的幻境也是给他提了一个醒,人不能得意忘形,尤其是最为兴奋之际,很多时候,越是兴奋之际,危机也是离此不远。

微叹口气,他就盘坐在劫云之下,默默地修炼起来,天阴之河给他留下的影响太深了,足以让他铭记一生,无欲则刚。

三名分身再次相视一眼后,也是盘坐在古玄的身后,静静地修炼起来。

等候第五道天劫的降临。

月落日升,日月交替,一晃眼,距离渡过天阴之河已经过去三天时间。

劫云也是再次变幻起来。

莫约一炷香的功夫,劫云就变成了金绿色,吸收灵气的速度也是逐渐平缓下来。

第五道天劫终于要来临了吗?就是不知道第五道天劫到底是何种劫数。

经历了天阴之河的变故后,对于第五道天劫,他也是给予了非常大的厚望,希望这道天劫也能像天阴之河一类的,这样一来,渡完天劫后,他就可以将其收取,成为自己凝练窍穴的宝物。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劫云中传来,不但是他,就连三名分身也是疑惑起来。

这次的天劫到底有何玄机?

突然,劫云裂开,一颗虚幻的五彩珠子朝着他落下。

隐隐间还可以看到,虚幻珠子中似乎蕴含了一个世界,无数生灵生活在其中,由生到死,由死到生,不断轮回,不知这颗珠子到底有何玄机?

就在这颗珠子距离他还有丈许高地,啪地一声碎掉了。

随后一道虚无的气息就把他与三名分身笼罩进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周围的环境一变,

此刻的他正躺在一张破**,寒风袭来,让他也是打了一个哆嗦。

“这是什么地方?我这是怎么了?”他惊呼一声,就发现体内根本没有一丝真元,唯有气血之力尚在。

不过比之以前,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如果把他以前的气血比作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眼下的气血就是一个小水池,根本没有可比性。

仙识也是被压制了,他试了一下,仙识只能外放方圆三十丈。

道法玄碑,天地书等一切都与他失去了联系,唯独没有失去的便是记忆。

此刻的他只比普通的凡人强一丝,凡人界的那些习武者可以随意结束的性命。

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紧迫感,哪怕他的智慧在高,自身实力不足,就是一个死穴,除了修炼外,别无他法。

深吸口寒气,他也顾不得凌冽的寒风吹拂,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修炼,修炼,在修炼!

身体虽然有些单薄,好在没有受伤,当即他就盘坐在破**,开始运转着元蛇经修炼起来。

幸好他还可以感受到灵气的存在。不然简单的修炼都不能进行。

元蛇经一圈又一圈的在体内运行的,灵气也是不断汇集着,穿过毛孔,进入到体内,还没有进入到气海就被肉身给吸收的一干二净。

他的心神全部都放在了修炼之上,其他的一切都不在该管。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腹中传来一阵咕咕声,却是长时间没有食物的补充,腹中已经按耐不住了。

他也是从修炼中退了出来,苦笑一声,他都有些忘了,到底多少年没有进食过了。没想到今日又感觉到了。

仙识放出,他发现自己居然深处破庙中,供奉的神像早已不见,整个庙宇残破不堪,唯有大殿中支撑庙宇的四根柱子还完好无缺。

体内的饥饿已经让他来不及多想,起身活动了下身子,他就把仙识放出,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丝食物。

可惜,事事不如人意,他发现自己所在的破庙身处半山腰,上山的小路也是被杂草给覆盖了,隐隐间还可以看出一个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