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45章 水之道 金银果

第45章 水之道 金银果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当即,他就调动肾脏,释放出一道水之本源之力,然后便把水之意境使出,这时,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变成了水的一部分。

哗啦!

水花飞溅,他的身子就出现在数百丈之外。速度比起之前的赶路快乐几分,不过他却是明显的察觉到自己与这些水之间还有一丝隔阂,否则速度绝不止这般。

当下,他就闭上双眼,心神也是沉入到水之意境中,不断感悟着水之意境。

心神沉浸在水之意境中,不断感悟着,伴着他的感悟,时间也是忘却了,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他发现自己彻底成化成了水,他能够感受到水的欢快,水的律动,水的咆哮

随着他不断感悟,肾脏表面的水滴符文也是闪烁着一抹淡蓝色的光泽,一丝丝水雾也是不断朝着肾脏钻来,没多久,他的身体表面就就流动着一层淡淡的水液,与他处身水世界的水似乎有着一丝不同。

此刻的他忘记了一切,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每一滴水所要表达的意思。

如果他分出一部分心神就可以发现,他的身子已经消散了,准确的说是身子彻底化成了水。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意识也是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的目的却是要加快速度赶来。

一时间,就像福至心灵一般,这个念头一出,他的身子一颤,就化作一波水流不断朝着远处遁去。

等到他的明白过来,才发现身子就像是波浪一般。一波涌着一波,不断朝着岛屿之地前进。

仔细感受一番,他发现此刻的速度还是有些慢,心中也是略有些焦急。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震撼不已,只见他周围的水。似乎感受的他的心情的一般,刹那间翻滚咆哮起来,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一波汹涌的怒涛就出现了。

同时,这股波涛还朝着四面八方散发着,那些原本平静的水感受到他的焦急后。也是相融进来。

轰隆隆!

水面就升起一股怒海波涛,汹涌无比,不断咆哮的冲着岛屿迸发而去。

他感觉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波涛也是越发的汹涌起来,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被一波数百丈高的怒涛簇拥着前进。后面是无尽波涛。

整个水面也是泛起一道白线,远远就可闻听,一些外来的修真者见此波涛,也是纷纷闪避开来。

小半个时辰过后,他的感知中就出现一些小型岛屿,这些岛屿的四周却是有无数生灵徘徊其中。

当即,他就发出一股欢快的念头,这股欢快的念头快速朝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去。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汹涌澎湃的波涛便已散去,水面再次恢复平静。

他的身子一动。就出现在水面上,他感觉自己就像行走在厚实的大地一般。

连续几个飞纵,他的身子就落在岛屿上,回头望着无尽的潮水,心中也是有些感慨。

这时,一波潮水居然冲着岛屿而来。很快就汇聚在他的脚下,翻卷出一朵朵水花。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般。

“好了,回去吧。这里终究不是你们的世界!”随着他的念头发出,水浪也是恋恋不舍的倒涌回水中。

他把仙识放出,笼罩了整座岛屿,发现岛上虽然有些生灵,但是灵智都未开启,心中有些失望,就把目光放在远处的那座最大岛屿上。

瞬间,他的身子就化作一道清风,朝着最大的岛屿飞去。

伐天宫,一处群峰中,一道人影显现出来,观其神态,整个人都有些紧张,这人把神识放出,探查一圈后,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睁着双眼,口中也是无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随后就大笑起来,口中胡乱说着什么,然后就朝着一个方向飞去。片刻后,此人就出现在一片药园边上,望着药园中那一株株灵药,整个人都是激动起来。

“地元果,这可是固本培元,凝血化气的灵药,有了此果,我的肉身便可再进一步!”

“这是伏虎乌头,竟然真的存在,发财了!”

“这是血参果,腐毒花,隐龙草发了,真的发了,哈哈哈这一切都是我的,我的!”

此人就像中了魔怔一般,在那傻笑起来。

莫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此人才清醒过来,然后就化作一道流光进入药园中,开始大肆采摘。

突然,一道惊喜声再次回响在药园上空。

“这是金银果,有此神物,老祖的功法便可更上一层楼!”

声音刚落,一道人影就出现在药园中,伸手朝着所为的金银果落去。

嗖!

一道剑光朝着他的手飞来,先前此人的心神都在金银果之上,也没有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心中一惊,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

咔嚓!

此人的左手就齐腕而断,鲜血瞬间喷出,落在金银果树之上!

“滚开,这一切都是我的,谁敢抢,老子便要他的命!”先前来的人红着眼说道!

另一道剑光飞来之际,此人也是闪躲开来,望着挥剑之人,脸上也是涌起一道无尽的杀机!

“你该死,居然敢朝着老祖我出手!真是该死之极!”

此人说完,张嘴吐出一个漆黑如墨的小碗,小碗迎风便涨,瞬息间,就化作数十丈大小,朝着挥剑之人狠狠扣下。

挥剑之人感受到危险,眼中的疯狂之色也是褪去几分,见到巨碗朝着自己落下,脸色也是一变。

当即也是祭出一块石碑,化作数十丈大小,朝着巨碗砸去。

轰隆隆!

石碑与巨碗轰击在一起,激起一股磅礴的气势,四散激射而去。

一株株灵药,灵果也是被湮灭之中。

“啊,你该死,这是我的,这一切都是我的!”挥剑之人见到这个惨状,再次疯狂起来,石碑也不管巨碗,直接朝着对手轰击而去。

断手之人见此,脸色也是一变,对方可以与他拼命,可是他却是不敢如此,心中一动,便把巨碗召唤回来,护住自身,然后冷笑一声,祭出一道绳索,朝着挥剑之人缠绕而去。

挥剑之人此刻已经陷入了疯狂中,面对绳索也是没有闪躲,手中长剑一挥,数十道剑光就飞出,把绳索笼罩起来。

下一瞬,就见绳索断成几截,怒吼一声,身子就朝着断手之人射去。似乎不将此人灭杀,就不足以平息他心中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