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68章 公主殇 叛族者

第68章 公主殇 叛族者

古玄强自将心中的杀意压下,再次倾听起蛇刃的讲述。

蛇刃讲述了整整一天一夜才将自己知晓的一切尽数抛出,古玄心中却是凌乱异常,蛇刃的消息太震撼人了,哪怕以他这般心性也是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杀意。

“照你这么说,此次你们三人的目的根本不在伐天宫,而是蛇族?”古玄寒着脸问道!

蛇刃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开口答复。

“你的心被狗吃了,难道说你不是蛇族之人?还是说修真界的蛇族不属于蛇族?”

听着古玄话,蛇刃心中也是一颤,可是一想到林无风的行事作风,他脸上也是闪过一道慌乱之色。

“你们这次的目的是什么?”古玄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次的目标是蛇族内部,至于更详细的行动只有林无风知道!”蛇刃满脸苦涩的说道!

古玄见到在也问不出什么,心中也是有些烦乱,冷冷地扫了一眼蛇刃,就将其再次封印起来,然后便出了天地书!

思衬片刻,他就把传讯珠拿出,给金穹传了一个消息,让他与其他几位老祖来他洞府一趟,有大事相商。

消息发出没多久,金穹与林镜等留在蛇族的太上长老全部都来了。

“古玄,出了什么事?”金穹满脸疑惑地问道!

古玄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林无风两人居然不在他们的住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对了,老祖。灵儿在不在族内?”古玄似乎想到了什么事,脸色也是一变!

“公主自然在族中。现在还在闭关中,怎么了?”颜如血也是满脸不解地问道!

古玄不知如何说这件事。不过,当务之急却是先把小灵儿唤到身旁才是,他有些想不通,除了灵儿这个公主,还有什么事值得林无风这个黑水玄蛇亲自出动?

“事情等会再说,先带我去灵儿闭关之地,迟了我怕出什么意外!”古玄说完,脸色也是有些焦急。

颜如血见古玄这副模样,也不敢多问。生怕小灵儿出什么事,当即就朝着小灵儿闭关之地瞬移而去。

其余之人见此,也是相继赶去。

就在众人来到小灵儿闭关之地时,颜如血脸色唰地变了,然后就朝着洞府飞去。

古玄也是把仙识放出,发现仙识居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住了,心中虽然很是焦急,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心中却是希望自己的猜想是错的,结果。越是害怕什么就来什么?

刚进入洞府的颜如血直接倒飞出来,吐出一口鲜血,却是身受重伤。

见此,古玄没有把心思放在颜如血身上。暗道一声不好,一步踏出,他就消失在原地。金穹等人脸色都是一变。朝着颜如血飞去。

“公主有危险?”颜如血挣扎着坐了起来,也顾不得体内的伤势。朝着几人喊道!

“什么?”几人心神一震,金穹等人便朝着小灵儿闭关的洞府飞去。

当古玄出现在小灵儿的洞府时。发现小灵儿被林无风提在手中,而蛇斗却在布置着什么阵盘。

“林无风,你该死!”古玄怒喝一声,就像一尊从地狱中杀出的修罗一般,身上尽是杀意。

见到古玄出现,林无风脸色也是阴沉下来,一把将小灵儿提在身前,狞笑一声道:“古玄,你不想让你妹妹死去,最好安分点!”

古玄投鼠忌器,尽管心中恨不得将林无风碎尸万段,却也不敢拿小灵儿做赌注。

“林无风,放了小灵儿,我可以让你活着回返上界,否则,死!”

“哈哈…古玄,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天才,可惜,你出生下界,否则,我定会将你当做心腹培养,这次我的目标就是七彩灵蛇,希望你不要比我毁了她!”

“林无风,如果灵儿有一丝损伤,我会屠尽上界的蛇族为她陪葬,不要怀疑我的话!”

“古玄,你也不用白费气力了,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但是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也在拖延时间,不好意思的是,我的时间够了,再见!”

林无风说完,对着古玄得意地笑了笑,就来到蛇斗身旁,只见,蛇斗拿出一枚令牌,放出一道光罩将三人护住,然后阵盘就启动了,一道传送阵门也是出现在阵盘边上。

林无风挑衅地看了一眼他,就跨入传送阵门内,随后,这个传送阵门就消失不见,阵盘也是碎成几块。

古玄怒喝一声,盘蛇枪也是出现在手中,对着消失的传送阵门一枪砸出。

轰隆隆!

整座洞府都坍塌掉了,碎石乱飞,烟尘四溢,一道漆黑色的空间裂缝一闪而逝,吞噬了无数土石才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玄站在废墟中,脸色阴沉地将要滴出水来,金穹等人脸色都很难看。

良久,古玄才把盘蛇枪收起,扫了一眼其他人,才沉声道:“先去我的洞府!”

话音刚落,古玄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金穹等人就出现在他的洞府,古玄也没有废话,直接把蛇刃放出,见到蛇刃后,其他人眼中都是一惊,随后就布满杀意。

“林无风三人这次下来的目的就是小灵儿,伐天宫不过是个幌子,还有蛇族在上界已经彻底翻脸了,飞升一脉与本土一脉已经开战了!

好多飞升一脉的族人被抓后,不是被吞噬血脉就是卖与驭兽宗或是其他势力,所以族内那些大乘期的高手飞升后定要小心谨慎!

还有,我想知道小灵儿闭关的地方知道的人多不多?”

古玄几句话就把整件事情给挑明了,金穹听到他的话,双眼一眯。寒声道:“你的意思是,公主被抓这件事。是因为族中出了奸细?”

颜如血虽然被林无风给击伤了,但是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身上也是冒出一股杀意。

其实在事发后,她就有些怀疑,此刻听到古玄的话更是确定族中有了奸细。

“现在我想知道一点,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小灵儿闭关的详细地址?”

颜如血沉吟片刻,才开口道:“除了我们几个外,就蛇衍与几个长老知晓,至于再往下的人员,就没有资格知晓了!”

“这件事必须清查,蛇族已经经不起太大的波折。所以内部的声音必须统一,这件事情我就不参与了!”

古玄说完,也是有些兴致阑珊,翻手拿出一枚玉简,丢给金穹“这里记载着蛇刃招供的所有信息,就交给你们了,至于蛇刃,你们也看着办吧!”

“古玄,你也无需太过担心。林无风没有在第一时间内伤害公主,就可看出他们需要的是小公主活着,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想来短期内。小公主没有生命危险!”

金穹说完,也不知该如何相劝,叹了一口气。将蛇刃收起,便大步离去。剩余的人也是一言不发的离开。

“希望小灵儿不要出事才好。否则,上界的蛇族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突然间。他有些心烦意乱,他也想不通,原本很平静地蛇族,为什么会变成这般模样?他讨厌那些躲在阴暗角落的老鼠,只希望金穹等人查探后能够放开手脚清理一番…

嗡嗡嗡!

三道钟声回荡在蛇族上空,那些本欲闭关的长老等人,闻听钟声后,也顾不得闭关了,急速朝着议事厅赶去。

一炷香后,所有的长老全部出现在议事厅,蛇衍端坐在上首,脸上也是有些疑惑,几名太上长老坐在一旁,冷着脸一言不发,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人都到齐吧!”金穹起身环视一圈众人。

“都到齐了,不知老祖将我等唤来有何重要的事情?”蛇衍满脸疑惑地问道!

“我族公主出事了,算不算大事!”金穹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蛇衍听后,也是当场怒了,周身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席卷了整个议事厅。

其他的长老也是怒气冲冲,血残周身更是散发着浓浓地杀气。

“老祖,到底怎么回事?”前任大长老碧寒沉声问道!

“你们先把这枚玉简中的内容看完再说!”金穹说完,拿出数枚玉简,扔给蛇衍等人。

一个时辰过后,蛇衍等人已经看完了玉简中的内容,脸色也是一变再变,最后才颤抖着问道:“老祖,里面说的都是事实?”

金穹点了点头,蛇衍等人听后,也是沉默不语。

直到所有人全部看完玉简后,金穹才开口道:“不知你们有什么想说的?”

“老祖,我想知道这些消息从哪里来,又有几分可信性?”大长老林青满脸铁青地问道!

“消息的来源,你们不必担心,只能给你们说一声,玉简内的信息全是真的!”金穹扫了众人一眼,继续道:“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人勾结外人,胆敢谋害我族公主!”

一石激起千层浪,金穹的话落在众人耳中,宛若平地惊雷,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老祖,你说的是真的?”蛇衍脸上也是有些不敢置信!

“如果没有奸细,林无风是如何知晓公主闭关之地的?你们告诉我,除了你们其中的一些人知晓,还有谁知道公主的确切消息?”

“老祖,你是说公主是被林无风给杀害了?”碧寒杀气腾腾地盯着金穹问道。

“公主被林无风给掠走了,生死未知!”

“我只想知道,你们之中谁知晓公主闭关之地的具体位置?”颜如血寒声说道!

“你们都是我族的核心成员,本来我们也不愿怀疑你们,可是眼下的事情却不得不让我们怀疑,所以你们也不要心存芥蒂。

想来你们也不愿意见到我蛇族四分五裂,但是,这样的前提只要一个,那就是我们这些人都是心向蛇族的,所以,此刻的你们都是我们这些人怀疑的对象!”

蛇无影说完,蛇衍等人都表示理解,当即蛇衍就举起右手道:“我蛇衍发誓,绝对没有将公主的消息以任何方式外泄,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眼见蛇衍发了血誓,其他人也不含糊,立即跟着发誓。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除了蛇申与林青外,其他人均是发了血誓!

瞬息间,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他们两人身上。

“蛇申,林青,你们两人为何不发誓?难道…”颜如血说道这里,身上也是释放出一股实质般的杀意。

只要他二人承认,所有人都不会怀疑颜如血出手清理门户。

“老祖,蛇斗来找过我,我本以为他们是前辈,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在打公主的主意,便把关于古玄与公主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他,不过公主闭关之地我却是不清楚!”

蛇申脸上也尽是苦涩,显然之前他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生到这个地步。

“蛇申,你的事情暂且放一下,如果你说的属实却也情有可原,如果你是在说谎,后果你也清楚!”

听到金穹的话,蛇申也是举手发誓“如果我刚才所言有假,天地诛之!”

见此,所有人脸色都是一缓,却是把目光都挪到林青身上。

“林青,这事你怎么解释?”林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老祖,公主的闭关之地确实是我泄露的,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我们飞升一脉就不能屈服在本土一脉之下,我们都是蛇族之人,为什么要内斗,为什么要分成两派?

公主留在蛇族却是有些委屈她的天赋,为什么不能让上界之人培养呢?都是我族之人,为了蛇族的辉煌,我们忍让一些难道有错吗?

林无风本体是黑水玄蛇,比之公主丝毫不差,年纪轻轻已经修炼到大罗金仙之境,如此之人,你们却因为他是本土一脉而故意针对他,你们口口声声说想让蛇族崛起,但是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你们做的对吗?”。

林青理直气壮地说完,发现所有人都在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愤怒。

“这就是你的想法,你的态度?”林镜满脸失望地问道!

“没错,难道我说错了吗?在你们心中我就是一个奸细,可是在我眼中,飞升一脉亦是如此!”

“从今日起,林青将不再是蛇族大长老,将他这一脉之人全部看守起来,如有反抗者,格杀勿论!”林镜说的斩钉截铁,根本就不给其他人反驳的机会。

“我不服,老祖,我死也不服,为什么要看守我?”林青满脸激动地喊道!

“你认为这么多年来,就你一个聪明人,蛇族其他的前辈都是傻子,只有一个人明事理,我们所有人都瞎了眼?

蛇族从太初就存在了,一直传承到现在,你认为在你之前跟你这般想法的族人没有吗?有,还有不少,可是他们亲身经历后,才发现他们的想法都是在白日做梦。

你把本土一脉当族人,可是你知道他们把你当什么吗?在他们眼中,飞升一脉之人不过是给他们补充血脉的工具罢了。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飞升一脉为什么没有一个高手呢?因为那些天赋聪慧的人在飞升后都被本土之人给灭掉了,那些资质一般的族人,飞升者有几个?

能飞升上界的全都是那种天赋绝伦的天才,可是你知道吗?他们飞升后被蛇族发现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本土一脉将血脉之力给剥离出来,然后供应给本土一脉的天才。”

林镜说完后,也不再理会满脸呆泄的林青,他也没有想到所谓的奸细居然是他太虚蟒一脉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