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2章 希沛

第12章 希沛

“主人,亦涵要给你了!”亦涵的嗓音忽地低哑,眼睛也变得迷离起来……

昨夜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愈加明朗。事后,是安乐把自己抱回来的。

“亦涵绝对是认识我的,一晚上都是在和我打哑谜!”

林宝儿坐在蒸汽缭绕的木桶里,愤愤地擦拭着自己白嫩的娇躯,自言自语,暗恨自己无用,竟完全沉迷了。

她撩起水中的鲜花,不由得感叹有钱实在是太舒服了,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琼浆玉液,穿的是绫罗绸缎,洗澡也是用的鲜花浴……

无论如何,要想过好日子,就得万般谨慎。亦涵那里还是得再去一趟,一时冲动,竟然坏了最重要的事情。

水汽朦胧中,姣好的身躯的身躯缓缓立起。林宝儿拿了帕子,轻轻擦拭着身上晶莹的水珠。

红色的Bra和T字裤被亦涵留下了,林宝儿不由得苦笑,那么绝色的一个人儿,居然有这等恶趣味。

重新找了一身女装穿下,直接去亦涵居。

亦涵仅仅着了白色的内袍,正在飞舞,水草般的长发萦萦绕绕,更增添了一番妖媚。见林宝儿来了,顿下身子。白皙的脸上起着朵朵红晕,弧度优美的额上渗出了颗颗细小的汗珠。

“亦涵真是勤奋,一夜苦战,也不好好休息,倒是练起舞来了。”林宝儿没好声气地说道,把脸别开,不去看那千娇百媚的脸蛋。只怕多看一眼,又要什么都问不出了。

“主人谬赞了,亦涵不过是靠身体取悦人而活,若是不练这些劳什子,如何还能活下去?”亦涵自嘲地说道,眼中却无丝毫自卑自怜之意。

“不过一会儿没见,亦涵如何就对我疏离了?”林宝儿的手指轻轻划过黄花梨木雕琢的飞蝶梳,心中有些不安。

昨日的亦涵,娇媚无比,热情无比,今日话中却尽是疏远之意。

“昨晚,亦涵是在待客,待客自然要热情的。如今是白日,亦涵无须待客,若是与主人过于接近,怕是会惹人闲话。”

“是这样的吗?”林宝儿轻笑。“只是不知道黄花梨木、梨花香、梨花词之间,有何关系……”

“其中都有‘梨’‘花’二字。”亦涵轻描淡写地说道。

“亦涵,我和梨花到底有何关系……”林宝儿沉下脸来,不想再打哑谜。

“这个,亦涵也想问主人呢,为何,主人身上就有了梨花香,是天生的么?”亦涵妩媚地笑着,轻轻嗅了嗅自己萦绕的长发。

“自然是天生的。那么,为何亦涵昨日多次提到梨花?”

“那是因为……主人身上有梨花香,亦涵居里却有黄花梨木,亦涵多次提到梨花,只是为了拉近亦涵与主人间的距离,好让事情,更有些情趣。”

“你昨晚明明对我万分恭顺……”林宝儿咬了咬唇,不甘地说道。

这亦涵,还真是狐狸精呢!只是,他昨晚似在暗示些什么,今日为何又不愿意说了。

“客人都是喜欢男伶们对他恭顺的,不过,若是主人喜欢些特殊的玩法,今晚再来,亦涵这里有特制的皮鞭、蜡烛……”

真是油嘴滑舌的亦涵!“男伶”那般侮辱性的词,在他口中说出来却那般自然,似乎,他说的并不是自己。

“那么,亦涵亦是象服侍我一般服侍别的客人了?”林宝儿不悦地问道。

“非也。主人是醉云轩的当家,总归是有些不同的。服侍别的客人,亦涵并不用身子。”

看来,亦涵那里是问不出什么了。既然私事解决不了了,林宝儿只好办公事。

“昨晚,我真是一时冲动。醉云轩的招牌,竟然生生砸在我手里了。原本我来找你,是想和你商量关于你的**的问题,可是……”林宝儿理直气壮地说道,既然亦涵自己并不觉得难堪,那就不用再绕弯子了。

“知道昨晚事情的人,并不多,应当只有安乐、秀娘和其余三公子!知道的人是都不会说的,所以事情很简单,主人大可以继续按照您的计划办,只是,那个买到亦涵**的人,应当只能是主人您。主人,亦涵这里的新花样还有很多呢,相信可以让主人满意!”

亦涵兴奋地说道,面上的表情……居然是跃跃欲试?

莫非,这亦涵真是无心的?林宝儿不能相信,一个男人竟然能如此自然和别人商量出卖自己的**的事情,而且,居然如此迫不及待!

“亦涵……”

“主人!”亦涵打断林宝儿的话,“若是主人还有需要,尽可晚上再来找亦涵。现在,亦涵要休息了!”

见他如此坚决地下了逐客令,林宝儿也不好久呆,只得悻悻地辞了亦涵,回自己的香闺。

“出来吧!”林宝儿朝着空气中淡淡说道。很久了,她一直感觉到身边有人跟着,无论是在用膳、洗澡、爱爱,她总能感觉身边有人。虽然从来没有看见到,可是那种感觉却无比的真实、强烈。

对自己一无所知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偏偏身边的人还都怪异得很,认识自己,却要装作不认识,这到底是为何?自己身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值得这些男人投怀送抱,加以利用?

既然,从亦涵哪里问不出什么来,她只好从身边的影子下手了。

门“吱呀”一响,林宝儿定睛一看,居然是希沛!

难道,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影子是希沛,那个自恋的希沛?

那日,希沛拒绝林宝儿的慵懒、自恋的样子,依稀就在眼前。

那日,希沛勾着银笛,抵在林宝儿细细的下巴上,昂着头,轻眯双眼,不屑地说道:“就你?若是有一天,你有本事让亦涵成为你的裙下之臣,我自会主动来找你!否则,你没有资格!”

方才,林宝儿刚刚轻唤过影子,希沛便进来了,林宝儿不由地圆睁双眼,半晌说不出话来。

“是……是你……?”她磕磕巴巴地说道。

“是我!”希沛典雅地一笑,肯定地说道。

稍稍接触过希沛的人都知道,他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温文尔雅,反倒是个自恋狂、偏执狂。你们都是我的夫