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71章 天辰子 归元宗

第71章 天辰子 归元宗

“你却是在挑战本座的耐心?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古玄话音刚落,分身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分身就出现在未渊身旁,强大的气势放出,朝着四人碾压而来,未渊脸色一变,就祭出一颗淡金色的珠子,将自身护了起来,其他三人见状,纷纷效仿。

分身嘴角露出一抹不屑,手中也是多了一件玄黄宝塔,轻轻一抛,玄黄宝塔就朝着其中一人镇压而去。

感受到玄黄宝塔的威压后,威压脸色也是变得难看起来,心中却是有些惊骇“该死,是仙王至宝,还是那种顶级的仙王至宝,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玄黄宝塔一转,落下一道玄黄光柱,那名归元宗的大罗金仙就被冻结在其中。

分身手一招,玄黄宝塔就带着归元宗之人落到古玄面前。

古玄对着未渊一笑,盘蛇枪就出现在手中,轻轻一刺,只听‘噗嗤’一声,此人就被盘蛇枪给刺穿。

心中一动,盘蛇枪就开始吞噬此人的血肉精华,也就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归元宗之人就剩下一堆衣物,朝着地面飘落而去。

盘蛇枪颤鸣一声,就钻入他的体内。

诡异,太诡异了,看着古玄的手段,未渊心中也是心? 惊胆寒,突然间,他发现古玄的行事全凭喜好,根本就无迹可寻。

“疯子,归元宗居然招惹了一个疯子,还是实力强悍的疯子,难道我归元宗当真有此一劫?”刹那间。未渊也是有些懵了“不过即便如此,归元宗的脸面不能丢!”

“看到了吗?你归元宗就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一炷香,再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如果我要的东西还没有见到,本座就自己去取。

如果灭掉你们几个,在把归元宗的大阵破去,我想修真界应该还有许多人会替天行道的!”

古玄说完,放肆大笑着,可是身上的杀气却是让未渊知晓,这一切不是开玩笑。

尤其是古玄刚才说的话,让他心中也是一震,如果自己等人被灭。护身大阵又被攻破,等待归元宗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修真界出名。

归元宗屹立在修真界这么多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平常之际,没有人敢动归元宗这个庞然大物,可是眼下却是出现了古玄这么个疯子。

他的话很有可能会变成真的,如果归元宗被灭,想要重立山门。几乎不可能。

无力,未渊感到前所未有的的无力,本以为自己来到修真界便可以随心所欲,没想到却是处处受制。

书幡与玄元子押解着天辰子出现在未渊身旁时。发现气氛有些诡异,而归元宗却是少了一人,两人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道友。这是你要的人,至于东西。马上就去备办!”古玄瞬移到天辰子身旁,观察少许。发现没有被掉包后,脸上也是多了一抹笑意。

“天辰子,没有想到吧,当初你做掌门时,风光无限,结果刚被罢免,就被人当东西一般送了出来,心中不好受吧,哈哈哈…”

古玄说完,得意的大笑起来。

突然,他的笑意一收,转身对着未渊道:“先前说的千年收益却是有些不妥,最少三千年收益才行,记住不要讨价还价,否则…”

古玄却是有意无意把目光落到了未渊三人身上,那意思很明显,拿财消灾,否则就先拿他们三人开刀。

出乎意料的是,玄元子听后,立即折身去准备去了,他比谁都清楚,既然无法谈判,就一定要按对方说的去做,否则,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宗毁人亡。

一但归元宗被灭,他们遗留下来的东西,自然会落入人家手中,那时候将会更彻底,不过前提却是赔上了整个宗门。

所以他见到古玄的态度后,便已经知晓该如何做了。

天辰子似乎认命了一般,没有开口,整个人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他把天辰子收入天地书后,就开始寻思着,如何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想来想去他发现自己在拿到收益后,就应该收手了,紫薇境一直没有动静,就像一个躲藏在阴暗中毒蛇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给人一口。

如果再停留的时间长了,很有可能为他人做嫁衣,打定主意后,他身上的杀气也是收敛起来。

未渊三人见此,也是长松一口气。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玄元子就折返回来,挥手拿出一件洞天法宝,递给未渊。

未渊脸上一抽,这可是归元宗三千年的收益,今日便要拱手送人,尽管心中在滴血,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再大的委屈也只能打掉牙吞进肚子里。

别看归元宗是大势力,敛财很多,但是大势力人也多,这样一来资源永远都不够用。接下来的数万年,归元宗便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未渊拿着洞天法宝亲自交给古玄,“道友,这是归元宗三千年的收益,道友可以检查一下!”

“不用了,想来你归元宗还没有这个胆子蒙骗本座,否则…后果你清楚!”

古玄将洞天法宝收起,深深地看了一眼归元宗,便大笑着离去。

笑声落在归元宗之人的耳中却是无比刺耳,奈何人在屋檐下,所有的不甘,委屈,只能他们自己承受。

直到古玄离开元城,未渊等人才返回归元宗内。

此刻的归元宗内部,却是人声鼎沸,争吵声不时响起。

大长老葛旗见到未渊后,双膝也是跪了下来,大声道:“还请老祖裁决,玄元子不配为归元宗的掌门!”

那些与葛旗交好的长老也是纷纷开口让未渊重立掌门人。

玄元子似乎没有听到这些话一般,却是面无表情的跟在未渊身后,一言不发。

未渊脸上闪过一抹杀机。却是没有立即开口,而是朝着众人环视了一圈。才道:“谁还同意此人的看法,尽管说来。我归元宗遭此大难,却是需要革新一次。

你们有何意见或是建议,全部都说说畅所欲言,说错了也没有事,大家集思广益好好谈谈我归元宗今后的发展!”

未渊说完,却是挥手将跪着的几人扶起,然后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等着众人的开口。

“老祖,我来说几句吧。我成为太上长老也有近万年了,可以说见证了归元宗这些年的变化,万年前上任掌门天辰子为了古家的仙器,大肆出动,门下弟子死了近千人,结果却是鸡飞蛋打。

那次的伤亡虽然算不得元气大伤,却也是伤筋动骨,天辰子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宗门实力大损。也是陷入自责中,心魔缠身,万年过去了修为也没有增长,天辰子的天赋很好。却是可惜了。

潜伏数千年,那次的创伤几乎被抹平了,结果大长老却是换成了秦通。

秦通此人处理宗门事务确实拿捏到位。可惜此人比较重权欲,迷失在权欲中。他的修为数千年都没有寸劲,本以为他会醒悟。没想到却是越陷越深。

于是,秦通也是干了一些比较出格的事情,虽然对归元宗没有损失,可是隐患却是留了不少。

数百年前,龙域万灵星出现了血佛果,秦通之孙,前往万灵星寻找机缘,仗着归元宗的威势,得罪了蛇族的天才古玄,最后死于古玄之手。

秦通大怒,便亲自率队前往万灵星寻仇,临行之前问天老祖却是嘱咐秦通,不能丢归元宗的脸,可惜结果有些不尽人意。

内门十大弟子一同前往万灵星追寻古玄的下落,结果却是死伤惨重,十大弟子只剩下三人,方冲因为此事被古玄废了一臂一腿,前往秦通那里寻找灵药恢复肉身,结果却是被秦通给拒绝了。

之后,血佛秘境开启了,妖族,魔门,修真大派均是派人前往其中,寻找机缘,最后,我宗夜玄机得了天宫的传承。

天灵宗风雨楼得了佛门的传承,而妖族的传承也是被妖族给获取了,唯独魔门没有任何收获。

出人意料的是方冲,方冲被秦通拒绝后,心生怨念,投靠了魔族,最后却是灭了魔族之人,一人独得佛魔二道传承,成了最大的赢家。

往后的日子里,秦通便大肆屠杀蛇族之人,由于出手比较隐秘,宗内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或许天意如此,我宗的弟子频频与古玄发生冲突,最后,宗门便合计一番,打算在荒兽平原灭掉古玄,结果又失败了。

此后,古玄却是一路崛起,宗内也是知道弄巧成拙了,随后紫薇境横空出世,重立山门,我宗虽然有所重视,却也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血域开启后,太虚商会中突然出了一个悬赏,这个悬赏一出,对我宗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核心弟子死了将近四成,大长老秦通也是死于血域中。

还有数名太上长老也是被人出手灭杀,不得已我宗只好紧守宗门,开始朝上界求救。

整体而言,我宗却是在走下坡路,这么多年来,我宗有意无意的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默默无闻,可是也有一些却是成长起来了,躲在暗中,就盼望着归元宗出现战乱。

这次的离家之人便是一个例子,不过玄元子却是做的很好,灵石宝物虽然损失了一些,但是我宗的根基还在,只要韬光养晦几千年,等门下弟子成长起来,我宗还是修真界的大派。

说来说去,这个世界上还是以实力来说话,如果今日老祖是仙王高手,别说离家不存在了,哪怕真的存在,我们派人前去灭其满门想来他们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所以,我的意见就是,归元宗开启护山大阵,彻底韬光养晦三千年,届时在显露人前!”

书种鸿说完,就立在原地不再开口,而其余人都是沉思起来。

“很好,总算还有一个明事理的人,这次归元宗可谓是损失惨重,玄元子你身为掌门人关键时刻没有慌了神却是很不错。

至于你们几人却是分不清大势,胡搅蛮缠,留在宗内说不定还会搞风搞雨,就没必要存在了!”

未渊说完,冷哼一声,周身气势尽数放出,朝着几人笼罩而去。

嗤嗤!

大长老葛旗几人就化成一堆血雾,瞬间,整个议事厅都被一股浓郁的血腥气给席卷了。

未渊扫了其他人一眼,大手一挥,一道淡紫色的火焰飞出,朝着几人所化的血雾一卷,大殿就恢复原状,唯有血腥气还是萦绕在众人鼻尖,经久不散。

“宗门内的毒瘤我已经清理了,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先前我去了御雷宗一趟,实在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们就跟御雷宗商议一下。

这次发生这么多意外,澜祠师弟就暂时留在归元宗,一切正常后你在决定是返回上界,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书幡,你先去把夜玄机唤来,如果资质真的不错,我就带他前往上界,这些年,我归元宗的天才却是越来越少了。

玄元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玄元子沉默片刻才开口道:“老祖,我有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我归元宗还有其他事情要发生似得!”

听到玄元子的话,未渊也是沉默了,不管怎么说,玄元子都是归元宗的掌门,如果归元宗有什么劫难,玄元子多少都有些感应。

未渊低头沉吟不语,心中却是快速思索着对策,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不敢拿整个归元宗的基业来赌,没事一切都好说,可是一旦有事,归元宗将会万劫不复。

良久,未渊才抬头对着边上的一人道:“姬成兄,不知你能不能联系一番姬鼎兄,这次过后,算我归元宗欠你们姬家一个人情,怎么样?”

“未渊兄,此事我却是做不了主,还是等姬鼎大兄来了再说吧!”姬成说完,拿出一处一个罗盘开始沟通起来“最多半个时辰,姬鼎大兄便会赶来,届时还有古家之人同行!”

未渊一听,脸上也是露出一抹喜色,起身朝着姬成行了一礼道:“这次多谢姬成兄了,等返回上界后,我便拿一块归元仙金作谢礼!”

姬成听后,眼中也是闪过一道精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