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30章 九彩劫 造化雷

第30章 九彩劫 造化雷

既然身处山上,他也是放心了不少,没有外人来此,性命暂且无忧了。

他把仙识放出,笼罩了整个破庙,希望能够在破庙中找到一件趁手的兵器。也不知是老天开眼,还是他命不该绝,就在以前竖立神像的部位,居然掩藏着一把大刀!

大刀被一张油纸给包裹着,也不知过了多少年,也不见丝毫锈迹,他便不再犹豫,来到藏刀之地,开始挖了起来。

莫约一炷香的时间,大刀就被他给挖了出来,刀长四尺,寒光闪烁,一看就是一把宝刀,当然,这是以凡人界的标准来衡量的。

这把刀莫约十二三斤重,拿在手中颇有分量。找了一根绳索将其捆绑到背上,他就将仙识放出,不断朝着山中行去。

还没有行多久,他就发现一只野猫,不过,野猫却不是那么好抓的,他弓着腰,一点点靠近野猫,距离野猫还有一丈远时,他就停了下来。

捡起一块小石子,仙识也是死死地盯着野猫,把体内的仅有的一缕真气运转到石子上,然后就对着野猫击去,石子快若闪电,野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石子击碎了脑袋。

他快步前行,来到野猫身旁,一把将其抄起,放出仙识查探了一番周围的地势,心中有数后,就大步朝着山中行去。

行了将近半个时辰,他就听到一阵流水声,仙识放出后,却是没有探查到,暗自摇了摇头,就顺着水声走去。

没多久。他就来到水声处,却是山上的山溪顺着山体落下,长年累月形成了一个三丈多大的水潭。

望着水潭边上的野兽脚印,他就知晓这里便是他的暂居之地,只要自己守在这里。食物便有了着落。

当即,他就把背上的大刀拿出来,开始抽筋扒皮,不过野猫心脏内的精血却是被他保留下来。

很快,一堆柴火就被他点燃,猫肉自然也是开烤起来。

半个时辰过后。酒足饭饱,他却是把仙识放出,开始寻找一处适合自己居住的地方。

突然,他的仙识感受到不远处之地,灵气却是比之周围要浓郁不少。奈何仙识的范围有限,他也不能一窥全情,当真是讽刺之极。

手中提着刀,他就朝着灵气浓郁之地赶去,也就前行了一炷香多点的时间,他的仙识就发现一株金红色的灵芝,生长在一颗雷击木上。

根据他的观察,这株灵芝最多也就三百年的药龄。不知为何不见守护灵兽。

想不通,他也就不再思索,反正这种情况对自己最有效。否则,以此刻的修为,想要灭掉守护灵兽,绝对不容易。

当下,他就快步上前,仙识再次观察一圈。确认没有守护灵兽后,就将灵芝采摘到手。

随后。他就挥刀朝着雷击木连劈数刀,截下一块生机最为浓郁的木块。雕刻成一个简陋的盒子,将灵芝装入其中,也不敢久留,就顺着原路返回。

他也不知道守护灵兽何时归来,如果发现自己守护的灵芝不见了,肯定会发狂的。

沉吟片刻,他就有了主意,来到靠近水潭的石壁处,就挥刀劈砍起来,不愧是凡人界的宝刀,劈砍山石就像喝水一般简单。

没多久,一个简单的洞穴就成形了,不过这个洞穴只能居住他一个人,再多了就会拥挤不堪。

他在水潭不远处的石壁上选择了一块颜色差不多的石块,然后将其扛了回来,当成一扇门,堵在了自己开辟出来的洞穴外。

放出仙识观察一圈,发现没有漏洞后,他就躲在洞穴中开始恢复起来。

一块两百多斤的石块硬是耗尽了他的一身气力,此刻全身酸痛无比,不过他却是没有在意,咬着牙硬顶着,元蛇经刚一运转,游离在天地间的灵气,就顺着毛孔进入到体内。

一个多时辰后,他就感到身体完全恢复过来,他也是停止了修炼,把放在一旁的灵芝拿了出来。

要是搁在以前,这种灵芝哪怕就是放在他眼前,他也不会多看一眼,可是此刻的他却是激动无比。

深吸口气,将内心的激动压下去,然后,他就慢慢地放松下来。

直到内心古今无波时,他才把灵芝拿出来,三口就将其吞入腹中,随后就运转起元蛇经开始吸收灵芝的药力。

轰!

灵芝刚入体内,就化作一股精纯的灵力贯穿四肢八骸,灵力灌体,让他进入到冰火两重天的境界。

他的这具身子从未修炼过,体内的杂质不少,灵气灌体后,便开始洗练起周身来,一缕缕灵气强行注入血肉中,虽然在洗涤着肉身的杂质,可是痛苦也不轻。

幸亏,他经历过不少的痛楚,洗经伐脉虽然有些痛苦,但是比起烈焰焚身来,差的那是天与地。

这种非人的折磨足足过了三个时辰,才逐渐消失,此刻的他全身都是湿漉漉的,脸色虽然有些发白,不过隐隐间还是能够看出一丝红光。

终于突破至小先天之境,在凡人界也算的上是高手了。

洗经伐脉后,他感觉周身都是轻松了下来,就像泥沙混合在一起,大水冲来,把泥土都给冲掉了,但是沙子却是留了下来,经过大水洗练,这些剩余的沙子成色都是最好的。

此刻他的身躯就是剩下的沙子,放出仙识查看一圈,发现周围三十丈内没有危险后,他就出了洞穴,一头扎入水潭中,那些沉淀在身表的杂质也是被潭水给清洗掉了,难闻的气味也是不见了。

当下,他就控制着一股潭水,涌入洞穴中,将洞穴也是冲洗一遍,等候片刻。他才重新回到洞穴中,那股恶臭味虽然没有散尽,不过不刻意去闻却也闻不到。

时间缓缓流逝过去,当他腹中再次响起时,他也苦笑起来。不能辟谷,对于修真者来说,却是一个隐患,他也是从修炼中退了出来,准备去猎杀一些野兽,好好进补一番。

就当他要用仙识查探周围时。一道尖啸声传来,他能听得出来,啸声中带着一丝愤怒。

心中一动,难道是守护灵芝的灵兽回来了?

遂把仙识放出,开始查探起来。很快一道赤红色的影子就出现在他的仙识范围内,却是一只紫貂。

感受了一番紫貂的实力,他也是打消了出去的念头,这只紫貂实力堪比炼气期巅峰,稍有机缘便可突破至筑基期。

眼下自己的实力却是有些不够看。

尽管心中有些不忿,但是必须的承认这一点,人可以自信,但是自信过头就是自大。

他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当即就收敛了气息,躲在洞穴中观察着紫貂的动静。

紫貂尖啸了整整三日。最后尽管很不甘心,可还是不得不离去,毕竟它留在这里是因为灵芝,此刻灵芝消失,它在做停留已经没有了意义。

三天的时间对古玄来说却是一个折磨,腹中早就饥饿难耐。可是却不敢出去,只能硬扛着。

终于拔开云雾见天明。只是此刻距离夜色来临还有一段时间,而他必须还的煎熬一阵才行。

饿到极致。他已经感觉不到饿意,但是他知晓这是错觉,只要在食物的刺激下,身体自会有反应。

闭上眼,他便再次修炼起来。

夜色终于来临了。

他活动了一下软绵绵的身体,就出了洞穴,隐藏在靠近水潭的边缘处,静静地等候野兽来喝水,仙识却是不断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突然,他的仙识中出现一道身影,却是一只老鼠,只是这只老鼠的个头有些大,足足三尺多长,眼珠子也是滴溜溜地乱转,很是警惕。

见此,他也是一怔,他也没有想到这只老鼠居然开启了灵智,不过让他疑惑的是,为何这只老鼠这般胆小?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黑鼠被吓了一跳,不过当他看清所来的生灵时,眼中居然闪过一道嗜血光泽。

这个变化让他也是有些发愣,难道这只黑鼠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性子?

野鹿看到黑鼠后,也不以为然,踏着优雅的步伐来到水潭边上,观察了一些周围的动静,发觉没有危险后,就低着头喝起水来。

古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这是一个好机会,当即,他就动了,饥饿的刺激下,他也顾不来那么多。

刀光一闪,野鹿的头颅就落在水潭中,后边的黑鼠见状,尖叫一声,立即钻入地面,逃遁而去。

他没有理会黑鼠,所以的心思都在这头野鹿身上。

刀光闪烁,片刻间,野鹿便被五马分尸,他将鹿皮剥下,洗刷一番,就扔在一旁,把前段时间早就收集好的干柴点燃,便开始了烤肉大业。

半个时辰后,一只野鹿便被他消灭了一半,剩余的鹿肉也是被他给熏干,以防万一。

吃饱后,他就回想起刚才的这只黑鼠,沉吟一番后,他就把熏干的鹿肉以及鹿皮藏入洞穴内。

然后就来到了黑鼠逃离时留下的洞口处,放出仙识观察起来。

黑鼠变成这般肯定有问题,如果弄清楚黑鼠的异变,说不定对自己的实力也有帮助。

当即,他就把仙识放出,顺着黑鼠流下的洞穴追赶过去。

一路狂奔,也就一个多时辰,他却是来到一处山壁前,他发现四周都是绝岩峭壁,除了自己来的路,再没有其他通往这里的途径。

仙识朝着周围的峭壁探查起来,很快他就发现一道裂缝。有三尺多宽,足够他通过去,可惜,仙识范围有限,他也无法知晓裂缝的另一端是何处境。

思索片刻,他就有了决定,身子几个跳跃,就攀爬至裂缝处,弓着身子就进入到裂缝中。

一路上心神紧绷,还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穿过裂缝后,他的眼前出现一个山谷,仙识一扫,居然发现不少灵药材,年份都不低,观其状却是有些像灵药园。

难道这里是一处传承之地?

心中也是激动起来,不过此刻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自己的仙识范围又有限,却是不宜行动。

于是,他就盘坐在裂缝中修炼起来。

一晃眼,天色已经大亮,他也是从修炼中退了出来。放眼望去,果然不出他所料,此地是一处传承之地。

一座九层祭坛坐落在山谷中央,周围有一道无形的禁制,他来到禁制边缘,却是看不出什么名堂,遂伸手朝着禁制探去。

咔嚓!

禁制碰到他的手后,就破碎了。

他也是看清楚了祭坛,此刻祭坛顶部出现一道虚影,很快便凝实成一道人影。

“你能够来到这里,却是与本座有缘,这是本座的传承之地,看到这座祭坛了吗?这是一件异宝,只要答应做本座传承者,这件宝物就是你的!唯独一个要求就是,废除你所修炼的功法!”

听到这句话,古玄也是动心了,自己被天劫弄到这个世界来,根本不知该如何?如果能够得到此处传承,实力定会飞速提升,届时,就可以了解一下这方世界,也好从新回到无回星。

“考虑的怎么样,本座留下的功法绝对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功法,飞升成神不再是奢想,长生不死也不再是空谈!”

“前辈,我此刻修炼的功法是自己开创出来的,却是不想修炼其他功法,不知可否换另一个要求!”思虑再三,他还是无法接受,却也不想错过这个机缘,他人的传承再好,也不能长生不死。

他对自己开创出来的元蛇经信心十足,他坚信将以时日,凭借着元蛇经他完全可以超脱天地,长生不死。

“不行!本座的传承者只可以修炼本座传承下来的功法,否则传承就要失去了,你可要想清楚,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修炼了本座的功法成神不再是难事,长生不死也是多了一分希望!”

听到这话,他也是犹豫了,此刻的他不知被天劫送到了什么地方,没有实力自保都成了问题,一但接受传承,等自己渡过了天劫,便可舍弃这个功法。

可是,他心中却是有些不甘心,自己开创出来的元蛇经是最适合自己的,如果改修别人的功法,定会在身上留下他人的道之印记,说不定会使得自己的道不伦不类。

自己开创元蛇经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超脱天地,真正的长生不死,焉能因为一时挫折,就改修他人的功法,走他人的道,这却是与自己的道背道而驰了。

“我的道就是长生不死!长生不死就是我的道!”

“蛇有蛇径,鼠有鼠道!星辰周转,万物变幻,各行其道!春秋轮回,草木枯荣,生死之间,皆为大道!混沌虚无,何以载道!心中有道,吾亦为道!”

就在他悟道的刹那,识海也是翻滚起来,元蛇经画卷也是颤鸣起来。

他发现眼前的世界居然破碎开来,下一瞬,他就回到了无回星,而他的身前却是悬浮着一颗五彩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