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67章 大罗树 通灵兽

第67章 大罗树 通灵兽

蛇真带他来到的大殿居然是命简存放之地。

“难道…?”他心中一动,已经明白了蛇真的办法,就在一旁静静地观看起来。片刻后,蛇真就对着他道:“已经通知他们了,最多半个月,他们就可返回族内!”

古玄点点头,就告辞而去,蛇真也没有挽留,目送着他离去后,就继续给下面的人交代事情。

回到洞府后,他就进入到天地书内,开始整理伐天宫内的收获。

伐天宫一行,最大的收获就是葬无神赐予他的‘功德金身’法。其次就是开辟了十三个窍穴,以及从那些死去的敌人身上收集的东西了。

可惜,此刻他身上的功德之力却是有些不足,想要修炼功德金身,还需要收集功德之力,奈何他对功德之力一窍不通,更不用说收集了。

所以,功德金身对于眼下的他来说就是一个鸡肋般的存在,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灵药此刻都已经栽种到灵药山谷内,至于材料却是没有多少,除了浮云宗的收获外,其他的便是那些敌人的遗留之物。

浮云宗的东西都在乾坤鉴内,都被他整理好了,浮云图他已经收了起来,剩余的东西,除了乾坤鉴本身外,对他毫无吸引之处。

≌≌,x.随后,几件储物装置出现在他的身前,却是那些敌人的遗物。

驭兽宗三件储物法宝,化丹门一件,噬魂宗两件。阴无道给自己留了一柄噬魂刀,三首毒蛟的尸体以及他的收藏。还有一具龙族尸体。

这些便是他主要的收获,等他将蛇刃搜魂后。便将在多一份。

至于与蛇刃在一起的几人却是被他给忽略了,这些人虽说是上界之人,但是修为却是不怎么精深,想来身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这些东西中,让他最为期待的便是三首毒蛟的收藏,那可是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不知吞噬了多少来人,身价绝对不低,说不定还能给自己一些惊喜。

其次就是常万年与焚无敌的遗物。这两个人放在上界也是那种精英弟子,死在他手中绝对是轻敌所致。

望着这些储物装置,他也是有些期待,随后,他就把那些不注重的几件储物装置内的东西尽数释放出。

唰!

他眼前就多了一座小山,可惜,大多数都是一些仙石,能够让他入眼的东西几乎没有,尽管他心中有所猜测。可是事情发生后,心中多少也是有些郁闷。

经过一番整理,下品仙石没有,中品仙石三百多万。上品仙石七十多万,仙晶只有不到十万,聊胜于无。这些东西等自己飞升后,就会用得到。所以他就收了起来。

至于剩余的那些法宝,丹药。材料,等都被他胡乱收集在一个储物戒指内。打算交给族内,反正自己用不上。

此刻,就剩下焚无敌,常万年以及三首毒蛟的东西还没有动,希望这三人的收藏能够给自己一个惊喜,否则自己就要真的失望了。

焚无敌的储物法宝是一件手镯,常万年的却是一件护臂,而三首毒蛟的居然是一颗珠子。

一挥手,三件法宝就出现在他手中,观察少许,他就将三件宝物给炼化了。

让他惊讶的是,三件储物法宝都是比较珍贵的那种。单是这个就让他眼前一亮,心中一动储物护臂内的东西就全部出现在他的眼前。

哗啦啦!

他的身前再次多了座小山,他也顾不上其他,分出九道仙念化身开始整理这些东西。

片刻后,所以的东西都被归类出来,仙晶一百多万,上品仙石三百多万,至于中下品仙石却是没有,单从这一点就看出常万年与那些普通弟子间的区别。

他的脸上也是多了一抹喜色,常万年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他也没想到常万年身上居然有一个万兽血池,观其状这件血池存世极其久远,有了这件宝物,自己手中的兽魂珠便可以派上用场了。

兽魂珠在他手中有数百年了,但是里面的兽魂却还在沉睡中,这么多年过去了,并没有蜕变觉醒,眼下的万兽血池正好可以弥补兽魂珠的缺陷。

常万年身上的好东西果然不少,珍贵的灵药也是有不少,却是便宜了自己。

最让他震撼的是常万年身上居然有一张亟雷符,他能够感受的到亟雷符中那若隐若现的威能,如果当时交战时,常万年拿出这道符篆自己只有退避三舍,绝对不会与之交战。

奈何,造化弄人,转了一圈,亟雷符却是落在自己手中。

万毒珠,可惜只是一个仿品,不过感受了一下,他发现这个仿品威力也是不凡,想来三人当时的避毒手段就是这个仿品万毒珠释放出的。

可惜,它碰到的是异种灵气,还是罕见的毒属性异种灵气,却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只能说常万年自己倒霉,死得冤枉!

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剔除后,就继续观察起这些东西来。

整理完常万年的遗物后,他就把目光放在了焚无敌的遗物上,常万年给他留了这么多好东西,更不用说焚无敌这个化丹门的天才弟子了。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也是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心念一动,他的面前再次出现一座小山,让他疑惑的是,焚无敌的收藏居然远远不及常万年,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焚无敌的这些收藏品质都不错。

仙晶一百五十万,仙石没有一颗,丹药有数十种,都装在上好极品仙玉瓶中。灵药材也是有上千种,那种极其罕见的也有四五种。

玲珑草,丹阳芝,不老灵藤。天雷花,大地龙参单是这五种罕见的灵药。就足以让他兴奋异常。更不用说还有数十种成品丹药。

最让他兴奋的就是,焚无敌居然还藏着三张古丹方。不知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还是远古流传下来的。

还有焚无敌的本命法宝仙元鼎也不错,虽然此刻仅是上品仙器的级别,但是他看的出来,仙元鼎的潜力决计不止如此,如果将其融入自己的盘蛇鼎,那样一来,盘蛇鼎的底蕴就更加深厚了。

未失生机的灵药均被他栽种到灵药山谷中,丹药灵晶之类的却是被他收了起来。至于剩余的杂物也被他收入到储物戒指中,准备交给族内。

就剩下最后的三首毒蛟的储物宝珠了,希望老家伙不要让自己失望。

说来也是他的造化,三首毒蛟的这颗储物宝珠居然是一件空间异宝,想来应该是老家伙杀人夺宝得来的,此刻却是为自己做了嫁衣。

唰!

古玄身旁多了五件东西,一盆,一屋,三戒指!

见到这个情景。古玄也是一愣,难道自己预料错了?

想到这里他也是迫不及待地将五件东西炼化了,当他把仙识探入到三枚储物戒指时,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原来宝物都在。却是三首毒蛟做的好事,居然都已经分类了,却是让他省了不少心。

这个玉盆是一件药圃。名唤育灵盆,三首毒蛟收集的所有灵药都被其栽种到其中。

这件屋子却是一件上古流传下来的空间异宝三问屋。里面堆放着无数玉简书籍。或是功法,或是游记。如果不知情的人见此,还以为此地是一尊传承之地。

三枚戒指却是分别装着仙石灵晶,矿石材料,以及乱七八糟的杂物。

仙石灵晶自然被他忽略了,那些玉简书籍也被他放到了一旁,育灵盆却是被他给探查了个遍,其中果然有着不少珍贵灵药。

不过当他看到一株三尺高的小树后,就忽略了那些灵药,他也没有想到三首毒蛟居然能够遇到一株大罗宝树。

要知道大罗宝物可是堪比天晶木的存在,都是世界之树破碎后衍生的奇异灵根,大罗宝树妙用无穷,盘坐在大罗宝树下修炼,万邪不沾身,整个人都会陷入一种空灵悟道之境。

比之菩提树也不差分毫,大罗宝物的叶子是更是天生的符篆,每一片叶子就是一张先天符篆,这些符篆远远不是那些制符高手炼制出来的符篆能够比拟的。

当真是自己的造化来了,世界之树破碎后衍生的灵根居然能够被自己得到两株,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这一株大罗宝物可以说是无价之宝,这次伐天宫之行果真是不虚此行!

有了大罗宝树这个珠玉在前,其他的宝物与之相比都要失色不少。

匆匆将其余两枚戒指内的东西看完,他发现盛放材料矿石的戒指内,居然有几块噬魂石,算得上是一个意外之喜。而那个杂物戒指内却是毫无所获。

将这些东西整理好后,他才将几个灵兽袋掠到身旁,驭兽宗的几人死后,他们的坐骑护体灵兽都被他收了起来。

驭兽宗这个玩灵兽的宗门,对于发掘灵兽与培养灵兽的确有的独到之处。却是不知三人除了坐骑外还有何种灵兽护身?

将三人的灵兽袋全部打开,观察片刻,他就失去了兴致,常万年的护体灵兽是一只风灵狼,有着天仙后期的实力,另外两人的护体灵兽却是一对银蛇。

见到自己的同族,他也是一愣,沉吟片刻,他就有了想法,不管怎么说都身属蛇族,却是不能不管。

按理说,常万年三人已经死去,这些护体灵兽也会跟着死去,不知为何这三人的灵兽却是完好无损?不过这一切与他没有关系,他的目的就是将这对同族给恢复自由。

他把仙识放出,朝着这对银蛇的识海探去,果然,他们的识海中被人布下神魂印记,观察片刻,他发现这个印记居然有些破损,正好合了他的意。

他分出一部分仙识将两人的神魂护住,然后就用仙识幻化成两柄利剑朝着这个神魂印记攻击而去。

连劈三剑后,银蛇识海内的神魂印记终于破碎了,他也是把仙识从两人的识海退出,然后拿出两滴三光神水打入两人的体内,随后就让他们自由恢复。

当他把最后的一个灵兽袋打开后,一道彩色的影子就朝着他飞来,只见一只五彩色的灵兽被束约在半空中,这只灵兽形似麒麟,只有一尺大小,眼中有些恐惧,满脸不安地盯着他。

“通灵兽!”

他惊呼一声,脸色也很是复杂,他也没有想到驭兽宗的三人居然会携带一只通灵兽,观其状,这只通灵兽并没有被人下禁制。

通灵兽,药貂,寻宝鼠是诸天万界鼎鼎大名的寻宝宗师,他在传无望那里见过药貂,没想到此刻通灵兽也是出现在自己眼前,难道说自己的运气就这般好?

他把通灵兽身上的束缚放开,通灵兽直接化作一道金光朝着远处蹿去,发现与自己拉开了距离,才停在原地警惕地望着自己。

见到小东西灵智不低,他就释放出一道善意,可惜,小东西被他束缚过,对他有些恐惧,哪怕他释放出善意,也是不敢接近自己。

思衬片刻,他就有了主意,反正通灵兽在自己的地盘上,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对自己失去了戒备。

将所有的收获整理完后,他才发现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大罗宝树与通灵兽。其他的宝物与之相比,就逊色不少。

不过眼下还有一桩事需要自己处理,当即他就把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蛇刃身上。

蛇刃见到古玄的目光后,也是闪过一抹恐惧,他可是认得常万年三人的坐骑,尤其是见到古玄救了两条银蛇后,心中越发的对古玄害怕起来。

心中一动,蛇刃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望着蛇刃的神情,他也是冷笑一声。

“你应该知道我留你一命的原因,是你自己说,还是想让我动手逼问?”

蛇刃闻听此言,也是有些犹豫起来,自从被古玄封印后,他就知道这一天不远了,只是他却是有些为难,说了,哪怕古玄放了自己,也会被林无风灭掉。

不说,后果他也猜想的到,权衡利弊后,他还是屈服在古玄的**威下。

“我说了,看在同族的份上,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痛快!”蛇刃有些苦涩地说道!

古玄却是没有回答他,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蛇刃脸色也是有些复杂,最后才长叹一声,就开口述说起来。

古玄听着蛇刃的话,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最后身上也是释放出一股杀意,蛇刃似乎没有感受到一半,还在那里继续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