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9章 冷汗

第9章 冷汗

林宝儿随着老鸨子进了间细致的小屋,捧起小几上的香茗,轻轻抿了口,满足地说道:“不知美女姐姐如何称呼。”

“小爷说笑了,奴家名唤如花。”如花轻轻一礼,柔柔说道。

“噗——”一口香茶被林宝儿喷出来,对面站着美人,赶紧转头,一口茶严严实实喷在了安乐身上。

如花,哈哈,林宝儿不禁失笑,如花是她上辈子的外号,不想这么天仙般的姑娘也叫如花。

“爷。”安乐不满地皱眉。

“小爷,可要奴家唤相公们出来。”如花抿嘴一笑,旋出了两个甜美的梨涡。

尽管如此,林宝儿还是发现她的眼神不经意地瞟了瞟安乐。莫非,这菊萝苑……

“不用了,我今日是专程为了寒衣公子来的,这是银票。”林宝儿掏出银票,心中暗暗咂舌,这寒衣一个晚上就是一千两,莫非是金子做的。

“这……”如花不禁迟疑,“寒衣今晚已经被人包了,爷可否另选人选?菊萝苑除了寒衣,俊美公子还有很多……”

“我们家爷只为寒衣而来,寻常人等哪里能入眼。”不等林宝儿开口,安乐忙说道,想来是怕林宝儿贪色误事,谁都想要。

“那……”如花脸上显出了为难之色。

“妈妈,寒衣公子请这位爷过去。”一个小丫头过来,恭恭敬敬地说道。

恩客的仆从是没有资格进红牌的居所的,蜂巢里自有人伺候。

随着小丫头曲曲绕绕,进了一个异常别致的小院。暖暖的粉红灯笼,亭台楼阁,小桥流水……

“寒衣公子……”小丫头屏息立在门口。

“快快请爷进来!”屋里传来了娇弱的婉转悠扬的声音,如黄莺出谷一般。

林宝儿不由得暗暗思忖,有着这么一副好嗓子的男人……会长成什么样呢?

小丫头撩开桃花门帘,林宝儿进去一看,呆了,屋里居然有是一男一女。

男的白衣白扇黑发,笑容亲切温和,轻轻品着香茗,给林宝儿一种熟悉的感觉。林宝儿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人极为有限,肯定并没有见过他。难道,他就是寒衣?

女的五官绝美,素净的脸庞上泛着淡淡的桃红色。头发不曾盘起,如墨黑的瀑布般倾泻而下。身穿白衣,只是在袖口衣襟处绣了小朵的桃花。她怯怯坐在那里,如水中的荷花般不胜娇羞。这么漂亮的女人来泡鸭子?

林宝儿心中哧哧笑起来,真是想不到,显得如此冰清玉洁的女子也会耐不住寂寞呀。

“寒衣给爷请安!”黄莺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居然是那个绝美“女子”!

“寒——衣——公——子——”林宝儿忘记搭话,张大小口,双脚迈不开步子。原来这个才是寒衣,可惜长成这么女人的男人,注定会是个小受,真是暴殄天物啊。

立了半晌,林宝儿作揖还礼,“寒衣公子大名鼎鼎,小可特来拜访。”呵呵,是这样吧,像个翩翩公子。现场两个风格迥异的绝世美男,林宝儿尽力回想着古装片里的情景,竭力表现出文雅的样子。

“爷,寒衣不过一介勾栏相公,哪里如爷所说那般。”寒衣娇羞地低下了头,似感身世,眼角却渗出了小小的一颗泪,挂在眼角,娇弱无比。

原来是醉云轩没有的风格,难怪红的那么快。林宝儿在醉云轩见过的帅哥太多了,狂野的,冷漠的,娇媚的,温雅的,对男人总算有了一丝免疫力,记起了自己来菊萝苑的目的。

不过,美男伤心了,总是要安慰的。即使是假伤心。

“寒衣公子怎可如此妄自菲薄。在我心中,公子是天上最灿烂的一颗明星。能见到公子,真是我的福气。”

“爷……”寒衣的杏眼里瞬间起了蒙雾,眼泪似乎要滴落下来。

有这么感动么?真是好演员!若是带回去,无论是演“王的男人”还是“王的女人”保管红。林宝儿思绪飘飞,似乎看到了大把的RmB,不禁嘿嘿笑起来。

“爷……”寒衣轻唤,“这是我们东家,当今二皇子。”

二皇子?这北斗国到底有几个皇子呀?还都爱开蜂巢?前段日子才见过四皇子,还光荣地献出了自己的处子血,这里又有一个二皇子。莫非,也要来一次?

“林宝儿见过二皇子!”林宝儿施礼,眼光却紧盯着二皇子温和的脸,脑中扒去了二皇子的衣服,浮现出旖旎的景象。

“不敢,我不过是个普通人,生在了不普通的家庭。在宫外,我们都是一样的。”

这二皇子倒是挺平易近人的,还挺有思想。林宝儿对二皇子生出了极大的好感,亦明白,叫自己来的不是寒衣,而是二皇子了。

“二皇子和寒衣公子若是有要事商谈,小生便告退了。”即使明白,也要装傻充愣一番。转眼一看,寒衣竟然已经退了出去了。林宝儿郁闷地直翻白眼。

“林公子,请留步。”二皇子急得竟站起来,轻声说道:“我见林公子风姿隽永,谈吐不凡,欲要和公子合作经营这菊萝苑,不知公子是否愿意。”

风姿隽永?勉强承认了;可是,谈吐不凡,有吗?林宝儿自知是个粗人、俗人,装的斯文在皇家人面前是不堪一击的,然而,二皇子的表情却异常真诚。

这北斗国的皇子都怎么了,争相把蜂巢送到我手里来。林宝儿暗自思忖,虽说多一个蜂巢会多很多帅哥的,却也不敢随意应下。

“二皇子,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敬仰寒衣公子的女子,和谈吐不凡根本不沾边。二皇子还是另选高人吧!”林宝儿放下伪装,露出自己的色女的本质,干巴巴地说道。

“我叫北斗辰,宝儿姑娘叫我辰公子就好了。我是诚心的,希望宝儿姑娘再考虑考虑。”

宝儿姑娘,居然叫的那么滑溜,再看二皇子眼中并没有惊讶之意。难道我扮男人扮得不像?不会啊,连彪悍大叔都把我当做男人掠进了醉云轩。还是……二皇子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根本就认识?那么四皇子也是认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