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1章 梨花

第11章 梨花

起的小丘,林宝儿的身躯堪称完美。

“冰姿玉骨,东风著意换天真。软红妆束全新。好在调脂纤手,满脸试轻匀。为洗妆来晚,便带微嗔。香肌麝薰。直羞煞海棠春。不殢数卮芳酒,谁慰黄昏。只愁睡醒,悄不见惜花贤主人。枝上雨、都是啼痕。”

亦涵轻轻吟道,一字一句珠圆玉润。

这不是元朝张之翰的《婆罗门引赋赵相宅红梨花》么?林宝儿乍然清醒,浑身的情欲如洪水般褪去。

“难道你也是穿的?”林宝儿抓住亦涵的胳膊,惊喜的问道?

“穿的?是什么意思?穿衣服吗?是人总是要穿衣服的!”亦涵好笑地答道,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清醒,这样的主人,真是很不一般呢!

难道他是在装傻?这是一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朝代,一个男伶居然能诵出元朝的词!抑或是巧合?可是会有这样的巧合吗?

“这首词是你自己做的吗?文采不错呀!”林宝儿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亦涵。

“非也,亦涵如何能做出这般好的曲子词?不过是亦涵曾听过一位前人的做的,亦涵觉得好,主人身上又有一股奇特的梨花香,方背了出来。不敬之处,还请主人见谅。”亦涵咬着红唇,乌黑的眼睛怯怯地看着林宝儿,自有一番媚态。

又是梨花香,又是梨花词,再加上先前的黄花梨木,林宝儿心中隐隐抓到了一丝痕迹,细细去寻思,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不过,还好,并不是亦涵所作的词。看来,这个时代已经有过穿越高人光临过了。只是,为何不见有被穿过的痕迹?

林宝儿来到北斗国那么些时日,也没见过或是听说过北斗国有什么离谱的与古代不相符合的东西。硬要说有的话,也只是她亲自做的那些Bra和小内裤了。

“主人,莫非亦涵做得不好么?”亦涵瘪了瘪红唇,湿漉漉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烟雾,却撩人得很。他的手,开始在林宝儿身上揉捏起来,力度恰到好处,熟稔地惊人。

“唔……不是……”林宝儿似乎被下了蛊,而蛊母就是亦涵的那双手。手触碰过的地方,由表面的皮肤直至里面的血液,都战栗着,叫嚣着……

“那……主人方才,为何就想别的去了呢?”亦涵咬了咬红唇,忽地俯身,温软的红唇吻了上去。

“啊……”林宝儿忍不住轻颤,亦涵妖媚地就像一个狐狸精,一个会蛊惑人的狐狸精!只需要那么轻轻一撩,就能勾起人的情欲。

“你真的从未接过客人么?”林宝儿轻轻喘息着,享受一波接一波的快感。

“亦涵可是如假包换的处子之身呢,亦涵如何敢用脏污的身子服侍主人。”小嘴轻轻抿着,亦涵抬起头,脸上有了委屈。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亦涵 该站采集不完全,请百度搜索读!!零!!零!,如您已在读!!零!!零!,请关闭浏览器广告拦截插件,即可显示全部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