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70章 闯山门 开杀戒

第70章 闯山门 开杀戒

下一瞬,古玄就出现在龙蛇城,朝着看守传送阵的族人说了声潜龙星,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他就是消失在龙蛇城内。

归元宗的老巢在天元星上,只有盘龙城才有通往归元宗的传送阵。

到了盘龙城,他也没有废话,直接扔出十枚灵晶,让其启动了传往元城的传送阵。

他只感道眼前一变,就出现在元城中,行走在元城内,他的心中古井无波,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发现没有人关注后,他的模样就开始变了起来。

随后,他又把仙王分身放出,两人相视一眼后,就朝着归元宗的山门飞去。

城内的那些执法者看到有人飞行后,刚欲出手拦截,就被古玄挥手灭掉了,他这次就是来报仇的,只要是归元宗的人,也没有留情,直接灭杀了再说。

见到古玄肆无忌惮地出手,一些外来修真者也是急忙躲了起来。

归元宗的人却是齐齐朝着古玄飞来,准备将这两个捣乱秩序的狂徒拿下。

数十枚归元宗弟子一拥而上,手中的法宝也是一同朝着古玄攻击而来。

见到这些攻击,古玄冷笑一声,嘴角也是泛起一抹不屑,深吸口气后,便大喝道:“滚…”

滚字一出口,/无/错/小说 便朝着归元宗弟子席卷而来,数十枚归元宗弟子,就像下雨一般,朝着地面落去,身上的气息也是消失不见。整个元城的人都暴动了起来。

一些头脑清晰的修真者已经朝着城外飞去,敢在归元宗的地盘上肆无忌惮的杀人,除了疯子就是高手。

古玄两人明显不是疯子。那么他们绝对是高手,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一但这种高手在元城大打出手。整个城池的人都会被波及到。

归元宗的人从数十丈高地空中跌落,一个个都是被摔成肉泥,古玄却是像没事人一般,继续悬浮在半空中,一步步朝着归元宗的山门赶去。

“何方鼠辈,胆敢在我归元宗的地盘上撒野,还不束手就擒!”声音滚滚传来,随后就见两名渡劫期的修真者朝着古玄两人飞来。

“你们两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杀我归元宗弟子。当真是好胆!”

“聒噪!”仙王分身脸色闪过一抹不耐,化出一只巨掌朝着两人拍去,就像拍苍蝇一般。

两人见到仙王分身还敢出手,也是怒了,刚欲出手还击,就发现两人被半空中的那只巨掌给笼罩了。

感受到巨掌的气息后,两人脸色也是一变,哪里还敢还手,只希望逃得远远的。可惜,这个想法只是在心中想想罢了。

下一刻,就见巨掌落在两人的身上。

砰!

两人的身子就像炮弹一般飞了出去,刚飞出数百丈远。就化作一滩血肉,朝着地面落去。

清风拂过,空气中飘起一道浓郁的血腥气。

这一切在古玄两人眼中不过是开胃菜罢了。可是,落在城中的那些修真者眼中。却是叼炸天了。

“不知何方高人降临我归元宗,门中弟子不省事。得罪了朋友,还望海涵!”话音刚落,一名银发老者就出现在半空中。

古玄扫了一眼老者,发现是一名七劫散仙,哈哈一笑道:“归元宗很牛逼,本座纵横修真界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说过不让飞行的城池,怎么?到了你归元宗的地盘就不能飞行了?”

银发老者脸上一抽,尽管心中怒火焚烧,却还是强忍着赔笑道:“前辈飞行自然没有人会横栏,那些不成器的弟子阻拦前辈却是死了活该!”

“恩,小辈,你说的不错,既然如此,你就让开,不要阻拦本尊前进之路!”古玄大笑一声,就与分身继续朝着归元宗的山门行去、

唰!

银发老者再次出现在他们前面,微躬着身子道:“不知前辈前往何处?再往前行就是我归元宗的山门,却是不宜飞行,否则就是打我归元宗的脸!”

“哈哈哈…归元宗算个什么东西,打你归元宗的脸,那是给你归元宗面子,滚开,不然不要怪本座出手灭了你!”

古玄大笑几声,脸色也是阴沉下来,身上的气势也是瞬间放出,分身见此,也是不再掩藏自身的修为。

嗡!

一股超越了大罗金仙的气势轰然出现,笼罩在元城上方,城内的修真者被这股气息一压,都是吐出一口鲜血,满脸惊骇地望着半空中的三人。

“你既然想死,本座就成全你!”古玄说完,眼中杀意一闪,身子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就来到银发老者身后,空间奥义直接将其笼罩,然后,双手抓住老者的肩膀,狞笑一声,就狠狠地一撕。

哧啦!

银发老者就被古玄硬生生地撕成两半,元婴也没有幸免,内脏哗啦啦落了一地,古玄提着两半具尸体,血液也是滴滴答答朝着城中落去。

“这就是得罪本座的下场!”古玄说完,双手一震,两半具尸体,就化作漫天碎肉,四散朝着城中落下。

霸道,残忍,野蛮,血腥!

城内的修真者都被这一幕给震住了,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一名七劫散仙居然连一个回合都不到,就被此人给分尸了。

一些原本还打算帮归元宗的修真者此刻更是心惊胆寒,一想到古玄的狠辣手段,他们就感到全身都被冷汗给沁湿了。

瞬息间,整座城池都是鸦雀无声,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古玄见此,冷笑一声,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想来这会归元宗的那些人已经在商议这件事了吧!

古玄朝着分身点点头,两人就踏着虚空,继续朝着归元宗赶去。这次再也没有人胆敢阻拦了。

归元宗,议事厅内。此刻人影闪烁,却是没有人开口。

掌门玄元子脸色很是难看。自从他当上掌门后,归元宗便接连失利,门中一些长老也是隐晦地指出这一切都是掌门人指挥不当才造成的。

如果不是归元宗的老祖出面,玄元子早就下台了。

“诸位,眼下这件事该怎么办?大家都说说吧,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浪费了!”玄元子说完,发现所有的长老都是沉默不语,也是怒了。

玄元子度着步子走来走去,拳头松了紧。紧了松,额头青筋不时蠕动着,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此刻的玄元子已经处于暴怒阶段了,稍有波折,便会彻底爆发。

“问天老祖已经陨落了,你们说说,此事该怎么办?是战是降?主战的举手!”玄元子说完,红着眼看着一帮长老。

掌门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表态。耽误了大事那就是他们的责任了,这些长老相互看了一眼后纷纷举手。

玄元子深吸口气,拿出一枚灵符直接捏碎,紧随着一股磅礴的气势从归元宗的禁地内升起。

下一刻。一道人影就出现在归元宗议事厅内。

“参见老祖,归元宗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了,还望书老祖能够力挽狂澜!”玄元子倒头就拜!其他长老见此也是跪在地上高呼:“还请书老祖力挽狂澜!”

“到底出了何事?”书老祖刚问完脸色也是一变。厉声道:“你们到底招惹到何种麻烦?为何会招惹到玄仙头上?”

也不怪书老祖如此之态,他不过是归元宗的一名内门弟子罢了。在上界也不受重视,遂被宗门分配到下界来。镇守宗门,平常之际只需闭关修炼,根本就没有事情找他。

没想到这次刚被唤出,就发现来人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对抗的,心中也是吃了一惊。

“书老祖,你说来犯之人是玄仙!”玄元子吞了一口口水,颤抖地问道!

“废话,难道老子还用拿这事说谎不成,赶紧说,到底是谁招惹的麻烦,如果说不出来,老子就不管你们的破事了!”书老祖也是气急败坏地吼道!

玄元子与一众长老对视一眼,脸上也尽是疑惑,书老祖见状,骂了一声废物后,就一个瞬移不见了。

不过临走之际,也不忘记他们赶紧向未渊求救。

古玄两人刚来到归元宗山门前,一道人影就拦截在他们面前,正是归元宗隐藏的底牌金仙高手。

“不知两位道友前来归元宗,有何要事?”书老祖姿态放的很低。

他不过是金仙级别的高手,连大罗之境都不曾抵达,面对一名至少是玄仙级别的高手,哪里敢装逼。

“你是归元宗什么人,本座今日前来,只为灭掉归元宗,不相干的人赶紧离去,否则刀剑无眼,误伤了旁人可不要怪本座没有提醒你们!”

古玄心中冷冷一笑,朗声说道!声音宛若洪钟巨吕,回荡在归元宗四周,经久不散。

书老祖心中暗骂一声归元宗的后辈不长眼,可是口中却是大声道:“道友,不知我归元宗哪里招惹道友了,还请道友名言,否则,我归元宗也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哈哈哈…你确定你的话能够代表归元宗!”古玄笑声一收,目光如剑一般盯着书老祖。

书老祖尽管害怕到极点,可是事关归元宗的名声,他还是硬着头皮道:“我能不能代表归元宗暂且不说,道友张口就欲灭我归元宗,胆子却是不小!”

古玄面色一冷,也不理会书老祖的话,暗中却是放出仙识观察着归元宗,不断搜寻着天辰子的下落。

“我再说一句,只要归元宗渡劫期以上的人自废修为,今日我就放过归元宗,否则…哼哼…”

“否则怎么?灭掉归元宗?谁给你的胆子!”

一道声音滚滚而来,携着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回荡在归元宗四周,嗡嗡作响。

“何方鼠辈,藏头露尾!”

分身大喝一声,携带着仙君气势朝着归元宗的弟子压迫而去。

噗噗噗!

一连爆体声响起,却是归元宗那些修为低的弟子低挡不住分身的压迫,尽皆爆体而亡。

短短几个呼吸间,归元宗内便被血腥气给弥漫了。

随后,就见一道透明的彩色光罩将归元宗给笼罩起来,远远望去,整个归元宗都被云雾给遮掩起来。

古玄眉头一皱,却是大阵直接隔阻了他的仙识,让他的计划尽数破灭,可惜,这么长时间,他居然没有搜寻到天辰子,难道天辰子已经飞升了?

可是,为什么修真界没有一点消息流传而出呢?

这时,四道人影出现在古玄面前,为首的却是归元宗的未渊,除了归元宗的三人外,居然还有一名姬家之人。

“不知道友是什么人,为何要与我归元宗过不去?”未渊沉声问道!

“你归元宗家大业大,却是贵人多忘事啊,三千年前,我离家满门被秦通灭杀干净,没有想到吧,报应来得这么快?

将秦通与天辰子交出来,然后再将你归元宗千年的收益拿出来,此事就此划过,否则,今日不死不休,不要逼本座开杀戒,否则,单凭你们几个小小的金仙,杀你们如屠鸡狗一般!

给你们一炷香时间的考虑,一炷香过后,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今日,你们几个就给本座把命留下来,正好祭奠我离家满门!”

未渊也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心中却是把归元宗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灭门居然还留了尾巴,如今被人寻上门来,却是在丢归元宗的脸。

他并没有怀疑古玄的话,归元宗屹立修真界这么久,根深蒂固,如果是正常人,谁敢来招惹归元宗,也只有古玄这种孤家寡人无牵无挂才敢独自杀上门来。

他让书老祖退回大阵内,不过玄元子却是被他给唤了出来。

未渊释放出一道结界,将两人笼罩起来,便开始询问起关于这个莫须有的离家来。

离家本来就是古玄胡乱编出来的,玄元子又怎么会知晓,再说玄元子当上掌门人也就几百年的事情,之前秦通可是大长老,位高权重,他又如何知晓秦通的事情。

“你是掌门人,这件事情你怎么看?”未渊却是把皮球踢给玄元子。

“前辈,我只想问一句,加上我宗大阵,能不能拿下这两人?”玄元子没有丝毫顾忌,直截了当的问道。

“不能!”未渊也没有撒谎,实事求是的回答!

“既然这样,为了归元宗的传承,只能答应此事了,不过秦通已经死了,只剩下天辰子一人了,至于他索要的赔偿却是可以在商议一番。如果真的按照他的话做,我归元宗万年内就不用发展了!”

玄元子分析的很清晰,并没有因为强敌上门,就慌了神,未渊听后也是点点头,关键时刻,这个掌门人还是合适的,就是修为有点低。

“好了,此事就这么办吧,你先去协助书幡将天辰子带出来,至于细节方面,我在与此人谈一谈!希望经过这件事,你们行事能够收敛一些!”

未渊说完,玄元子就返回大阵内,开始安排具体事宜。

“商议的怎么样了?时间马上就到了!”古玄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秦通已经死了,天辰子可以交给你,但是归元宗千年的收益却是不可能的,最多给你十年的收益!”

听到未渊的话,古玄双眼也是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