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章 亦涵

第10章 亦涵

林宝儿背上渗出了冷汗,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陷进了一个大阴谋里面。

“宝儿姑娘,宝儿姑娘……”二皇子轻轻唤着林宝儿,把神游的林宝儿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不行,此地不可久留。

“二皇子,不好意思,我还有要事要办,先告退了。”林宝儿急急地一抱拳,转身就走。

“宝儿姑娘……”二皇子凄凄地唤了一声。

果然是认识的!那一声唤还真是满含情意,可是这时候的林宝儿哪里还敢泡帅哥,赶紧逃哇!

气急败坏地提腿就走,连安乐都没有叫,居然没有人拦着。二皇子有问题,四皇子肯定也脱不了,醉云轩也是不能回了。还好,从账房先生那里拿的一千两银票以及一些碎银子都在。

林宝儿第一次觉得迷茫起来,对自己情况的无知,被人玩弄的郁闷,使林宝儿不知道往哪里走好。

“爷!”安乐居然跟了上来,气喘吁吁的。

看来是逃不了了。

“走,回去!”林宝儿小嘴一瘪,泄气地说道。

“你个小小兔崽子,出来也不叫我一声,害我跑出满身臭汗!”安乐嘴一撅,委屈地说道。

“安乐,你知不知道啊,那寒衣公子的功夫可真是不错,太猛了!”又叫我小小兔崽子?哼!林宝儿阴险地一笑,专挑安乐的痛处下脚。

“爷!”安乐捧着脸,不满地跺脚。

“安乐,这么就脸红了,看来,你还真是敏感的体质啊?不错,不错,极品小受!”林宝儿奸笑,脑中却想着如何从安乐嘴里知道当今朝廷的一些事,甚至是自己的身世。

“求你了,爷!”

看着安乐开始颤抖起来,林宝儿满意一笑,停止了对安乐的捉弄。

“安乐,你说,四皇子怎么那么久都不来看我?”林宝儿叹了口气,故作一副哀怨的样子。

“那个……可能是四皇子太忙了。”安乐怜悯地看了看林宝儿,嗫嗫地说道。

“哎……四皇子都在忙些什么,连来看我一眼的时间都没有么?”林宝儿故意垮下脸,凄凄地说着。

好冷,好肉麻,林宝儿因为自己的话,不禁打了个寒战。

“你知道,皇家的争夺是很激烈的。林姑娘,你要是真的喜欢四皇子,那以后就多帮帮他吧。”看着宝儿神采飞扬的脸蛋皱皱的,安乐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心疼,却依旧咬牙帮四皇子说话。

原来,四皇子真的是有求于自己,才跟自己生米做了熟饭。我忍!林宝儿咬牙,展开一个温柔无比的笑容。

“只要四皇子对我是真心的,做什么我都愿意!”愿意个P!是真心想要利用我吧!林宝儿暗暗诅咒,却只得随着安乐回了醉云轩。

看着林宝儿笑得灿烂,安乐不知怎么却哆嗦了一下,觉得一丝寒意从脚底一直延伸到头上。

“起风了?”安乐裹了裹衣服。

“主子回来了?”秀娘站在门口,微笑着,稍稍弯了弯腰,恭顺的样子挑不出一丝错来。

“回来了!”林宝儿悻悻然地看着秀娘,直想把她踩在地上,再狠狠踹上几脚,扇几个耳光!该死的女人,和四皇子合着伙来欺负我!

“不知……主子可有什么好法子?”秀娘的眼光闪烁,温和地笑着。

“自然是有的!到时候你听我吩咐就行了!另外,从今天起,亦涵公子不再接客。”林宝儿撂下这句话,回了自己的香闺。

秀娘瞪了安乐一眼,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宝儿,继续招呼起客人来。

进了香闺,把门关上,林宝儿趴到床底下,取出沉香木匣子。

还好,夜明珠和金锭子都在。林宝儿摸了摸胸口,眉开眼笑。这可是离开醉云轩后发家的资本呢!

“安乐,我们拜访亦涵公子去!”林宝儿兴奋地拉开门,得意地嚷嚷。

远远的,便听到了亦涵居传来的琴声。琴声曲调精准,其音哀婉,似被雨打的嫩草在哭泣,似深闺的女人在谴责负心的情人。

亦涵宝贝,别伤心,我来了!林宝儿不由得加快脚步。

一进亦涵居,林宝儿不由得暗暗点头,不愧是皇子开的鸭店,一个相公的居所也那么有品位。亦涵居的一应器具都是黄花梨木做的。黄花梨木纹理或隐或现,色泽不静不喧,被称作“木中君子”。能用上那么多的黄花梨木,真是大手笔啊!

林宝儿眼前忽然浮现了子凌孤傲清冷面孔。子凌那样的“鸭子”,应当算得上“鸭中君子”了。

“原来是林姑娘来了!”亦涵纤纤十指一停,琴声戛然而止。

“是的……”林宝儿嘿嘿一笑,傻傻地呆立着。真是完美的艺术品啊!难怪其余三公子和亦涵比起来,也要略输一筹。要是能吃到,那该多好……

口水,口水呀,节制一点,可不要丢了脸。

“林姑娘,身上的梨花香,真是好闻呢!”亦涵撩了撩从白玉般的脸庞垂下的墨发,鲜花般的红唇微微翘起,凑到了林宝儿发梢。

“亦涵公子更香……”林宝儿呆呆地说着,忍不住扇自己一下,这说的是什么话呀!不过,似亦涵那般娇媚的面容,真是男女通吃呢!

“林姑娘,你说,这屋里的器具还好吧?可都是黄花梨木做的。”亦涵说着,“梨”字咬得很重。玉手轻轻拂过林宝儿的脸庞,软唇,轻轻在林宝儿额上贴了一贴。

“唔……”林宝儿不禁羞怯起来,忘却了自己来的目的。

“黄花梨木做的呢!”亦涵幽幽叹着气,“梨”字依旧咬得很重。

难道他是要提示我什么吗?梨花香,黄花梨木……

林宝儿早就发现,自己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梨花的幽香,似是天生的。难道这里面有什么怪异?

林宝儿皱着眉,手却不自主地环上了亦涵的细腰。自从中了**毒后,林宝儿似乎也别容易动情。

“您和那一位还真是一个样子呢!罢罢罢,就当小奴提前服侍您了……”亦涵嘟着红唇,牵引着林宝儿走向黄花梨木牙床。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