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46章 双敌现 争灵药

第46章 双敌现 争灵药

只见断手之人冷笑一声,丝毫不理会挥剑之人,任由此人朝着自己杀来!

嗖!

地面那断成几截的绳索突然飞起,将挥剑之人给缠绕起来,不管他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砰!

挥剑之人的身子就像石子一样,从半空中掉落下来,这一刻,他也是彻底清醒过来,眼中的疯狂也是消失殆尽,满脸惊恐地望着断手之人。

与此同时,他的石碑法宝也是被巨碗给镇压了。

“还望道友饶命,在下被宝物迷了心窍,只要道友饶我一命,这里所有的灵药都是道友的!”

“哈哈哈???你居然敢伤老祖,只有死路一条,到了这一刻,你还敢将这些灵药当成是你的,当真可笑之极,等你死了,这些宝物自然全是我的!临死之际便让你死个明白,老祖忌鸢,隶属血魔宗太上长老!”

忌鸢说完,脸上也是闪过一道诡异之色!

“不可能,忌鸢老魔不是在数千年前就被血魔宗清理门户了吗?”挥剑之人说完,脸上也是布满一层灰败之色,眼中尽是恐惧,整个人都是失去了求生的。

“你废掉了老祖的一只手,就用你的血肉精华为老祖恢复吧!”忌鸢阴森森地说道!

当即,忌鸢逼出一滴血液,双手也是捏着手印,朝着血液中打入,随后,手一指,血液就钻入绳索中,只见绳索表面泛起一丝血色。

噗嗤!

绳索的一头就钻入挥剑之人的体内,就开始吞噬此人的血肉精华。

此人的身子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下来,突然,一名元婴就从体内遁出,想要逃离此地。

“早就等着你呢,给老祖留下吧!”忌鸢阴笑一声,绳索便把元婴给缠绕起来。

“老祖,留在下一命,我愿意给老祖当牛做马!”元婴满脸恐惧的说道!

“迟了。当牛做马还不如让老祖进补一番!”忌鸢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同归于尽吧!”元婴说完,脸上也是露出一抹狰狞,便想要自爆!

“嘿嘿!你既然听说过老祖的威名,落在老祖手中还想自爆,真是笑话!”忌鸢眼中射出两道乌光射入元婴眼中,须叟间元婴身上的生机就消失一空。

忌鸢手一挥。一枚戒指就被他收起,就见绳索一端进入体内。另一端却是缠绕着元婴,不断吞噬着元婴精华。

一阵气血涌动,却见忌鸢消失的左掌也是快速生长着,莫约一炷香的时间,他的手掌就恢复完毕。

“多少年没有吞噬元婴了,还是这般美味!”忌鸢感慨一声,嘿嘿一笑,双眼也是火热地盯着药园中的这些灵药。

当即,他就来到金银果数前。开始采摘金银果。

短短数个呼吸,一数金银果就被他采摘一空,然后他就把目光放在周围的灵药身上。

舔了舔嘴唇,他就快速行动起来,翻手拿出数十个玉盒,就开始大肆挖掘起来。

“住手!”

就在忌鸢把手伸到乌血果上时,一道声音凭空响起。紧随着就见三道人影飞来,周身气息汹涌澎湃,忌鸢眼中闪过一抹忌惮。

手也是收了回来,然后就眯着双眼望着三名来人。

“把采摘到灵药留下,然后滚出这里!”

忌鸢眼中说过一抹杀意,身子却是纹丝不动。根本不为此言所动,仍然丝丝地注视着三名来人。

“怎么?还想动手,猪狗一般东西,也想染指这些灵药?”

“哈哈哈???古寒,你好大的口气,仙魔妖界作威作福惯了,却是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要知道折损在这里的上界之人可不再少数!”

一道狂笑声再次回响在这个药园上空!笑声刚落罢,四道身影就出现在药园中!

“老祖,观你的气息,修炼的也是我血魔宗一脉的功法,就算不是血魔宗之人,也是我魔道之人,这里的灵药尽管采摘,谁采摘到就是谁的,至于某些人的话,就当放屁就行了!”

“方冲,你不过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幸运儿罢了,要知道像你这般的人,往往都活不久!”古寒也是阴沉着脸说道!

“哈哈哈???我下一刻死了,也跟你无关,对了,我要采摘灵药了,不要挡路!”

方冲说完,仍然满脸笑容,丝毫不在意古寒三人的脸色。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采摘灵药,人家古寒出身大族,也看不上这些几万年药龄的灵药,正好便宜我们,老祖,你也不用客气,尽管动手,谁敢阻拦,杀无赦!”

方冲说完这句话,脸上也是杀气腾腾,随后大笑一声,就来到一株墨玉灵芝边上,蹲下身子开始采摘起来。

古寒脸上却是蒙上了一层寒霜,冷哼一声,也是开始采摘灵药!

忌鸢见此情景,阴笑一声,身子一动,却是与这些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不过却是没有随意采摘,而是挑选比较适用自己的灵药。

忌鸢采摘了十多株灵药后,就停手了,却是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扫了古寒一眼,就飞遁而去。

古寒眯着双眼望着远去的忌鸢,脸上也是闪过一抹杀意!

“怎么,想去追杀此人,快去吧,不然迟了就逃远了!”方冲在关键时刻再次开口奚落道!

“蝼蚁一般的东西,随手就可以捏死,却是无需浪费时间!”古寒说完,就继续采摘起灵药来。

方冲嘿嘿一笑也不再答话。

不到半个时辰,药园内的灵药就被这些人采摘一空,古寒三人率先离去。

方冲三人却是停留了下来。

“事情打听的怎么样了?”方冲淡淡的问道!

“回禀公子,关于古玄所有的情报都在这里!”方冲身后的一人说道,就递上一枚玉简!

方冲接过玉简,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杀意,然后就开始观察起来。

片刻后,手中的玉简也是碎成一堆,却是眯着双眼眺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你没有想到吧,当初任你宰割的人,已经凌驾到你之上了,下次见面,就是你身陨之际!”方冲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

“走吧,这里不过是伐天宫的偏远地区,真正的宝物却是在神州大陆上,接下的时间,除非遇到特殊的宝物,否则全力赶路,争取早一步进入神州大陆!”

“是!”

四人说完,身子就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处群峰迸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